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六十三章 无情袭杀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六十三章 无情袭杀

    狂猛的力量禁锢了虚空,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笼罩了一方天地一样,整座'乱'石岗都震动了起来,坚硬无比的巨石纷纷崩碎,然后化作了粉尘。

    蛮牛强势无匹,一上来便展现出可怕的神魔战技,没有任何的犹豫,他的目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灭杀这两名可恶的入侵者。

    “可恶,拼了!”两名被笼罩在能量风暴之中的魔师绝对不会束手待毙,黑衣之下的魔躯爆发出了强烈的魔光,浩瀚的力量汹涌而出,齐齐打出了魔道神通。

    “轰!”的一声巨响,神通与战技的力量如同两块天外陨石撞击在了一起一样,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扩散而出,那是毁灭的波动,涟漪所过之处,所有一切尽皆崩碎。

    二十丈方圆,成了一块死绝之地,蛮牛脚下的地面瞬间化作了一方沙地。

    宣泄而出的可怕能量风暴,将整座'乱'石岗震出了道道裂缝,更远处的巨石被席卷而出的气浪掀飞到了半空,而后再空中崩碎开来。

    '乱'石岗周围的树林,更是向外倒伏了一大片,巨大的声响,惊起了林中无数栖息着的动物,飞鸟冲天而起,向远处飞去,走兽狂'乱'奔逃。

    本是寂静的一方山林,立时便'乱'了起来。感应到危险的飞禽走兽,尽皆惊慌的向远处奔逃而去。

    就连古飞也变了脸'色',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不得不小心的躲避着那如雨点般向四周飞砸而出的'乱'石。

    两道人影从'乱'石岗下飞了起来,“碰!”、“碰!”两声,如流星般划过十数丈的虚空,砸在了后面'乱'石岗那坚硬的石体地面之上。

    “哇!”那两名魔师齐齐张口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水,他们难以置信,为何蛮牛竟然可以将他们击退。

    如战魔般可怕的高大身影,透发出凝重如山的力量波动,兀自一步一步的向前'逼'去,蛮牛长发'乱'舞,严重杀芒直'射'出眼眶足有数尺长,仿佛是两道实质的利剑一样,狂野凶猛到了极点。

    这似乎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化作了一头恐怖的蛮兽,充满杀戮的蛮兽,惨烈的煞气,令那两名魔师心惊胆颤。

    气势被夺,心生怯意,无形之中,他们的实力便打了折扣,十成魔道术法威力,能够施展出来的,恐怕不到八成了。

    而相反,蛮牛战意如虹,气势惊天,这令他的形象高大无比,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感觉,这一来一去,两大魔师立时便落在了下风。

    蛮牛伸手抹去嘴角的一丝血迹,在刚才的一击之下,他也受到了莫大的冲击,毕竟,那是两名实力并不在蛮牛之下的魔师级高手。

    不过,蛮牛却似乎变得更加疯狂了,浑身气势,更是攀升到了极点,狂煞气息,席卷四方,令附近仿佛刮起了阵阵寒风一般的可怕。

    他一步一步的向前'逼'去,每踏出一步,整个地面都会震颠一下,仿佛一座居山在移动,给人一种无尽的压迫感。

    在气势上,蛮牛已经彻底压倒了那两名魔师,但是,那两名魔师却到底拥有着脱凡境界的修为,他们不会那么轻易落败。

    “吼!”一名魔师怒吼一声,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而后,他一拍腰间法宝囊,一道暗黑之中带着一抹妖异的血红'色'魔光立时从法宝囊内激'射'而出,一股阴寒'逼'人的气息立时弥漫了开来。

    那道魔光在空中暴长十丈,而后在那名魔师的身前一个转折,便化作了一道邪异的闪电,向着'逼'过来的蛮牛绞杀而去。

    “嗤!”那道魔光划破虚空,发出了一声裂帛般的声响,刹那间便激'射'到了蛮牛的身前,如一道灵蛇般向他拦腰绞杀,想要将蛮牛的躯体绞成两截。

    “哼!”蛮牛一声冷笑,笑声之中充满了不屑,仿佛在嘲笑对手的不自量力,当那道魔光绞杀而至之时,他不退不让,直接一拳轰出。

    “铿锵!”一声,蛮牛的铁拳瞬间轰在了那道魔光之上,竟是发出了一声刺耳的金属碰撞的声响,火花四溅。

    拥有神魔血脉的蛮牛,天生便是一个不屈的战者,拥有强悍无比的体魄,肉身之强悍,不下修炼武道奥义的古飞。

    他直接与血肉之躯,撼动了魔道法宝,这令那两名魔师不禁目瞪口呆,惊骇不已。在那两名魔师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那道魔光被蛮牛一拳砸飞了出去。

    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人将肉身修炼到这等地步的修士。在暗中观战的古飞见到这一幕,也是暗暗吃惊。

    并不只有自己,能拥有能够直接撼动法宝的强悍肉身啊,这个神魔岛上的修士,到底是什么来头?古飞对敢于六道魔宫为敌的岛上修士,生出了一丝好奇之心。

    法宝与修者,气息相连,魔光被砸飞,那名放出魔光的魔师,也受到了冲击,脸'色'变得煞白无比。

    他伸手将那道被砸飞的魔光招了回来,一件魔道法宝在他手中显现而出,那是一柄通体暗黑之中带着一道妖异的血光的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怪异兵器。

    这柄兵器,绝对是一柄魔兵,长不足一尺,却在其上感应到了一股令人心寒的阴森可怖的气息,令人十分不舒服。

    “胆敢入侵神魔岛,你们便要有死的觉悟!”蛮牛那森寒的话语在山林之中浩'荡',他身上透发出的那股无匹的杀气,就连藏在暗处注视着这一幕的古飞也心惊不已。

    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狂野凶狠到了仿佛化身成一头残暴的上古蛮兽一样的可怕地步,蛮牛身上的杀气实在太重了。

    那两名魔师对望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惧之'色',这时,蛮牛大手向前笼罩而出,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他手中爆发,如汪洋大海一样,汹涌澎湃,并向着那两名魔师奔袭而去。

    “唰!”、“唰!”

    那两名魔师忽然向两边冲了出去,狂猛的掌力,结结实实的轰在了他们身后的'乱'石岗之上,“轰隆隆……”,在山摇地动之中,原本已经现出了道道裂缝的山岗,这时再也难以承受如此强大的力量,整座山岗爆裂了开来,巨大的石块向地面八方飞砸而出。

    在'乱'石纷飞当中,两名魔师竟然选择了逃走,分头化作了两道黑'色'幻影,扑进了附近的密林当中。

    “岂有此理!”蛮牛见到这一幕,不禁低骂了一声,他没有想到,这两个可恶的入侵者,会落荒而逃。

    在他的认知里,不战而逃的人都是懦夫,根本不配称之为战者,在神魔后裔一族之中,不战而逃,是一种耻辱。

    不过,蛮牛不知道的是,在魔道之中,什么都是狗屁,只要能活命,魔道中人什么都可以做,就算是亲手杀死自己的亲人也在所不惜。

    这便是魔道,也是极北魔域之中人人信奉的真理,只有强者才能支配一切,得到一切,弱者,能活命就不错了。

    残酷的生存法则,令魔道中人不择手段,他们的人生只有两个目的,那就是活命,而后变强。也因为如此,魔道之中的高手林立,这也是千万年来,腾龙大陆上的正道势力,难以将极北魔域彻底消灭的原因。

    这个时候,也不容蛮牛多想,他选择了追杀那名实力强大的魔师,灭杀强者,才是他的乐趣。

    藏身于一旁目睹这一幕的古飞,也行动了起来,他悄悄的向那名修为稍弱的魔师追了下去,他要从那魔师的口中知道一切他想要知道的事情。

    很快,远方的山林内便传出了强烈的能量波动,很显然,蛮牛追上了那名魔师,并与之大战了起来。

    而古飞却是并不急于动手,蛮牛虽然强势,但是要真正灭杀那名魔师的话,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古飞利用这段时间,让他追踪的这名魔师逃的更远,然后他才动手,这样,才不会惊动任何人。

    以一敌二,古飞自信能够与那两名魔师一战,但要留下其中一人的话,无异于天方夜谭,两名魔师联手,他没有胜算,当然,也不会败。

    而现在,这两名魔师分头逃走,便给了古飞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古飞发觉,在前面逃走的那名魔师,刚刚进入密林之中时,慌不择路,一个劲的在密林之中逃窜。

    但是,当这个魔师逃出二三十里之后,便小心了起来,并且改变了方向,留在林中的痕迹开始变得不明显起来。

    无声无息的跟在这名魔师身后的古飞见状,也不禁暗暗点头,这个家伙显然对在林中行走有一定的经验。

    他一开始看似慌'乱'的在林中穿行,在经过的地方留下了明显的痕迹,当他发觉后面的那个可怕家伙没有追过来之后,便马上小心起来。

    这个魔师很聪明,明显的痕迹可以误导追踪者,最少会令追踪者追出二三十公里,然后,他的痕迹突然消失在林中。

    如果不是在山林之中经常行走,对追踪有着无比丰富经验的人,或许追到这里,便要停止下来了。

    但古飞不是常人,在太玄山修炼之时,他便经常走进山林深处,与追踪厉害猛兽并与之搏斗,没有人比古飞更加了解山林。

    这个魔师耍的障眼法,对古飞这个出'色'的狩猎者来说,根本没用,当然,古飞现在狩猎的,并不是凶兽,而是这个倒了八辈子霉的魔师。

    很快,古飞便再也感应不到后方山林内传来的能量波动,这并不表示蛮牛与那名魔师的战斗结束了,而是古飞已经离蛮牛与那魔师的战场太远了。

    古飞跟在这名魔师的身后,在林中兜兜转转,看似漫无目的的在岛上的这片原始森林之中穿行。

    但古飞知道,前方那个魔师,这样做并不是没有目的,随着四周的地势起伏,这个家伙显然是正在向着海边而去。

    果然,很快,古飞便听到了浪涛的声响隐约从前方传来,但古飞并没有急于出手,依旧无声无息的跟在那名魔师的身后,等待绝佳的出手机会。

    他要一击即中,以雷霆之势,擒下这个魔师。

    在听到涛声之时,古飞发觉,前方的那个魔师,似乎松了一口气,放松了下来,很显然,那名魔师以为逃出生天了。

    不多时,涛声响亮,那名魔师与跟踪他的古飞,从原始密林之中走出,走进了一片椰林之中,海风那股腥臭的气息,立时扑面而来。

    在进入那片海滩椰林之后,古飞向那名魔师快速接近,而后,他出手了。

    “嗤!”、“嗤!”两道璀璨的五彩剑气,如同两道五彩的闪电一样,猛然在古飞的手中激'射'而出,袭向那名魔师的后背。

    不过,这名魔师到底是一名不弱的高手,在剑气出现的那一刹那,破空之声还没有响起之时,他便感觉到了异样,身体矫健的躲闪向一旁,“噗!”、“噗!”两声,两道无匹剑气,只在沙地之上留下了两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古飞失手了?当然不是,真正的杀招在后面,激'射'而出的剑气虽然已经落空,但冲上来的古飞早已计算出了那名魔师的躲避方向,连环杀招立时施展而出,金光灿灿的掌刀横扫魔师胸腹。

    魔师反应迅速,举掌格挡,古飞的掌刀与魔师的手掌交击在了一起,那名魔师顿时如遭雷击,“喀嚓!”一声,魔师的手掌之上立时响起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近身搏斗,是武者的强项,但是却是其他修者的弱项,一旦被武者近身,那将是其他修者的噩梦。

    古飞一掌直接震裂了对方的手骨,而后手臂仿佛化作了一条灵动的灵蛇一样,瞬间缠上了对方的手臂,而后猛力一震,“喀嚓!”、“喀嚓!”……那名魔师的手臂顿时传出了一连串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断裂的声音,下一刻,那名魔师的手臂便瞬间爆散了开来,化作了一团腥臭血雾。

    古飞顺势一拳将对方的胸膛击的凹陷了下去,连一声惨叫都还没有喊出来,那名魔师的喉咙般被涌出的血沫堵住了。

    这一连串凶狠凌厉到了极点的攻击,可谓是一气呵成,尽皆发生在电光火石间。那名实力不弱的魔师,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在一瞬间便被人打残了。<!--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