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七十章 吞天地,镇四方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七十章吞天地,镇四方

    天地山河在震动,整个荒古战场剧烈摇晃,血'色'大地开裂出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痕,有那无尽邪恶气息从开裂的大地之下奔涌而出。

    荒古战场之上顿时鬼声啾啾,阴风阵阵,天地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仿佛有无尽凶魂厉魄要从地下冲出来一样。

    只有山河鼎所在的位置,群兽'乱'舞,浩瀚力量'荡'散无尽阴气与血雾,破开了荒古战场上空的邪异力量的封禁,天幕之上繁星点点,洒下无尽星辰光辉。

    商老人最后还是被浩'荡'而出的恐怖力量震晕了过去,跌倒在血'色'尘埃与骨粉之中。

    整个荒古战场仿佛变成了修罗地狱,邪恶气息变得空前强大,似有那凶魂厉魄的身影在阴风与血雾之中隐现,透发出邪恶恐怖的气息。

    不但整个蛮荒地域受到了自山河鼎之上浩'荡'而出的可怕能量的波及,就是那远在数百里之外的西方佛土也是山摇地动,就连那些早已闭关多年的佛家大德高僧也冲出了潜修之地,所有人惊恐莫名。

    西方佛土,那是千古佛主曾经传道的道场,有佛门重宝镇锁大地灵脉,就算山河变易也难以影响到佛土。但这个时候,竟然有一股力量撼动了整片佛土,就算是佛门大德也惊骇不已。

    所有佛门大德高僧都能清晰的感应到,这股撼动佛土的力量,来自极西之地。

    西方佛土的圣地灵山之上,随即冲出了几道璀璨佛光,有脚踏***异兽,手持金轮佛器的佛门大德高僧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西方天际。

    这个时候,荒古战场深处,古飞怒吼连连,拼命炼化山河鼎,他以神念化形身外身之术,将自己的一缕神念打进了山河鼎内。

    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顺利,那道神念竟然难以接近鼎中的鼎魂,无数洪荒异兽的兽魂差点便将那一缕神念撕碎吞噬掉。

    山河鼎上,拘禁着无尽洪荒异兽,好在,这些异兽都已经被抹去了灵智,受到鼎魂的控制与震慑,并没有主动攻击古飞的神念。

    “哇哇……我就不信炼化不了这尊山河鼎!”老龟拼命鼓动体内妖力,不断传导进古飞的体内。

    “呜哇!老龟,你想谋杀啊,你的妖力快将我的肉身撑爆了!”老龟这一全力运转妖力,古飞却是惊得魂飞天外,血肉筋骨差点就要被身后涌动而来的浩瀚妖力冲击得碎裂开来,七窍都渗出了鲜血,样子狰狞到了极点。

    “这个……真是对不起了!”老龟连忙压制***内汹涌澎湃的妖力,他知道,以古飞现在的修为,即便肉身强大堪比灵宝,也难以承受得了自己传导过去的这股强大力量。

    御虚境界与妖神之境,足足差了两个大境界,如果古飞不是武者,肉身强悍之极,换作其他修士的话,早就被老龟的妖力撑爆肉身,魂飞魄散了。

    古飞分化而出的那一道神念在深入山河鼎之后,便仿佛如同在混沌之中穿行,不时有恐怖的灵魂波动从自己的身边冲过。

    他知道,那是被禁锢在山河鼎之中的兽魂,当年炼制山河鼎的那个洪荒神人实在是大手笔,竟然将无数洪荒异兽的兽魂禁锢在了山河鼎之中。

    如能掌控山河鼎,那岂不是等若有了一支完全由洪荒异兽组成的强大军队了吗?完全由洪荒异兽组成的军队啊,试问天下间谁能抗衡这样的一支蛮兽大军?光是想一想古飞心中都发颤。

    也不知道在鼎中穿行了多久,忽然,古飞觉得前方突然生出一股吸力,将自己吸扯过去。

    进入山河鼎内的虽是一缕神念,但是古飞却感同身受,那以无尽五行之力凝聚而出武者法相,也随即颤抖了起来。

    “怎么了?”一手抵在古飞身后的老龟立时便感受到了古飞身上的异样,连忙出声问道,手上依旧源源不断的将妖力传导进古飞体内。

    “我的神念被吸走了!”古飞有些惊慌的说道。

    “什么?”老龟闻言不禁吃了一惊,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恐怕这次祭炼山河鼎要以失败告终了。

    “吼!”

    古飞仰天怒吼,浑身五行元气汹涌澎湃,道道五彩神光如同五彩神虹一样在他那千丈法相之上缭绕,躯体之上透发出了空前强大的能量波动。

    “轰隆隆……”

    就在这时,古飞那天人法相托着的山河鼎,忽然变得重若十万神山,向着他***而下,古飞那天人法相立时便向大地沉降而下。

    于此同时,古飞在山河鼎内的那一缕神念被无尽黑暗之中的一团混沌光芒吸扯了过去,而后没入了混沌光芒之中。

    “呔!”天人法相之中的古飞状似癫狂,一头长发狂'乱'舞动,他眉心那道紫'色'火焰渗出了一丝血迹。

    “轰!”

    一股灰蒙蒙,似混沌未开之时的气体从山河鼎内冲了出来,从天上轰击而下的万千血'色'闪电,尽皆消散在了这股恐怖的混沌鸿蒙之气之下,化作了最原始的灵气。

    那股混沌鸿蒙之气冲上了高天,而后又如同一条苍龙一样,倒卷而下,古飞那天人法相顿时崩碎幻灭,'露'出了内里的真身。

    “唰!”

    老龟想也不想,直接撤手,而后破碎虚空,在被那鸿蒙混沌之气笼罩住的前一刻,躲进了内天地之中。

    那倒卷而下的鸿蒙混沌之气直接卷起了古飞,而后将他收进了山河鼎之中。

    古飞只觉得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样,不知道飞到了哪里,上下左右没有一处地方可以着力的,仿佛被悬浮在了虚空当中,他似乎进入了一片奇异的世界。

    “轰!”

    如小山般大小的山河鼎重重的从空中坠落到了地面之上,整片血'色'大地顿时如同波浪般剧烈起伏,翻起的血'色'泥土之中,可以见到森森白骨。

    荒古战场的大地,仿佛真的是以无尽的枯骨无尽的鲜血凝结而成的一样。

    古鼎之上,混沌鸿蒙之气在缭绕,万千兽魂在咆哮,而后,天地间的灵气开始向山河鼎汇聚而来。

    就连荒古战场上的那股莫测的邪恶力量也被山河鼎抽扯而来,直接吞噬。天上的阴云血雾,万千血'色'闪电,如同百川汇水,奔流到海一样,全向古鼎的鼎口汇聚而来。

    山河鼎在抽取天地之气八方力量,来者不拒,似乎能炼化所有不同'性'质的力量一样。

    古鼎在震动,大地在震动,天宇在震动,荒古战场上,不时响起凄厉的啸声,似有鬼神在哭号。

    老龟的内天地之中,天上神宫的大殿内,老龟高坐在宝座之上,他前方的虚空之中,正在呈现着一幕幕的画面。

    他正在以炫光之术,注视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只见虚空之中显现的画面极其不稳定,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干扰,影像不时扭曲变形,有道道霞光在闪烁。

    但即便如此,却也能勉强看清画面之中的景物。

    但见一尊大如山岳般的古鼎,耸立在天地之间,四面八方,道道肉眼可见的灵气汇聚而来,而后投入到鼎口内。

    无数的兽影在咆哮,混沌鸿蒙之气缭绕,古鼎所在的一方虚空,仿佛变成了天地未开之时的混沌之地一样。

    大殿内,宝座下,站立人身蛟龙首的小青,浑身烈焰缭绕的火麒麟,还有那老龟那一具手持黑棍的尸将***。

    “古飞啊古飞,这个时候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老龟神'色'凝重无比的盯着前方虚空之中显现而出的那一尊大鼎,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小青与麒麟妖王也都紧张无比的盯着虚空之中呈现出来的景象,没有说话。

    古飞竟然被收进了山河鼎之中,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古飞炼化山河鼎,另一种,就是古飞被山河鼎炼化。

    被激发出莫测威能的山河鼎,就算是上古大能前来,也不一定能够将之压制,现在只能靠古飞自己了,谁也帮不了他。

    天地昏暗,前方荒古战场却神光冲腾,血'色'小山之上的姚姬等人,并没有离去,并非是他们不想离去,而是不敢离去,。

    商老人进入了前方那一片邪异恐怖的地域之中,他们没有了领路人,而且又是在黑夜之中,谁也不敢再这个时候往回走。

    极西之地的蛮荒古域,处处凶险,要不是有商老人领路,他们根本难以真正接近荒古战场,来到荒古战场附近,即便有老人带路,他们一行九人也有两人陨落在了路上。

    兽吼与鬼啸之声,不断从前方的荒古战场传来,所有人都有一种压抑且'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们隐约看见,荒古战场内的血雾阴云之中,似乎有巨大而邪异的身影在隐现。

    商老人进入荒古战场后不久,荒古战场深处又发生了变化,似有什么东西在汇聚天地灵气,前方昏暗的天宇之上,开始出现道道肉眼可见的灵气流。

    灵气流的出现,令这昏暗恐怖的蛮荒古战场,多了一丝仙灵之气。

    “现在怎么办!”黑发中年修士向姚姬问道,天地玄黄塔的仿制品被那手持黑棍的大汉一棍砸成了破铜烂铁,这令这名中年人肉痛之极。

    那可是道门重宝,是门中一个大人物暂时交给自己防身之用的法宝,但是,现在却被人破了,这让他如何回去交待?

    想到这里,那名黑发中年修士脸上的肌肉不禁跳动了几下。

    “还能怎么办?先在这座小山上呆一晚再说!”姚姬盯着前方那风云变'色',天地剧变的荒古战场,淡然说道。

    她飞剑被破,等若挥去了她的一半道基,而且,毁去自己飞剑的人,正是这个中年修士,她那里有好脸'色'给这个中年人看?

    天地玄黄塔的仿制品也不愧为道门重宝,那一丝天地玄黄之气,厉害无比,就连广成仙派的飞剑也被生生镇碎。

    想到自己那柄祭炼了差不多三百年的飞剑就这样被天地玄黄塔的仿制品镇碎了,姚姬的心都在滴血。

    “难道你认为那糟老头还能回来不成?”另一个中年修士冷然说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商老人进入了前方那一片仿佛地狱般恐怖的地域之后,恐怕都难以再走出来了。

    但是,众人心中都还有一丝希望,希望老人能够从那地狱之中走出来,而后带领大家走出蛮荒古域。

    中年修士这一出言点破,却是令众人都一怔,这是事实,商老人多半是回不来了,如此一来,大家岂不是要被困在蛮荒古域之中了不成?

    想到这里,众人都不禁心里直冒凉气,没有商老人的带领,他们很难走出蛮荒古域,恐怕要葬身在古域之中了。

    “哈哈……我们的运气还不是一般的好,连那传说之中的生命神泉的影子都没有见到,便陷入了困境!”一直不出声的白脸中年修士惨笑着说道。

    众人闻言,都沉默了下来。

    极西之地的荒古战场,乃是腾龙大路上死气汇聚之地,无尽的生命曾经陨落在这片铺满枯骨的血'色'大地之上。

    甚至有仙神与真魔也曾在此地陨落,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寿元将尽的修士走进这片死地,而后再也没有走出去。

    死之极致便是生,天地间的法则很是奇妙,没有人能真正能够了解与掌控,传说,在这片死地的深处,无尽死气汇聚,衍生出了一口生命神泉。

    这个传说不知道是从何时出现,也没有人知道这个传说是否属实,但是,一些寿元将尽的修士,却前赴后继的走进这片死地,去寻找那口生命神泉。

    修炼界之中曾有这样的传闻,曾经有一个寿元将尽,老的头发牙齿都快掉光了的老人走进这片死地。数年之后,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竟然返老还童,走出了这片恐怖死地,并且修为大进,在修炼界纵横了数百年才最终坐化。

    姚姬等人的寿元还没有走到尽头,他们冒险进入荒古战场,寻找那冥冥之中,也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生命神泉,其实也是为了续命。

    因为种种原因,他们虽然明知道进入蛮荒古域可能有去无回,但依旧还是来了。

    就在众人沉默下来之时,突然,几道金'色'的光芒出现在了东方的夜空之下,破开昏暗的天地,如同金虹一样向着血'色'小山这边飞来。

    “那是……”

    众人都感应到了东方远空之上传来的几股强大气息。

    那几股传'荡'而至的气息虽然强大无比,但却是那样的祥和与安详,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般的舒服感觉。

    “佛门遁光?”众人都吃了一惊,有佛门高手正在御空而来。<!--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