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零六章 炼化山河鼎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零六章 炼化山河鼎

    混沌地带,一尊宝鼎,透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波动,古朴的鼎身之上,那无数的上古奇兽,似要活过来一样,发出了蒙蒙的霞光。

    那是山河鼎上的兽魂,无数兽魂,似乎要觉醒过来一般,山河鼎上透发出了阵阵恐怖惨烈到了极点的煞气。

    山河鼎周围的混沌虚空沸腾了,混沌虚空之中,灰蒙蒙的混沌之气,汹涌澎湃。

    “成功了!”这个时候,整个内空间都剧烈震动了起来,古飞身形剧震,身上的那一层灰尘,刹那间便被爆发而出的璀璨气芒,震飞了开来。

    山河鼎之所以发出异动,其实是古飞终于以神念成功的笼罩住了山河鼎,但是,山河鼎重如太古神山,虽然被古飞的神念笼罩住,却也难以将它引导到内空间之中。

    古飞现在要做的,就是以神念沟通山河鼎,开始以心神祭炼山河鼎,以神念探进山河鼎内,要以山河鼎合一。

    以古飞现在的修为,绝对难以真正炼化山河鼎,但是,他并不是要将山河鼎炼化成自己的法宝,因为古飞很清楚,以自己的修为,还难以做到。

    他只是想将山河鼎移到内空间之中,山河鼎可以镇压大地山河,有山河鼎镇住内空间,这样一来,古飞便不用怕内空间会崩溃了。

    古飞的神念虽然笼罩住了山河鼎,令山河鼎震动了起来,但是,山河鼎却如同一座太古神山一样的沉重,难以移动分毫。

    一晃两个月匆匆而过,古飞每日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心无旁骛,专心祭炼山河鼎。

    山河鼎不愧为瑰宝级的圣器,古飞连续祭炼了两个月,他的神念才突破了兽魂的封挡,接触到山河鼎。

    眨眼间,又是四个月过去了,山河鼎终于动了,但是速度很慢,不过,即便如此,古飞也高兴地差点从地上跳了起来。

    山河鼎成功被神念引动了,“轰隆隆!”古朴而巨大的宝鼎,在慢慢的向着内空间移动,宝鼎周围,混沌之气翻滚涌动。

    丝丝混沌之气,依旧透进山河鼎内。

    内空间之中没有天地,没有日月,不知不觉间,古飞进入内空间已经一年有余了,修炼无岁月,这句话,道出了修士艰苦修炼,以至于忘记了时间。

    古飞依旧盘坐在地上,仿佛根本没有感觉到时光的消逝,他依旧一点一点的将山河鼎引导向内空间。

    红月城,和以往一样,普通人过着平静的生活,而那些真正掌控着红月城命运的人,却依旧在勾心斗角。

    又是一个黄昏,极北魔域的黄昏,永远是那么的凄冷,凉风在街道上刮过,除了带起几缕灰尘之外,似乎便没有什么了。

    当夜幕降临时,红月城城西的某处偏僻的小巷子里,一处阴暗的角落传出了道道透明涟漪,仿佛一方虚空,化成了水波一样。

    而后,虚空破碎了,一道人影从破碎的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红月楼,依旧是那么的热闹,城中的贵族子弟,有些名气的魔道修士,汇聚在红月楼中,高谈阔论。

    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一个身穿锦衣的贵族青年,带着一个仆人,径直向着红月楼而去。

    这个贵族青年,长的也算眉清目秀,是个英俊的公子哥儿,但是那略显惨白的脸'色'和那毫无神采的眼眸,可以看出,这个相貌堂堂的贵族子弟,已经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刘全,快跟上来,公子我今晚要好好玩一玩,先去红月楼,再去天欲宫。”贵族公子催促道。

    贵族公子的仆人,是个十七八岁,身穿青衣小褂的少年。

    “是是……”那青衣小褂的少年连连应道,紧跟在贵族公子的身后。

    然而,就在他们经过一个街口之时,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的阴暗角落里走了出来刚好挡在他们的面前,“急着去哪里啊!”那人问道。

    “你是谁,我们要去哪里,关你什么事!”贵族青年不屑的望着那个突然从旁走出来的人,神态傲慢。

    “怎么不关你们的事?因为我也要去红月楼啊!”那人又道,借着街道两旁高挂着的灯笼透发出来的光芒,可以见到,这个人身材矮小,长着一副普普通通的'摸'样。

    “你去你的,我去我的,好狗不挡道,快让开!”见到那人竟然阻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挡住了自己的去路,那名贵族公子立时便不爽起来。

    “我去了,你就去不了了!”古飞咧嘴一笑,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的这个贵族子弟。

    “什么……”那名贵族青年闻言,立时便感觉到有些不妙。

    就在这时,古飞已经一手直接抓向那名贵族青年,没有任何的悬念,古飞很轻易的便将这主仆二人打晕,而后一手一个,将他们拖进了一条小巷之中。

    古飞搜出了贵族青年身上的身份玉牌之后,便用衣物堵住了他们主仆两人的嘴,然后来了个五花大绑,再将他们仍在了小巷的阴暗角落里,省的他们醒转之后逃走。

    做好了这一切之后,古飞便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从小巷里走了出来,径直向着红月楼而去。

    八楼的雅间内,古飞点了几个小菜之后,便自斟自饮起来,他之所以来这里,是想要知道红月城之中的情况。红月楼,可以说是整个红月城之中,消息最灵通的地方了。

    他已经成功的将山河鼎从混沌地带,移到内空间之中,并且在从内空间出来的之前,他那已经变得强大无比的神念,发觉了身体上的一丝异样波动。

    那是一丝精神波动,虽然很微弱,若有若无,但是依旧被他捕捉到。

    当古飞捕捉到这一丝精神波动之时,身上的衣服瞬间便被冷汗湿透了,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人在自己的身上做了手脚。

    只要自己一出内空间,恐怕马上便被那个在自己的身上做手脚的人找到。

    然而,就在古飞炼化了身上的那股若有若无的精神波动之时,红月城城主府中,一座丝毫不起眼的院落内,悠闲的躺在藤椅上享受着美酒的红字鼻子老头,却是猛的从藤椅上跳了起来,就如同被人踩住了尾巴一样。

    “好家伙,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将我那一丝精神烙印炼化了。”红鼻子老头的眼中迸'射'出了两道璀璨的神光,在这一刻,他不再是好酒如命的猥琐老头,而是一名可怕的强者。

    这一年之中,孟长空都在密切注意着自己消失的那道精神烙印的踪迹,但是,他失望了,那人似乎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过,虽然孟长空无法感应到自己种在古飞身上的那一丝精神烙印在那里,但是当那道精神烙印被古飞炼化之时,他顿时心生感应。

    孟长空立时又放出了强大的神念,笼罩整座红月城,只要那人一出现,他便亲自出手将他擒下。

    可惜的是,古飞虽然是从内空间之中出来了,但是,却以空间之力摒绝了身上的任何气息。

    孟长空的神念不断在红月城扫过,却依旧没有发现古飞的行踪,孟长空只得作罢。

    古飞仔细的听着外面那些世家子弟和魔道修士的话语,逐渐,在外面那些人的谈话之中,古飞知道了这一年以来,红月城内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原来,自己进入内空间后,红月城之中的各大势力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差点变爆发大冲突,但是,随着孟长空的出面,各大势力又都偃旗息鼓,在猥琐老头孟长空的面前,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孟长空,红月城之中真正的掌控者,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因为孟长空是半魔境界的绝世强者。

    然后,有人果真发现有六道魔宫的人在城中兴风作浪,想要挑起各大势力的冲突。于是,事情便变得简单起来。

    渗透进红月城之中的六道魔宫的人,不是被灭杀,便是逃出了红月城。

    半个月之后,孟长空大寿,极北魔域之中的其他八大城主,都派人前来祝贺,就连六道魔君也派人送上贺礼。

    孟长空大寿之后,那六道魔君第三子因为找不到古飞,无奈之下,便只好带着一干手下,回转六道魔宫。

    最后,红月城孟家,并没有对赵家动手,赵家在红月城之中的势力根深蒂固,即便孟家有孟长空这个超级高手坐镇,要是真的与赵家全面开战的话,就算孟家能够灭了赵家,自己也要伤筋动骨。

    权衡利害之后,孟长空父子便放弃了要动赵家的念头。

    虽然孟家最终都没有出手对付赵家,但是红月城之中的明争暗斗,依旧在永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古飞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事情之后,便下了红月楼,六道魔宫的人已经退走,他也是时候离开红月城了。

    在内空间之中,一年以来,他虽然无时无刻都在修炼,但是,除了神魂强大了不少之外,修为并没有突破到脱凡四重天。

    修炼的屏壁虽然已经松动,古飞感觉到自己随时都可能突破桎梏,晋升到脱凡第四重天,但是,这只是他的感觉,看似随时都可能迈出那一步,但是那一步却偏偏迈不出去。

    这让古飞感到郁闷无比。

    古飞依旧不以本来面目行走,他改变身形样貌,而后住进了城中的一间普通的客栈内,准备第二天一早便离开红月城。<!--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