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零二章 杀上门去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零二章 杀上门去

    再有半个月,便是红月城城主的老爹,孟长空的五百大寿,正是因为有孟浪他爹的存在,他那城主之位,才坐的安稳。

    要不然,以孟浪御虚九重天的魔将境界,怎么能够镇得住红月城之中的其他几大势力?

    “你想要动赵家?”孟长空依旧云淡风轻,并没有任何惊讶之'色'。

    “父亲,只要你肯出手……”孟浪欲言又止。

    “还在还不是动赵家的时候,先让他们去闹,我们静观其变!”孟长空看似过着悠闲自在的隐居生活,但是,红月城之中发生的事情,他依旧了如指掌。

    “是!”孟浪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得接受孟长空的决定,因为孟长空是他老子,光是这一点,孟浪便不能对孟长空的决定由任何异议。

    “好了,你退下吧!”孟长空淡然说道,自始至终,孟长空的双眼都没有真正张开过,似乎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但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决定,却都能令红月城发生惊天剧变,如果孟长空支持孟浪,红月城之中的魔道势力,马上便要重新洗牌了。

    孟浪离开了这座城主府之中最最不起眼的庭院,没有人知道,刚才就是在这间庭院内,有人决定了红月城赵家的命运。

    只你要足够强,就能掌控一切,掌控比自己弱的人的生死,甚至一个家族的灭亡,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闹吧,闹吧!红月城似乎很久没有热闹过了!”藤椅上,轻闭双眼的小老头,一下一下的轻摇藤椅,喃喃说道。

    长的有些猥琐,有着一个酒糟鼻的小老头,从外貌上看,就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老酒鬼,谁也难以想到,这个小老头,竟是红月城的真正掌控者。

    …………

    随着黑夜的到来,黑暗再一次笼罩了天地,极北魔域内的黑夜,比腾龙大陆上其他地方更加黑暗。这是指光线上的黑暗,因为这里的天幕,没有星辰,没有月亮,只有寒冷和荒凉。

    改变形貌的古飞,并没有再次找上楚天,因为,这个时候,绝对有人在监视着楚天的一举一动。

    昨天晚上,在他身上伤势痊愈之后的下半夜,他出手击杀了几名脱凡境界的魔道修士,就是孟家也有一人死在他的手上。

    这些魔道修士的手上,沾染了无尽的鲜血,踩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才有今天的修为和成就。

    对于这些身上杀伐之气无比强烈,气息无比邪恶的魔道修士,古飞绝不会手软,灭杀他们,是在为苍生除害。

    魔,本来就是天地苍生的大敌。

    入夜之后,古飞在城东的一间普通酒楼上,点了几个小菜,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在听着大堂上的食客在高谈阔论。

    昨晚的事情,并没有对城中普通人的生活,造成任何的影响,城中修炼界的事情,似乎根本与这些普通人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古飞发觉,红月城之中的居民,与腾龙大陆上其他地方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修炼者与凡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古飞已经完全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完全压制了体内的力量,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改变形貌,只是对筋骨血肉的再次移动调整,以他现在的武道修为,只要他愿意,可以化作任何一种模样。

    而且,这不是易容术,更加不是以术法幻化而出的形貌,而是肌肉的挪移,没有人能够识穿。

    在这种小酒楼内,根本打听不到任何有关于修炼界的事情,因为这是凡人的生活圈子,尽管他们周围也有修者出现,但是修者的世界,对凡人来说,实在太过陌生了。

    在强大的修士面前,凡人太过弱小,比蝼蚁强不了多少,修士,没必要理会这些蝼蚁,两者之间的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不过,比起修炼界的残酷,凡人世界当中,反而让古飞感觉到平静,令他暂时忘记了修炼界之中的腥风血雨。

    古飞发觉,自己似乎很享受这种短暂的平静,这种平静,很难得,令古飞的心境也宁静起来。

    平静的时间,很短暂,随着时间的消逝,热闹的小酒楼开始静了下来,到了深夜,酒楼内已经基本没有人在喝酒聊天了。

    当最后几个喝得摇摇晃晃,几乎连路都不会走的汉子相互挽扶着走出酒楼的时候,古飞知道,是时候出动了。

    酒楼柜台上,一个小伙计正趴在台上看着还在自斟自饮的古飞,掌柜正在噼噼啪啪的敲打着算盘,在计算着今天的收入。

    当那个小伙计打了个盹,抬起头来的时候,那最后的一名客人,已经不见了。

    “眼花了?那个家伙怎么不见了!”那小伙计吃了一惊,他已经盯了那名客人很久了,只是一不留神,那人已经不知那里去了。

    “那家伙还没有给酒菜钱啊!”小伙计一阵哀号,那家伙竟然吃霸王餐,我这个月的工钱,没了,那杀千刀家伙,我给你害惨了。

    果然,身旁的掌柜停下了下来,劈头劈脑的就向那小伙计大骂道:“你小子长着一双人眼干吗的,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

    “那个家伙,一顿饭吃了一整晚,我就怕他是吃霸王餐的,看看……那个家伙的酒菜钱,在你的工钱里扣!”

    “老板,别啊,你这一扣,我下个月就没有钱开饭了,我家里上有高堂,下有妻房,一大伙人等着我的工钱开饭呢!”小伙计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道。

    “死一边去,别在这里哭可怜!”那掌柜一脚便将那小伙计踹了出柜台,“还不去将那碗碗碟碟收拾干净,你信不信我连你下个月的工钱都扣了!”

    小伙计垂头丧气的向着古飞刚才坐着的那张桌子走去,当走到近前之时,小伙计忽然发觉桌面上除了吃剩下来的酒菜外,还放着一张黄'色'的纸片。

    他走上前去,一看,这哪里是什么黄纸啊,这是一张金票,而且是面值一百的金票。小伙计的心脏顿时一阵狂跳。

    金……金票啊!那小伙计小心的回头看了看柜台内的掌柜。

    “臭小子,你是不是不相干了,快点收拾好那张桌子,还在那磨磨蹭蹭干什么。”掌柜冲着他又是一阵大吼。

    吼完之后,那掌柜便又重新埋头计算他的帐去了。

    这家伙简直就是周剥皮啊!小伙计暗骂道,而后趁着那周姓的掌柜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桌上的那张一百金的金票拽在手里然后收进了袖中。

    “扣吧,扣吧,别说一个月,就算你将我一年的工钱都扣了,都没关系。”小伙计心中狂喜,紧张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一张一百金的金票啊,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横财。

    “靠!像个娘们,骂几句就流马'尿'!”那周掌柜这时刚才抬头,看见小伙计那轻轻抽搐的背影。

    他还以为那小伙计被自己骂哭了呢!

    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人,偶尔见到有人,那些人也是匆匆走过,街道两边挂着灯笼,昏暗的黄光,照亮了街道。

    古飞行走在街道上,只觉清凉的冷风不断拂面而来,令他精神为之一振。

    “既然火还不够旺的话,那就让它旺盛一些吧!”古飞喃喃说道,而后“唰!”的一声,一步迈出,人便瞬间消失在了冷清的街道上。

    他要煽风点火,令红月城彻底'乱'起来。

    红月城赵家,在城东的一处庄园内,依旧灯火通明,可以见到,庄园之中,花草树木的阴暗角落里,不时有人影无声的走过。

    这里,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赵海,虽然是赵家的一名直系子弟,但是,由于一直无法突破到魔师境界,所以,一向不被家族所重视。

    直到他的修为在最近成功突破到了魔师境界,他才重新进入家族高层的视线内,被派到城东,负责家族的生意。

    城东,并非赵家的势力范围,又因为昨晚那震惊整个红月城修炼界的暗杀事件,城中各大势力的矛头都指向了赵家。

    这令身在赵家势力外围的赵海,很不安。

    赵海将所有能够调动的人力,都调到了庄园内,来保护自己,更将自己的堂叔,一个魔师六重天的高手请了过来,坐镇在庄园之中。

    他将他那位堂叔安排在了自己的隔壁。

    赵海,无疑是怕死得很,他好不容易才有出头之日,还没有大展拳脚,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他当然不想死。

    有了六重天的高手坐镇,赵海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即便他的庄园戒备森严,又有六重天的高手在隔壁,还是让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门之外。

    来人就如同幽灵一般,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房门之外,而且一声不响,直接破开了他的房门,大步走了进来。

    “是谁如此大胆,敢闯进赵家的地方!”在那人轰碎房门的那一刹那,旁边的房间之中,传出了一声怒喝,接着“碰!”的一声,有人直接撞碎房门,从旁边的房间内冲了出来。<!--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