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二十章 压制一切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二十章 压制一切

    仙魔深渊之上,一座古石桥,横跨深渊,石桥上有莫测的力量,压制了众人的修为,令一众魔道修士,施展不了术法神通。

    古飞也不例外,威力奇大的任何武道战技,都施展不出。

    但是,古石桥上的那股禁锢力量,对古飞来说,却是让他在与魔道修士的交锋之中,占尽了优势。

    肉身,是武者的力量之源,蕴含着庞大的力量,即便不能施展武道战技,古飞的实力并没有因此而下降。

    然而,那些魔道修士却是不同了,古石桥之上,压制术法神通,他们便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这些修士并不是炼体的武者,他们的体魄比武者来说要弱得多。

    古飞身体内,每一块肌肉都似乎要燃烧了起来,力量虽然被禁锢在体内,但是,血肉筋骨爆发出来的力量依旧凝重如山。

    上身的衣物,早已破碎,古铜'色'的躯体之上,肌肉并不特别的发达,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强的力量感觉。

    汹涌澎湃的五行元气在体内涌动,但是,气芒却不能透体而出,被生生压制在体内,古铜'色'的肌肤之上,似流动着一层宝辉。

    “你可以去死了!”古飞淡然说道,踏在东离破天头颅之上的右脚,正要踩下去。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一股劲风迎面扑到,古飞心中一惊,一股大力涌来,自己便被撞飞了出去。

    “小子,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杀!”血'色'刀光映照之下,一道高大的身影,向着倒飞开去的古飞大步追了上去。

    楚戈终于还是摆脱了丹臣子的纠缠,及时冲上了古石桥,在千钧一发之时,将东离破天救了下来,要不然,他这个出'色'的弟子,就要被古飞踩爆头颅了。

    “一群废物,那么多人,都杀不了这个小子,还要我亲自出手,要你们何用。”楚戈骂道,他的这些弟子,令他很失望。

    东离破天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子摇摇欲坠,肉身首创不轻,在听到楚戈的话语之后,更是一脸的羞愧。

    他可是六道魔宫年轻一辈最杰出的人物,号称君王城中年轻一辈的第一高手,他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

    在这一刻,东离破天将古飞恨到了极点,眼中迸'射'出了两道极度仇恨的目光,他恨不得将古飞碎尸万段,才能解心中的那一股怨气,才能洗刷自己的耻辱。

    “楚戈,你的对手是我!”这时,远空传来一声怒喝,“蓬!”的一声,一团血光爆散了开来,一道金光璀璨的身影从血光之中冲出。

    “唰!”的一声,金虹破空,向着仙魔深渊激'射'而来,如同破碎虚空一样,一道金芒缭绕的身影如同流星坠地般,降落在了仙魔深渊旁边。

    丹臣子冲破了楚戈的封挡,来到了仙魔深渊旁的古石桥下。

    他想也不想,便冲上了古石桥。在冲上古石桥那一刹那,丹臣子身上的金芒马上便消散了,外泄的金行法力,被压制回了体内。

    “拦住他!”楚戈直接向自己的弟子下令,而他自己却是挥舞天魔刀,狠狠的向着古飞劈砍而去。

    “岂有此理!”古飞连忙以八荒步闪躲,即便不能真正发挥出八荒步的八步极速,但玄妙的步法,却也令他接连躲过了天魔刀的劈砍。

    这柄号称天下第一魔刀的天魔刀,似乎也受到了不知到是来自于仙魔深渊,还是来自于古石桥的莫测力量的压制,同样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楚戈挥动魔刀之间,并没有能够激发出千丈刀芒,血'色'魔刀连连震动,似乎在害怕,似乎在不安。

    天魔刀,在这一刻,'露'出了真容,那是一柄通体血红,其上布满血'色'魔纹,透发出无尽邪恶气息的凶器。

    刀身之上,宛若有道道鲜血在流动,又似乎有无数血影在浮现,在嘶吼,想要从刀身之上冲出来一样,邪异无比。

    楚戈那八名弟子,齐齐挥动魔旗向着冲上古石桥的丹臣子围困而去,他们手中能放千丈魔气的魔旗,在这一刻,比普通的旗子似乎没有什么两样。

    丹臣子的法力虽然不能外放,被压制在体内,但是他毕竟是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战斗经验丰富无比。

    他直接冲入了人群之中,拳打脚踢,将那八名魔道修士打得落花流水,一下子便从八名魔道修士之中冲了过来。

    东离破天想要出手拦阻,但是也被丹臣子一脚踹在胸口之上,倒跌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古石桥的栏杆之上。

    如果不是古石桥的栏杆将他阻挡下来,东离破天就要掉进古石桥下方的仙魔深渊之中了。即便如此,丹臣子那一脚也踢得他吐出了一口鲜血,神'色'委顿之极。

    仙魔深渊是一处邪异的地方,在极北魔域这一边,古石桥下魔气浩'荡',形成了一片漆黑的魔气之海。

    莫测的力量,令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的修为也被压制,似乎所有修士外放的力量尽皆被压制。

    道术,神通,武技,只要是以力量外放形势的攻击,全部失效,任何神通,术法,都不能在古石桥上施展。

    所有修士在古石桥上,只能像普通人一样,近身肉搏。

    对于武者来说,这绝对占据了很大的优势,无论是修道者,还是魔道修士,他们的肉身,都不及武者强大。

    不能运用术法神通,便等若削去了他们最大的依仗。然而,武者的最大依仗,却是千锤百炼的肉身。

    “碰!”古飞的手掌轰在了天魔刀的刀背之上,将天魔刀震'荡'开去,右脚却如同一道神鞭一样,向着楚戈拦腰扫去。

    当发现楚戈在古石桥上,施展不出术法神通之后,古飞心中顿时大定,并果断的出手还击,近战,是武者的强项。

    “可恶!”楚戈一个膝撞,迎向了古飞扫来的右腿。

    古飞的右腿,扫在了古飞的膝盖之上,如同两块神铁在剧烈冲撞一般,竟然发出了金铁碰撞的声响。

    这完全是肉身力量的碰撞,楚戈的肉身,经过从神魔岛得到的神魔之血的改造,同样蜕变得强大无比。

    古飞只觉得自己的右腿如同扫在了一块坚硬无比的铁石之上一样,强大的反震力,令他的右腿一阵发麻。

    古飞果断退却,他非常吃惊,楚戈的肉身之强悍,似乎不在自己之下,肉身爆发出来的力量,似乎比自己还要强,还要猛。

    就在古飞被楚戈'逼'退之时,丹臣子到了,他从法宝囊内取出一柄古剑,“嗤!”的一声,直接一剑向着楚戈的背心刺去。

    法宝无效,在古石桥上,也只有这样的攻击才能令对方受伤。

    楚戈圈转天魔刀,反手向着丹臣子刺来的古剑撩去,他想要以天魔刀之锋利,绞断丹臣子的古剑。

    丹臣子自知自己手中的古剑,难以抗衡天魔刀,连忙缩回长剑,而后身随剑走,又是一剑刺向楚戈的丹田。

    丹田,对修道者或是魔道修士来说,都重要无比,因为那是道婴和魔婴所在的位置,是修道者或是魔道修士的力量之源。

    楚戈的魔婴早已在神魔岛上被神魔后裔一族的无名神魔吞噬,他好不容易才以第二元神重新修炼成魔婴,并将之看得比'性'命还重。

    见到丹臣子竟是一剑向着自己的丹田刺来,楚戈不禁大怒,同时手中一沉,天魔刀向下劈砍而去,封挡丹臣子刺来的古剑,同时一拳照着丹臣子的头脸便砸过去。

    楚戈的肉身强悍无比,拳劲被古飞更加狂猛,丹臣子只觉劲风扑面生痛,不禁吃了一惊,连忙后跃,躲避开去。

    堂堂修炼界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在古石桥上,竟然如同世俗界的那些武士一样,拳来脚往,你一刀时我一剑的厮杀起来。

    如果让人看到这一幕,绝对目瞪口呆。

    要知道,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在修炼界之中,也是一代强者,有着移山倒海般的力,大神通。

    这样的人物,一旦大战起来,必定惊天动地,就是随手打出一个神通或是一个术法,也能摧毁一方山林,轰暴一座山峰。

    不过,在古石桥上,就是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也只能像普通人一样,近身厮杀。

    仙魔深渊,仙凡难度,一切术法神通尽皆失灵,这是极北魔域与中原地域之间的一道屏障。无论仙凡,只能从古石桥上走过,才能来往于极北魔域与中原地域。

    当然,极北魔域之中的魔道修士,想要进入中原地域,却并非一定要走仙魔深渊这条路,极北魔域之中的九大超级势力,都在中原地域的隐秘之处,建造有传送法阵。

    能从各自的巨城之中,直接传送到中原地域。

    而中原地域的各大势力,也一样在极北魔域的荒芜大地之上,秘密的修建有传送法阵,一样也能不通过仙魔深渊,在极北魔域与中原地域之间来往自如。

    古石桥上,古飞与丹臣子合力齐战楚戈,竟是和拥有天魔刀的楚戈,堪堪战了个平手,而令楚戈郁闷的是,他的那些弟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帮得了自己,全部被丹臣子打倒在地,不断***。<!--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