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一十二章 岐山老鬼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一十二章岐山老鬼

    “古飞在此!”独孤峰在放出以袖里乾坤之法,收在袖中的古飞,还不忘大喝一声,他生怕别人不知道那个从他袖口之中飞出的人是古飞一样,而后快速飞退,远远躲避了开去。

    “争吧!打吧!哼哼!”矮胖老人独孤峰自知不是申鸿石和追赶自己的那个煞星的对手,便立时打起了隔山观虎斗的主意。

    御虚境界的修士,无不精明到了极点,而且经验丰富,知道事不可为,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放弃。

    “古飞?”申鸿石的一双眼眸顿时便瞪得老大,他大手一伸,就要向那道飞坠而***影抓去。

    “他是我的!”突然,附近的一处虚空传出了一阵强烈的震'荡',道道涟漪如同透明的水波一样,'荡'漾开来。

    而后,一道黑影,直接从虚空之中漫步而出。

    也不知道那人施展了什么秘法,竟是隐藏于虚空之中,如果不是他自己走出来的话,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就连那老怪物大胖子申鸿石也不知道。

    那人一出来,也是大手一伸,向着古飞抓去。

    “不知死活!”申鸿石一惊,而后一扬手,一道金'色'的光芒,立时从他手中飞'射'而出,向着对面那人洞穿而去。

    那道金'色'光芒,正是申鸿石收取的独孤峰的本命飞剑,那飞剑,被独孤峰日夜祭炼,日夜以自身剑元润养,早已是通灵之物。

    一旦脱离申鸿石的手掌,立时便透发出了璀璨的金'色'剑芒,如同一道金'色'闪电一样,向着对面那人绞杀而去。

    一股强大的剑气,立时早高天之上弥漫了开来。

    退到一旁的独孤峰,见申鸿石砸出自己的飞剑,顿时吃了一惊,而后又是一喜,马上以意念之力,想要收回飞剑。

    神念沟通飞剑,如此一来,那道金'色'剑光,更是猛然爆发出夺目光芒,剑气大盛,将一方天地都映照得尽成一片金'色'。

    “广成飞剑?”自虚空之中走出来的那人明显吃了一惊,但他并没有因此而缩回手,而是继续向前抓去。

    在那道透发出无匹剑气的金'色'剑光,绞上他的手臂那一刹那,他的手掌正好抓在了古飞的肩头之上。

    “剑收!”就在这时,退避向远处的独孤峰,一声低喝,那道金'色'剑光,“唰!”的一声,在那人手臂上绞杀而过,而后如同一道金'色'灵蛇一样,向着独孤峰飞了回去。

    但是,令独孤峰和申鸿石都难以置信的一幕,却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那人被飞剑绞中的手臂,并没有掉下来,中剑之处,涌出一阵黑气,而后,那条手臂竟然完好无缺,并没有受到一丝伤害。

    “玄阴鬼体?你是丰都鬼府的人?”申鸿石吃了一惊,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心神微分之下,那抓出的大手,竟是停滞了一下。

    就是刹那间的迟疑,古飞便被那神秘人一手抓了过去。

    这个时候,古飞浑身上下涌动着'潮'水一样的力量波动,无尽的生命精气,令他的肉身产生了真正的蜕变。

    只见他双眼紧闭,依旧维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山上闪烁出道道霞光,五行的力量在他体内交感,生命之能在血肉筋骨之中涌动。

    他一脸痛苦之'色',面容扭曲,牙关紧要,模样狰狞无比,黄豆大小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渗出。

    汗水带出来,是体内那一丝丝的杂质,肉身在蜕变,血肉筋骨在淬炼,如同在淬炼一块神铁,杂质越炼越少,古飞的肉身,正在想着无瑕无垢的方向蜕变。

    皮肉依旧在不断开裂,而后愈合,仿佛有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将他的身体,当做了战场,一股是毁灭的力量,一股却是再生的力量。

    血肉筋骨在重组,他在忍受着无边的痛苦,外界的一切,似乎已经与他无关,他更不会去理会。

    不是他不想去理会,但是,他的感官,他的触觉,现在尽皆被“痛!”所填满,所充斥,令他除了“痛!”这一个感觉之外,便再也感受不到其他东西了。

    “哈哈……好精纯,好庞大的生命精气啊!”那名自虚空之中走出来的神秘人,是一名脸如白纸,身穿麻衣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高高瘦瘦,长着一张窄长的马脸,面白无须,但是,他那脸'色',却白的很是渗人,活脱脱便是传说之中,地府的勾魂使者,黑白无常之中的白无常。

    麻衣中年人右手抓着古飞,左手却真的如同传说之中的白无常一样,抓着一根哭丧棒,而这根哭丧棒,却是以一个个如同小儿拳头大小的骷髅头串联而成,骷髅头那黑洞洞的眼眶之中,隐隐透发出了碧绿的邪芒。

    “这个人……怎么回事?他……他的身体很怪异……”那麻衣中年人一脸惊异之'色',上下打量着古飞,一双绿豆眼之中,闪烁出碧绿如同鬼火一样的邪光。

    真正的武者,已经消失了无尽岁月,恐怕只有上古之时的人物,才知道古飞身上正在发生着什么变化。

    “你是……岐山老鬼?”申鸿石打量了一下对面那个麻衣中年人,忽然惊呼道,他已经看出了这个人的来历。

    “咦!”那麻衣中年人的似乎有些意外,目光从古飞的身上离开,向对面的申鸿石望去,他笑着说道:“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人认得出我来。”

    “嗯!我想一想,一千五百年?不不不,应该是一千八百年,我应该有一千八百年,没有出过岐山了吧!”麻衣中年人思索着,自言自语的说道。

    “嘶!”

    申鸿石与那独孤峰闻言,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是申鸿石这个广成仙派的老怪物,也为之变'色'。

    这个浑身鬼气的家伙才是真真正正的老怪物啊,申鸿石和这个人一比,那简直就是小孩与大人的区别。

    就在这时,北方突然传来三股力量波动,而后,便见到三道遁光,一道在前,两道在后,向着这里快速飞来。

    “是青阳子和高师弟他们!”独孤峰白须抖动,一脸喜'色',青阳子与高师弟留下阻挡那麻衣中年人,并没有遇到不测。

    “咦!她怎么也来了,来得好啊!”申鸿石目光如电,一眼便认出了飞在前面的那道遁光,那人是一个熟人,他暗暗高兴。

    他正担心不是岐山老鬼这个老怪物的对手,正好那个熟人来了,两人联手,也未必便不能与这个老鬼一斗。

    “岐山老鬼,放下那人!”遁光如电,浩瀚的法力波动浩'荡'而来,人还未至,一个苍老的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苍蝇,真是讨厌!”那岐山老鬼厌烦且不屑的说道。

    同时,他一伸手,扯下了古飞腰间的储物袋,而后打开一看,那白的渗人的马脸,随即一怔,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不在储物袋中?”岐山老鬼将手中那根骷髅哭丧棒,'插'在腰间,右手提着古飞,左手却是在古飞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那青阳子手掌碰到古飞的肩头,便被古飞体内浩'荡'而出的强大力量震退了开去,但是,这个岐山老鬼,却像是抓着一个玩偶一样的随意,古飞身上汹涌澎湃的力量,丝毫也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唰!”

    光芒闪动,法力浩'荡',一道如同神虹一样的璀璨遁光,裹着一道人影,刹那间飞到近处,一个手持金'色'芭蕉扇的老道婆从遁光之中显现而出。

    “岐山老鬼,你难道想与三大道门为敌不成?”老道婆怒气冲冲,指着那麻衣中年***声喝道。

    这个时候,麻衣中年人已经搜遍了古飞全身,连袜子鞋底都不放过,但是,他想要的那件东西,却似乎并没有在古飞的身上。

    “放肆!”麻衣中年人闻言不禁大怒,他那张白脸阴沉了下来,他那透发出碧绿邪光的绿豆眼,向申鸿石和齐道婆扫去,冷冷道:“你们这班小辈,我出道成名之时,你们的师傅还在喝'奶'呢,竟敢拿道门来压我?难道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们吗?”

    丰都鬼帝在本地力战古魔,出尽风头,鬼道修士,无不感到自豪,胸膛都比平时挺得高了,岐山老鬼自然也感到自傲。

    而且,岐山老鬼说的也不错,如果论辈分的话,岐山老鬼真的可以和申鸿石,齐道婆的师祖辈平辈论交。

    没有在古飞的身上搜出那样东西,岐山老鬼已经很不爽了,再被一个小辈喝斥,如何令他不怒?

    “唰!”“唰!”

    破空之声再次传来,另外两道遁光也飞到了近处,遁光消失,两道人影显现而出,站立在虚空之中。

    那两人,正是黑发青年青阳子和那高高瘦瘦头发花白的高姓老人。

    这两人的样子有点狼狈,似乎和***战了一场,青阳子头上的束发道冠已经不见了踪影,身上衣服也破开了几道口子,头发凌'乱',嘴角挂着一道血迹。

    那高姓老人和青阳子一样,也都是头发凌'乱',衣服破碎,嘴角溢血,显然都是在与人争斗之时,受了点伤。

    “有话好说,你先放下你手中那个人!”申鸿石向前'逼'近了一步,无比凝重的向岐山老鬼说道。

    “哼!你们想要这人,我偏不给!”岐山老鬼似乎真的怒了,说着,他突然张开大口,那大口,如同一个无底黑洞一样,浩'荡'出一股黑气,瞬间将古飞裹住,而后吞噬了进去。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个岐山老鬼,竟然一下子将古飞吞进了肚子里。<!--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