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三十九章 雷泽狮兽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三十九章 雷泽狮兽

    夜幕降临,一轮明月出现在天边,洒下清冷的月华,令这冰天雪地的北地,笼罩在一层蒙蒙的轻纱之中。

    “唰!”

    一道人影如同瞬移般,突兀的出现在了北地之中的一片无尽的雪林的上空,这人头戴紫玉道冠,身穿九日耀空金乌焚天法袍,浑身上下,仿佛有道道火焰在流转。

    他正是太玄门少阳峰首座朝阳道人。

    “唰!”一道金虹突然出现在远空,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一样,划破虚空,向着朝阳道人快速飞来。

    “古飞就在这附近?”朝阳道人的目光似乎没有任何神采,但却如同有一种可以洞穿虚空的神通一样,仿佛能看到任何他想要看到的东西。

    他扫视四方,却并没有发觉任何异样,眼前所见,不过是一片在北地常见的雪林罢了。

    这时,远空出现的那道金光,已经飞到近前,一股强大的法力波动立时浩'荡'了开来,金光消散,一道人影在朝阳道人的身旁显现而出。

    “是这里么?”朝阳道人说道。

    那驾驭金虹虚空而至的人,正是丹臣子,他闻言,立时答道:“是这里,但是,即便有元神青灯在手,弟子也无法找到古飞。”

    元神青灯还没有熄灭之时,丹臣子便不止一次追踪到了附近,但却难以发现古飞的踪迹。

    虽然同是御虚境界的强者,但是朝阳道人无论是实力或是辈分,都不是丹臣子这个刚刚突破到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所能比拟的。

    即便是同一个境界的修士之间,也有强弱之分,以朝阳道人的修为,要灭杀丹臣子这样的绝世高手,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奇怪了!”朝阳道人站立于虚空之中,脸上'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他根本感觉不到附近有任何人类的气息,也就是说,古飞并没有在附近出现过。

    朝阳道人的神念强大无比,神念布散开去,方圆数十里范围内,有何风吹草动,他都了如指掌,比之用眼睛看,更加的真切。

    只要有人躲在附近,便绝对逃不过他的神念的感应。

    四周很静,只有雪林深处偶尔传出几声兽吼,除了栖息在林中的飞禽走兽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生命气息。

    朝阳道人对自己的修为很自负,天下间能够胜过他的人,除了半神之外,也只有寥寥几人罢了。

    这个地方如果真的有古怪的话,绝对逃不过朝阳道人的双眼,如果真的有人以大神通将古飞藏起来,连自己都被蒙蔽过去的话,那么这个人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

    “嗯!看来是要去见一见北陵城之中的几个老朋友了!”朝阳道人淡淡说道,“我们回去吧!”说完,朝阳道人的身影便直接消失在了空中。

    朝阳道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就连站立在他身旁的丹臣子,也难以发觉他是怎么离开的。

    丹臣子不禁心惊,朝阳道人的修为,实在强过他太多了,朝阳道人的速度,似乎已经堪比瞬移了。

    当然,传说之中的瞬间移动的神通,只有半神级的盖代高手才能施展。

    丹臣子不敢怠慢,也腾空而起,化作了一道璀璨的金虹,向着北陵城的方向飞去,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下。

    朝阳道人的到来,当然没有瞒得过北陵城之中的那几位老怪物,北陵城之中的局势更加微妙了,暗涌阵阵,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相比于北陵城,丹鼎洞天内,却是一片宁静,这里没有冰雪,气温暖和,数座山峰,绿意怏然。

    有那小桥横跨在流水之上,溪边繁花似锦。天上,不时有仙鹤飞翔而过,山间,一群灵鹿在草地上追逐,开垦的坡地,种植着种种灵'药'。

    丹鼎洞天,绝对称得上是仙家福地。

    很难想象,冰天雪地的北地,竟然有这样的一方洞天,这里与世隔绝,灵气充溢,无怪乎就连那些久已不出来走动的老怪物也被惊动了。

    可惜,这一方灵地,却已经有主。丹鼎门的先辈们,花费了无尽心血,布下绝世大阵,才将这一方灵地与外界隔绝开来,形成了一处洞天。

    这一方洞天,就如同独立在天地之外,但却又与天地之间有着紧密联系的一处小天地,大地灵脉是这一方小天地的根本。

    真的很难想象,有这一方洞天为根基,丹鼎门依旧没落了。

    除非破了丹鼎洞天外围的那座绝世大阵,否则,丹鼎洞天绝对不会展现在世人的面前。就连朝阳道人这样的强者,都无法感应到洞天的存在。

    燕儿为了帮助古飞驱除那缠绕在骨髓之中的玄阴鬼气,这几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总是不见人影,她似乎在制造一样东西。

    古飞问了几次,燕儿都故作神秘,而后跑了开去。

    古飞无法,只有自己找了一个地方,运转玄功,吞吐灵气,想以无尽的灵气,淬炼全身筋骨,用这个方法将骨髓深处的玄阴鬼气一点一滴的消磨净尽。

    但很快,古飞便发觉,自己的这个方法,似乎根本行不通,那种从骨头里冷出来的难受感觉,依旧每天发作几次。

    每发作一次,都令他全身发冷,浑身气血似乎要凝结了一般。这简直就是真正的附骨之疽,以自己的能力,绝对无法化解骨髓深处的玄阴鬼气。

    三天后的一个清晨,燕儿在一处灵峰之巅,找到了古飞。

    “跟我走!”燕儿将古飞从深度入定之中唤醒,第一句话,便如此对古飞说,她似乎有些兴奋。

    “去哪里?”古飞问道。

    “跟着来就行了,当然,如果你不想好起来的话,那就继续在这里打坐吧!”燕儿'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而后径直向着山下走去。

    “等一下我!”古飞连忙追了过去,他虽然已经隐约想到燕儿为何来找自己,但是他依旧难以保持镇定。

    要知道,骨髓深处的玄阴鬼气一天发作几次,那种滋味,却也不是好受的。

    燕儿带着古飞来到了丹鼎洞天之中的一处古老的祭台前,而后走了上去,古飞发觉,这处祭台似乎是以紫玉建造而成,每一块紫玉砖之上,都镌刻着道道古老的符文。

    祭台足有五丈方圆,透发出蒙蒙的紫'色'霞光。走上祭台,古飞才发现,祭台的地面上同样镌刻着无数符文,无数的符文,似乎组成了一个大阵。

    古飞并没有涉足阵法,他看不出祭台上的这个阵法,到底有何作用。祭台上除了刻在紫玉铺就的地面上的符文之外,便没有任何东西了。

    古飞有点诧异,燕儿为何带自己来这里?他正要问,但这个时候,燕儿却示意古飞站立在祭台的中央位置。

    燕儿来到古飞的身旁,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了一块紫气缭绕的玉符,递给古飞,而后说道:“拿着,回来的时候有用。”

    古飞接过玉符,只见玉符的两面,也镌刻着道道符文,而且,古飞发觉,手上玉符的符文,与脚下祭台上的符文,似乎同出一撤。

    燕儿双手捏动灵诀,而后,古老的紫玉祭台之上,立时传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整座祭台上镌刻着的符文逐渐亮了起来。

    古老的显然蕴含着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燕儿手上不断捏出的灵诀,将这股原本沉睡的力量引导了出来。

    “轰隆隆……”整座祭台开始震动了起来,而后,万千符文仿佛活了过来一样,从祭台上冲了出来,组成了一个玄奥的阵图,向站立在祭台中央的古飞与燕儿笼罩而去。

    “这……”古飞不禁心惊,这座祭台,似乎……是一处传送阵。

    “唰!”虚空之中一阵震动,道道涟漪从祭台中央扩散而出,万千光符形成的阵图,在笼罩住燕儿与古飞那一刹那,两人便消失在了祭台之上。

    万千光符,消散在了祭台上,镌刻在祭台上的符文,也逐渐暗淡了下来,祭台蕴含的那股力量,也随即沉寂了下来。

    空间在扭曲,古飞感觉到自己仿佛迈入了虚空隧道一般,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没有天,也没有地,如同在无尽的虚空之中行走,不知道前方是何处,道道流光成了古飞眼中的唯一。

    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么长的时间,古飞只觉得自己像是在腾云驾雾一般,似乎在极速的穿行。直至周围的流光逐渐消逝,古飞的眼前浮现出一片阴沉的虚空。

    也知道从何时开始,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一道道能量波动'荡'漾开来。

    “轰隆隆!”

    在一阵巨响声中,一片刺目的光芒突然从前方爆发而出,古飞不得不闭上了双眼。当他再次睁开双眼之时,之间黑沉沉的天空之中,不时闪过道道强光。

    “轰!”一声霹雳在古飞的耳边响起,天空之上银蛇'乱'舞,道道闪电照亮了天地,古飞不禁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见自己与燕儿正站立在一处小山坡之上,脚下是一个镌刻在一块岩石之上的五丈方圆的阵图。

    阵图上的符文,与丹鼎洞天之中的那一座紫玉祭台上的阵图符文很相似。

    “这里是什么地方?”古飞问道,他发觉天地之间阴沉沉,雷声轰隆,闪电迸发而出的强光,不时照亮了周围那阴沉的虚空。

    除了自己与燕儿所在的小山坡,附近随处可见生长茂盛的杂草和杂草之间泛着水光的洼地。这里似乎是一处沼泽。

    “这里是雷泽!”燕儿说道。

    “轰隆!”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又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这里天'色'虽然阴沉,但却很奇怪,光打雷不下雨。

    “雷泽?”古飞不禁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个地方,那是一处险地,是天地间雷电之力汇聚的地方。

    雷泽,可以说是腾龙大陆上的几个出名凶地之一,古飞在门中的典籍之中见到过有关于雷泽的描述。

    “我们被传送到了数千里外的雷泽?”古飞吃惊道,要知道,雷泽并不在北地,虽然也是在北魏的国境范围之内,但却是离北地的北陵城足有三千里。

    “嘿嘿,不错,你将要在这里呆上几天。”燕儿笑着说道,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奸'计得逞的小狐狸。

    古飞闻言不禁呆了一下,而后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燕儿的那个笑容,看在他的眼里,让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走!我们找一个雷电密集的地方。”燕儿并没有回答古飞,而是从阵图之中走了出来,而后在小山坡上向四周的天空望去。

    只见东边与南边的天空涌动着厚重的雷云,雷云之中的闪电,比其他两个方向的闪电要密集频繁,雷声大多从这两个方向传来,震'荡'天地。

    “就东边吧,雷云之下有一块草地,那里的位置刚刚好!”燕儿说着便冲下了小山坡,如一道紫'色'的轻烟一样,向着东边而去。

    古飞只有跟上前去,这里的沼泽与虚天境内的那一片死亡沼泽又有不同,这里充满了雷电气息,虚空之中仿佛还能闻到烧焦的味道。

    虚天境内的死亡沼泽,却是死气沉沉,是不死生物的乐园。

    “吼!”

    就在燕儿冲到雷云之下的那片草地上时,变故却发生了,一声低沉的吼叫,似乎在地底深处传了出来,而后,燕儿脚下的草地便颤动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地里冲出来一样。

    燕儿连忙退了开去,紧接着“蓬!”的一声,草地突然爆散了开来,泥土四散飞溅之中,一头异兽从地下冲了出来。

    “什么东西!”紧随着燕儿冲过来的古飞连忙止步,吃惊的望着这头从地下冲出来的异兽,只见这头异兽身长足有四、五丈,形如一头青'色'的巨狮,但是那狰狞的兽头之上,却是生长着一只银'色'的独角。

    “吼!”那头异兽仰天咆哮,声震长空,噼噼啪啪一阵电光在这头异兽的身上透发而出,同时,一股惨烈的煞气,从异兽的身上汹涌而出。

    “是狮雷兽!”燕儿见到这头异兽,并没有显得很惊讶。很显然,她是见过这种异兽的,因此她才如此镇定。<!--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