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六十四章 神魔祭台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六十四章 神魔祭台

    古飞瞬间出手,将那名魔师的一条手臂震得爆散了开来,血肉骨头化作了一蓬血雾,更一拳将对方的胸膛轰得凹陷了下去。

    如此攻击,这名魔师的肉身已经受到了莫大的重创,如果是一般魔人,只此一拳,便已经一命呜呼了。

    不得不说,脱凡境界的魔师,生命远要比一般的魔人强大,寻常人看来是致命的重创,这个魔师却依然没有死去。当然,古飞的力量也恰到好处,他并不想一出手便要了这个魔师的'性'命。

    “咳咳……”倒在椰林中的魔师,从口中咳出了大口大口的鲜血,鲜血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内脏的碎块,碎裂的胸骨已经倒了他的脏腑之中。

    不过,即便肉身在受到如此厉害的创伤,他丹田内的一颗魔丹,却是浩'荡'出阵阵力量波动,迅速的护住了伤处,在常人看来致命的重创,并没有威胁到这些生命力强悍的强大修士的生命。

    “碰!”古飞上前一步,一脚踏在了那名魔师的丹田之上。

    “别……咳咳……别杀……杀我!”那名魔师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微弱的声音,他不想死,如果古飞震碎他丹田之中的魔丹的话,他会马上死去。

    凝练而成的魔丹与修道者的道丹一样,是修魔者的力量之源,全身魔力凝聚提升的精华,现在,肉身受到重创的魔师,就靠丹田之中的那颗魔丹维持生命。

    只要魔丹不碎,保住神魂不散,即便破碎,如果有高手出手的话,他便可以通过舍夺,得到一具完好的肉身机会,甚至一身修为或许还能修炼回来。

    “别杀你?”古飞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冷酷的微笑,“你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古飞眼中激'射'出两道寒芒,森然说道。

    古飞在营造一个气势,或者是一个氛围,古飞要让这个魔师感觉到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下一刻,他便会被古飞踩死。

    蒙蒙的一层金芒开始在古飞那踩在魔师丹田之上的右脚之上透发而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向他右腿汇聚而去,仿佛真的随时会踩下去一样。

    “别……别……”那名被古飞踩在脚下的魔师,顿时惊得魂飞天外,激动之下,又是连吐了几口鲜血。

    古飞很清楚,这个世上什么人最可怕,那就是视死如归,一无所有的人最可怕,这样的人,烂命一条,他们毫无顾忌,什么事情也敢做。

    如果这个魔师是那样的一种人的话,古飞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出手将之击杀当场了,这名魔师那里还能活到现在。

    很显然,这名魔师很怕死,并非是烂命一条之人。

    “你想要什么,法宝、灵丹,我统统都给你……”那名魔师这时那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急忙抢着说道。

    吐了几口血之后,那名魔师的话语,忽然变得顺畅了起来。

    “我并非修魔者,你说的那些东西,对我无用,我看,你还是死吧!”古飞似乎不为所动,轻蔑的说道,眼看就要踏死这个垂死挣扎的魔师。

    “别别别,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千万别杀我,千万别杀我,我不想死!”那名魔师几乎哭了,他真的不想死。

    极北魔域,那是一个将弱肉强食这条生存法则展现得淋漓尽致的一个可怕的地方。要想生存,就要不择手段。

    他不知道多少次曾经频临死境,不知道多少次从尸山血海之中爬出来,才拥有今天的修为和地位。

    但是,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他那里能甘心就这样死去。

    于是,在古飞彻底摧毁了他的意志之后,古飞便开始盘问起这个魔师级修魔者来,于是,古飞便从这个魔人的口中,得到了一个惊人的信息。

    原来,魔龙船上果然还有不少魔道强者,甚至有一名强大的御虚境界的魔将镇守在魔龙船上。这些人前来这个什么神魔岛,是要接应一个早已进入了神魔岛内的一个大人物。

    这个大人物,在六道魔宫之中,可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除了六道魔君这个魔道巨头之外的最强者。

    古飞从这个魔师的口中知道了这个大人物的名字,楚戈,他有着一个令整个极北魔域之中的强者都不敢轻视的身份。

    六道魔君第一子,如无意外,这个楚戈便是六道魔宫的第一继承人,他与他父亲一样,强势之极,拥有堪称天才般的修炼天赋,号称半魔之下无敌手。

    在这个魔师的口中,古飞还知道,这个六道魔君第一子,修为强大无比,已经无限接近能与半神相抗衡的半魔境界。

    他冒险进入神魔岛,便是盯上了神魔后裔一族所守护的一样东西,如果得到这样东西,他的实力便会暴增,虽然未必就此突破最后瓶颈,成为不灭魔君,但是,实力却也堪比魔君。

    不过,古飞在魔师的口中得知,六道魔君第一子,似乎在神魔岛上遇到了大麻烦,甚至可能已经失陷在神魔岛深处。

    魔龙船上的人,也可以说是来接应楚戈的,也可以说是来看看楚戈是生是死的。

    六道魔君不会为了楚戈出手,要想得到,便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得到,要是在这个过程之中,死了,那也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修为不够。

    这便是魔道,残酷的生存法则,在血雨腥风之中催生出来的是无数的强者,无数的高手。这也是魔域能存在的根本原因。

    能被六道魔君第一子看上的东西,必然不是凡品,古飞想要知道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个魔师并不知道是什么。

    “你可以去死了!”古飞没有任何的犹豫,踏在魔师丹田之上的右脚猛的透发出一股璀璨的金芒,而后踩了下去。

    “不……”那名魔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便“蓬!”的一声,被古飞踏碎了丹田,丹田之中的那颗魔丹也崩碎了开来。

    “唰!”古飞身形一闪,退避了开来。

    这时,丹田破碎,魔丹崩碎的魔师,被爆发开来的那一股狂'乱'的魔能撑得整个身子如同皮球一样膨胀了起来,而后“蓬!”的一声,血肉筋骨尽皆爆散成了一团血雾。

    椰林内,掀起了一股强风,爆散开来的魔丹力量,将沙地炸出了一个直径约三丈左右的大坑,附近的高大椰树也倒伏了几棵,惊飞了几只栖息在椰林中的鸟雀。

    既然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古飞便直接灭杀了这个魔师。魔丹碎,神魂灭,就是真魔降临也救不了这个魔师了。

    “嗯?那么快便追踪到这里来了?”古飞忽然一怔,向林地深处望去,而后,他的身影直接在原地消失,离开了这片椰林。

    就在古飞刚刚离开,一道高大的人影便从岛上的密林当中走了出来,接着直接走进了海边的那片椰林内。

    “是谁杀了那个家伙……”蛮牛喃喃自语,他见到了椰林内沙地之上的那个大坑,大坑之上,还飘动着一丝几乎看不见的血雾。

    在黑夜之下,那几丝血雾,却是在蛮牛的眼中是如此的清晰,他甚至可以看到血雾之中飘动着的一颗颗细微之极的血珠。

    有人出手灭杀了自己的猎物,蛮牛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厉'色',难道是他?他想到了一个人,他的双拳立时紧握了起来。

    “叔父竟然说我不是他的对手,我不服!”一股凶狂暴烈的气息,从蛮牛的身上涌动而出,椰林内凭空生出了一阵寒风。

    林内的血腥味刺激着蛮牛的神经,如虹战意,惊起了栖息在椰林内的无数鸟类拍打着翅膀从椰林内飞了出来。

    这些鸟类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于是慌'乱'的飞离了椰林。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尖锐的哨子声,从神魔岛深处传了出来,这种哨声,如同凶魂厉鬼的叫啸,听在耳里,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嗯?开始了吗?”哨声入耳,蛮牛立时便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激动,而后直接冲进了密林内。

    而古飞也在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他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声响!?哨声尖锐刺耳,令他生出了一丝不好的感觉,似乎有什么大事即将要发生一样。

    哨声在夜空之下,原始山林之中缭绕,似乎传遍了神魔岛上的每一个角落,经久不绝,分外的诡异。

    与此同时,一只拳头般大小,透发着一层朦胧的暗红'色'血光,虚淡不实的血'色'异鸟,从岛上某处冲天而起,消失在了夜空之下。

    神魔岛似乎与魔沙岛有些不同,在这里,似乎根本感觉不到那股冥冥之中传来的魔'性',天宇之上,繁星点点,没有那种天空被遮挡住的感觉。

    不过,古飞并不认为这里是一个善地。

    怪异的哨声,令他隐隐感觉到神魔岛深处似乎有些不妥,于是,他走进了密林之中向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赶了去。

    在深入神魔岛大约一百余里之后,古飞不得不震惊了起来,那哨声,竟然传到了海边,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在翻过一座山峰之后,古飞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座山谷,在山谷附近有人影在晃动。

    他心中一阵惊异,哨声便是从山谷内传出,当他赶到这里之时,那哨声才逐渐弱了下去,然后,古飞便发觉,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在附近出现,从四面八方向山谷快速接近。

    很快,一个个高大的身影,从山谷外的密林之中走了出来,径直走进了山谷之内。

    古飞已经猜到了那个哨声的作用了,谷中之人在召集人手。想到这里,古飞更加小心起来,开始将空间之力引导而出,笼罩己身。

    古飞向四周看了看,他发觉山谷旁边有一座并不如何高大的山峰,古飞笑了起来,如果登上那座山峰的话,应该可以看到谷内的情况。

    小心的避过山谷外那些人的眼线,古飞快速向着那座山峰潜行而去,然后攀爬上峰顶。

    这时,山谷内传出了阵阵古怪的声音,有金属的敲击声,有玉器的撞击声,还有隆隆的鼓声。

    古飞很是奇怪,登上峰顶之后,他藏身于丛林之中,而后向山谷之中望去,眼前所见立即让他大吃一惊。

    下方的山谷之中很开阔,没有树木,没有杂草,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山谷的正中央却是耸立着一个高大的祭台。那祭台足有七八丈高,在祭台的正前方跪拜着七八个老人,在老人之后,跪拜着足足有上百个如同战魔般的高大身影。

    在这些人的最后面,赫然跪拜着一个古飞熟悉的人,蛮牛。

    这些人对着高大的祭台不断的鼎礼膜拜,口中念念有词,神情虔诚无比。不过由于距离很远,古飞听不请楚他们在祷告着什么。

    最令古飞感到震惊的,倒不是祭台,也不是这些跪拜在祭台下的人,而是祭台上面并不是空空如也,但也并没有什么神魔牌位。

    因为,祭台上站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或者说是一个真正的神魔,头生三角,角呈银'色',中间长,两边短,长着人类的面目,并不狰狞恐怖,右手之上抓着一根战戟,神魔之躯,透发出了一股霸绝天下的可怕气势。

    站立在祭台之上的那道身影是一尊真正的神魔,但却并非血肉之躯,似乎是一尊神魔石像,但是雕刻得栩栩如生,即便是一尊石像,也令人望之生畏。

    祭台旁边,有人击打着各种古怪的乐器,古飞这时才知道,山谷之中传出的古怪声响,便是源于古怪乐器的击打。

    高大的祭台不知道是用何种材料修建而成,整座祭台似乎浑然一体,天然生成的一样,颜'色'暗黑之中带着一丝幽蓝,给人一种无比久远,无比沧桑的气息。

    这座邪异的祭台,以及祭台上站立着的那一尊神魔石像,似乎是在天地初开便已经存在了一样。

    顶礼膜拜的老人,高大的祭台,站立在祭台上面的神魔石像,眼前的景象太过邪异了,令古飞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他隐约感觉到,祭台上站立着的那一尊神魔石像,似乎有古怪。<!--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