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佛主传说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七十七章 佛主传说

    这是一方郁郁葱葱充满生机的天地,方圆数十里,只有一座小山,山下一个小湖,再远的地方,便是那混沌地带。

    这一方小天地,可以说的上一方灵地,灵气充溢,小山上种植着各种难以说出名字的灵树,一道溪流从山壁上倾泻而下,落入下方的小湖之中。

    湖边有一座凉亭,四周是一片紫竹林,这里没有风,很静,湖水清澈,平静如镜,不时可以见到游鱼游动的身影。

    天上没有太阳,但是这一方天地却如同白昼,亮光不知道从何处而来,这是一方小天地,而且是一方不完整的天地,天地的特征几乎没有,日月星辰,更不见,也没有白天黑夜的更替。

    有的只是光亮,和那数十里方圆的山岭,小湖,竹林,还有那无数不知名的树木花草,甚至于灵气缭绕的灵萃。

    湖边的凉亭之中,传出爽朗的笑声和话语声,有两个人正在亭中一边喝着美酒,一边在聊天。

    那醇酒之香,从亭中飘了出来,在湖边缭绕。

    “哈哈……,老龟,能见到你实在高兴。”亭中,一个白衣青年大笑着,仰首喝干了手中的一大碗美酒,神情豪迈。

    青年的对面,坐着一个抱着酒坛子,明显已经有几分醉意的龙头人身的家伙,那家伙举起酒坛子,咕噜咕噜猛喝几口,而后一抹嘴角的酒迹。

    “痛快,人生如能常常如此,真是一大乐事啊!但愿长醉不复醒啊!”那龙首人身的家伙无限感叹的说道。

    “哟呵,你老龟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感'性'起来了?难道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白衣青年说道。

    “哐啷!”老龟将酒坛子狠狠的砸碎在地,而后一伸手,抓起石桌上的一坛酒,拍开封泥,向着古飞一推酒坛,说道:“臭小子,我们今天不醉无归。”

    “哈哈……不醉无归?这里似乎是你的内天地啊,我还能归去那里?”古飞这时也有了几分醉意,一张脸已经有些泛红了。

    老龟不管古飞,抱着酒坛子便大喝了起来。

    “好!不醉无归就不醉无归!”古飞见老龟大口喝酒,心中不禁豪气顿生,也拍开身前酒坛的封泥,抓起满满一坛美酒,便大口喝了起来。

    老龟与古飞久别重逢,互相诉说了别后经历之后,老龟便与古飞在亭子之中饮酒聊天,不亦乐乎。

    酒不醉人人自醉,以古飞和老龟的修为,就算是天下间最烈的酒,也难以令他们有醉意。不过,老龟与古飞这个时候却真的有点醉了。

    古飞从老龟口中得知,原来,这老龟竟然被传送到了西土佛国的圣地,佛土灵山之上,并霸占着灵山之上的一道大地灵脉,一边修炼,一边祸害灵山之上的生灵。

    原本祥和平静的佛门圣地灵山,从此不得安宁。

    日子久了,山上的一些大德高僧,便开始发现,原本成群的仙鹤,不见了踪影,平时常见的灵鹿,不再出现,栖息在灵山之上的仙禽,接连失踪。

    灵山上修炼的佛门高僧觉得不寻常,追查之下,却发现,那些不见了的仙鹤啊,灵鹿啊,飞禽走兽啊,都填了老龟的五脏庙了。

    灵山的那些大和尚们,不敢对老龟如何,只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灵山上的大和尚们,都在暗暗向传说之中的佛主祈祷,千万保佑那老龟不要在灵山之上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这几年,灵山上的大和尚们,可谓是过的提心吊胆,连修炼都耽误了不少。

    然后,老龟在数个月前,终于在灵山之上作出了那些大和尚们最不愿意见到的足以震动整个佛土的天大事情来。

    当古飞听老龟说起这件事情之后,不禁对老龟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家伙,竟然去掘了传说之中的佛主之墓。

    老龟实在胆大包天,佛主,那可是传说之中,开天辟地以来,天下间衍生的第一尊佛陀,绝对是世间最古老的大能。

    传说,开辟一方佛土,无所不能的佛主,陨落之后,被门人弟子葬在了佛土圣地,灵山之巅,供西方佛土万千佛门弟子朝拜。

    老龟竟然去掘了佛主之墓,理由很简单,他想要见一见这个传说之中的佛主,于是,悲剧了。

    传说之中的佛主,即便是在太古之时,也无疑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他陨落之后,尸骨一定不腐。

    要知道,佛家的不灭金刚真身,那可是足以媲美武者不灭体的可怕存在,能永存世间,不腐不朽。

    但是,当老龟'摸'上灵山上的佛主之幕所在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破开重重封印,打开存放佛主遗体的地宫之时,却见到了令老龟也当堂惊得目瞪口呆的一幕。

    他并没有见到佛主的尸身,但却在一具透明的水晶棺材之中,见到了一个小和尚,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和尚,安详的躺在水晶棺之中。

    那水晶棺,不是凡物,似乎竟然是以五'色'神晶建造而成,其上闪烁着五彩灵光,将整个地宫映照得如同一方'迷'幻世界一样。

    “传说之中的佛主,是一个小和尚?”老龟当时便彻底呆滞了,他万万想不到,打开佛主墓,见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五彩的水晶棺之中,那白白嫩嫩的小和尚,就如同熟睡一般,栩栩如生,仿佛还能见到小和尚双颊上的一抹红晕。

    而后,当老龟想要打开五彩水晶棺之时,整个佛主之墓便震动了起来,透发出万丈佛光,那佛光,冲出灵山,照耀天地。

    是时,正当是月黑风高夜,灵山突发异象,涌现万丈佛光,立时便惊动了在灵山之上潜修的无数大和尚。

    无数佛门大德,感觉到了这股突然爆发的无边佛力,而后从潜修之地冲了出来,向着佛主之墓而去。

    整座灵山沸腾了,道道虹光从山上各处冲天而起,向着灵山最高峰冲去。而后,整片佛土也沸腾了,佛土广阔无边,拥有力的佛门大和尚,即便是远隔千万里,也感应到了灵山之上传出的异样。

    无数佛门高手,立时向着灵山汇聚而去。

    老龟醒悟过来之后,第一时间便是逃,他感应到无数佛门强者的气息正在向佛主之墓而来,即便强如老龟,也立时变'色'。

    老龟很顺利的逃出了佛主之墓,但是,他的麻烦也来了,也不知道佛门那些大光头们用了什么方法,竟然令五彩水晶棺之中的小和尚活了过来。

    那小和尚活过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收复老龟,要老龟成为他的坐骑。

    这一切,无不透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神秘,佛主之墓,绝对不简单,似乎有着种种隐秘。无数佛门高手,似乎对那小和尚恭敬的很,似乎将小和尚当作了佛主一样。

    于是,老龟更加悲剧了,无数佛门高手都想要将他擒下,献给那小和尚,老龟不能再在灵山上呆了,直接卷包裹走人。

    那个从佛主之墓走出来的神秘小和尚,强的变态,竟然将老龟打败,老龟只有狼狈之极的从西方佛土逃了出来。

    但是,令老龟差点暴走的是,那神秘小和尚也带着一帮老光头,追出了西方佛土,似乎不将老龟擒下,誓不罢休一样。

    那几个老光头,都是佛门的太上长老,修为高深莫测,似乎都是活了无数岁月,硕果仅存的佛门大能。

    以老龟的本事,他甩掉了那几个追踪而来的佛门太上长老,但是那个小和尚,却如同狗皮膏'药'般,甩不掉。

    一追一逐,老龟与那小和尚竟然从西方佛土,进入了北地。

    腾龙大陆浩瀚无边,西方佛土与北地相隔万万里,距离之远,实在令人难以想象,即便是强大的修士,来往两地,也要花费不少时间。

    如果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往返于两地,无论是走陆路,还是走水路,往返两地一次,都要花费数十年时间,凡人的寿元也不过是区区数十年罢了。

    来往西方佛土与北地一次,便要耗尽凡人的一生。

    当然,自从有传送阵之后,修士们往返于各地都非常方便,但是,动用传送阵,却要消耗一种蕴含充沛灵气的晶石。

    这种晶石,犹豫蕴含灵能,所以在修炼界之中,被称为灵晶。

    如果是修道者想要启动传送阵,又不想消耗灵晶的话,便可以直接输送法力进传送阵之中,以自身法力启动传送阵。

    老龟与那小和尚,却不是通过传送阵的传送到达北地的,而是直接从西方佛土,越过千山万水,走过无尽地域,花费了数个月时间这才到达北地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老龟依旧继续悲剧下去,他发觉,自己使尽了各种方法,就是甩不掉身后那个小和尚。

    这便是老龟这几个月以来。悲剧到了极点的遭遇。

    湖边凉亭之中,古飞与老龟开怀畅饮,石桌旁边,堆满空酒坛,最后,两人尽皆醉倒在了凉亭之中,趴伏在石桌之上。

    一方天地,平静了下来,不知道从何处吹来的微风,拂动了亭子旁边的紫竹,吹皱了如镜的湖面。

    很快,这方天地的平静,又被打破了,如雷一样的鼻鼾声便从亭子之中传了出来。<!--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