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五十章 西土极乐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五十章 西土极乐

    太可怕了,墟天境之中的一个“王”竟然被一道杀念形成的虚影打得没有任何还手之力,这让隐身在一旁的古飞,震惊之余也感到不可思议。

    墟天境之中,雄霸一方地域的”王“,那可是堪比半神的可怕存在。

    杀念成型惊天地,诛仙杀神若等闲,山谷之中的上古遗迹,成了死亡绝地,没有任何生物敢踏足,无数虚淡不实,仿佛轻烟般朦朦胧胧的古老身影,透发出无尽悲壮的气息,在拼命厮杀。

    每一道模糊的身影,仿佛一阵风吹过都可能就此消散,但是,却强大有若战神临世,杀气冲天。

    滂沱大雨,呼啸寒风,尽皆被挡拒在这一方遗迹之外。

    暴风雨,只在遗迹外肆虐,遗迹内,连一滴雨水都没有,仿佛天上倾盘而下的雨水,落到遗迹上空之时,便被蒸发掉了一样。

    如此一个雷电交加,大风大雨的夜晚,如此令人惊骇欲绝的一幕,看的古飞心神'荡'漾,目定口呆。

    魔沙岛,似乎并不简单,古飞隐隐觉得,岛上似乎隐藏着天大的秘密,起码,在上古之时,这座岛屿便已经存在。

    即便经历了无尽岁月的海浪冲刷,别的地方早已沧海变桑田,大自然的力量,也无法将这座岛屿在落神海中抹去。

    “吼!”白骨王者仰天怒吼,他拼命从遗迹之中冲了出来,它不敢停留,直接头也不回的从山谷之中冲了出去。

    谷外,感觉到已经脱离了危险的不死王者,站立在一块大石之上,仰天怒吼,骨体的它难以发出真正的声音,但是那股强烈的灵魂波动,却是想四面八方扩散而出。

    虚空之中'荡'漾起了肉眼可见的道道涟漪,从天上倾泻而下的大雨,在白骨王者十丈之外,便被骨体之上透发出来的力量挡拒了开去。

    白骨郡王怒发如狂,它万万想不到,刚从墟天境内传送出来,便直接陷入了险地,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白骨王者郁闷的差点吐血,当然,他没有血肉,自然是吐不出血来的。头骨之中的那团灵魂之火不断闪烁,已经不复刚刚从空间通道之***来时那般旺盛。

    遗迹之中的恐怖杀念,起码令他的灵魂之火削弱了将近三分之二,灵魂的波动不再那么惊人。

    这个不死王者,晶莹如神玉一般流淌这一层霞光的仙神骨体,布满了裂痕。最严重的,还是胸口所受的那一击。胸骨碎裂,更有三根肋骨断折,几乎被那股恐怖杀念轰断脊骨。

    这个称雄于墟天境内,不死生物之中的“王”已经从半神境界,被削落到了御虚境界,恐怕要经过漫长岁月的修炼,才能够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

    上古遗迹内的成型杀念,并没有从谷内冲杀而出,不过,山谷内的恐怖波动,却是更加强烈了。

    上古战者的杀念似乎并不能够离开那一片上古遗迹,白骨王者转头向山谷内望去,眼眶之中迸'射'出了两道可怕的神光。

    而后,它便转身头也不回的冲进了暴风雨之中。

    黑暗中,一道人影无声无息的向那个白骨王者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在那头白骨王者从上古遗迹内的古老祭台传送而出之时,腾龙大陆上,另外的几处上古遗留下来的遗迹之中,也产生了异动。

    腾龙大陆极西之地,有一方人人向往的人间乐土。西方佛土,绝对称得上是腾龙大陆之中的一处灵地。

    佛土内,三万庙宇,金砖玉瓦,众生皆信佛,修的是罗汉佛陀果位。每到傍晚,夕阳西照之时,佛土之中便会传出悠扬钟声,无数佛门弟子在'吟'唱,一片祥和神圣的景象。

    佛土的中部地域,居住着西方佛土佛力高深的修士,传说,佛土中部,至今依旧有证得罗汉果位的佛子坐镇。

    佛土广阔无边,中部地域内,有一座灵山,那里,宝树摇曳,瑶草铺地,各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过的仙花奇草,遍布于整座灵山。

    成片的殿宇座落在灵山之上的各个山峰之上,飞瀑流泉点缀其间,云深处更许多佛殿漂浮于高空之上。

    这座灵山当真是一个钟天地之灵秀的宝地,天生灵根汇聚,引得八方灵气齐聚,一座座青碧翠绿的山峰,没有一株凡草,没有一棵凡树,所有植被无不灵气涌动,神光闪烁。

    在这座灵山之上修炼的话,绝对事半功倍。山上佛殿,全部建造在灵气最浓郁的灵脉之上,有些灵脉的灵气,更是能令一座佛殿漂浮在灵脉的上空。

    一座古老的佛殿,***在灵脉中央地带,定住灵脉。

    佛殿内,一片空旷,没有任何的摆设,也没有悬挂任何的佛像,但是,佛殿的地板之上,却是篆刻着无数古老的符文。

    两个多月前,这座***在中央灵脉之上的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的古老佛殿,突然产生了异动。

    ***在中央灵脉之上的古佛殿产生异动,这还得了?很快,整个西方佛土的佛门大德,都被惊动了。

    佛土之所以如同仙境一般,就是因为灵山灵脉汇聚八方灵气,如果古佛殿有什么异动,导致灵脉改道的话,那这一方佛土便会面临一场浩劫。

    地下灵脉改道的事情,在腾龙大陆上并非没有出现过,灵脉一旦改道,原本的一方仙灵之地,往往便会变成一方穷山恶水。

    灵脉改道天地动,为了不让灵山灵脉产生异动,所以,在很久以前,佛土之中的一个修成佛陀果位的大能者,便不知道从何处以莫大的法力,移来了一座古老的阵图,***在中央灵脉之上。

    后来,有人为避免因为风吹日晒,年深日久,致使阵图损毁失效,便在阵图所在的位置,修建了一座佛殿,并派人在佛殿之中看守阵图。

    古老的阵图,有着莫测的力量,果真震住了中央灵脉,如此历经了无数岁月,灵山上的中央灵脉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异样。

    古佛殿之中传出的一股恐怖的波动,令所有佛门大德紧张无比,甚至有人认为,古佛殿已经镇不住下方的灵脉了,这是灵脉爆发的异象。

    但是,古佛殿之中传出来的波动,并没有持续多久,便消失了,接着,令所有佛门大德都傻眼的一幕出现了。

    一个只在传说之***现的上古大能,从古佛殿之中走了出来,自此,佛土的宁静,便被彻底打破了。

    当那位上古大能,见到灵山圣境,灵气充盈之时,竟是住在了古佛殿之中,不走了。一众佛门大德虽然万般不愿,但也尽皆无奈。

    谁叫别人的拳头硬呢。

    祥和的灵山内,一只只仙鹤在祥云间飞舞,数十只遇人不惊的梅花鹿,在山间嚼食着灵草,'毛'茸茸像是雪团的大白兔,更是出没于山林草地间,在这样的宝地,这等动物都早已有了灵气。

    两个多月后,西方佛土,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灵山之中的一眼清泉旁,生着一堆篝火,篝火旁的一块石头上,坐着一个龟身龙首的家伙。

    “烧鸡翅膀,我喜欢吃!”那家伙手里拿着一根树枝,串着几只“鸡翅膀”一边放在篝火上烧烤,一边大声唱着自编的歌谣。

    一个齿白唇红的小沙弥,正战战兢兢的在这个家伙的旁边侍候着。

    “你这小光头,快去再给我抓几只野鸡回来!”那龟身龙首的家伙在享用完了那几只“鸡翅膀”之后,'摸'了'摸'肚子,似乎意犹未尽,便转头对那小沙弥大声说道。

    “这这这……佛家忌杀生,我我我……”那小沙弥吓了一跳,语无伦次的我我我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我我你个头,你不去抓几只野味回来,我就将你吃了!你这小光头细皮***的,想必比野味更好吃,哈哈……”龟身龙首的家伙说着便大笑了起来。

    就在那小沙弥被那龟身龙首的家伙吓得双脚如同弹琵琶般'乱'斗之时,突然,一阵轰隆隆如同万马奔腾般的异响从古佛殿所在的方向传了过来。

    “不好!”那龙首龟身的家伙顿时变'色',他懒得再理会这个小沙弥,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而后“唰!”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而那小沙弥,却是再也坚持不住,双脚一软,跌倒在地。

    他被派来侍候这个佛土长老也要恭恭敬敬的大能者的时候,便被这个大能者的样貌吓了个半死。

    这个小沙弥现在被这个大能者声'色'俱厉的吓了一吓,更是差点被吓破了胆,惊恐欲绝。

    这个时候,那个龙首龟身,被佛土一众大德称之为大能者的家伙,已经出现在了古佛殿前,凌空站立在虚空之中,一双眼眸透发出两道如同实质般的可怕寒光,紧张的盯着下方的古佛殿。

    “轰隆隆……”整座***在中央灵脉之上的古佛殿,已经震动了起来,似乎什么东西,要从古佛殿那黑洞洞的大门内冲出来一样。

    “唰!”、“唰!”、“唰!”、“唰!”

    虚空中传来异样的波动,四个白须白眉,身穿大红袈裟手拿佛珠的老和尚,同时在古佛殿东、南、西、北四方虚空显现而出。<!--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