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二十一章 仙魔深渊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二十一章 仙魔深渊

    古飞与丹臣子在仙魔深渊的古石桥之上,合力大战魔君第一子楚戈,古飞一双拳头,不断与天魔刀对撼,生猛得如同一头凶兽。

    他将体内的那股神兵精气,运到了双拳之上,他的一双拳头便相当于具有了神兵的特'性',融兵炼体之法,神妙之极,就好像专门为武者所创的一样。

    虽然所有力量尽皆被压制在体内,不能透体而出,但是,古飞体内的那股神兵精气,却依旧能够运转如意。

    所欠缺者,就是剑气不能透体而出罢了。

    “好家伙!你这是什么神通,竟然敢硬撼天魔刀。”楚戈很吃惊,古飞竟然以一双拳头,抵挡住了天魔刀的劈砍。

    “唰!”、“唰!”、“唰!”

    楚戈连劈三刀,虽然没有刀芒从天魔刀上迸'射'而出,但也将古飞'逼'了开去。

    “哼!”古飞冷笑,并不答话,稳住身形之后,身子一沉,而后双脚在地面上猛地一撑,飞跃而起,如同猛虎下山一样,向着楚戈猛扑而去。

    古飞使出了在山中修炼之时,学自凶虎的招数,他这一扑之下,罡风顿起,虎王扑食的威势,展'露'无疑。

    “找死!”楚戈封挡开丹臣子的剑招,大喝一声,双手举刀,将肉身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全力一刀向着猛扑而至的古飞立劈而下。

    楚戈的体内神魔之力汹涌沸腾,虽然不能透体而出,化作可怕的能量风暴,但是全力一击之下,却也威力惊人。

    只见天魔刀那血'色'的刀身之上,爆发出了刺目的血光,道道血'色'魔纹似要活过来一样,虽然力量被压制,血刀之上并没有透发出无匹刀气,但是,在楚戈全力一击之下,一股血光却是从天魔刀上弥漫了开来。

    就在天魔刀快要劈中飞扑而至的古飞那一瞬间,古飞的身影却突然消失了,天魔刀顿时失去了目标。

    楚戈大吃一惊,他发觉,古飞竟是在瞬间如同一条灵蛇一样,在空中窜到了地上,并贴着地面,向着自己窜来。

    古飞的来势很快,楚戈根本来不及变招,而后,他便觉得身上一紧,古飞已经窜到了自己的身后,如巨蛇一般,将自己缠住。

    “喝!”古飞一声大喝,身上气势又突然大变,一股惨烈无比的气息从他身上透发而出,整个人仿佛变成了一头暴烈的巨熊,缠绕在楚戈身上的四肢,猛然收紧。

    虎扑,蛇行,熊抱,是古飞在太玄山上,与猛兽厮杀之时,学自猛兽的三招近身厮杀的杀招。

    被古飞以熊抱之势抱住的楚戈,只觉得浑身骨头都仿佛被***的碎裂了一样,身上发出了噼噼啪啪的一阵爆响。

    “杀!”这个时候,丹臣子怒吼一声,仗剑冲上前,手中古剑化作了一道寒芒,直刺楚戈眉心。

    楚戈这时再也难以保持镇定,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吼!”楚戈奋力挣扎,满头黑发狂'乱'舞动,皆倒竖了起来,一股磅礴的大力自他体内汹涌澎湃而出,他想要将缠抱在身上的古飞震飞开去。

    强横的力量从楚戈的身上爆发而出,古飞如遭雷击,身躯连连震动,口角溢出了一丝血迹,但是,他的手脚依旧牢牢缠抱住楚戈。

    古飞的肉身,同样强悍无比,躯体虽然受到了莫大的冲击,但是楚戈一时之间也难以挣脱古飞的缠绕。

    “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噗!”的一声,丹臣子手中古剑所化的寒光,一下子便刺在了楚戈的眉心之上。

    “呜哇!”楚戈发狂般的嘶吼,他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古飞首当其冲,这一次,他再也难以坚持,喷出一口鲜血之后,人也被楚戈身上爆发出的那股巨力震飞了开去。

    楚戈的样子狰狞到了极点,他披头散发,额头上'插'着一柄古剑,状似疯狂般挥舞着天魔刀,将丹臣子'逼'了开去,丹臣子那柄古剑却是钉在了楚戈的额头之上。

    那柄古剑,似乎也不是凡物,竟然可以刺伤楚戈。

    眉心中剑,如果是一般修士,早已毙命,但是楚戈却不死,神魔之血,令他几乎成了不死之身,想要灭杀他,要用特殊的手段。

    “呃啊……”楚戈'乱'发飞扬,眼中凶光闪烁,眼神变得疯狂之极,'插'在眉心的那柄古剑,被他一点一点的'逼'了出来,“铿锵”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们都要死!”楚戈疯狂嘶吼,一股凶狂暴戾的气息从他身上透发而出,仿佛一头可怕的凶魔在他体内苏醒了过来一样。

    楚戈似乎陷入了疯狂之中,古飞与丹臣子都震惊无比,他们发觉,楚戈眉心中剑的位置,并没有一丝鲜血流出来,剑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不但是古飞与丹臣子,就是东离破天与他那些师弟们见到这一幕,都心惊肉跳,那八个被丹臣子打倒在地的魔道修士,这时也顾不得***叫痛了,连滚带爬的躲避了开去。

    身受重创的东离破天也艰难的移动着身体,向着古石桥外走去。

    “走!”丹臣子这时也看出了楚戈似乎有些不对劲,冲到古飞的身旁,拉起他便向着通向中原地域的方向冲去。

    这个时候,楚戈的瞳孔透发出了令人心悸的血光,眼白却变得如同墨汁般的漆黑,隐隐泛着魔气。

    这是一双神魔之眼,也是楚戈陷入了疯狂的杀戮状态的表现,眉心的那一剑,虽然没能击杀楚戈,却是令他陷入了疯狂之中。

    陷入疯狂之中的楚戈,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杀!杀!任何他见到的生物,都会被他砍杀。

    “吼!”楚戈咆哮着,如同疯魔一样,提着天魔刀,向着丹臣子与古飞追了过去。

    古石桥上,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也失去了御空飞行的能力,只能靠一双腿在古石桥上奔跑。

    见到楚戈向古飞与丹臣子追了过去,东离破天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他似乎知道楚戈出了什么问题。

    不得不说,仙魔深渊真的很宽,古石桥真的很长,古飞与丹臣子在桥上奔行了小半个时辰,古石桥下方依旧是魔气滚滚,前方依旧看不到尽头。

    他们的身后,楚戈提着那柄天下第一魔刀,如野兽般不断咆哮着,身上浩'荡'出惨烈无比的煞气,紧紧追杀而来。

    又奔行出数十里,古飞忽然觉得一股令人舒服无比的仙灵之气扑面而来,然后,他便见到了一片奇异的景象。

    只见古石桥下,那翻滚汹涌的漆黑魔气,在前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白雾缭绕,仙气氤氲,霞光隐现,魔气与仙灵之气,交接之处,一道黑线,延伸到了天边。

    古飞这才明白,为何这道无底深渊,被称作仙魔深渊了,这是一处奇异的所在,魔气与仙灵之气共存的地方。

    古飞不知道的是,仙魔深渊,其实还是腾龙大陆上的几处大凶之地之一,曾有无数强者进入仙魔深渊,想要弄清楚深渊之下到底有什么秘密,竟然能令魔气与仙灵之气共存于深渊之中。

    但是,下去的人,却没有一个能再从仙魔深渊下上来,无一例外的有去无回。

    没有人知道仙魔深渊之下有什么凶险,没有人知道进入仙魔深渊的人,遭遇到了什么不测。久而久之,仙魔深渊,变成了一处绝地,凶地,在没有人愿意下去。

    很快,古飞与丹臣子便从魔气翻滚的一边,冲进了仙灵之气缭绕的一边,古石桥依旧看不到尽头。

    身上的力量依旧被生生压制在体内,任何道法,神通,都不能施展,依旧失效,古石桥下方的仙灵之气,混'乱'无比,难以引动为己用。

    “糟糕!”忽然,奔跑之中的丹臣子脸'色'一变。

    而后,古飞便见到前方的桥上,竟然有一队人正在移动而来,因为离得远,一时间也看不清有多少人。

    “师伯,怎么回事!”古飞问道,他虽然开声说话,但是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依旧健步如飞,紧紧的跟在丹臣子的身后。

    丹臣子当然知道古飞问的是什么,他答道:“那些是来往于中原地域与极北魔域的行商,竟然在这个时候遇到了行商的队伍。”

    “什么?他们竟然敢跟魔道中人做生意?”古飞闻言吃了一惊。

    “商人追逐的是金钱利润,只要有钱赚,有什么不敢的。”丹臣子不以为然的说道,他似乎很了解商人。

    他们的力量虽然被莫测的力量压制在体内,但是奔跑起来的速度,却依旧如风似电,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古飞与丹臣子便接近了那队行商队伍。

    只见那一队行商,竟然有两三百人左右,一辆辆马车之上,捆扎着满满的货物,正缓慢的在古石桥上行进着。

    行商的队伍之中,有人发觉了前方的异样,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中年壮汉一挥手,队伍便停了下来。

    那中年大汉正要喝问,却想不到前面冲来的人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呼!”、“呼!”两声,两道人影便从中年大汉的身旁冲了过去,带起的劲风扑面而来,脸皮隐隐生痛。

    中年大汉大吃一惊,刚要骂出口的话语,生生的吞回了腹中,他不敢得罪这样的高手。

    就在这时,一声如同野兽般的暴喝在前方响起,一股惨烈的煞气从前方涌动而来,商队之中的所有马匹顿时受惊嘶叫。

    在商队前面开道的中年汉子还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见到一刀血光在眼中无限的放大,他最后的意意识便永远的停留在了那道突然出现的血光之上。

    “蓬!”中年汉子连人带马被劈成了两半,马尸与人尸,向两旁飞了出去,跌落了仙魔深渊,刹那间便隐没在了白雾缭绕霞光隐现的古石桥下。

    一道可怕的魔影从爆散开来的漫天血雨之中冲了过来,如同一头疯狂的凶魔一样,嘶吼着扑进了人群之中。

    顿时间,血肉横飞,惨叫呼号之声四起,人群大'乱',行商与护卫们仓惶逃避,甚至有人在慌'乱'之中,跌出了古石桥外,凄厉的惨叫在空中回'荡'。

    陷入了疯狂状态之中的楚戈,只知道杀戮,他挥动天魔刀,如同砍瓜切菜一样,收割着这些倒霉的人的生命。

    被他劈中的人,血肉迅速被天魔刀吞噬,就连魂魄都被天魔刀吸入了刀身内,成了天魔刀的养料。

    当楚戈正在尽情的***着眼前的这些行商与护卫之时,一道人影冷不防的'逼'近楚戈,“碰!”的一声,一只拳头狠狠的轰在了楚戈的脑袋之上。

    拳劲重若千钧,将楚戈轰得向旁踉跄的倒退了几步。

    “快逃!”古飞一拳轰退楚戈之后,便冲着那些四散而逃的行商大声喝道。

    “嗬!”楚戈甩了甩脑袋,一双血'色'的瞳孔透发出邪异的血光,狠狠的盯着古飞,而后咆哮着向古飞冲去。

    “唰!”天魔刀在虚空之中快速移动,化作了一道血光,向着古飞拦腰扫去,想要将古飞劈成两截。

    古飞果断后退,避过天魔刀的劈砍,转身便逃。他成功的吸引了楚戈的注意力,楚戈嘶吼着挥动天魔刀,向古飞追了过去,

    两者奔走的速度都快捷无比,一下子便从这支商队之中冲了过去,快速远去。这时,那些行商和护卫们,兀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有人都愣了,呆了,没来由的一场可怕的灾难便发生在了他们的身上。两三百人的队伍,被冲散了,被少人直接被楚戈撞得飞出了古石桥,掉落了仙魔深渊。

    只是眨眼间,这支商队便死伤了数十人。

    与陷入了疯狂状态之中的楚戈交手,充满了不确定因素,尤其是在仙魔深渊的古石桥之上,如果跌落仙魔深渊,那竟会是必死之局,但是,如果冲到对岸的话,情况就不同了。

    所以,古飞与丹臣子都一个劲的向前冲。如此这般,又在古石桥上奔逃了小半个时辰,这时,一片大地才映入了古飞的眼内。

    古飞顿时大喜,只要到了古石桥对面,便能施展武道战技,丹臣子也会恢复道法神通,他们便再也没有任何顾忌了。<!--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