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五百四十三章 血煞大阵困神鼎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五百四十三章血煞大阵困神鼎

    古飞身在山河鼎之中,将山河鼎之力源源不断的接引而来,一双拳头绽放出璀璨的五彩神光,浩'荡'出恐怖的五行之力的波动,直接轰碎激'射'而至的血煞魔光,向那卡布皇'逼'了过去。

    他虽然不是“皇”,没有“皇”境的实力,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以武体沟通山河鼎,借来了山河鼎之力,举手投足间,整片天地都被浩'荡'开来的大力撼动了。

    古飞强势无匹,五彩神光如同五彩龙气一样在他身周缭绕,如同神王降临,展现出了无匹战力。

    八荒步,八步极速,古飞在闲庭信步之间,便刹那'逼'近了卡布皇,而后一拳直接轰出,五行之力顿时从他的拳头之上涌动而出,如同滔滔大河,滚滚长江一样,向前奔袭而去。

    整片无尽的虚空都被这一拳撼动了,整个山河鼎都轻微震动了起来。

    “吼!”卡布皇大吼一声,手中赤血魔叉爆发出了无尽的邪异血光,将山河鼎内的一方虚空都映照得一片血红。

    “皇”境的恐怖力量从那赤血魔叉之上浩'荡'而出,虚空都崩碎了,那三尖两刃赤血魔叉化作了一道血煞魔龙,张牙舞爪的向古飞扑了过去。

    “轰!”

    古飞的拳劲与赤血魔叉的激发而出的无尽血光瞬间冲撞在了一起,两股两大到了极点的力量正面硬撼,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撕裂了虚空,打破了空间的屏壁令一方虚空化成了一片虚无。

    古飞与卡布皇向后飞退,而后两人又快速的冲到了一起,大战了起来。

    沟通山河鼎,接引而来强大的力量,古飞根本不惧怕卡布皇,如果在山河鼎之外,他绝对不是卡布皇的对手,但是,这是在山河鼎内。

    古飞不断挥动拳头,直接与卡布皇手中的三尖两刃赤血魔叉硬撼,如同两块神铁在猛烈冲撞,铿锵之声不绝。

    以一双拳头直接对抗血煞修罗一族的重宝,是在是难以想象古飞的肉身究竟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那卡布皇更是大惊,因为他很清楚手中的赤血魔叉的厉害,这是血煞修罗一族祭炼了无尽岁月的重宝,堪比瑰宝。

    本来是血煞老祖的兵器,但是,卡布皇乃是血煞老祖一脉的“皇”,可以说是血煞老祖的传人,因此,血煞老祖便将赤血魔叉赐给卡布皇使用。

    卡布皇见到古飞竟然可以直接以肉身抗衡赤血魔叉,他怎能不惊?

    山河鼎在剧烈震动,鼎魂也被惊动了,一股强大如同无上强者一样的灵魂波动从山河鼎之中的虚空深处传了出来。

    “这……”感应到这股灵魂波动,卡布皇顿时便变'色'了,心神一'乱',立时便被古飞捕捉到机会,一拳将他轰飞了出去。

    “老大!别玩了,快点灭了那家伙吧!”这个时候,早已灭杀了赤魔的黑天来到了古飞的身旁,黑天知道,古飞如果真的想要灭杀卡布皇,绝对轻而易举。

    山河鼎中我为尊,这句话并不是虚言,在山河鼎之中,即便是“皇”,也不是古飞的对手。

    古飞看了黑天一眼,而后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不觉得这个家伙是一个很好的练手的对象吗?杀了?有些可惜啊!”

    “这……但是,留着他,始终是个祸患啊!”黑天想了想说道,这个卡布皇,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练手对象,如果能常常与之进行生死大战,对实力的提升,绝对是显著的。

    但是,在黑天这个痞子看来,卡布皇毕竟是敌人,是敌人,能杀就杀,不能杀就躲,既然能杀,又为何不杀呢。

    “你觉得他在山河鼎之中,还有出去的机会吗?”古飞冷笑。

    这个时候,那卡布皇又再浩'荡'起滔天的血雾,如同一头血煞恶鬼一样,向古飞与黑天冲杀过来。

    古飞动念间,沟通鼎魂,而后,一声响彻整个虚空的龙'吟'突然响起,一条青'色'的巨龙,从山河鼎内的虚空深处冲了出来,直接向卡布皇腾扑而去。

    “吼!”

    “吼!”

    又是两声惊天动地的吼叫,从山河鼎虚空深处传'荡'而出,整片空间都在震动,滚滚音波,震耳欲聋。

    一头大如山岳的***和一头龙首龟身的玄武从虚空深处冲了出来,紧接着,虚空深处又涌出了一片大火,大火之中,一头神鸟在飞舞。

    “四大神兽!”黑天一见从山河鼎虚空深处冲出来的四个强大到了极点的存在,顿时便当场石化了。

    青龙、***、朱雀、玄武,四大上古神兽,浩'荡'出无尽的恐怖神力,将那卡布皇包围了起来。

    四大神兽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兽,而是四道兽魂,并没有真正的躯体,但是,即便如此,卡布皇也不是对手。

    四大神兽以无上神力,直接***了手持血煞魔叉的卡布皇,那卡布皇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那四大神兽兽魂并没有直接灭杀卡布皇,而是将他镇封之后便将之带进了山河鼎虚空深处,囚禁了起来。

    在古飞看来,留着这个卡布皇,除了可以将之当做自己通向更高修为层次的磨刀石之外,或许还有用到这个家伙的时候

    “实在是大手笔啊,这件极道瑰宝之中,竟然拘禁有上古四大神兽的兽魂,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任谁也不敢相信。”黑天喃喃说道。

    上古四大神兽,那是无上的存在啊,即便是大能,恐怕都不是那上古四大神兽的对手,实在难以想象,要将四大上古神兽击杀,并将兽魂拘禁在一件极道瑰宝之中,那要多么强大的实力与修为才能做得到?

    正在黑天在感叹之时,“轰!”,整个山河鼎突然一阵剧震,古飞不禁吃了一惊,他知道,有人在外面攻击山河鼎。

    能撼动山河鼎的人,不会是“皇”,因为如果“皇”境的超级强者可以撼得动山河鼎的话,那两个血煞修罗一族的“皇”早就将山河鼎截下来了。

    “是什么家伙……”黑天惊道。

    “等我看看!”说着,古飞便直接在虚空之中盘坐了下来,而后闭上双目,那道紫'色'火焰烙印随即从古飞的眉心浮现而出,闪烁出道道紫'色'神光。

    强大的灵魂波动从古飞的泥丸宫之中浩'荡'而出,沟通鼎魂,就如同以身化鼎一样,用这种方法,古飞可以感受到山河鼎鼎魂感受到的东西,当然也能“望”到是谁在攻击山河鼎。

    “轰!”

    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飘'荡'在山河鼎内的无尽虚空之中的混沌鸿蒙之气,竟然有汇聚的迹象。

    “靠,是哪个狠人在攻击山河鼎?难道是那几个老家伙也不甘寂寞,跳了出来?”黑天头骨之中的那团灵魂之火在快速闪烁。

    能撼动山河鼎的狠人,绝对是那些超越了“皇”境,破入那无敌境界的老家伙。

    古飞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之力与山河鼎鼎魂逐渐融合在了一起,而后,他感受到了一丝奇异的感觉,在灵魂之力与山河鼎鼎魂融合在一起那一刹那,自己仿佛化身成了山河鼎。

    他“看”到了山河鼎鼎魂“看”到的东西,只见山河鼎周围一片血'色'魔光,如同陷入了一片无边得血海之中。

    血浪翻腾汹涌,恐怖而又邪恶的力量在天地间浩'荡',血光之中,还有无尽的符文在隐现,那些符文结成了一座阵法,将山河鼎封困了起来。

    血'色'大阵之外,一个千丈的血'色'身影,正在轮动那如同小山一样巨大的拳头,不断向山河鼎砸下去。

    “轰!”

    血'色'拳头狠狠的咂在了山河鼎之上,山河鼎顿时剧烈震动了起来,鼎身之上的无数洪荒猛兽的雕刻,仿佛要活了过来一样,有兽魂在隐现。

    无尽的血'色'大浪又不断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想要将山河鼎淹没,而后炼化。

    那血'色'大浪,乃是幽冥血海之中千万年以来衍生出来的至邪至污秽的秽气,可污任何修士的法宝与兵器,令法宝与兵器灵气尽失,化成一块废铁。

    但是,这自幽冥血海之中衍生出来的秽气,却也难以污了山河鼎这种极道瑰宝,从山河鼎之上浩'荡'而出的力量,将涌动而来的重重血'色'大浪,全部档拒在外,一丝秽气都没有沾染上山河鼎。

    “血煞老祖?”古飞大惊,他已经认出了血煞大阵之外的那个狠人,血煞老祖是有能力封困住山河鼎的一个超级老家伙。

    血煞老祖不断轰击山河鼎,令古飞感同身受,神魂震'荡',血煞大阵的力量又从四面八方向山河鼎涌动而至,竟然将山河鼎截了下来。

    “嗡!”

    山河鼎连连震动,无尽血'色'符文在崩碎,整座血煞大阵剧烈震动起来,竟然有崩溃开来的迹象。

    血煞老祖能困住山河鼎不假,但是,他困住的是没有人掌控的山河鼎,有人掌控的山河鼎,却就难说了。

    “哼!还想遁走?”血煞老祖的声音响彻天地,那千丈魔躯之上浩'荡'出无尽的血煞之力,源源不断的灌注进血煞大阵之中。

    在血煞老祖的力量的灌注之下,整座血煞大阵竟然逐渐稳定了下来,形成的莫测力量,引来周围的天地大势,将山河鼎牢牢封困住。<!--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