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四十五章 祭台,遗迹,遇袭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四十五章 祭台,遗迹,遇袭

    空间在扭曲,古飞与老龟穿行在空间通道之中,进行着跨界大挪移。 上古传送阵,成功启动,浩瀚的力量打通了一条不知道通向何处的空间通道。

    空间通道之中,时间似乎错'乱'了起来,古飞只觉得自己仿佛迈入了时间与虚空的隧道之中一般,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

    古飞感觉自己像是在腾云驾雾一般,似乎在极速的穿行,但又似乎根本没动一样。直至身外的笼罩的璀璨灵光消逝,古飞与老龟的眼前浮现出一片寂静的虚空,像是回到了天地未开之前一样,在这片特殊的空间内没有任何景物,漆黑的虚空中除却他们的呼吸声外,便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在这片虚空之中,古飞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像是过了亿万年那般久远,又像是仅仅过了一瞬间,古飞心中生出了一种错'乱'时空般的怪异感觉。

    随后,前方突然涌现出无数的光速,每一道光速都璀璨如同一颗颗流星,划破了沉寂的虚空,不断从古飞与老龟的身旁划空而过。

    这是时空的穿行,是行走在大世界屏壁之中的迹象,他们正在跨越大世界之间的障碍,从一个世界进入到另一个世界。

    时间仿佛停止了,也知道自何时开始,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一道道恐怖到了极点的能量波动开始'荡'漾而来。

    “轰隆隆……”

    古飞吃惊的见到了虚空的崩碎,仿佛天崩地裂,他们冲进了能量'乱'流当中,如同怒海之中的一页扁舟,仿佛随时都可能被吞噬掉一样。

    见到眼前如此震撼的一幕,古飞震惊到了极点。突然,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一片刺目的光芒突然爆发而出,古飞神魂震'荡',仿佛魂魄都被震出了体外一样,他受到了莫大的冲击,只觉眼前一黑,他顿时昏'迷'了过去。

    在昏'迷'之前,他隐约见到,慌'乱'的老龟似乎打开了他的伪天地,想要将自己收进他的伪天地之中。

    …………

    “轰隆隆……”未知的地域,两座大山之间的一座山谷,突然震动了起来,一些奇异的生物,从山谷之中惊慌冲出。

    本是平静的大山,不再平静,山谷之中的一处上古遗迹,发生了异动,遗迹角落的一座不知道荒废了多少岁月的古老祭台,开始爆发出了道道强光。

    无数古老的符文开始从祭台上显现,一股强大的力量波动,浩'荡'而出,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仿佛一头沉睡了无尽岁月的洪荒巨兽苏醒了过来一样,透发出了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动,祭台上空的虚空之中开始震动起来。

    如水波般,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浩'荡'而出,而后,道道空间裂缝出现在祭台上空,空间破碎了。

    “唰!”一道人影从破碎了的空间之中跌了出来,似有一股力量将这个从空间之中跌出的人护住,而后徐徐的向祭台下方降落。

    最后,这个人降落在了祭台之上。

    恐怖的能量波动没有持续多久,便如'潮'水般退却了,无数的符文开始重新没入祭台之上,一切异样的波动尽皆在快速消失。

    那个从破碎的虚空当中跌出来的人,是一个身穿白衫的黑发少年,这个少年已经昏'迷',静静的躺在冰冷的祭台上。

    这处上古遗迹,冷冷清清,到处都是残砖碎瓦,唯有这座祭台还算完整,四下里见不到一个生物,天空也是阴沉沉的一片。

    山谷之中只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和杂草,似乎这里,甚至这一方地域都是一个没有任何灵气的穷山恶水之地。

    冷冽的寒风不时从山谷为吹进来,带来的除了寒冷之外,便是夹杂在风中的那一股子煞气。不错,风中带煞,这个地方似乎不是一处善地。

    忽然,山谷内,上古遗迹外的某一处地面动了起来,而后,“篷!”的一声,泥土飞溅当中,一道黑影从地里窜出。

    一股惨烈的煞气,立时便弥漫了开来。

    这是一头半人高的魔影,从地里跃出来之后,便蹲在地面,四爪着地,如果站立起来,恐怕比一个壮汉还要高大。

    这个似人形,但是却更像一头凶兽的无比凶狠,暴戾的生物,是头魔物,浑身上下透发着一股浓烈的魔气。

    全身漆黑,长满鳞片,獠牙阔口,一双利爪如同钢钩般,不但锋利,而且还泛着森寒的乌光。

    最奇的是,这头魔物只有一只血红的眼睛,而且这只眼睛生长在脸庞的正中,足有拳头般大小。

    短小而精壮的四肢,厚厚的鳞片下面,是如同虬龙般,一块一块隆起,盘根错节的强健肌肉,稍微一用力,筋骨便发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这绝对是一头恐怖的魔物。

    这头魔物的鼻子在空中嗅了几下,便发觉了上古遗迹中,祭台上的那个青年。

    “嗬!”

    魔物的喉咙之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而后,那粗壮的后退在地上猛的一撑,化作了一道黑影,向遗迹之中的祭台急扑过去。

    这头魔物魔威凶悍,快如猎豹,几个纵跃,便扑到了百丈之外的祭台前,而后高高跃起,向着祭台扑落,五指直接朝着祭台上那个昏'迷'的少年,当头抓下。

    透着乌光的利爪,如同五道刀锋般撕裂虚空,绝对有着洞石穿金的可怕威力。

    但是,祭台上的那个少年,依旧没有一丝要醒转过来的迹象,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巨大的危险正在降临。

    “砰!”

    那魔爪正正的抓在了那个少年的头颅之上,但是,并没有鲜血飞溅的场景出现,那头魔物的利爪,竟然如同抓在了一块神铁之上一样,被反震了开来。

    那头魔物似是感觉到危险,低吼一声,刹那间,便从祭台上跃了下去,远远躲避了开去。

    实在难以想象,这个白衣少年的头颅竟然如此坚硬,堪比神铁。那头魔物既然能够在地底穿行,一双利爪的洞穿力绝对惊人,但都难以伤及这个少年分毫。

    受到了那头魔物的当头一击之后,祭台上的那个少年才慢慢醒转了过来。

    “哎呀!”当古飞再次睁开双眼之时,脑袋之上立时传来了一阵火辣的刺痛,随后,便觉得一股寒气袭上身来。

    脑袋上的疼痛很快便消退,古飞从地上坐了起来,而后,他发觉自己似乎在一个祭台之上。对于这种古老祭台式样,古飞还是分辨得出的。

    他已经见过两座形式相似的古老祭台。

    “这是什么地方?老龟呢?”古飞猛的一个激灵,身上顿时便冒出了一层冷汗,而后,他猛地从祭台上站了起来。

    而就在古飞从祭台上站起来那一刹那,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猛的袭上身来,令他浑身'毛'孔一下子便炸了开来。

    “不好!”古飞大吃一惊,他万万想不到,刚刚清醒过来,便遇到了莫大的危险,他想也不想,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直接退却。

    “篷!”残影瞬间破碎,在古飞原先站立之处,一道可怕的魔影显现而出。

    古飞发觉,那道魔影是一头从来没有见过的魔物,这个魔物形似人形,却生着一只血'色'独目,样子狰狞凶狠之极,令人望之生畏。

    “哼!”古飞一声冷哼,止住后退的身形之后,马上双手结印,无尽的火行之力开始从印法之中浩'荡'而出,形成了铺天盖地的如同烈焰神火般的可怕气芒,向着那头魔物涌动而去。

    浩瀚的火行之力,浩'荡'出了可怕的高温,仿佛令虚空都焚烧了起来,一下子便驱散了周围的那股寒气。

    那头魔物似乎知道厉害,嘶吼一声,那满布鳞甲的魔躯涌动出了一股强大的魔气波动,“唰!”的一声,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光影,从火海之中冲了出来,向祭台上扑去。

    这是古飞的修为突破到脱凡之境之后的第一战,他要借这头魔物来练一练手,看看自己的修为到底强大到了何种程度。

    他冷笑着一步迈出,八步极速,被发挥到了极致,如同瞬移一样,那头魔物还没有落到地上,古飞便出现在了魔物的上空。

    又是一步迈出,但是,这一次,展现出来的却已经不是八步极速,而是转变成了八步八杀第一步。

    “轰隆隆……”随着古飞一步踏出,他脚下的空间,顿时便震动了起来,浩瀚的力量在他脚下涌动,撼动了一方虚空,同时也笼罩住了下方的那个魔物。

    “砰!”

    没有任何的悬念,那头魔物历吼一声,直接被古飞一脚从空中踏了下来,“篷!”的一声,石屑泥土飞溅,那头魔物,砸进了下方的残砖败瓦之中。

    而古飞却是潇洒的降落在了祭台之上。

    这头魔物的实力似乎介乎于醒我九重天和脱凡境界之间,根本不是初入脱凡境界的古飞的对手。

    “嗯?”古飞忽然脸'色'一变,“想要从地里遁走?”说着,他一掌向下按出,浩瀚的掌力立时便将弥漫开来的烟尘驱散了开来。

    地上,已经不见了那头魔物的踪影。<!--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