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零一章 孟浪他爹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零一章 孟浪他爹

    红月城,城东的某处荒废的庭院之内,古飞盘坐在一棵早已枯萎的大树之下,运转玄功,修复伤体。

    以他现在脱凡三重天巅峰的武道修为,一身筋骨早已被他练得内外通透,如钢似铁,强悍到足以正面硬撼同级修者的法宝。

    但是,脱凡七、八重天的魔道修者,修为强大无比,比他足足高出了四、五重天,现在的古飞,还难以抗衡如此厉害的对手。

    赵家那名老一辈高手的那一脚,力量之大,不但将他胸骨踢得碎裂开来,那股强大的力量还直透五内,令他的脏腑也受到了剧烈的震'荡'。

    大树之下,道道灵芒在古飞的体表流动,那是武者的本源力量,源于肉身,透体而出,五行交感,古飞仿佛遁入了周身的天地之中。

    他不敢沟通外天地,引动外五行之力来修复伤体,因为如果引动外五行之力汇聚向己身的话,很容易被城中的高手捕捉到天地之间的能量波动。

    红月城中,不缺高手,那些真正的强者,哪怕是虚空之中的一丝能量异样的波动,也能捕捉到,而后循着波动传来的方向,找到源头。

    这也是为何古飞要服下一株灵草的原因,眉心处的那道紫'色'竖痕,显现而出,内空间的空间之力,如同水波般从眉心的那道竖痕弥漫开来。

    在空间之力的笼罩之下,古飞仿佛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人虽然没有进入内空间,但是,却如同处身于内空间之中。

    身上的气息,身上涌动的能量波动,全部被隔绝,被封困在身周的虚空之中,没有益处一丝一毫。

    刚才,他就是以这种神通,成功偷袭了赵家的那名老辈高手。

    在内空间之力的笼罩之下,别说是脱凡境界的修者,就是对“道”有了初步领悟的御虚境界强者,也难以发觉古飞的存在。

    古飞的内空间,衍生出来的这种技能,比什么潜藏术法更加有用,更加厉害。这是开辟出自己的内空间的大能者,才拥有的技能。

    古飞并非那种能开辟出内天地的大神通者,不得不说,他能拥有这种技法,完全是一个例外,或许是独一无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例外。

    不得不说,古飞的肉身强悍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两个时辰之后,古飞那开裂的胸骨便已经愈合。

    五内的创伤也尽皆痊愈,一强大的元气在血肉筋骨之中洗刷而过,令古飞整个人如同钢铁浇铸而成的一样,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那株灵草的'药'力,全部被身体吸收,转化成了庞大的能量存储在了身体之中,内视之下,可以看到,身上的每一寸血肉,每一块筋骨,都在透发着淡淡的五彩霞光。

    自己的功力,似乎比没有受伤前更加精纯了,不过,修为却是并没有因此而有所突破,依旧是脱凡三重天巅峰境界。

    “什么时候才能突破到脱凡第四重天?”古飞张开了双眼,从树下长身而起,他习惯的抬头看了看天'色',却是发觉,黑沉沉的天宇,没有任何的星光,根本看不出时辰来。

    如果是在中原地域,可以通过星光的强弱,月亮的位置来辨别出大致的时辰,但是,在极北魔域之中,这一套却是不管用。

    在极北魔域,见到星空和月亮,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是时候给赵家找一点麻烦了。”古飞喃喃自语道,眼中闪过一道如光电般的厉芒,整个荒废的庭院都猛的亮了一下。

    而后,古飞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荒废的庭院,在黑暗中,显得是那么的寂静与荒凉。

    夜风吹来,那破碎的门窗,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响声,在这黑夜之中,尤其显得'毛'骨悚然。

    天亮之后,红月城之中的各大魔道势力便炸开了锅,有人发现有高阶修者横尸街头,或是死在住所。

    赵家的一名脱凡境界的魔师被击杀在住所,是他的仆人早上起身之时,发现卧室门虚掩,那名仆人不敢惊动那名魔师,在外面守候了大半天。

    但是,卧室之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于是那名仆人便小心的走进卧室,卧室之中的那一幕,令那名仆人差点晕倒过去。

    那名魔师死状奇惨,被洞穿了胸腹,一个脑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的稀巴烂,飞溅开来的血'液',也早已干了。

    得到消息赶来的赵家高手,在看过了那名被击杀的魔师的尸体之后,面'色'都变得难看之极,他们似乎看出了什么东西,但却什么也没说。

    红月城孟家,一名魔师横尸街头,身上只有两处伤口,而且都似乎是指力造成,一处在额头,被击碎泥丸宫洞穿了整个头颅;一处在腹部,击碎了丹田,连但丹田之中的魔丹,也破碎成了千百块。

    两处伤口,都如同被烧焦了一样,尸体上,地面上,不见一滴血迹,这种霸道无匹的指力,很像是赵家的戳神指指力。

    红月城之中,除了孟家之外,其他势力的高手,也有人被击杀,身上也是只有两处伤口,一处是在额头,一处是在丹田。

    “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嫁祸我赵家!”赵家家主赵神通面对前来质问的各大势力的高层人物,如此咆哮。

    因为连孟家都有人疑似死在赵家的戳神指之下,红月城城主孟浪,更是亲自上门兴师问罪,一时之间,所有矛头都指向了赵家。

    赵家在红月城之中,是仅次于孟家的一大魔道势力,不但孟家对赵家很是忌惮,就是其他魔道势力,也巴不得接着这个机会打击赵家。

    更有人想趁着这次机会,想要将赵家扳倒。

    红月城之中的气氛,顿时变紧张了起来,暗涌浮动,就算红月城之中的其他势力,明知道是有人陷害赵家,他们也不打算就此放过赵家。

    尤其是孟家,赵家的强大,威胁到了孟家对红月城的统治,如果孟家不是有一个超级高手坐镇的话,那赵家恐怕早就有所行动了。

    即便如此,这几年来,赵家也逐渐不安分起来,明眼人都能看出,赵家对红月城城主之位,虎视眈眈。

    这个时候,古飞却是重新改形换貌,混迹在城中,注视着城中的动态,他知道,赵家这时要应付各方的压力,依然派不出人手来追杀自己了。

    红月城城主府,是红月城之中,最大的,也是最有气派的一处建筑,城主府位于红月城的中心,如同城中之城,由一片雄伟的建筑群组成。

    在城主府之中的一处不起眼的院子之中,住着整个红月城,最厉害的一个人,但这个人,并非红月城城主孟浪。

    这个时候,城中纷争四起,但是,那几大势力在赵家闹了一整天,却并没有爆发什么激烈的冲突,各大势力针对赵家,隐隐然已经结成了共同阵线,但是,这些人雷声大,雨点,却是几乎没有。

    能够在红月城之中生存下去,这些势力的高层人物,都精过鬼,没有人愿意做出头鸟,都是在摇旗呐喊,然后在一旁观望。

    事态并没有向古飞预料的那样发展。

    又是一个黄昏,昏暗的黄昏,太阳透发出的阳光,并没有能够穿透灰暗的天幕,'射'进极北魔域之中。

    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极北魔域之***现这种反常的天象,有人说,要弄明白极北魔域不见天日的原因,恐怕要追索到极北魔域形成之时。

    但,没有人知道极北魔域是如何形成的,也没有人知道极北魔域是在何时出现的,从有文字记载开始,极北魔域便已经存在。

    没有人知道在那遥远的上古时期,发生了什么事情。

    红月城城主府,那座普通的庭院之中,有一个老人正躺在树下的一张藤椅上,手里抓着一个白玉酒壶,悠闲的品尝着美酒。

    那醇酒的酒香,在老远便能闻到。

    这个老人,身材瘦小,身穿紫'色'长衫,鹤发童颜,脸上那一只红通通的酒糟鼻,却是显眼之极。

    这个其貌不扬,长的有些猥琐的小老头,正是昨天在红月楼第九楼上买醉的老人。

    正在老人双目微闭,一下一下的轻摇着藤椅,在享受着悠闲的时光之时,一个身穿黑袍,头戴紫冠的红脸汉子却是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事情令你如此沉不住气!”那红脸汉子走到近前,老人依旧双眼微闭,但嘴里却已经开声说道,话语之中似乎有责备的意味。

    “父亲,这次,恐怕要你出手才行了!”那头戴紫金冠的红脸汉子态度恭谨的站立在老人的身旁,如此说道。

    如果有人见到这一幕的话,恐怕会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那头戴紫金冠,脸上如涂着一层朱砂的黑袍中年汉子,不是别个,正是红月城城主孟浪,被孟作父亲的人,可想而知是谁了。

    这个长得有些猥琐,且好酒如命的小老头,正是孟浪的父亲,红月城的真正掌控者,孟长空。<!--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