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一十章 诡异尸体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一十章 诡异尸体

    一名魔道强者突然出现在谷外,吓了古飞一跳,也打破了周围的寂静,聚集在山谷外面的无数魔物,立时便冲着天上那道笼罩在魔气之中的身影嘶吼起来,吼叫声如同万千魔头在嘶号,惊天动地。

    无数魔物汇聚在一起,爆发出来的那股惨烈到了极点的气息,令古飞心惊胆战。

    如果被这些魔物发现自己,即便自己拥有强悍之极的肉身,不怕这些魔物的撕咬,也得落荒而逃。

    无数魔物之中,有那背生黑'色'翅膀的魔物,随即冲天而起,向着天上那道笼罩在魔气之中身影扑去。

    魔气缭绕的神秘人站在虚空中,浑身上下透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睥睨天下的一代强者姿态尽显无遗!

    古飞隐身于巨石后,他知道,谷口上方虚空之中的那名魔道修士,是一名可怕的强者,透发出的可怕波动,令人心悸。

    只见一片魔光笼罩而下,所有冲天而起,向着那名魔道强者冲去的飞天魔物,尽皆在魔光笼罩之中崩碎了一蓬蓬血雾,从空中飘散而下。

    那片魔光在灭杀了那些飞天魔物之后,并不就此消失,继续向下方笼罩下去,可怕的魔光扩展开来,笼罩了一方天地。

    无数魔物,在魔光的笼罩之下,在无声的崩碎,如同冰雪遇到了太阳一样,那是一片恐怖的杀戮之光,毁灭之光,只此一下,聚集在谷口外的无数魔物,便几乎被灭杀净尽。

    只有几头强大的魔物,没有崩碎于那一片恐怖的魔光之中,但却也浑身崩裂,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谷口外,鲜血横流,但是却不见一块血肉,皆因所有魔物的躯体都已经被崩碎磨灭,连骨渣都没有留下来。

    这是一个血'色'的屠场,鲜血浸染了每一寸黑褐'色'的泥土,腥臭的血腥味,飘了过来,令古飞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吼!”

    就在这时,谷内传出了低沉的吼叫,而后,便见到滚滚魔气之中,走出了十三道魔影,每一道魔影之上都透发出了两股令人心悸的气息。

    隐身于巨石后的古飞,见到这一幕,不禁吃惊无比,他感觉到,那些魔影之上,涌动着无尽的死气与魔气。

    那十三道人影,不是人,但也似乎也不是纯粹的魔物,没有生命气息,似乎是介乎于半尸半魔的邪物。

    “哼!装神弄鬼!”苦口上空的那道魔影之中传出了一声冷笑,而后,便见一只魔气缭绕的巨掌向着那十三道从谷内走出的可怕身影印了过去。

    “轰隆隆……”狂猛的力量,涌动向前,发出了如同万马奔腾般,震慑人心的声响,魔掌笼罩之下,一方虚空剧烈震动。

    没有任何的悬念,那个魔道强者展现出了莫大的魔威,十三道死气与魔气缭绕的身影被轰飞了出去,倒飞进了谷内。

    “吼!”

    谷中又传出了一声怒吼,谷中的那人似乎很愤怒,吼声震'荡'天地,笼罩山谷的魔气剧烈涌动了起来,似乎有一头凶魔将要从山谷内冲出一样。

    “是谁,是谁敢打扰老子炼法?”愤怒的咆哮,从谷内传了出来。

    “哼!想不到尸魔门下,竟然敢明目张胆的祭炼魔尸,真是嚣张得可以啊!”骨外,笼罩在魔气之中的那道身影,如此说道。

    “你……你是谁!”谷中那人显然吃了一惊。

    “来杀你的人!”说着,谷外那道浩'荡'出恐怖波动的魔影,便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闪电,破开笼罩在山谷上空的滚滚魔气,直接扑进了山谷内。

    山谷之中立时便传出了惊怒交集的吼叫,浩瀚的能量波动,猛然爆发,整个山谷都震动了起来,巨石不断从周围的山上滚下。

    山谷被魔气笼罩,古飞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是,隐约见到里面人影不断闪动,魔气之中似乎有不少人。

    “魔吞天地!”

    一声没有任何感情,冷的令人窒息的话语从山谷内传了出来,而后,古飞便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到了极点的能量波动从山谷传出。

    笼罩整座山谷的魔气,立时便如同'潮'水般向谷内退去。

    所有魔气快速的向着一个黑洞汇聚而去,那只黑洞浩'荡'出了邪恶阴森的恐怖气息,似乎连通着幽冥世界一般,浩'荡'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源源不断的吞噬魔气。

    古飞即便是在谷外,离得又远,但依旧感觉到似乎有一股莫测的吸扯,想要将自己的心神吞噬掉一样。

    “好可怕的魔功!”古飞心中暗惊,那个邪异的黑洞不但在吞噬魔气,似乎还能吞噬心神。

    “申屠鸿,原来是你,这笔账我记下了!”谷中传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然后,便见到一团魔气,裹着十几道黑影冲天而起,刹那间冲出了山谷。

    “想逃?留下命来!”那个叫申屠鸿的人,似乎是冲着在山谷之中修炼某种魔道神通的神秘人而来的,想要击杀那人。

    凝重如山的能量波动浩'荡'而出,山谷内的那一只吞天噬地可怕黑洞暴涨了开来,想要将冲出山谷的那人吞噬进去。

    但可惜,他的动作慢了一慢,那团裹着十数道身影的魔气,快速的向西方飞去,刹那间便冲出了百丈之外,躲过了黑洞的吞噬。

    那申屠鸿低骂一声,而后冲天而起,与天上那黑洞合二为一,化作了一道乌光,向着前方逃窜的那团魔气追了过去。

    两者的速度都快到了极点,只是刹那间,便消失在了夜空之下。

    随着两大魔道强者的离去,山谷内的恐怖威压也随即消失,就是笼罩天地的滚滚魔气,也被那个叫申屠鸿的人吞噬进了黑洞内。

    四下里静了下来,古飞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从巨石后走了出来。

    他走上前,只见满地鲜血,无数魔物被那个叫申屠鸿的魔道强者一击几乎全灭,躯体崩碎成了血水飘洒落黑褐'色'的地面,渗进泥土之中。

    荒芜地域,气候恶劣之极,严寒无处不在,地面上那暗红的血'液',早已结冰,那几头幸存下来的强大无比的魔物,现在只在喘气,似乎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似的。

    外围的一些魔物幸运的没有被那毁灭魔光笼罩住,逃过了一劫,这些魔物似乎是某种力量控制住,才汇聚到了这个山谷外。

    显然是在山谷内修炼某种魔道神通的人,以秘法控制了附近地域的魔物,令这些没有什么灵智的东西,守护在山谷外。

    无数的魔物,足以给一般御虚境界修为的魔将造成麻烦。但是可惜,那个叫做申屠鸿的人,一身魔功恐怖之极,绝对是少有的强者,于是,这些魔物倒霉了。

    幸存的魔物,发疯一样向那几头垂死的魔物冲去,而后凶狠的撕咬下一块块血肉,吞咽下肚子里,血肉飞溅,血腥之极。

    古飞不理会那些魔物,他向山谷内走去,只见谷内随处可见散落在地上的白骨,一路走进谷中,入目所见,都是崩碎的山石,开裂的地面,显然是刚才那两个征战之时,留下来的痕迹。

    进入到山谷深处,一座祭台耸立在黑褐'色'的地面上,这是一座倒塌了的祭台,祭台上血迹斑斑,每一块砖石上都画有血'色'的妖异符文。

    那不是以朱砂画成,似乎是以鲜血画出的邪异符文,古飞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很显然,这座邪异的祭台是被刚才那个叫申屠鸿的魔道强者所毁。祭台的四周似乎还'插'着不少黑'色'魔幡,但那些魔幡已经破碎。

    在散落在地上的那些魔幡的碎片上,古飞还可以感觉到阵阵的邪异波动,这些魔幡,似乎不是一般的魔道法宝。

    祭台的四周,散落着不少白骨,也倒伏着七八具尸体,古飞发觉,这些尸体似乎有些诡异。

    因为这些尸体身上没有穿着任何的衣物,皮肤上也画着邪异的血'色'符文,古飞来到一具尸体前,那是一个中年汉子。

    古飞发觉,这具尸体上的符文,似乎深陷在了皮肤之中,古飞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些符文,似乎不是画上去的,而是在身体长出来的。

    “那个家伙到底在修炼什么魔功?”古飞心中直冒凉气,眼前所见,实在太过邪异了,令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谷中的阴气很重,起码比其它荒芜地带重数倍以上,山谷内的气温很低,就是古飞,也感觉到阵阵寒气窜上身来。

    “这个山谷……似乎是一处啊!”古飞看了看四周的地形,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难怪那人要在这里修炼魔功。

    这里本就是一处阴气汇聚之地,再被那人设下祭台,布下阵法,汇聚天地之间的玄阴之气,这里不寒冷才怪。

    那七八具没有穿衣服的尸体全部是男'性',没有女人,而且,古飞还在这些尸体上,感觉到了死气与魔气的波动。

    听那申屠鸿说什么尸魔门下,难道山谷内被逐走的那个神秘人,是在祭炼尸体不成?古飞想到这里,浑身'毛'孔都炸了开来,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就在这时,古飞身后的一具尸体忽然动了一下,而后,那具尸体突然张开了双眼,双眸之中闪烁出血红'色'的光芒,瞳孔和眼白瞬间消失,两道可怖的红光从眼中透发而出,在夜空中显得分外的邪异与可怕。

    尸体身上的血'色'符文,亮了起来,每一道符文,都透发出了妖异的血芒,血'色'符文似乎活了过来一样,似乎在皮肤下面涌动,说不出的邪异。<!--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