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四十六章 技近乎道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四十六章 技近乎道

    “唰!”古飞从祭台之上冲了出来,在虚空迈步,每迈出一步,身影便在虚空之中消失,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三十丈之外。

    修为晋升入脱凡境界之后,古飞施展八步极速展现出来的速度,起码比以前快了数倍,几步迈出,他便如同虚空飞行一样,已经冲出到了百丈之外。

    那座古老的祭台,坐落在这片古老的上古遗迹的边缘地带,百丈外,便已经脱离了遗迹的范围。

    古飞感应到了地里那头魔物的移动方向,便追了下来。

    “篷!”泥土纷飞,那头魔兽突然破开地面,冲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古飞的第二步已经向这头魔物当头踏落。

    第二步踏出,古飞脚下生出了风雷之声,隆隆声中,仿佛一方天地都要坍塌下来一样,透发出来的恐怖波动,令人心悸。

    “砰!”

    没有任何的悬念,古飞踏出的第二步,结实的踏在了这头魔物那狰狞的头颅之上,下一刻,这个倒霉的魔物的头颅便像西瓜般爆散了开来。

    腥臭的血水,从魔物的胸腔之中喷洒而出,那股难闻的腥味,立时便在空气当中扩散了开来,闻之令人作呕。

    踏杀了独眼魔物之后,古飞从容的从天上徐徐降下。这个时候,他才仔细的观察起周围的情形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古飞发觉,四下里实在太过荒凉了,除了杂草,低矮的灌木之外,入目所见的便是石头。

    天上阴阴沉沉,见不到蓝天白云,甚至连太阳的影子也没有见到,更不会出现阳光了。虽然天'色'昏暗,但目力所及,也能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古飞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单独出现在这里,更加不知道在穿越世界屏壁之时,发生了什么突变,他现在最迫切的事情便是要弄清自己在哪里。

    魔物,废墟,山谷之中的一片苍凉,这一切,都令古飞隐约感到不安,而且,这里的天'色'也有点奇怪。

    似乎这里的一切,都带有一种魔'性',令古飞感到很压抑,他似乎进入了一处魔地,有着莫测的凶险。

    这是武者的自觉,对危险的感应。古飞不愿在这个上古遗迹中久呆,他辨明了方向,便直接向山谷外走去。

    他很小心,能彻地的魔物,防不胜防,如果躲藏于地里的魔物,实力高出他很多的话,便不易察觉到。

    但是,似乎山谷之中就那么一头强大的独眼魔物,直到古飞走到谷口的时候,也没有遇到其他强大魔物。

    只是不时在那些低矮的灌木丛之中,见到有一些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弱小魔物的身影。但即便是弱小的魔物,也长得凶狠狰狞无比,见到古飞走过,都会冲着古飞龇牙咧嘴。

    “魔化?”古飞见到这些魔物之后,脑海之中不禁冒出了这个词语来,他非常吃惊,这里似乎真的魔'性'很重。

    正当古飞打算探索一下附近地域之时,远处的一座矮山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而后,便见到那道黑影从那座矮山冲了下来,直接向着古飞这里而来。

    那人来的好快,如一团黑云般快速向着古飞飘动而来,十七八里的距离,眨眼间便至。

    古飞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在那人的身上感应到了一股不弱的力量波动,而且,那人身上透发出来的气息阴森邪恶,不用问,这人绝对是魔道中人。

    既然有人,那就不用去探索了,这个魔人绝对知道这里的情况。古飞已经生出了要擒下此人的念头。

    “你是谁,为何在这里!”那人来到近前,一双透着黄光的眼眸,警惕的紧紧盯着古飞,森然问道。

    这是一个青年,一个身穿黑衣的高瘦青年,古飞注意到,这个青年右手藏在袖袍之中,隐隐有一股森寒煞气从袖袍内透了出来。

    很显然,要是一言不合,这个魔人便会直接向古飞出手。在魔道中人的世界里,弱肉强食是最基本的生存法则。

    “哼!”古飞心中冷笑,初入脱凡境界的他,已经能够很好的隐藏自身的气息,眼前这个魔人,并没有看出古飞的修为。

    但是,这个魔人的修为,在古飞的眼中,却是暴'露'无遗,想要隐藏都隐藏不了,这是无法弥补的力量差距。

    弱者,怎么可能在强者的眼中,隐藏得住自己的修为?除非这个弱者有着能够隐藏气息的那一类的秘法。

    “这里是什么地方!”古飞直接问道,强者,在弱者面前,无需顾忌,古飞的语气,不容置疑,像是直接向这个魔人下命令一样。

    “你……你是外来者?”那名魔人显然很吃惊,一脸骇然的说道,而后,那名魔人竟然直接转身便逃。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古飞冷然说道,而后直接一步跨出,瞬间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便直接出现在了那个黑衣魔人的身后。

    八步极速,就算是同级的修者,也没有几个人的身法可以快过古飞,这个魔人的修为本来就要比古飞弱上一筹,更加逃不了,

    那名魔人似乎也想不到古飞移动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不禁吓了个魂飞魄散,惊怒的嘶吼一声,藏在右袍下的右手猛地向古飞挥出。

    “篷!”的一声,一大篷透着森寒乌光的黑'色'沙尘立时便如同一片乌云般铺天盖地的向古飞笼罩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古飞不禁一惊,如此近的剧烈,那邪异的黑沙瞬间即至,也不容他多想。

    璀璨的五彩气芒顿时从古飞的身上透发而出,他如同穿上一件五彩战甲一样,扩散开来的浩瀚罡气,立时便将笼罩而来的邪异黑沙,挡拒在了身外。

    “你不是魔域中人!”那名黑衣魔人像是见鬼了一样,难以置信的惊呼道,而后,更加不敢停留了,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疯狗一样,向远处奔逃。

    那铺天盖地的邪异黑沙,透发出惊人的凶煞阴寒之气,仿佛能够削骨一样,令困在黑沙之中的古飞有一种神魂摇'荡',元神似要离体的怪异感觉。

    而黑沙所透发出来的那一股寒气,更是仿佛连虚空都冻结了一样,古飞的移动竟然收到了阻碍。

    古飞很是吃惊,但是,这种程度的力量,难以封困住他,他直接破开黑'色'魔沙的封困,冲了出来。这时,那个黑衣魔人已经头也不回的逃出了数里之外。

    不过可惜,这一方地域,其实并不适合逃跑和躲藏,低矮的灌木,不过半人高,四下里一目了然,根本没有什么影响视力的障碍物。

    所以,这个魔人是注定逃不了的。

    古飞脚踏八荒步,虽然并不能如这套上古身法的名字一样,踏遍八荒,纵横天上地下,但是要追上这个仓惶而逃的魔人,却并不是一件难事。

    很快,古飞便再次'逼'近了这个魔人,这一次,古飞不再让这个魔人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他直接出手了。

    古飞双手翻飞,结出了一个个玄奥的印法,恐怖的力量在他指间流淌,五行的力量随着双手印法的不断变化而在转变。

    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力量被汇聚而来,最后,古飞打出了水行之印,无尽的水蓝'色'气芒笼罩了天地,在印法力量爆发开来那一刹那,古飞仿佛融入了蓝'色'的光芒之中。

    天地间仿佛真的到处充斥着水波,一方天地被大水笼罩了,水行之力化成了有形之质,仿佛滔滔大水被接引而来,浩'荡'在天地之间。

    没有任何的悬念,那名高瘦的黑衣魔人,被笼罩在了这股浩瀚的水蓝'色'力量之中,尽管怒吼连连,拼命挣扎,也难以破开这号称天下至柔力量的封困。

    这是就是五行绝灭印法之中,水行印法的奇绝威力!

    不是神通,不是道术,但却更胜神通,更胜道术。这也是一种“道”,完全是由“武”衍生而出的“道”。

    由武技升华,而后形成的“武道”,技近乎于道,神通也是“道”,术法也是“道”,殊途同归,尽皆是大道无形的一种体现。

    在腾龙大陆上已经彻底没落了的武道,并不比神通与道术逊'色'。

    传说中的五行绝灭印法,能够崩天裂地,修为突破到脱凡境界的古飞,似乎验证了这一传说,武破虚空,也许并不是虚言,将来古飞如果能够将武道发挥到极致,威力将不可想象。

    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般,天空中竟然传出了隆隆雷响,那是怒海在激'荡',那是惊涛骇浪在翻腾。

    无尽水蓝'色'的光波翻涌着,似天河突然倾斜,无尽的天河之水奔腾而下,封困在水行之力的那名魔人,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汹涌澎湃的水行之力,令这名魔人受到了重创,口中大口大口的往外喷着鲜血,神'色'也委顿了下来。

    “别杀我……”那名魔人有气无力的喘息着说道。

    修为突破了之后,古飞的内空间由直径五丈,扩展到直径十余丈,空间之力也随之增强了数倍。

    空间之力从古飞眉心的那道淡紫'色'的竖痕之中透发而出,已经可以令他停留在虚空之中,能够令他短时间的御空飞行。

    站立于虚空当中的古飞,冷冷注视着被封困在水行之力之中的那名魔人,淡然说道:“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这个魔人的生死,只在古飞的动念之间。<!--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