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七十章 战战战!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七十章 战战战!

    隐约可以见到,这个端坐在宝座之上的人影,头长有角,身材比一般人起码高大一半,似乎并不是单纯的人类。

    这道虚淡不实的人影,透发出了如汪洋大海般无穷无尽的可怕力量波动,他的手里这时正托着一只瓶子,一只透明的小瓶子,一只时强时弱的闪烁着暗红光华的小瓶子。

    这只小瓶子在他那如同烟雾凝聚而成的大手之中,显得很小,与那大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细看的话,可以发觉,那透明的小瓶子里,正浮沉着两颗血红的光点。

    妖异的血'色',给人一种炽热的感觉,瓶子里的东西,似乎散发出的不止是那暗红的朦胧血'色',还散发着一股奇异的力量。

    一股莫测,却强大的力量。

    宝座下方,拜伏着一个手持玉杖的老人,老人浑身都在轻微得颤抖着,似是激动,但又像是害怕,根本不敢抬头。

    “身上传承着无上战者的血脉的你们,似乎越来越不像话了!”神魔殿内,端坐宝座之上的那道虚淡不实的魂影,淡淡说道。

    朦胧的黑气笼罩之下,没有人可以见得到他的样貌,黑气之中,两道血'色'的光芒透'射'而出,居高临下,如同君王般注视着下方的老人。

    老人不敢出声,虚淡不实的魂影,透发出的可怕气势,如同一座大山般压在他的身上,冷汗已经湿透了他的衣衫。

    “远祖的圣血,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可知道!”那无名神魔之魂收回目光,冷冷说道。

    在无名神魔收回目光那一刹那,五体投地拜伏在宝座前方的神魔后裔一族的大长老,立时如同得到大赦般,浑身便是一轻,那股强大的威压,立时消失了。

    “知……知道……”大长老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既然知道,为何那么容易便让人偷走圣血。”宝座上的那名无名神魔森然说道,他似乎有些恼怒。

    “我我我……我们也不知道那个外来的入侵者,是如何进入圣地偷走圣血的。”大长老慌忙回答大。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无名神魔忽然叹了一声说道,语气之中,似乎透着一丝无奈,给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请先祖大人息怒!”大长老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了。

    “圣血交给你,再有任何闪失,你就不用再唤醒我了,直接自刎于魔神殿前吧!”无名神魔说着便一挥手,那个闪烁着暗红血光的透明小瓶子便飞到了那大长老的身前。

    “是!”大长老连忙应道,而后诚惶诚恐的直起身来,双手接住悬浮在他身前的那个透明小瓶子。

    “你好自为之!”无名神魔话语在大殿之上缭绕,宝座上的那道虚淡不实的身影,便开始逐渐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充斥在神魔殿上的那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动,也随之如'潮'水般退却,最后彻底消失,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良久之后,那神魔后裔一族的大长老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左手握着玉杖,右手捧着那个透明的小瓶子,转身向着殿门走去。

    大殿紧闭着的殿门,徐徐打开,大长老从神魔殿内走了出来。

    那五六名在殿外焦急的等候着的老人见到大长老从殿内走了出来,马上变向着大长老围了过去。

    “怎么样了,先祖大人怎么说?”其中一个高高瘦瘦,面'色'蜡黄,如一根竹竿般的老人张口便问道。

    “是啊!怎么样了!”

    其他老人也连忙问道,他们都想要知道,大长老与殿中的先祖,到底说了些什么事情,要知道,在上一次唤醒先祖神魂,已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

    如果不是有什么重大事情,比如神魔后裔一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是不能唤醒在神魔祭台内沉睡的先祖战魂的。

    “远祖留下的圣血,被人盗走,三滴圣血,只剩下两滴了。”大长老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一次,他们神魔后裔一族,算是丢尽了脸面了。

    竟然被人闯进禁地,盗走远祖圣血,要知道,那可是神魔一族的远祖,比那无名神魔更加久远的,真正的无上神魔,他的血,有用难以想象的威力。

    “什么……”

    众人大惊,不禁齐齐向大长老手中的那只透明的小瓶子望去,只见封印在小瓶子之中的圣血,果然只有两滴。

    竟然有人知道神魔后裔一族守护了无数岁月的隐秘,并盯上了远祖圣血,这令一众老人惊怒交集,有老人马上变建议杀出神魔岛,给那些入侵者一点颜'色'看看。

    “那人之所以偷盗远祖圣血,似乎是想要凝练神魔战体,听先祖所言,那人已经被他洞穿胸腹,击散体内婴儿,死的不能再死了。”大长老如此说道。

    “不能大意,据我所知,那些入侵者,即便是被击散了体内的婴儿,也不会那么容易死去的。”一个老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这些老人虽然如此说,其实,他们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离开神魔岛的,想要杀出神魔岛,给外来的入侵者一点颜'色'看看,这种种言语,都不过是气话罢了。

    “想要炼化圣血所蕴含的神魔力量?那个家伙简直是在找死,实在可惜,浪费了一滴圣血了。”有老人不屑的说道。

    身为神魔后裔一族的长老,这些老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不少神魔后裔一族的隐秘,当然,有一些事情,是只有大长老一人才有资格知道的。

    “你们马上派人,将神魔岛上的每一寸土地都给我翻转过来,一旦发现外来入侵者,格杀勿论。”大长老森然下令,枯瘦的身子更是爆发出了一股冲天的杀气,这回,他是彻底被激怒了。

    “是!”那五六名老人立时领命,直接腾空而起,消失在了禁地之中,向神魔后裔一族的人传令。

    “入侵者……我会让你们后悔踏入神魔岛的!”大长老咬牙切齿,眼中寒光闪烁,既然不能离岛,那就将入侵者全部消灭于岛上。

    神魔岛方圆数千里,到处都是原始老林,险峻山峰,藏人的地方,可以说是太多太多了,谁也不知道是否还有人在窥视着神魔后裔一族。

    一众老人离去后,大长老的身影也随即消失在了禁地之中,很快,神魔后裔一族的人便行动了起来,开始在岛上搜索入侵者。

    而这个时候,在离神魔岛百里外的落神海上,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天上黑压压一片,那涌动的黑云,仿佛要压到了海面上来一样,让人感到无尽的压抑。

    一艘黑'色'大船,在汹涌澎湃的大海之上,如一叶小舟般飘'荡',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席卷而来的大浪掀翻一样。

    但是,不管风浪有多大,这艘黑'色'大船,却依旧顽强的漂浮在海面之上,没有被大浪卷到海底。

    魔龙船,一艘以魔龙脊骨为船的龙骨祭炼而成的魔船,虽然已经严重毁坏,但却依旧如一条黑'色'巨龙一样乘风破浪。

    船上,两道人影在快速移动,快速追逐,沉闷猛烈的力量撞击之声,不时传来,古飞与那个可怕的怪人的追逐战,依旧没有停止。

    那浑身血肉模糊的可怕怪物,虽然肉身受到了致命的重创,但依旧不死,依旧生猛到令古飞也感到心悸。

    他现在才明白到,这个世界之上,什么样的人最可怕的,那就是打不死的疯子,最可怕。

    很显然,那个在船上装死袭击自己的人,身上发生了某种难以想象的变故,令这个人陷入了极度的疯狂之中。

    你这家伙去哪里疯不成?怎么就偏偏缠着我来疯啊!古飞真是欲哭无泪了,摊上了这事,真是倒霉到了极点。

    而且,他已经发觉不对经了,这个疯子的身体,就好像一块充满了杂质的神铁一样,古飞的攻击,就好比铁匠锤炼神铁。

    在千锤百炼之下,神铁的杂质便会被淬炼出去,留下的便是精华。

    这个疯子的身体,越是击打,似乎就越是强大,蜕变,锤炼,这古飞震惊不已,这个疯子的肉身,正在升华。

    似乎在自己的攻击之下,这个怪物体内的杂质,以及体内的那股不纯的暴烈的力量,正在被淬炼得更加强大,更加精纯。

    暗红'色'的血'液',透发着妖异的血光,似乎拥有着莫测的力量,这是修成了不灭体的盖世人物才能拥有的永不枯竭的神血。

    这个人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了这种血'液'之中蕴含的强大力量,他似乎在换血,想要将多余的力量,宣泄而出。

    不灭之血太过强势,想要将之全部熔炼进体内,不太现实,因此,这个怪人便借着古飞的力量,将体内的血'液''逼'出来。

    这个怪人看似疯狂,实质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被古飞攻击,才能活命,以他自身的力量已经难以将体内多余的血'液''逼'出体外。

    他之所以选择对古飞进行舍夺,便是打算放弃自己的肉身。舍夺不成,陷入了疯狂之中的这个怪人,在强烈的求生意志的驱使之下,本能的出手攻击古飞。

    “岂有此理,想要将我当做磨刀石,来磨你这把魔刀?实在可恶!”古飞醒悟过来之后,不禁大为恼火。

    “和你拼了,且看谁是谁的磨刀石!”古飞一咬牙,再无保留,全力施展五行绝灭印,向那个怪物攻击不断。

    他生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不再与这个家伙追逐了,既然你可以将我当成磨刀石,那我也能够将你当成磨刀石。

    武者天生便是一个战者,武之一途的修炼捷径,就是战,在战斗中升华,在生死的边沿中蜕变。

    “轰隆隆……”天上银蛇'乱'舞,电闪雷鸣,而后,倾盆大雨,从天上泼洒下来,天地间立时便被一片雨幕笼罩住。

    全力出手的古飞与那头人形怪物,大战在了一起。<!--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