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一十七章 武技VS魔道神通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一十七章 武技vs魔道神通

    古石桥上,古飞运转玄功,炼化灵萃的'药'力,他只觉得腹部位置如同有一团烈焰在延烧一样,他服下的,是一棵火行属'性'的灵萃,蕴含着庞大的火行灵气。

    丝丝火气从丹田之处辐'射'而出,而后涌进经脉,流遍安身,而后灵气再从经脉,渗透进血肉筋骨,被血肉筋骨吸收。

    庞大的灵气在快速修复着古飞的伤体,他那千锤百炼的肉身,已经可以很好的炼化吸收灵萃的灵气。

    一株天材地宝所蕴含的灵气,十成之中,古飞可以炼化吸收六成以上,只消耗浪费不足四成。

    如果是其他修士服下那株火行属'性'的灵萃,充其量也只能炼化三四成'药'力,这已经是极限,他们的体魄远远不如古飞。

    武者的力量来自于肉身,古飞的体魄比同阶修士,要强大得多,肉身的力量,足以硬撼同级修士的法宝。

    火行灵力在古飞的体内浩'荡',一遍一遍的在他的血肉筋骨之中洗刷而过,庞大的灵气不断被肉身吸收,伤体在快速痊愈。

    赤'色'的气芒在他体表透发而出,只一会儿,丝丝暗黑的'液'体便在古飞的'毛'孔之中渗透而出,那是体内的瘀血被'逼'了出来。

    古飞被楚戈以天魔刀劈了两刀,虽然这两刀都没有真正劈中他,但是天魔刀爆发出来的可怕威力非同小可,照样令他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不但脏腑受到了剧烈的震'荡',产生了内伤,就是全身的骨骼,也多处出现了裂痕,古飞伤的不轻。

    不过,在天地灵萃的庞大灵气润养之下,古飞的伤体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脏腑的内伤在快速好转,骨骼的裂痕在快速消失,重新变得晶莹如玉。

    古飞的骨体,在向“仙神玉骨”蜕变。

    这个时候,仙魔深渊旁的高空之上,不断传来如同闷雷般的巨大声响,两股恐怖的能量波动向四面八方浩'荡'而出,天地力量混'乱'到了极点,一方天地在凛动。

    两大绝世高手如同化作了两道闪电一样,在空中剧烈冲撞,打出重重能量大浪,向对方灭杀而去。

    血'色'刀芒冲腾千丈,向四方劈砍而出,恐怖刀芒不时从天而降,如同血'色'天刀一样,劈砍在大地上,尘土冲腾上了高天,留下道道恐怖的千丈刀痕。

    战况激烈无比,金'色'霞光铺天盖地,万千金光洞穿虚空,但是却难以封困住那道魔气缭绕的可怕身影。

    丹臣子处在了劣势,他自炼的本命法宝,无论在威力上,还是在法宝的本质上,都难以和天魔刀相提并论。

    毕竟,天魔刀号称天下魔道第一刀,已经生出了刀灵,乃是通灵魔器,在楚戈的催动下,展现出了莫大的凶威。

    每一刀劈出,血'色'的刀芒都充斥在天地之间,惨烈的破空声,如同万千妖魔在嘶吼,如同夺魂魔音,令人心神震'荡'。

    那是另一种的攻击,音波的攻击,天魔刀吞噬了无数生魂精血,那是被刀灵吞噬的修士的无尽怨念,汇聚而成的摧魂'荡'魄的可怕魔音。

    “轰!”、“轰!”、“轰!”……

    万千金光与天魔刀激烈的碰撞着,每一次的碰撞,都是金芒崩碎,血'色'刀光无坚不摧,撕裂金'色'的光幕,直接劈砍了出去。

    两人都已经用上了全力,丹臣子浑身法力汹涌澎湃,仿佛化成了一团金'色'的太阳,在空中极速移动,他不敢正面对抗天魔刀。

    他修炼的是金行法力,御虚境界的修为令他可以沟通天地,接引来天地之间的金行之力,法力近乎无尽。

    而楚戈,也是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魔威盖世,也能以魔躯接通天地,引动天地之力,令体内魔元无尽。

    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已经触'摸'到了各自的“道”,这样的强者,很可怕,他们能够沟通天地,御空飞行,真正做到法力无尽,能够引动天地之力刹那间补充体内消耗的法力。

    两大绝世高手直打的昏天暗地,浩'荡'开来的可怕能量波动,令天地也失'色'。此刻,丹臣子的束发道冠已经不见踪影,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嘴角溢血。

    本命法宝接连受到天魔刀的猛烈冲击,令他的躯体也受到了震'荡'。

    反观楚戈,他也好不了那里去,每劈出一刀,体内的魔元大部分都要被天魔刀瞬间抽扯而出,令他有一种身体被抽空的感觉。

    御虚境界的绝世高手,在理论上,可以做到真元不绝,但是,如此巨大的消耗,也让楚戈吃不消。

    天魔刀,就像是一个吸血的魔鬼,想要催动魔刀,便要消耗巨大的魔元,即便能够沟通天地,接引天地之力来补充消耗的魔元,似乎也难以持久。

    补充魔元的速度,已经隐隐比不上消耗的速度了。

    “有种就别逃!”楚戈疯狂大喝,双眼布满了血丝,他透发出了无比高昂的战意,在这一刻他只想疯狂的杀戮!

    但是,对手却像一条泥鳅般的滑溜,根本不与他正面交锋,令他生出了无从下手,有力无处使的感觉,这让楚戈恼火不已。

    丹臣子的身法快绝,他靠速度,在楚戈的身周虚空不断快速移动,向楚戈打出重重金'色'光影,向楚戈不断激'射'而去,那是本命法宝所化的万千金针。

    “可恶!”楚戈不断咆哮,挥动天魔刀,将激'射'而至的万千道金光尽皆绞碎。

    楚戈虽然凭借天魔刀凶威,占据了上风,但是,一时之间,正邪两大绝世高手的交锋,也难以分出谁胜谁负来。

    这时,东离破天终于赶到。

    “给我杀了古石桥上的那个小子!”楚戈直接向东离破天下令,他被丹臣子缠住,难以腾开手去击杀古飞。

    “是!”东离破天立时领命,而后向着古飞冲了过去。

    两人相隔数百丈,但是东离破天移动的速度如风似电,只是刹那间便'逼'到了古石桥前,当他踏上古石桥那一刹那,盘坐在桥上的古飞突然张开了双眼。

    “古飞,你可以去死了!天魔屠神,血杀万里!”

    东离破天长发'乱'舞,双手划动间,重重血'色'的能量狂涛浩'荡'而出,照亮了天地,仿佛一个血'色'的世界,在他双手之间开辟而出,向着古飞吞噬而去一样。

    “唰!”古飞没有站起,但身子却是如同浮光掠影一样向后退却,在虚空之中留下道道残影。

    他以极速身法,在邪异的血'色'世界的笼罩之下冲了出来,而后双手在地上一按,身子冲天而起。

    “想要杀我?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古飞的眼眸之中激'射'出了两道如刀锋般锐利的眼神,而后直接一掌向着东离破天轰出。

    “轰隆隆……”一只五'色'的大手在古飞的掌前凝现而出,快速变得如同小山般大小,透发出了可怕的能量波动,向着东离破天印了下去。

    古飞一出手,便是大五行绝灭手,但是,他吃惊的发觉,他难以引动大天地之中的大五行的力量。

    古石桥下方,便是仙魔深渊,滚滚魔气涌动澎湃,天地之力极度混'乱',古飞难以借组天地五行之力,将大五行绝灭手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六道虚空!”东离破天动念间,使出了师传神通,血'色'的世界仿佛突然塌陷了一样,生出了一股莫测的吸力,想要将笼罩而下的巨掌吞噬进去。

    神通的力量似乎也受到了消弱,难以发挥到极限,五'色'巨掌直印而下,虚空的力量难以将之吞噬。

    “轰!”的一声巨响,如小山般巨大的五'色'光掌与血'色'的世界猛烈撞击在了一起,这是武技与魔道神通的正面碰撞。

    很显然,武技与魔道神通的交锋,是以力破法的武技更胜一筹,血'色'的世界崩碎了,五'色'光掌也暗淡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消散。

    “碰!”

    东离破天直接被光掌击飞出了古石桥外,嘴角溢出了一丝血迹。

    古飞从天上飘然而下,落在了古石桥上,经过短暂的运功疗伤,他的伤体虽然没有完全痊愈,但也好了八成。

    他发觉,古石桥,并不是一处适合战斗的地方,仙魔深渊的***力量,令天地之力混'乱'无比,难以引动外界的力量为己用。

    但武者的力量之源是肉身,因此,古飞所受到的影响不大,引动天地之力,对古飞来说,不过是一种辅助攻击。

    “没有天魔刀在手,你什么都不是!”古飞冷然说道,体内的伤势依旧在痊愈,这就是强悍的肉身的优势,修复伤体的能力,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比拟的。

    “岂有此理!”东离破天闻言不禁大怒,他一咬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而后,那那一口精血竟然不散,仿佛燃烧了起来,透发出无尽血光。

    血光之中,传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邪恶波动,隐约间,可以见到道道虚淡不实的刀影在血光之中显现而出。

    东离破天朝着身前血光一指,“蓬!”的一声,精血所化的血光顿时爆散了开来,道道血'色'道影,破碎虚空般向着古飞铺天盖地劈砍而去。<!--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