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零九章 出乎意料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零九章出乎意料

    楚戈似乎知道三大道门的隐秘,知道三大道门的老怪物们都在找一个叫做古飞的弟子,而这个古飞,正是那个与自己在落神海魔龙船上大战不休的小子。

    当日,楚戈前往神魔岛,想要从岛上那神魔后裔的手中,夺取神魔之血,他虽然成功潜入神魔禁地,盗得神魔之血,但是,却被神魔后裔一族发现,一路追杀。

    神魔岛上的神魔后裔一族,相传,其祖先,正是上古之时,非神非魔,但却又是神是魔的神魔。

    神魔,拥有神'性'的同时,又拥有魔'性',乃是介乎于神与魔之间,拥有神与魔的力量,但是又并非真正的神,真正的魔的强大存在。

    落神海,神魔岛,千万年来,没有哪一个魔道势力敢将手伸到那里去,皆因岛上有种种不为人知的隐秘。岛上,有一股强大莫测的力量在守护,传说,岛上沉睡着神魔战魂,终有一天,上古神魔将重临人间。

    楚戈胆大包天,盗取神魔后裔一族的圣血,捅了马蜂窝,被追杀至海上,最后,神魔后裔一族,召唤出祖魂,不但夺回了神魔圣血,更破了楚戈的丹田,吞噬了他的元神魔婴,要不是他修炼了第二元神,逃过了一劫,早就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

    楚戈服食过神魔之血,虽然体内神魔之血被那神魔后裔的祖魂抽扯而出,但血肉筋骨之中,到底还是沾染了一丝神魔圣血。

    一丝神魔之血,令楚戈练成了现在强悍无比的魔躯,看他能与那广成仙派的轩辕老怪大战不休,很可能他已经重新凝聚了元神魔婴。

    道基被毁,却能重筑道基,六道魔宫的秘法,实在匪夷所思。

    但现在,楚戈被轩辕老怪,以剑阵困在阵眼之中,险象横生,无尽的天地精气汇聚而来,剑阵的力量依旧在提升。

    道道神剑一样的黄金剑光,向阵眼之中的楚戈劈砍而去,剑光所过之处,虚空崩碎,现出恐怖的空间裂缝。 万千金'色'剑光,密密麻麻,笼罩一方天地,剑气冲天,令天地也为之失'色',这就是御虚九重天的剑道强者的可怕。

    剑阵封困四方,无尽剑气齐齐向阵眼涌动而去,那是无尽剑光形成的毁灭风暴,连虚空都似要粉碎般的恐怖。

    楚戈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轩辕老怪,比想象之中更可怕,他竟然真的有能力灭杀自己,但是,楚戈现在知道得有些迟了。

    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入目所见,全是剑气,全是剑光,自己就如同站立在一片剑的海洋之中,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彻底粉碎。

    无数洞穿,劈砍而至的恐怖剑光,尽皆被他不是躲避了开去,便是挡了下来。但是,楚戈很清楚,这种情况,却不能持久,剑阵的力量越来越大,他已经感觉到无比的吃力。

    “吼!古飞在此!”楚戈这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运用音功,将声音远远传了出去,他想要令轩辕老怪分心,而后剑阵出现破绽,自己好从剑阵之中脱身。

    楚戈在北地擒到一个道门弟子,从其口中得知,三大道门之所以兴师动众的进入北地,为的竟是那古飞。

    而古飞的身上,有那令那些老怪物们都眼红不已的仙'药'——长生草!

    别人不知道长生草是什么,但是却并不表示楚戈不知道,长生草,根据古老的典籍记载,那是一种逆天的天地灵萃。

    生老病死乃天定,而长生草,却可以令寿元将尽之人,再增添两百年寿元,可谓是逆天夺命,打破了天地法则。

    “楚戈,你去死!”轩辕老怪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寻到了古飞,楚戈这一喊,令他怒发如狂,连连催动体内剑元,***纵剑阵,向被困在阵眼之中的楚戈灭杀而去。

    轩辕老怪,寿元将尽,长生草,是他唯一的希望。

    但是,楚戈一身魔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肉身被神魔之血淬炼过,更是强悍无比,一时之间,轩辕老怪却也难以将楚戈灭杀。

    “哈哈……”楚戈大笑,他一拍法宝囊,一道乌光顿时从法宝囊内飞了出来,一股强大的魔能波动,立时扩散了开来。

    只见乌光之中,裹着一只黑不溜秋的小钟,那只小钟,一飞出法宝囊,便快速放大,而后将楚戈笼罩在内。

    “唰!”、“唰!”、“唰!”……

    无数黄金剑光,撕裂虚空,向着楚戈绞杀而至,“当!”、“当!”、“当!”……,无匹剑光,劈砍在那一口黑钟之上,令黑钟发出了清脆的钟鸣,钟身之上,乌光'乱'闪,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从种身上浩'荡'了开来。

    那一口魔钟,抵挡下了从四面八方劈砍而至的黄金剑光,强大到可以割裂虚空的可怕剑气,竟然难以在那口魔钟之中留下丝毫痕迹,可见,这口魔钟,很是不凡,绝对是一件重宝。

    “可恶!”轩辕老怪脚踏黄金剑光,站立于剑阵当中,见到这一幕,不禁皱了皱眉头,他连连施展**力,以剑阵之力,引动天地精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天地精气,融入了剑阵之中,提升剑阵的威力。

    巨大的剑阵,铺天盖地,无尽剑光漫天飞舞盘旋,组成玄奥的阵法,封困了一方天地,阵眼之中,更是成了绝地,死地。

    无尽的剑光,全部向阵眼激'射'劈砍而去,浩大的钟声,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但尽管剑阵的力量在提升,但也难以在一时之间打破那口笼罩住楚戈的魔钟。

    而树林之中,那四个广成仙派的绝世高手,却也遇到了难题,连归化瓶这样的古宝,都难以将古飞收走,那怎么才能将古飞带走呢?

    楚戈以无上音功传出的声音,他们离得如此之近,更是有若在耳边轰鸣一样,他们知道,听到声音的人,绝对会马上向这里汇聚而来。

    现在如果不带走古飞的话,便难以瞒住太玄门与上清宗的高手。

    “唰!”、“唰!”、“唰!”

    两道遁光,正从远处飞来,那遁光极速飞行,产生的破空之声,已经传了过来,那白发白眉的矮胖老人急的满头是汗。

    而那个黑发青年青阳子,更是一脸焦急的直***手,高瘦老人与那黑脸汉子,却是一直盯着盘坐在大树之下,浑身生命气息汹涌澎湃的古飞。

    “喀嚓!”、“喀嚓!”、“喀嚓!”……

    古飞体内,不断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崩碎的声音,他的头脸,手脚,'露'在衣服外的肌肤,在不断开裂,而后愈合,这种情况,似乎在永无休止的循环着。

    丝丝黄黑'色',带有些许臭味和血腥味的'液'体,开始从古飞的'毛'孔之中渗了出来,他在炼体,血肉筋骨在崩碎,但同时也在重生。

    在这个过程之中,身体的杂质,被淬炼了出来,古飞的肉身正在向着无瑕无垢的宝体的方向蜕变着。

    这个过程,带来了无尽的痛苦,这种痛苦,即便是凌迟之苦,也难以及万分之一,整个肉身在崩碎,又在浩瀚的生命精气的作用之下重生,重组。

    这种死又死不去,生又生不了的痛苦,简直比坠进十八层地狱,还要可怕,还要恐怖,古飞,已经不能思考了。

    他现在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痛!”,永无休止的“痛!”,而且不是身上的某一个地方在痛,而是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头,都在“痛!”。

    痛到他差点精神崩溃,痛到他简直想一死了之,但是,他依旧双目紧闭,牙关紧咬,甚至不知道牙齿都已经被咬碎了,一丝血迹从嘴角渗了出来。

    无尽的痛苦令他的五感失去了效用,他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他什么也不想知道,只想身上的这种蜕变,快点结束。

    他想要叫出来,他想要发泄,他想要找人拼命,他甚至想要杀人,以种种方法,减轻身上的痛楚,但是,他都忍受了下来。

    古飞知道,他正面临着一个大机缘,他隐隐感觉到,只要自己能扛的过去,他将会迎来一次新生。

    不过,林中那四个广成仙派的高手,却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形势已经很紧迫,远处那两道遁光,转眼将至。

    那白发白眉的矮胖老人突然一脸决然的走上前来,然后右手袖袍一挥,袖口大张,一股莫大的吸力,从那袖口之中透发而出,向着盘坐在大树下的古飞卷去。

    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古飞那稳如磐石一样的身躯,竟然被老人袖口透发而出的吸力,扯得飞了起来,而后没入了老人的大袖之中。

    “这……”

    另外三人见状,都不禁傻了眼,怎么会如此容易!?他们难以置信,就在刚才,可就连古宝归化瓶,都无法将古飞收进瓶中的啊,怎么现在普普通通的一个袖里乾坤的法术,就将古飞收进了袖中呢?

    不但那青阳子与黑脸大汉等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就是那个将古飞收进大袖之中的矮胖老人,也感到莫名其妙。

    “走!”矮胖老人一生轻喝,而后浑身上下透发出凌厉无匹的剑芒,冲天而起,向着南方而去。

    青阳子,黑脸汉子,还有那个高高瘦瘦的老人,也随即纵身而起,向着矮胖老人的遁光追了过去。<!--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