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八十五章 地狱邪尸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八十五章地狱邪尸

    昏暗的天地之间,一座漆黑的大殿,耸立在一座已经灵气尽失的玉山之上,如同一头趴伏在山巅的洪荒巨兽一样,让古飞感觉到了一阵压抑。

    古飞站立在古殿外,外放出强大的神念向前方探去,神念轻易便进入了古殿之中,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挡。

    感知着里面的一切,并没有任何气息,似乎里面是一个空旷无比的空间,没有任何异物的存在。

    古飞放心不少,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戒备,他以内天地之力笼罩己身,右手紫芒闪烁,有凌厉无匹的剑气在涌动,左手掌心,一只古鼎在隐现,浩'荡'出无限久远的气息。

    如果遇到什么危险,古飞会在第一时间祭出紫金神剑与山河鼎。他虽然还没有能力驱动这两件极道瑰宝展现出那传说之中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力,但是用来自保,还是可以的。

    即便遇到强大无比的存在,只要这两件极道瑰宝能阻挡一下,为自己争取到一些时间,他便能进入自己的内天地之中。

    那个时候,除非强大如人间大能般的存在向古飞出手,要不然,谁也奈何不了躲进内天地之中的古飞。

    踏上台阶,才走了十几级,古飞发现,古殿的台阶之上,竟然有微弱之极的光芒在闪动,如同鬼火一样。

    “那是……”古飞吃了一惊,台阶之上,竟然散落着不少已经崩碎成碎块的骨头,晶莹如玉的骨头,很显然,那些碎裂的股头,是神骨。

    只有那仙神的骸骨,才会如此的不凡,即便死去无尽岁月,骸骨依旧晶莹如玉,并没有彻底腐朽。

    不过,即便是神骨,也难以抵受岁月的侵蚀,晶莹如神玉的神骨之上,那流转的光华,已经近乎寂灭。

    对天地万物来说,岁月是谁也躲不过的最大杀器,所有的东西,似乎都难以真正不被岁月所侵蚀。

    神骨又如何,相信过不了多久,这些散落在台阶之上的神骨,也会彻底失去“神'性'”,最终被岁月彻底消磨,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古飞停下了脚步,仔细的观察着周围你闪烁着微弱光华的破碎神骨,他发觉,这些神骨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其中最大的一块神骨,竟是一截指骨。

    这些神骨为何出现在此处?神骨铺地,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古飞皱了皱眉头,心中有些不安。

    但是,除了不安之外,他的好奇心也被出现在台阶之上的无数神骨碎块彻底点燃,这座古殿,绝对有不为人知的隐秘。

    古飞踏着神骨,继续向前走去。

    “咔嚓!”、“咔嚓!”、“咔嚓!”……

    每走一步,古飞的脚下都会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摩擦的声音,这种声音,在空旷的地方响起,尤其令人心悸。

    不过,台阶之上布满神骨碎片,根本没有任何落脚之处,古飞只有踏着这些神骨,一步一步的向上走去。

    古飞走的很慢,他虽然对这玉山之巅的这座古殿很好奇,殿前台阶竟然有神骨铺路,但是,他不急。

    但是,即便走的很慢,他还是踏上了最后一级台阶,来到了洞开的古殿大门外,洞开的大门,就如同一个张开的大口,似乎随时都会将接近门口的一切生物一口吞噬。

    大门后方漆黑一片,即便以古飞现时的修为,目光如电,能够视黑夜如同白昼,也只能见到一些模糊的景物。

    古飞站立在大门外,没有感觉到古殿之中有任何危险的气息,他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走进了古殿之中。

    偌大的大殿,并没有供奉有任何神像或是佛像什么的,而且,殿中的绝大多数的东西都已经彻底腐朽。

    就算是一些青铜铸造的器物,也已经锈迹斑斑,被腐蚀的千疮百孔,近乎彻底腐朽。

    大殿之中,只有正中的一张长案还算完好,长案之上,似乎摆设着一些东西,但是,那些东西也已经化成了一堆粉尘。

    古飞轻轻碰了一下那张长案,那张长案随即“蓬!”的一声,化作了粉尘散落了下去。原来,这张长案也早已腐朽。

    “当!”

    忽然,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在空旷的大殿之上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大殿之中,突如其来的响起了的声音格外的明亮。

    古飞顿时吓了一跳,因为那声音正是从自己身前的地面上响起的,似乎长案之上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古飞心中一动,一挥手,那些散落在地面的粉尘立时便被一股劲风卷飞了开去,但是却有一件东西却没有被劲风卷走。

    那是一口铜钟,布满铜绿的铜钟,非常的不起眼,这个铜钟只有成年人的半个拳头大小,如果是别处,古飞根本不会对这个如同废铜烂铁一样的东西多看一眼。

    但是现在不同,在这个大殿之上,只有这个小小的铜钟是唯一一件还完整的东西,其它东西早已腐朽。

    无尽的岁月可以磨灭一切,大殿上的摆设都化作了粉尘,但是,只有这个铜钟却保存了下来,这就是不凡,这就是与众不同。

    古飞弯腰捡起这口铜钟,铜钟很轻,似乎真的只是一件普通的摆设,当然,在古飞的眼中,这个铜钟绝对不是一件凡物。

    能够抵受岁月的侵蚀,这还有什么怀疑的呢。

    他认真的打量起这个铜钟来,抹去铜绿,只见铜钟之上有古朴的花纹,而令古飞吃惊的是,其上还有不少佛像。

    这件东西似乎是一件佛家的法器,但是,古飞却在这个铜钟上面感应不到一丝佛家的气息,这件法器之上的灵气似乎已经流失净尽,成了一块废铜烂铁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阴风突然从大殿外刮了进来,卷起了满地尘土,整个大殿,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大殿的大门处,一股恐怖的邪恶气息,从那个身影之上浩'荡'了开来。

    “什么东西?”古飞吃了一惊,竟然被妖邪之物来到了近处自己也没有觉察到,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凶邪之物的实力在自己之上。

    “是你杀了不死一族的那两个家伙?”强大的灵魂波动从门口处的那道身影之上浩'荡'了开来。

    “这……”古飞顿时变'色',要知道,自己击杀那五彩骷髅与紫金骷髅之后,便以内天地之力封锁自身气息,进入了大山深处,这个家伙竟然还能追上来,实在令他震惊。

    “传说生活在这片世界深处的圣族,是无上强者的后代,他们的精血可以洗涤灵魂,净化死气,令不死生物血肉重生。”

    前方,传来了这样的精神波动。

    “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古飞根本不知道什么圣族,什么无上强者,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个邪恶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你是乖乖跟我走,还是要我动手!”黑'色'的雾气在那道朦胧的身影之上浩'荡'了开来,将那道身影重重包围,无尽的黑暗之中唯有两点血光透发而出,冰冷的注视着大殿之中的古飞。

    那邪异可怖的眼神,没有一丝人类的情感,那是一双来自地狱的死亡之眼,透着令人心悸的死亡气息。

    古飞忽然笑了笑,而后向那人道:“还有第二种选择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什么方法杀了不死一族的那两个高手的,但是,我劝你还是最好别在我的面前玩花样。”那人似乎非常自负,根本不将古飞放在眼内。

    黑'色'的冥雾在涌动,在澎湃,古飞在那人的身上感应到了强大的压力与极度危险的气息,他的灵觉也无法探清黑雾的那人的深浅,只能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透过黑雾,冰冷的看着自己。

    古飞在对方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生命波动,黑雾笼罩之下的那个人,仿佛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你到底是谁!”古飞不得不动容,对方的实力,似乎远在那被自己击杀的五彩骷髅与紫金骷髅之上。

    “哎!”那人并不答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就是这一生叹息,却令古飞浑身的'毛'孔都炸了开来,因为这一生叹息在空旷的大殿之上回'荡',这是声音,并不是精神波动。

    也就是说,黑雾之中的那个人,不是不死生物,也不是凶鬼恶灵,而是实实在在的,有血有肉的存在,古飞已经可以猜测到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历了。

    只有这样的存在,才能发出声音,用声音来交流,不死生物与那些凶鬼恶灵,并不具备说话的能力,这个家伙,应该来自尸皇统治的领地,甚至是尸皇的手下。

    “唰!”

    黑雾之中的那个人动了,他直接从门口冲了进来,黑雾之中,伸出了一只枯瘦的紫黑'色'手掌,直接向古飞抓来。

    古飞一瞥之下,心中更惊,那不是正常的生物所拥有的肤'色',那只手臂之上死气缭绕,如同一只恐怖鬼爪,他再无任何怀疑,向他攻击的,真的是一具可怕的邪尸,而且是一具来自地狱的邪尸。

    对方来的太快了,而且毫无征兆,即便古飞早已戒备,却也被对方攻了一个措手不及,他想也不想,一提右手,直接一拳向前封挡而去。

    “铿锵!”一声,一阵金属撞击摩擦的声音响了起来,那只鬼手快速缩了回去,而古飞却被一股大力轰得身形不稳,连连倒退。

    “你的手上有什么东西!”剧烈的精神波动从前方传来,那个笼罩在黑雾之中的人,竟然有些惧怕。

    “嗯?”古飞这时才发觉,原来自己的手中还抓着那个铜钟,如此强大的撞击与挤压的力量,竟然没有令手中握着的那口铜钟受到任何损伤。<!--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