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百章 被绝世高手盯上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百章 被绝世高手盯上

    北斗剑阵被破,飞剑被古飞抓住,任无名受到了莫大的冲击,张口便喷出了一蓬鲜血,血染青衫。

    他踉跄着连连倒退出去,神'色'一下子便委顿了下来,他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不如古飞……”

    任无名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悲怆,一脸失落,眼***不甘与悲愤的目光,几年的疯狂修炼,却只换来了瞬间惨败。

    他接受不了,甚至不敢去面对这个现实。

    广成仙派大师兄,门中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传人,在人家的眼里,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笑话,举手投足间便将你打败。

    “大师兄!”李梦瑶见到任无名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吃了一惊,她知道,这个打击,对任无名来说,有点残酷。

    门中一众师兄弟,都知道,任无名自从在虚天境之中回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个人在门中禁地内苦修。

    在虚天境内,任无名败在古飞的手上,三大道门之中,有不少人都见到,三大道门的人从虚天境回来之后,这件事情便传了开来。

    古飞的身份并不难查出来,于是,众人便知道了,广成仙派最杰出的传人,败在了太玄门之中的一个曾经被称为废人的门人的手上。

    这令广成仙派年轻一代的修士,尽皆感到面目无光,当下山行道,遇到太玄门弟子之时,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有些***的弟子,更是与太玄门弟子发生了摩擦和冲突。对于两家弟子之间的小打小闹,广成仙派与太玄门的高层,都是开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怎么干涉。

    “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古飞大步向前'逼'去,浑身元气涌动,每踏出一步,大地都颤抖一下,仿佛一个远古巨人在移动一样。

    古飞的右手,抓着一道不断扭曲,如同灵蛇一样挣扎着的三尺光华,这道光华,便是任无名祭炼的本命飞剑。

    “我不是你的对手……我不是你的对手……”任无名身子连连晃动,脸无人'色',喃喃自语,最后竟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而后“哇!”的一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来。

    “古飞……”李梦瑶神情复杂的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青年男子,竟是莫名的有些心慌意'乱'起来。

    古飞来到李梦瑶的身前便停了下来,看着李梦瑶,身上气势开始快速退却,脸'色'也不再冰冷,他沉默不语。

    好一会儿之后,古飞右手突然涌动出一股浩瀚的元气波动,五彩的气芒,一下子便将手中那道三尺飞剑笼罩住。

    而后,在李梦瑶惊讶的目光之中,那道光芒璀璨,透发出凌厉无匹的剑气的三尺飞剑,逐渐化作了一柄古朴的长剑。

    这一幕,已经超出了李梦瑶的想象,要知道,任无名的修为,她很清楚,在禁地出来之后,任无名的修为已经突破到脱凡六重天,他的飞剑,已经祭炼得仿佛如同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但是,却被人以血肉之躯撼动了这柄威力奇大的飞剑,实在难以想象,古飞的手,难道比飞剑更加坚固不成?

    这柄长剑,似乎也是一件古物,古飞并没有抹去这柄长剑之上的属于任无名的印记,他不过是以自身力量,暂时压制了这柄飞剑罢了。

    古飞并没有说话,而是将手中那柄长剑递给李梦瑶,而后转身便向山下而去。

    李梦瑶也不言语,接过古飞递过来的长剑之后,便一直望着古飞,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古飞离开。

    古飞与李梦瑶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他们不是恋人,不是道侣,但是,却有了比恋人更亲密的接触。

    两人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两人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对方。

    古飞的身影消失在了山下的树林当中,而李梦瑶依旧像是痴了一样,双手捧着长剑,向古飞消失的方向望去。

    “吼!”

    突然,身旁传来一声凄厉的怒吼,将李梦瑶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心中一惊,正要转身,就在这时,一股劲风从她身旁掠过,而后手上一震,那柄长剑已经被人拿去。

    “唰!”

    一道青'色'的人影,从李梦瑶身旁冲了过去,发疯了一样向着山下狂奔而去。那人,正是广成仙派大师兄,任无名。

    “大师兄……”李梦瑶吃了一惊,连忙追了过去,以任无名现在这个状况,她感到有些不安。

    两人的身法,如风似电,很快便消失在了山下。

    当李梦瑶与任无名离去之后,半山腰上某处的一块岩石后,一道人影走了出来。只见这个人,身材婀娜,身穿淡蓝'色'衣裙,容颜如玉,不是那北堂月,还有谁?

    北堂月,北堂世家老一辈高手,脱凡八重天的修为,被誉为北堂世家近百年间,最有希望突破到御虚境界的传人。

    虽然已经七、八十岁,但北堂月的样貌却依旧如同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女子一样,容颜不老。

    “古飞……竟然变得如此厉害了,竟然可以轻易打败广成仙派年轻一代之中的第一人,难道……”北堂月脸'色'数变,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

    她沉思了一会儿,才道:“脱凡境界的修士已经难以灭杀这个小子,看来不得不请出家族之中的老宿出手了。”

    北堂世家,是不会任由家族的敌人,成长起来的,既然是威胁,那就扼杀在摇篮之中,要不然,当敌人成长起来之后,将会带给北堂家难以想象的冲击。

    北堂月打定了主意之后,也转身离开了。

    古飞从山上下来之后,便一直觉得不对劲,修为突破到脱凡六重天之后,他的灵觉便越发的灵敏了,他隐约感觉到,似乎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

    “唰!”

    古飞直接迈开八荒步,在仙魔深渊附近地域之中的树林内快速穿行,他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

    身为武者,肉身便是力量源泉,古飞对肉身的掌控,可以说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在气息收敛的状态下,所有元气,尽皆收进了筋骨气血之中,不再有一丝宣泄出来。

    即便是只剩下最原始的肉身力量,古飞也有与脱凡六重天的修士一战的强大实力。

    一步百丈,古飞在大山之中快速移动,这是肉身力量使然,他并没有动用武者元气,也已经有这样的速度。

    古飞并非是漫无目的的在仙魔深渊附近奔行,他是与那座横跨在仙魔深渊之上的古老石桥相反的方向而去。

    不用问,北地之中的大人物们,不是通过那座横跨仙魔深渊的古老石桥,进入极北魔域,便是去启动布置在北地的传送阵,传送进极北魔域之中。

    至今为止,古飞只见到过一个人,可以在仙魔深渊上空飞行的,那人就是那个从佛主之墓之中走出来的神秘小和尚。

    古飞的感应,很准确,确实有人在暗中窥视他,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妪,出现在一座山峰之下,截住了古飞。

    “你是谁?”古飞停了下来,他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他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个老妪,对自己流'露'出了杀意。

    老妪拘偻着腰,就如同行将就木的一个老人,但她神'色'冷漠,虽然是静静的站立在那里,却让古飞感觉到了强大的压迫感。

    “一个死人,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那老妪说着顿了一下,而后又道:“何况,你也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

    “你……要杀我?”古飞凛然说道,他暗暗心惊,这个老妪,到底是那一家的高手,他的仇人不多,只有北堂世家与东方世家的人想要自己的'性'命。

    难道……这个老妪是来自于东方世家或是北堂世家?古飞动念间,便想到了这个可能,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说得通。

    “哼!杀你,如同捏死一只蚂蚁,我那侄孙,实在是胡闹啊!”老妪说着,摇了摇头,很是不以为然。

    而后,她一步跨出,竟有那雷霆之威,凌厉之极的扑杀向古飞,枯瘦如同鸡爪一样的右手,向着古飞直接抓了过去。

    老妪的这一招,看似平平无奇,随意一抓,但是,在古飞的眼中,却是另一回事了,老妪那枯瘦的五指,在古飞的眼中无限方法,铺天盖地般笼罩而至,仿佛前面一方天地,尽在那老妪的五指笼罩之下一样。

    “绝世高手?”古飞顿时大吃一惊,他脚踏八荒步,转身便走,这种级数的强者,他难以与之抗衡。

    “唰!”

    古飞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从那老妪的五指笼罩之下冲了出来,下一刻,出现在四、五十丈之外。

    八荒步,神妙莫测,随着古飞修为的提升,这门步法也在逐渐展现出了强大的威力,仿佛无止境一样。

    “轰!”

    一声巨响,大地剧震,尘土飞扬,古飞原先站立的地方,现出了一只巨大的手印,手印直印入大地之下,深不见底。

    这个老妪,虽然看起来老迈之极,但是却强大的令人心悸,出手如雷霆霹雳,凌厉霸道绝伦,与她那衰老的样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