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三十七章 灯灭了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三十七章 灯灭了

    白玉高台之上,热浪滚滚,悬浮在空中的大火球,如同一轮太阳般,透发出刺目的光芒,高台四周的符文在闪烁着蒙蒙的亮光。

    镌刻在高台四周的无数符文,透发出一股股法力波动,一股力量笼罩了整座高台,将从火球上浩'荡'而出的热量束缚在高台上。

    燕儿站立在大火球的前方,周围的热浪似乎根本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隐约可见,火球之中,一尊通红的大鼎在隐现。似有道道火龙在大鼎上缭绕一样,高温令虚空都扭曲了。

    混元丹鼎之上的丹火之阵汇聚八方灵气,转化而成的丹火,并非是凡火,而是道家的炼丹真火,虽然是最低级的丹火,连三味真火都算不上,但是透发出的高温,也足以融化凡铁。

    “老古,死了没,没死的话,就应一声。”燕儿凝望着悬浮在空中的大火球,神'色'凝重的说道,混元丹鼎之中的古飞,被丹火炼了三天三夜,即便是燕儿心中也没有底,不知道古飞能不能扛过去。

    这种方法,可谓是九死一生,古飞很可能被丹火炼死,但是,要驱除古飞体内的玄阴鬼气,似乎也只有利用这种极端的方法才能行。

    燕儿的声音虽然并不如何响亮,但是却在高台之上浩'荡',她的声音有一种特别的穿透力,鼎中之人,绝对可以听到她的声音。

    没有人回应,火球之中包裹着的巨鼎之内根本没有传出任何波动,除了熊熊延烧的大火之外,古鼎之中一片沉寂,鼎中的古飞似乎真的被无尽的大火炼死了一样。

    “不会真的死了吧!”燕儿不禁变'色',她再也难以保持镇定。

    燕儿连忙捏动灵诀,打出道道法力,将混元古鼎上运行的丹火之阵停下来,大火逐渐没入通红的鼎身之内,缭绕在古鼎周围的烈焰开始消散。

    四方汇聚而来的灵气,也随之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混元丹鼎逐渐停止了转动,而后缓缓从空中降下,“碰!”的一声,落在了白玉高台中央。白玉高台上,有一个巨大的法阵,混元丹鼎正好落在了中央的阵眼之中。

    鼎身之上的大火,已经熄灭,通红的大鼎,开始回复原来的颜'色',道道符文隐没在鼎身之上。

    “呼!”鼎盖飞了起来,而后,一团火红的“东西”从鼎中飞出,掉落在了古鼎旁边的白玉地板上,“碰!”的一声,鼎盖落下,重新盖上了古鼎。

    这是一个双手抱膝,蜷缩成一团的人,这人浑身通红,如同烤熟了的巨虾。这个人正是被燕儿扔进混元丹鼎,被当作丹'药',炼了三天三夜的古飞。

    他身上的衣物,早已化作了飞灰,一头长发,早已全部脱落,整个人如同被烤熟了一样,身上有些地方的皮肤甚至已经脱落,'露'出了焦糊的血肉。

    古飞的'摸'样,凄惨无比,不过,他还没有死。

    燕儿从古飞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微弱到了极点的生命波动,实在难以想象古飞这三天三夜之中受到了何种恐怖的折磨。

    但是,毫无疑问,他扛了过去,他的求生意志很强,甚至可以称之为变态,没有人在丹鼎之中被炼了三天,还能不崩溃的。

    “好!”燕儿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但同时,她也不禁对古飞另眼相看,虽然他的生命气息很微弱,但是,他却迎来了一次新生。

    见到光着身子的古飞,燕儿的脸上不禁涌上了两团红晕,她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了一套衣物,而后取出一只玉瓶,拔开瓶塞,倒出了一颗鸽蛋大小的碧绿丹'药'。

    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草木清香,立时便弥漫了开来。

    燕儿将那颗灵丹托在掌心,运转法力,将之化作了一团碧绿的灵雾而后控制这团灵雾,将地上的古飞包裹了起来。

    碧绿的灵丹所化的灵雾,蕴含着一股庞大的生命灵能,那是以草木灵气祭炼而成的庞大生命元气,这股元气不断渗进古飞的体内。

    古飞的身体,逐渐发生了变化,通红的皮肤开始开裂,而后脱落,脱落后的皮肤,如同极品美玉一样晶莹剔透,流转着道道光泽。

    笼罩在古飞身周的碧绿灵雾逐渐变淡,古飞的身体就如同是干旱的带地,极需雨水的滋润,而灵气,对古飞来说就是雨水。

    吸收了灵丹的灵能之后,古飞身上那股微弱的生命波动,开始逐渐强大起来,脱光了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新生长而出。

    重新生长而出的头发,不再雪白,而是乌黑发亮。

    燕儿将灵丹所化的灵雾全部打进古飞的体内后,随即便离开了白玉高台,因为她知道,古飞很快便会醒转过来。

    燕儿走后,古飞的身体开始轻轻抽搐起来,呼吸开始急速,灵丹的灵能,令他的身体重新充满了生机。

    眼皮在跳动,可以见到他的眼珠在眼皮下转动。

    “痛死我了!”古飞猛的一声大叫,张口喷出了一口浊起,醒转了过来。他感觉到一口气堵在了胸中,难受到了极点,他只有拼命呼吸新鲜空气,才能减缓胸中的那股堵得发慌的难受感觉。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平静下来,“出来了吗?”

    古飞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四周,发觉自己正站在白玉高台上,身旁的青铜古鼎,兀自散发出阵阵热力。

    古飞低头看了看双手,只见双臂上的肌肤得如同羊脂白玉,似乎比女子的肌肤还要细腻,古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同了,血肉似乎重生了一样。

    经过三天三夜的淬炼,古飞感觉到,自己的肉身,似乎比以前更加强悍了,浑身上下似乎有用不完的力量一样。

    他穿上了燕儿为他准备的衣服,而后离开了白玉高台。

    而就在燕儿打开混元丹鼎,放出古飞之时,北陵城之中的一间院落内,盘坐在亭子之中的一道身影却在入定之中醒转了过来。

    他在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一盏古朴的青铜古灯立时便从储物袋之中飞了出来,悬浮在了他的身前。

    这个盘坐在石凳之上的青衣道人,正是丹臣子。

    “怎么回事,古飞的生命气息似乎在变强。”丹臣子等着青铜古灯上的一点灯花,喃喃自语道。

    只见那古灯之上的那一点黄豆般大小的灯花,正在散发出耀目的青光,灯花逐渐变成了一朵闪烁的小火苗。

    “古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他的生命波动,起伏不定。”丹臣子皱起了眉头,从元神青灯灯火的强弱,他知道,古飞正处于频临死亡的境地。

    丹臣子虽然心急如焚, 但是,他却难以寻找到古飞的踪迹,古飞所在的地方似乎是一处奇异的所在,难以真正确定方位。

    然而,古飞的生命气息,又再旺盛了起来,这就表示,他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从鬼门关上转了一圈,最终又走了出来。

    丹臣子收起元神青灯,而后从石凳上长身而起,走出了凉亭。他沉思了一会儿之后,便腾空而起,化作了一道金虹,消失在了天际。

    这个时候,正值正午,太阳高照,北陵城热闹无比,随处可见修士模样的人在大街小巷上走动。

    丹臣子并没有隐藏踪迹,北陵城之中的很多修士都看见了一道金虹从城中冲了出来,向着雪林深处飞去。

    丹臣子的行踪,在有心人的眼中,没有任何秘密可言。随即,一道青光也从北陵城中冲出,消失在了天边。

    丹鼎洞天之中的一座灵峰之上,古飞放松身体,盘坐在一块大石上,心神沉浸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很快,古飞的意识便逐渐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仿佛融入了大自然之中,与身下的石头,与周围的环境,甚至于这座灵峰,连成了一体。

    灵峰之上,灵气缭绕,四周的花草树木不断颤动,大量的草木精气透发而出,仿佛有一道道绿'色'的霞光在飘动。

    丹鼎洞天之中,灵气充足,灵峰之上,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植被,充满了无穷无尽的草木精气。一道道细小的绿'色'光芒,被古飞引导而来,没入体内。

    草木精气,蕴含着庞大的生命气息,勃勃生机在古飞的体内流动,他的血肉、脏腑、骨骼,仿佛被输送进无尽的生命活力。

    古飞身上'插'着的十八根镇魂钉,早已被拔出,在混元丹鼎之中被丹火炼了三天三夜,血肉之中被无尽的火行灵能洗刷了不知道多少遍,血肉内的玄阴鬼气,早已被驱除出体外。

    无数的阴魂厉魄也随着玄阴鬼气的消散而被丹火彻底炼化。

    但是,古飞身上的玄阴鬼气却早已深入骨髓,即便以这种极端到了极点的手段,依旧无法将缠绕在骨髓之中的玄阴鬼气驱散。

    按照燕儿所说,他还要再受一次苦,才能彻底驱除体内的玄阴鬼气。现在,古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令自己的生命力旺盛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八方绿'色'生命元气向着古飞汇聚而来,甚至能够被肉眼清晰的捕捉到,一片氤氲绿雾缭绕在古飞的周围。

    不知不觉间,两天过去了,丹火造成的创伤彻底痊愈,他的身体仿佛被灌注进了无穷的生命元气,体内力量汹涌澎湃,不过他依然在继续修炼。

    而丹臣子,手持元神青灯,在无尽的林海之中,寻找了两天,在这两天之中,他手上的元神青灯透发出来的灯焰更加璀璨了。

    丹臣子几乎找遍了数百里内的每一寸地方,但是,他依旧没有发现古飞的踪迹。丹臣子不禁生出了一股无力的感觉,古飞就在这片雪林之中,但是,他却始终找不到古飞。

    很奇怪,似有一种莫测的力量,将自己与古飞隔绝在了两个不同的虚空之中一样,令丹臣子有一种抓不着,触不到的感觉。

    晚间,月'色'朦胧,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远处兽吼阵阵,无尽的雪林之中一点青光,如同鬼火一样在移动。

    不知不觉间,雪林之中升起了淡淡的雾气,雾气随风飘动,整片雪林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让人有一种飘渺不实的感觉。

    雾气,并没有阻挡得住那点青光的光辉。

    突然,没有任何的征兆,在雾气之中移动的青光熄灭了,随即,一声怒吼在雾气之中响起,滚滚声浪震'荡'雪林,林地之间的雾气剧烈涌动了起来。

    “是谁,给我滚出来!”丹臣子站立在虚空之中,一双神目透发出了两道如同刀锋般凌厉的神光愤怒的向四方扫视而去。

    他的手中,握着一盏已经熄灭了的青铜古灯。他刚才被人偷袭了,也不知道暗中的那人用了什么手段,竟然令元神青灯的灯火突然熄灭。

    “嘿嘿!”一声冷笑在雪林深处传了出来,而后,便见到一道青光从雪林下方破开雾气冲了出来。

    “岂有此理!”丹臣子怒了,他收起青铜古灯,直接腾空而起,向那道青光追了过去,他要看看,到底是谁敢偷袭自己。

    元神青灯一旦熄灭,除非古飞又再以自身精血重新点燃,旁人是无法再次点燃古飞的元神青灯的。

    “唰!”、“唰!”

    一青一金,两道虹光,如同闪电般,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下,雪林之中的缭绕的雾气,逐渐消散了开来。

    林中雾气,似乎是暗中弄熄丹臣子手上的元神青灯的那个神秘强者弄出来的小手段。雪林之中多雾气,丹臣子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正因为如此,那人才偷袭得手。

    元神青灯的熄灭,令丹臣子怒发如狂,他紧紧追在那人的身后,不时打出道道惊虹,向那人轰击不断。

    但是,那道裹在青光之中的朦胧人影,却并不打算与丹臣子动手,连连避过丹臣子打出的洞穿虚空般的金虹,一个劲的向前逃窜。

    “何方鼠辈,有种便停下来一战。”丹臣子大声喝道,声音在天地间的激'荡',远远的传了出去。

    前方那人却并不答话,根本不理会丹臣子。

    绝世高手御空飞行的速度快绝无伦,只一会儿功夫,两道惊天虹光便冲出了雪林,冲进了雪山深处。<!--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