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八十八章 破虚空,镇天地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八十八章 破虚空,镇天地

    昏暗的天地,群山深处,玉山之巅,死气冲天,翻滚的黑云笼罩了整片天地,恐怖的死亡气息从山巅之上如同惊涛骇浪一样向四面八方涌动而出,在群山之中浩'荡'。

    玉山之巅的那座古殿,已经被翻滚汹涌的黑气彻底笼罩,古殿在震动,发出砖头与瓦片的碰撞与摩擦的声音,仿佛随时都可能坍塌下来一样。

    大殿之中传出了恐怖的嘶吼,一股强大到了极点的阴邪力量正在大殿之中汹涌奔腾。

    那头邪尸真的发狂发疯了,它展现出了可怕的战力,施展出恐怖的死亡领域,将一方虚空化作了一片死地,绝地。

    那是一方绝对黑暗的虚空,浩'荡'着恐怖的死亡之力,是一方死亡之力无处不在的可怕领域。古飞处身于死亡领域之中,只觉得身上的生命力在快速流逝。

    这片虚空生出了一股莫测的力量,竟然在生生的抽出他体内的生命精气,在磨灭他的生命。

    古飞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筋骨震动,血肉之中浩'荡'出一股股强大无比的元气,刺目的气芒透体而出,在体外形成了一层刀枪不入的罡气,他想要封锁住正在流逝的生命力。

    但是,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生命精气依旧在快速流逝,体外的罡气根本封锁不住生命力的流逝,就连从身上浩'荡'而出的武者真元,也消散在了虚空之中,体外的罡气也逐渐暗淡了下来,竟然有溃散的迹象。

    古飞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如果这样下去,不用半个时辰,自己的生命力便要被这一方邪异虚空生生消磨净尽,一命呜呼了。

    就算他是武者,气血旺盛如同蛟龙,生命力强大到可以堪比九命神猫,但也经不起如此折腾。

    死亡领域,真的名副其实,可以磨灭一切拥有生命的东西。

    道道光华从古飞的身上飘逸而出,而后消散在虚空之中,那是精纯无比的生命之气,他身上的肌肤已经开始失去光泽了。

    “吼!”

    古飞一声低吼,举起了左手,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立时从他手上浩'荡'而出,仿佛如同从洪荒世界传来的气息,立时在这一片恐怖与邪异的虚空之中弥漫了开来。

    一只拳头大小的古朴小鼎从古飞的手上冲了出来,他不得不动用山河鼎了。

    “轰!”

    一声大震,拳头大小的山河鼎猛的快速变大,鼎身之上一股恐怖气息如同火山一样猛然爆发,整片虚空立时便剧烈震动了起来。

    古鼎悬浮在古飞的头顶,混沌鸿蒙气从古鼎之上浩'荡'而下,将他笼罩住,隔绝了这片死亡虚空作用在他身上的那股异力。

    山河鼎之中的混沌鸿蒙气,乃是天地万物之祖气,天地之根源,可以说,天地之间的各种力量,各种灵气,尽皆是这万物祖气所化。

    因此,混沌鸿蒙气,也是所有力量的克星,死亡之力,也是天地间的力量的一种,混沌鸿蒙气可以隔绝这片死亡领域的异力对古飞的生命力的侵蚀。

    “破!”

    古飞一声大喝,体内元气疯狂涌进古鼎之中,“嗡!”的一声,山河鼎猛的一震,这片虚空立时便崩裂出了无数空间裂缝,而后,如同一块布满了裂痕的瓷器一样,一下子蹦碎了开来。

    “怎么会这样……”虚空崩碎,一股惊恐绝望的精神波动立时便传了进来,被古飞捕捉到。

    肉眼可见的空间波动以山河鼎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浩'荡'了开来,就像透明的波浪向外涌动,所过之处,虚空崩碎,天地塌陷,化成恐怖的毁灭风暴。

    山河鼎之上浩'荡'开来的可怕力量,似乎能够毁灭一切,邪尸的死亡领域瞬间便被破了,无尽的死气如同冰雪般消融,被那股扩散开来的毁灭风暴瞬间摧毁。

    就连这座不知道耸立在玉山之巅经历了多少岁月的古殿也在瞬间爆散了开来,尘土冲天,一圈气浪从山巅汹涌而出,足足笼罩了数里方圆,无数残碎的砖石瓦片向四面八方飞砸而出。

    山河鼎虽然并未有展现出你镇压大地山川江河的恐怖威力,但是,只是一个震动,不但崩碎了古殿,就连整座玉山都被撼动了。

    一时之间,大山深处山摇地动,死气浩'荡',仿佛末日降临般的恐怖。

    一尊如同小山般大小的古鼎,'荡'开重重黑气冥雾,悬浮在玉山之巅,一股天地洪荒的气息从古鼎之上浩'荡'了开来。

    被从山河鼎上浩'荡'下来的混沌鸿蒙之气笼罩住的古飞,脸'色'一阵煞白,那山河鼎只是震动了一下,但是,却在刹那间抽去了他将近三分之一的元气,令他大感吃不消。

    “唰!”、“唰!”、“唰!”

    三团血光在冥雾的笼罩之下冲天而起,想要逃走。

    “哼!”古飞冷笑,一咬牙,又再催动山河鼎,那悬浮在山巅之上的山河鼎,猛然透发出璀璨神光,“哄!”鼎口仿佛变成了一个吞噬天地的无底黑洞,涌动出了一股吞天噬地的可怕力量来。

    “轰隆隆……”

    玉山上方的一方虚空都震动了起来,山河鼎展现出了恐怖的威能,无尽阴气冥雾尽皆如同百川汇水一样,向山河鼎汇聚而来,仿佛将一方天地也吞噬进了鼎中一样。

    莫大的吸力笼罩天地,那三道冲天而上的血光,竟然被山河鼎鼎口浩'荡'而出的那股恐怖吸扯力,生生拉扯了回来。

    冥雾散尽,血光笼罩之下,现出了邪尸的半个头颅和那两块残尸,邪尸在惊恐嘶吼,惊恐欲绝的精神波动不断从那半个头颅上传出。

    但是,这个时候,任凭邪尸如何挣扎,也难以摆脱从山河鼎鼎口内浩'荡'而出的那股莫大的吸扯力。

    邪尸在拼命催动死亡力量,最后,还是在绝望之中被山河鼎吞噬了进去。

    “轰隆隆……”

    山河鼎从天而降,快速变小,而后落在了古飞的手上,鼎中,一团血光在左冲右突,但是却难以从鼎中冲出来。

    震动的玉山开始平静下来,那股令天地苍生也为之心悸的天地洪荒气息也如同'潮'水一样退却。

    那团血光是邪尸的力量精华,古飞并没有催动山河鼎直接将之炼化,山河鼎之中,除了那团血光之外,还有十几团强大的灵魂之火被禁锢在内。

    古飞需要魂力,魂力,是比任何灵丹妙'药'更加有用的东西,能够滋养壮大灵魂,也能洗涤肉身,令灵魂与肉身蜕变到完美无瑕的地步。

    与修道者不同,修道者的肉身不过是鼎炉,淬炼精气神的鼎炉,而对古飞来说,肉身是力量源泉。

    无上武者可以修炼到肉身不朽不灭的地步,但是,如果灵魂被人灭杀,那么无上武者即便拥有不灭身,也要死去,只留下一具躯壳。

    所以,古飞不但要追求肉身的不灭,还要追求灵魂的不灭,只有灵魂不灭,生命才能够不息。

    古飞将山河鼎收进了左手,而后离开了这座玉山。

    就在古飞刚刚离开不久,大山深处便传出了几道强大的神念,有可怕的强者被惊动了,放出神念来探查。

    很快,那几道神念便退了回去,大山深处的强者并没有出现。

    在地狱道这个死亡世界之中,争斗从不间断,就算是那些强大的存在,也会时常发生争斗,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地狱道之中的凶魂厉魄,邪尸妖鬼,没有一个是善类,就算曾经是善类,也善不起来。因为地狱道,是一个没有任何秩序的死亡世界。

    吞噬别人的力量来壮大自己,这就是这片世界的生存法则。

    一个弱小的不死生物,可以通过吞噬其它更加弱小的不死生物的灵魂之火来提升自身的力量。

    互相残杀,在这片世界的生物看来,其实就是一条生长的必经之路,要么杀死对手,要么被对手击杀。

    古飞远离了那座玉山,他不想被其它强大的邪物与阴灵盯上,他依旧用内天地之力镇压己身气息。

    他不明白,自己已经用内天地之力镇压己身气息的情况之下,那头邪尸为何还能追踪而至。

    这片世界的凶魂厉魄,妖鬼阴灵,都是没有生命的邪物凶物,只有灵魂不灭,才能长存在这个阴气缭绕不见天日的地狱之中。

    如果出到外面的世界,被那阳气一冲,便会魂飞魄散,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当然,如果足够强大,如同丰都鬼帝那样的存在,即便是暴'露'在阳光之下,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不适。

    “灵魂!难道是出在灵魂之上?”古飞隐约想到了什么,天地之力隔绝了气息,但是却难以完全隔绝精神波动,而且,古飞要外放神念,留意附近的风吹草动。

    那邪尸难道是循着虚空之中残留的精神波动追踪而至的?古飞心想,这种由死而生的邪物,最擅长的本领,不就是灵魂之术吗?

    古飞不敢大意,想到这里,他便将外放的神念全部收敛进泥丸宫之中,眉心那道在不断闪烁的紫'色'火焰也随即隐没在了皮肤之下。

    他并没有就此走出大山,他远离了玉山之后,便在一处山崖之上直接开辟出了一个洞府,而后用一块巨石将洞口堵住。

    这片山崖之上有不少洞'穴',古飞仔细察看过这些洞'穴',洞'穴'之中并没有强大的不死生物的存在。

    在开辟出的洞府之中,古飞盘坐在地上,山河鼎悬浮在身前,他将要开始炼化山河鼎之中收集来的灵魂之火和邪尸的那团血'色'能量。<!--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