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七十三章 五行合一VS死亡炼狱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七十三章 五行合一vs死亡炼狱

    不得不说,落神海真的浩瀚无边,似乎无边无际一般,如此过了几日之后,魔龙船已然驶出去了万余里,但依旧没有见到任何陆地的影子。

    深入落神海数万里,也只有魔龙船才能做得到,几日下来,古飞见识到了不少落神海中的强大魔兽,有些海中蛮兽,可以无惧魔龙的气息,'逼'近到魔龙船只有数百丈的距离。

    这等蛮兽,堪比半神,是可怕的存在,除了魔龙船外,没有什么船只敢闯进他们的领地。

    广阔无垠的落神海,不知道还有多少厉害蛮兽潜伏在大海深处,落神海,是一个充满凶险的险地,没有人能探索到它的尽头。

    没有人知道落神海的尽头有什么,是另一块大陆,还是另一个世界,没有人知道,就连神也不知道。落神海,是一个充满神秘与凶险的地方。

    某天傍晚,天'色'已经昏暗了下来,魔龙船航行的速度忽然开始变慢了,数万里海域已经被抛在了身后。而后,古飞便感觉到了前方传来的一股浩大而邪恶的气息。

    古飞知道,多半距离极北魔域不太远了,这种若有若无的浩大邪恶气息,应该是属于腾龙大陆上最邪异的地域,极北魔域的。

    他心中暗暗惊异,极北魔域果然不同一般,似乎,天地间的那股魔'性'被放大了,这令古飞有些不安。

    转说之中,极北魔域内镇压着一头绝世凶魔,这头绝世凶魔是一切混'乱'与杀戮的根源,只要那头凶魔还被镇压在极北魔域,极北魔域便始终是腾龙大陆上的魔的源头。

    传说始终是传说,没有任何的根据,而且,越是古老的传说,越是找不到任何根据,极北魔域的传说,根本没有什么可信'性'。

    但是,不可否认,千万年以来,极北魔域依然存在,依然屹立在腾龙大陆的极北之地,从来没有听说过极北魔域内的魔道修士,被那个势力全部灭杀过。

    不过,令古飞更加不安,是那个数日来,始终盘坐在船头的那个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怪人开始痛苦的嘶吼了起来。

    非人的痛苦,终于要用痛苦的嘶吼惨嚎来发泄。

    筋骨血肉的崩溃,然后再生,这个比凌迟还要恐怖千百倍的酷刑,在这个怪人的身上没有一刻停止过。

    毁灭与再生的力量,在这个怪人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人知道筋骨血肉被生生粉碎,被生生削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

    那个怪人在承受着恐怖到了极点的折磨,但令古飞震惊的是,这个人依旧保持着清醒,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没有能长时间忍受这种痛苦。

    无边的疼痛,会令人崩溃,但这个人确实硬生生承受了下来。就算是意志坚定如古飞,他也自问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

    看着自己的肉身崩碎,然后又看着自己的肉身重新生出血肉筋骨,这一切,都会令正常人发疯发狂,但是这个怪人却不会。

    听着船头上传来的不死人声的嘶吼,古飞也为之心悸不已,这人似乎有无穷的精力,竟然连续嘶吼了三天三夜。

    直到接近极北魔域之时,这嘶吼惨嚎之声,才逐渐停了下来。那人的身体也开始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似乎生的力量开始占据上风,毁灭的力量被逐渐压下去,肉身破败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新生的血肉筋骨开始稳定下来。

    从头到尾目睹这一幕的古飞,实在难以置信,他想不到,竟然有人在他的面前,用这种极端到了极点的方法,重获新生。

    不错,经过毁灭与再生的不断转换,这个怪人身上原来的东西,恐怕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已经全部被新生的东西所取代。

    这样的新生肉身,无疑如同一块千锤百炼的神铁,强悍到了何种境界,恐怕就连那个怪人自己也不知道。

    而古飞,却是在这具新生的躯体之上,感觉到了危险地气息,不可否认,船头那个怪人经过这一次蜕变之后,在肉身的强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古飞。

    盘坐在船头的那个怪人,身上那破碎的衣服早已化成了飞灰,新生的皮肉之上,流淌着道道晶莹的霞光,似是一件刚刚祭炼而成的神器一样。

    不过,这件“神器”还有瑕疵,完美的状态不能持久,光滑如神玉一样的肌肤,下一刻,便如同精美的瓷器破裂了开来,现出了道道如同蜘蛛般密密麻麻的裂缝。

    血肉翻转,裂缝之中渗出的鲜血是如此的鲜红,那血红的血珠,红到让古飞以为那是一颗颗血'色'的玛瑙一样。

    但是,这种皮肉开裂的状态也不能持久,很快,开裂的伤口便快速愈合,从伤口渗出的血'液',也从新被皮肤吸收进那怪人的体内。

    那怪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强了,如同一柄正在被打磨的神兵,锋芒逐渐显'露'而出,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这让古飞感受到了威胁。

    虽然古飞与这个怪人有口头约定,等回到腾龙大陆才解决两人之间的恩怨,但是,古飞与那怪人都很清楚,这种约定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随时推翻这个约定,直接向对方出手。

    在感觉到极北魔域的气息之前,古飞是处于下风的,那人能够驾驭魔龙船,主动权在他的手里,但是,在感觉到极北魔域气息之后,古飞知道,主动权又再回到了自己的手里。

    “是时候解决我们的事情了!”古飞笑着从甲板上长身而起,眼眸之中激'射'出的两道神光,如同两柄神剑般向盘坐在船头之上的那个怪人刺去。

    那怪人似乎感觉到了古飞的杀意,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一下,而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那是一双妖异的眼眸,瞳孔是血'色'的,但是,眼白的部分却变得漆黑无比,如同有一层漆黑如墨的魔气笼罩在上面一样。

    如同无底深渊之中的一点血光,这样的一双神魔之眼,令古飞感到一阵心悸。

    “这个时候,难道你还以为可以威胁得到我吗?”那人身上恐怖变化依旧没有停止,但是,那声音确实透出了无比强大的自信。

    这个人望向古飞的眼神之中,就如同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在俯视着脚下的蝼蚁一样,这个人,绝对是一个掌握着无数人的生死的上位者。

    古飞知道,这个家伙,来头必定不小。这种久居上位的气息,是很难模仿的,也是模仿不来的。

    “你是谁!”古飞问出了自己一直很想问的问题。

    “哼!一个死人,是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的!”那人冷然说道,他依旧盘坐在船头,并没有站起来。

    不过,他似乎已经将古飞看做了一个死人,一具死尸。似乎根本不将他放在眼内,视他如蝼蚁一样。

    “哈哈……”古飞怒极而笑,似乎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最好笑的笑话一样,而后,笑容一收,冷冷道:“简直放屁。”

    古飞直接用行动来表达他的愤怒,“蓬!”的一声,古飞的身上透发出了璀璨的五彩气芒,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汹涌而出。

    强大的力量,令他脚下的魔龙船都抖动了一下。

    “唰!”

    古飞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再也没有任何的言语,直接掠过数十丈的距离,'逼'到船头,一拳向着那人直接轰出。

    火红'色'的光华瞬间照亮了昏暗的虚空,天地间一片光亮,猛烈的气芒如滚滚长江一般,向着盘坐在船头上的那人奔袭而去。

    那是如烈焰神火一样的可怕气芒,炽热的高温,可以融化钢铁,古飞一拳之下,仿佛引来了天火,焚烧一切。

    这就是火行拳的可怕威力,传说之中,五行战技可以撼动天地,破碎虚空,并非夸大之言。

    “死亡炼狱!”大火之中,传出了森寒的话语,紧接着,一个漆黑的漩涡出现在火海之中,漩涡出现那一刻,无边的大火便被吸扯进了漩涡里。

    透发着无比邪异的漆黑漩涡后面,似乎真的有一个恐怖魔狱一样,竟然将火行拳的力量全部吸扯了进去。

    而且,那个漩涡还在扩大,莫大的吸力,也笼罩住了古飞。死亡炼狱的漩涡之下,正盘坐着那个怪人。

    “可恶!”古飞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点点的向着那死亡漩涡移动而去,虽然竭力抵御,但依旧停不下来。

    那死亡炼狱,似是一个大张着的魔口,连虚空都要被这个大口吸扯进去一样,周围的虚空都产生了道道涟漪,可怕无比。

    “五行合一,绝灭印法!”危急关头,古飞想也不想,便施展出了五行合一的战技,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承受得住五行合一爆发出来的那一股强猛到极点的力量。

    玄奥的印法不断在古飞的双手间涌现,五行的力量被引动而来,以自身一点真元,沟通大天地五行,以星星之火,引燃天地间的能量狂'潮'。

    “轰隆隆……”一方天地开始震动,大五行的力量汇聚而来,汇聚到古飞结出的一个个玄妙的手印之上。

    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力量在古飞双手之间轮转,不断转换,浩'荡'出了一股浩大无边的力量波动。

    死亡炼狱产生的莫大吸力,立时便被挡拒了开去,古飞如一尊身穿五彩战衣的武神一样,在这一刻,他的身影高大无比,顶天立地。

    五个凝如实质的手印在古飞的手上不断旋转,最后,五个手印瞬间融合到了一起,五行的力量一下子便达到了巅峰。

    而后,古飞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向前印出,璀璨的手印,透发出了一股仿佛自洪荒传来的古朴,强大的气息,整片天地,产生了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仿佛随时都可能破碎一样。

    那名盘坐在船头上'操'纵死亡炼狱的怪人,这时也收起了轻视的目光,脸'色'变得凝重无比,他发觉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低估了对手。

    “轰!”仿佛天地崩裂一样,一声巨响,在船上响起,滚滚音浪远远地传了出去,天地震动之中,整艘魔龙船猛的往下一沉,爆散而出的气浪,令附近海域掀起了滔天大浪。

    五行合一的强大力量与死亡炼狱的力量冲撞在了一起,爆发而出的毁灭力量直接将古飞震得吐血倒飞。

    而那名盘坐在船头的怪人,也身子连连震动,身上的皮肉在刹那间,崩裂出了无数裂痕,腥臭的血水渗了出来,变成了一个血人。

    死亡炼狱的力量崩溃了,五行合一的力量也溃散了,毁灭的风暴,在魔龙船上肆虐,但是,不得不说,这条魔船实在结实,如此猛烈地冲击,也不能让其损毁分毫。

    处在启动状态之中的魔龙船,似乎被一股莫测的力量护住,即便是海上涌起了滔天大浪,依旧乘风破浪般向前航行。

    这个怪人受到了莫大的冲击,趴倒在了船头的甲板之上。而古飞受到的冲击更加强大,倒飞出百丈之外,人在空中便已经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古飞飞出了魔龙船,“扑通!”一声,砸进了大海之中。冰冷刺骨的海水,反而令古飞的神智保持清醒。

    下一刻,他便从海中冲了出来,怒吼着施展八荒步,八步极速的快绝身法,令他如同在海面之上瞬移般前进一样,在经过的虚空之中留下了道道残影。

    刹那间,古飞脚踏万丈波涛,追上了魔龙船,而后在海中高高“碰!”的一声,重重的落到了船尾的甲板之上。

    “是我小看你了!”船头盘坐着的那个中年人,冷冷看了浑身流淌着海水的古飞,缓缓的从甲板上站了起来。

    一股恐怖的波动从他那兀自不断开裂,不断愈合的躯体之上浩'荡'了出来,经过极端蜕变之后的躯体,强大到了极点。

    而且,这种蜕变还没有结束。

    与此同时,一片浩瀚无垠的大陆出现在了前方,一股沧桑与久远的气息迎面扑来,但是,同样有一股令人心悸的邪恶气息,浩'荡'而来。

    前方那片大陆,便是腾龙大陆上,魔道的源头,极北魔域。<!--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