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百章 暗夜杀机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三百章 暗夜杀机

    脱凡七、八重天的魔道修者,元神强大无比,只要以气机锁定一个的气息,只要这个人还在他的感应范围,便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消失的。

    如果这个人的气息真的消息的话,那只有两种情况,一种,便是这个人突然死了,第二种,便是这个人用了可以隔绝气息的法宝,或是以一种极其厉害的潜藏术法,来阻隔体内溢出的气息。

    但是,在那两个赵家的神秘高手看来,古飞是中原北堂家的子弟,能够打败赵家最杰出的传人赵木,即便在交手的时候,受了伤,也绝对不会突然横死。

    难道中原北堂家族除了五行神通之外,还有一门极其高明的潜藏术法不成?

    黑夜之中,眼前的这片屋宇,大部分都透出了亮光,即便是在红月城之中,入夜之后,也很少有人出来走动。

    入夜之后,红月城中还出来走动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身怀修为的魔道修者,普通人,一般都会呆在屋里。

    街道上很冷清,偶尔只有一些身穿黑衣的人影匆匆走过,与白天那热闹的气氛,简直有着天渊之别。

    没办法,即便是在红月城,入夜之后,也一样有危险,普通人,对于魔道修士来说,实在太弱了。

    当然,城中的魔道中人,也不会做得太过分,毕竟,那些魔道势力,还是要在城中的凡人之中,收录门徒的。

    城中的人口,是城中各大势力的资源,也是这些家族得以传承下去的最大资本,没有人会在城中大开杀戒。

    “那家伙到底躲到那里去了!”站立在这片屋宇之中,最高的一座楼阁之上,一道笼罩在暗灰'色'死气之中的人影,低声说道。

    他身旁,站立着一个浑身魔气缭绕的朦胧身影。

    “他一定还在这片区域里,一定是躲在某个角落。”那道魔气缭绕的朦胧身影,传出了冰冷的话语。

    “再搜一遍!”那道身上涌动着令人心悸的死气的身影如此说道。

    而后,两道人影便分了开来,分别冲进了下方的屋宇楼阁之中,两道人影,快速的在大街小巷之中移动。

    死亡的气息,恐怖的魔气,令这一方地域的居民,战战兢兢,惶恐不已,那赵家的两大老一辈高手,根本没有掩饰身上的强大气息。

    远处,有人在暗中窥视着这里的动静,赵家出动两大高手前来追杀古飞,已经被城中的几大势力觉察到。

    “岂有此理,那家伙到底躲藏在哪里!”那名浑身笼罩在死气当中的身影,从一条小巷之中走了出来。

    而另一个身上涌动着如墨般的魔气的身影,从重重房屋之中冲了出来,再次回到了最高的那座楼阁之上。

    魔气之中透出了两道可怕的神光,向四面八方扫视。但是,依旧是一无所获,那名中原北堂家的年轻高手,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他吃惊的发现,他已经捕捉不到虚空之中的任何气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变故突然发生,听在小巷外面的那名死气缭绕的身影,丝毫也没有发觉,在就在他身后的黑暗之中,一只手伸了出来。

    一道暗淡的金'色'剑影,无声的在那只从黑暗之中伸出的手上显现而出,而后刹那间向着巷口的那道死气缭绕的身影激'射'而去。

    没有任何的能量波动,也没有任何的气息,仿佛,那道金'色'的朦胧剑影,是在另一片世界之中穿行一样。

    那名赵家的高手,根本没有觉察到身后的异样,正想去和楼阁上的那名同伴汇合,但是,就在这时,那道金'色'的剑影,却是无声的洞穿了他身外的那层死气。

    那名高手瞬间警觉,但是,已经迟了,那道金'色'剑影快如闪电般激'射'而至,在洞开了他身外的死气之时,他才惊觉,如此近的距离,这名高手,根本难以闪躲。

    那名赵家的高手刹那间惊得灰飞魄散,他还没有作出任何动作,那道朦胧的,虚淡不实的金'色'剑影,便“噗!”的一声洞穿了他的腹部。

    “这……怎么可能,身后……那条小巷……明明没有人!”那名赵家高手被洞穿腹部那一刹那,眼中的神采便溃散了开来。

    似乎全身力量,尽皆从腹部洞穿的那个血洞之中倾泻而出一样。

    身后出手偷袭的那个人,显然很清楚魔道修士的弱点,那道虚淡不实的金'色'剑影,在洞穿赵家那名高手的腹部之时,也将他体内的魔丹一并击碎。

    魔道修士与修道者一样,魔道修士在丹田凝结而出的是魔丹,而修道者在体内凝结出的是道丹。

    这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走的都是同一条路子,不同的只是力量的'性'质,一个修的是浩然正气,一个修的却是杀伐众生的至邪至恶的力量。

    那名赵家高手并不就此丧命,而是踉跄着向前扑出,他身后的那人,从黑暗的小巷子里走出来,正要给他致命一击。

    然而,就在这时,那名站立在楼阁顶端的另一名赵家高手,却已经发现了这边的异样,立时如同一团黑烟般向这里冲来。

    从巷子里走出的那人连忙又退回了巷子之中。

    “唰!”魔气缭绕的身影,瞬间出现在巷口,伸手扶住那名摇摇欲坠的中年人。这时,这个被洞穿了腹部,击碎了魔丹的中年人,身外的那一层令人心悸的死气,已经消散。

    “你怎么了!”魔气涌动,魔气之中的难道魔影,透发出了强烈的能量波动,两道神光从虚淡不实的身影之上激'射'而出,扫视向四周。

    “小……小心……他就在附近!”那名重伤的赵家高手颤声说道,他的力量,仿佛已经流失得一干二净,本是漆黑的头发,竟然逐渐变得雪白。

    刚刚还是一名修为高深的魔道修士,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翁,皮肤也快速失去了光泽,失去了弹'性',皮肤褶皱。

    赵家那名不可一世的老一辈高手,在被人破碎魔丹之后,竟然快速的衰老,似乎被剥夺了无尽的生命力一样,成了一个虚弱的老人。

    “他就在附近?是他伤了你?这……怎么可能!”那名扶住老人的赵家高手大惊,同时也难以置信。

    凌厉如刀锋般的目光,扫视向四周,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古飞的气息,虚空之中,也没残留任何金行力量的波动。

    “我没有……没有看错……那是……那是一道金'色'的剑影。”老人颤声说道,有气无力,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追杀古飞之时的威风。

    魔丹被古飞一剑破碎,他已经是由高高在上的强者,变成了比普通人也不如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已经废了。

    “吼!”魔气笼罩的黑影,仰天咆哮,声震长空,他怒啊,他们这一次,失算了,本以为出手击杀古飞是一件轻松无比的事情,岂知不但没有击杀古飞,反被古飞废了一名老辈高手的一身修为。

    这一地域的居民,在魔影的这一生怒吼之下,惊恐欲绝。

    “先回去再说!”那道魔影空自在冷清的街道上发狠,而后抓住已经变成了老翁的同伴的手臂,腾身而起,快速的离开了这片区域。

    敌在暗,我在明,而且已经有一人被废,现在的情形,对赵家这两名老辈高手来说,很不利,他们果断的退走。

    而古飞一击得手之后,也马上远遁。

    一道人影,在重重房屋之间无声的穿行,一股莫测的力量隔绝了这个人身上的任何气息,仿佛令他跳出了这一方天地之中一样。

    不得不说,红月城,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巨城,古飞从城西,穿过无数街道无数小巷,以他的速度,也要半个时辰,才来到城东。

    他跃进了一间无人的废弃房屋,这间房屋的位置很偏僻,周围很少人,荒废的庭院,杂草丛生。

    破碎的门窗,在风中摇摆,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四下里很是寂静,静的让人感觉到一股压抑。

    古飞并没有进屋,而是在屋前庭院之中的一棵枯萎了的大树下盘坐了下来。与赵家的那两名高手短暂的交手,令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内视之下,古飞发觉,自己那泛着淡淡的五彩霞光的胸骨,不但布满了道道裂痕,就连脏腑也在那名赵家高手的一踢之下,被震伤了。

    神念从体内退出,古飞张开了双眼,而后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株通体朱红的灵草,咀嚼着咽了下去。

    古飞只觉得一股暖流,从喉咙流淌而下,胸腹之间,顿时暖洋洋,如同被泡在了温存之中一样,伤痛大减。

    古飞随即运转玄功,将'药'力引导向体内受创的部位,同时,身体蕴藏的庞大生命力,也在筋骨血肉的震动之中,释放了出来。

    胸骨上的裂痕,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脏腑之中的瘀血,也被洗刷而过的生命元气'逼'了出来,从'毛'孔派出体外。

    自始至终,古飞眉心的那道紫'色'竖痕,都在轻轻的震动,浩'荡'出内空间之力,笼罩己身,隔绝了运功疗伤之时,产生的所有异样波动。<!--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