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三十三章 温香软玉在怀中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三十三章温香软玉在怀中

    齐道婆在这个时候到来,令古飞感觉到有些意外,毕竟,太玄峰上的钟声响起之后,听到钟声的太玄弟子,都要前往太玄峰太玄殿,听候掌门调遣。

    “不知道齐师姐到来小弟这里,却是所为何事?”古飞迎上前去,笑着说道,他不敢怠慢,齐道婆,怎么说都是太玄门的老宿。

    古飞其实很清楚,门中一众老宿,之所以对自己客客气气,并且称呼自己一声师弟,都是看在枯荣道人的面子上。

    枯荣道人,是太玄门,甚至是整个三大道门之中,唯一一个半神。半神,在修炼界,常常当做一种震慑力量,有半神的存在,道门才能风光无限,不必担心被别的大势力消灭,或是吞并。

    因此,枯荣道人别说是在太玄门之中,就是在整个道门之中,也是超然的存在,古飞虽然只是枯荣道人的记名弟子,算不得是真正传授衣钵的门人。

    但是,就算是这样,玄天道人等一众太玄门老宿,却也不敢怠慢了古飞。

    如果枯荣道人没有收古飞作记名弟子的话,门中的那些老宿,又怎么会将他这样的一个刚刚突破到御虚境界的后辈小子,放在眼内?

    要知道,门中那些老宿,都是已经成名数百年的人物,在修炼界之中,也都是声名在外的强者。

    御虚境界,也有九重天,能成为门中老宿的人,无不是御虚八、九重天的可怕高手,这些人,就算是在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之中,也是属于最强的那一群人。

    古飞的修为,虽然已经彻底稳定了下来,没有再波动,但是,他那御虚第一重天的修为,在玄天道人,齐道婆等人的眼里,却也算不了什么。

    “呵呵!古师弟,我来是想告诉你,太玄殿,你就不用去了。”齐道婆如此说道。

    “嗯?”古飞闻言不禁一怔,对方前来,竟然并非是为了长生草,这却是让他感到有些意外了。

    “齐师姐,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古飞有些疑'惑',太玄峰上已经敲响了召集门人弟子的神钟,门中必然发生了大事。

    齐道婆闻言,沉'吟'了一下,而后才道:“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那帮老家伙,前来拜山,他们的目的我们也是心知肚明,他们翻不起什么风浪来的。”

    “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人前来拜山?”古飞吃了一惊,自己那便宜师尊枯荣道人将自己带回太玄门的事情,应该没有人知道的啊,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竟是那么快变找上门来了?

    古飞却是不知道,十天时间,足以发生很多事情。

    “嗯!”齐道婆点头,而后说道:“你就在翠灵峰上闭门修炼吧!外面的事情,掌门和其他长老会解决的,你不用担心。”

    齐道婆似乎并不想多说,只是简单交代了几句,要古飞不要轻易离开翠灵峰,便告辞离开了。

    古飞望着齐道婆的那道遁光消失在太玄峰上,心中却出乎意外的平静,门中自有人去解决的事情,也不到他来'操'心,既然如此,那就在翠灵峰上修炼吧!

    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人前来拜山,不过外乎就是为了长生草罢了,难道他们还真的敢在太玄门动手不成?三大道门同气连枝,所有人都明白,轩辕老怪与林傲苍,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古飞略微沉思了一下,知道了各中的微妙之后,便转身走进了洞府之中,关上了大门。

    这个时候,太玄九峰,只有翠灵峰依旧如同往日一样,冷冷清清,而其他八峰,却是沸腾了起来,随处可见太玄弟子的身影出现在山林之间。

    广成仙派与上清宗,说的好听一点便是前来拜山,说的不好听一点,他们却是来向太玄门兴师问罪的。

    无论如何,太玄门想要独吞长生草的举动,都已经触怒了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那一群老怪物了。

    除却广成仙派的掌门,和上清宗的宗主之外,两家可谓是尽起门中高手,气势汹汹的来到太玄门。

    为首之人,更是广成仙派的轩辕老怪与上清宗的林傲苍。

    这两个人的辈分,比之广成仙派的掌门和上清宗宗主,更高,修为与实力更强,乃是两家之中最顶尖的人物。

    古飞回到洞府之中,紧闭大门,继续盘坐在蒲团之上,继续去感悟那烙印在心间的那一道大道烙印去了。

    武之一途,艰难险阻重重,尤其是在这个武道没落的时代,能感悟前人之大道,会让自身少走许多弯路。

    前人之大道,虽然说不一定便是自己的“道”,但是,道道不同,却道道殊途同归,极道武者留下的大道,对古飞来说是无价的。

    如能悟透其中的道韵,古飞相信,自己即便不能超越前人,所得成就,也绝对不会比前人差。

    如此又过了三、四天,出奇的,竟然并没有人前来打扰古飞,古飞也一直在洞府之中不停的修炼。

    洞府之中,有翠灵峰一脉的前辈师祖留下的不少丹'药',其他丹'药',古飞并不在意,而其中一种丹'药',却是他的最爱。

    这种丹'药'非常普通,是一抓一大把的大路货'色',这种丹'药',既不能令古飞增加修为,也不能令他提升境界。

    这种丹'药',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就算是普通人服用一颗,也能令这个普通人三、四天不用吃饭,不用喝水。

    辟谷丹,几乎是所有稍微懂炼丹的修士,都能炼制的一种丹'药'。

    古飞只是服用了一颗辟谷丹,这三、四天,他便不再需要进食,不再需要为食物而发愁,令他可以安心的在洞府之中修炼。

    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人,并没有出现在翠灵峰,轩辕老怪与林傲苍,在太玄殿中,不知道和玄天道人达成了什么协议,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一众高手,竟是在太玄门住了下来。

    广成仙派与上清宗的人,都老实了起来,并没有作出令太玄门难堪的事情来,他们似是有所顾忌,但更像是在等待。

    太玄门恢复了平静,九脉弟子,也都回到了各自的修炼之地,去参悟那虚无缥缈的真仙大道去了。

    而到了第五天,古飞从入定之中醒转了过来,而后,他便感觉到洞府大门之外,传来了熟悉的法力波动。

    感应到这股法力波动,古飞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神'色':“她怎么来了?”他喃喃自语。

    古飞从蒲团之上长身而起,而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便打开洞府走了出去。

    “古师兄,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在洞府大门还没有完全打开之时,外面便传来了一声充满惊喜与激动的声音。

    “赵师妹……”古飞当然认得这个熟悉的声音,门外之人,正是太玄九峰,紫竹峰一脉的女弟子赵紫柔。

    古飞在太玄门之中,谈得来的朋友,没有几个,而赵紫柔便是其中一个,而且,对于赵紫柔,古飞还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奇怪感觉。

    起初,古飞并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自从在北地再次见到李梦瑶之后,他忽然明白到,这种感觉是什么了。

    是喜欢,不错,就是喜欢,喜欢一个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难怪古来便有那圣贤说出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佳句来。

    古飞是一个武者,讲究自在由我,他并不是那些清心寡欲的修道者,他不会,也不屑于去掩饰自己的'性'情。

    “古师兄……”

    洞府大门外,亭亭站立着一个身穿淡青'色'衣裙的女子,这女子,如同出水之芙蓉,那皮肤,吹弹可破,一头青丝,随意的披洒在双肩之上。

    这个女子,正呆呆的望着从洞府之中走出来的古飞,一双灵动的眼眸,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水汽。

    “赵师妹,你怎么了?”古飞见到赵紫柔想要流泪的样子,不禁心中一紧,连忙问道,心想,赵师妹不会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了吧!

    古飞这一问,一行清泪,终于还是从赵紫柔那灵动的大眼睛之中流了出来,而后,她一纵身,竟是如同一阵轻风一样,扑进了古飞的怀里。

    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古飞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竟是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鼻子闻到了赵紫柔身上那一股淡淡的幽香。

    不知不觉间,古飞只觉得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了,“怦!”、“怦!”、“怦!”……如同打鼓。

    “赵师妹……”古飞被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想要抱住赵紫柔,但是,又有些害怕,想要退开赵紫柔,却又有些不愿。

    温香软玉在怀,令古飞的内心'荡'漾了起来,让他有一种如同身处梦中的奇妙感觉。

    赵紫柔,无疑是一个绝美的女子,她虽然不及妖族公主燕无双那样美的令人惊艳,美的令人动魄,但是,她的身上,却有燕无双的身上所没有的气质。

    赵紫柔,清丽绝俗,飘逸出尘,如同广寒宫中走出来的月宫仙子。

    “古师兄,我以为你在虚天境之中……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个时候,赵紫柔真情流'露'。

    原来,不知不觉间,她的心中,竟是有了古飞的影子,而且,这个影子,却如同烙印在心间一样,无论赵紫柔如何努力,也抹不去。

    她是修道者,修炼的是道力法术,走的是无上仙道。

    虽然太玄门之中,并没有禁止门人相恋的门规,但是,修道之人,讲究的是清心寡欲,一心向道。

    赵紫柔虽然知道,如果自己无欲无求的心境,'乱'了的话,必然会影响修为,但是,她也无可奈何。

    人非太上,怎能忘情?又怎能绝爱?

    当听到古飞失陷在虚天境之后,赵紫柔曾经伤心过,痛苦过,失落过,但是,最后,她却一心放在修炼之上,化伤心为力量。

    古飞的影子,被她深深的埋藏在内心深处。

    当知道古飞没有死,并且已经回到太玄门的时候,她瞬间呆了,而后流泪了,最后,她大哭了一场,而后连夜走下紫竹峰,来到翠灵峰上的洞府前。

    见到大门紧闭,她便在外面等,如此一等,便是三天三夜,她未曾离开过一步,总是盼着眼前紧闭的石门忽然开启,而后,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便从里面走出来。

    赵紫柔幻想着种种与古飞相见的情景,但是,在真正见到古飞之时,她还是有些失控了,而后直接扑入了古飞的怀里。

    远空之上,隐藏在云层之中的两人,见到这一幕,都大为意外,其中一个鹤发鸡皮的老道婆轻叹一声,对身旁的一个样貌清秀的中年道姑说道:“小燕儿,你教出了一个好徒弟啊!”

    “师祖……”那中年道姑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正要凌空向那老道婆跪将下去。

    那老道婆袖袍一拂,那中年女道姑便再也跪不下去了,老道婆说道:“好了,我并非是在责怪你,但愿你那好徒弟,不要重滔复撤,落到如同我们这般光景才好!”

    那中年女道姑闻言,并没有说话,而是惶恐的站立在一旁。

    “古飞那小子,到底还是不错的,希望那丫头没有看错人才好!”齐道婆看着下面那一幕,喃喃自语道,在男女感情之上,她似乎经历过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而那名中年女道姑,却是赵紫柔的师尊,紫竹峰绝世高手燕行云。

    翠灵峰上,翠灵峰一脉的洞府前,古飞已经伸手抱住了赵紫柔,忽然,陶醉在这一刻温馨之中的古飞,抬头向天上望去。

    “这小子……”齐道婆知道,古飞似乎已经发觉了在云中窥视的她们,她不禁暗暗心惊,古飞这个家伙,是一个怪胎,竟然能够发觉自己躲藏在云中。

    也难怪齐道婆心惊,要知道,她与古飞之间,在修为境界上,相差了足足七重天,照理古飞是发觉不了齐道婆的,但是,他却发觉了。

    齐道婆与燕行云,并没有因为古飞有所察觉而就此退去,而是继续躲藏在云中,窥视着下方,监视古飞,是她们的职责和任务。

    古飞却也并没有理会她们,而是牵起了赵紫柔的小手,而后,两人便沿着山道,向着山下走去。<!--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