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太极图VS石人阵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太极图vs石人阵

    神念凝聚而成的虚像与真人无异,古飞的内空间外,他的本体如木石般盘坐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声息。

    古飞身旁,老龟紧张的在守护,这个时候的古飞,心神完全沉浸在了内空间之中,就算是现在有人将他大卸八块,他也不会知道。

    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行为,就算是老龟也不敢在险地之中如此施为,老龟为了保险起见,他打开伪天地,将尸将分身放了出来。

    身高九尺的魁梧战将,身穿古老战甲,手持丈八黑棍,威风凛凛,实有一棍在手,傲视千军的摄人气概。

    有老龟与他的尸将分身守护在一旁,绝对万无一失。墟天境内,没有人能够在老龟与尸将分身的守护之下,伤得了古飞。

    在老龟收回石龟壳之后,这座石阵的异动逐渐平复了下来,那一尊尊高大的石人,又再各归本位,石眼内透发出的摄人神光,也随即暗淡了下来。

    石体之上透发出的恐怖能量波动,在退却,最后彻底收敛在石体之中,石人重新成了冷冷冰冰,没有任何气息的石像。

    老龟见到这一幕,心中震惊到了极点,那死变态实在够变态的,竟然在这里设下了这样的一座绝阵来。他已经看出,这些石人傀儡,绝对不是简单的石头人。

    墟天境的主人,如此大的手笔实在令老龟这个超级老古董也不得不动容,每一个石人之中,都封困了一道战魂,一道被抹去了灵识,只知道战斗的战魂。

    如此多的石像,如此多的战魂,构成了这座绝阵,大阵不毁石像不碎,战魂不灭。

    不过,这显然并非是绝对的,这座绝阵似乎受到过冲击,有人以特殊的方法令一些石像破碎了,灭了石像之中的战魂,令石像不能自我修复。

    彻底磨灭神魂的方法,老龟也懂,但是,以他现在的修为,却难以磨灭如此强大的战魂,而且是如此多的战魂。

    现在,老龟是想不到任何破阵的办法了,只有将希望寄托在了古飞的身上。如能驱动那件禁忌之物,他们便有希望破阵而出。

    老龟口中的禁忌之物,其实便是那个太极阴阳图。

    古飞的内空间之中,神念凝聚而成的另一个古飞出现在了这个直径五丈左右,没有天地之分的空间之中。

    这一方空间,除了脚下那一块黄沙夹杂着泥土的地面之外,便再也见不到任何的东西,甚至于一根小草都见不到。

    这是一方完全没有生命迹象存在的空间,空间的边沿地带,是极度不稳定的灰蒙蒙的混沌虚空。

    空间边沿的混沌地带之中,悬浮着一剑,一鼎,一玉佩。这三件瑰宝,正在引动混沌鸿蒙之气来淬炼自身。

    这三件瑰宝都是有灵之物,它们可以本能的吸纳混沌鸿蒙之气,来修复自身的损伤,当然,残碎的剑魂是不可能修复的。

    但是,那山河鼎与阴阳鱼玉佩,似乎拥有完整的魂,因此,能够展现出瑰宝的真正威力,前提是有驱动瑰宝的修为。

    而且,那阴阳鱼玉佩之中,可是有一道残魂在内的。一花一世界,或许,这阴阳鱼玉佩之中,别有洞天也说不定。

    现在的古飞没有任何的选择,他只有尝试着去沟通阴阳鱼玉佩,他想与玉佩之中的那个存在取得联系。

    古飞已经知道,其实都是玉佩之中的那个神秘的存在在'操'纵着阴阳鱼玉佩。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出奇的顺利,古飞并没有费什么劲便轻易的捕捉到了玉佩之上透发出来的那一股微弱到了极点的精神波动。

    “我需要你的帮助。”古飞并没有多余的话语,开门见山的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意图。

    “你很直接!”古飞的心间,响起了这样的话语,这是心神的交流,玉佩之中的那个神秘的存在,在以神念直接向古飞表达自己的意思。

    接着,古飞与那人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他的神念便从内空间之中退了出来,盘坐在地上的古飞随即便张开了双眼。

    神念进出内空间,可以说是动念之间便可以做到的事情,比之真身直接降临内空间,不知道快了多少。

    神念归位,古飞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怎么样?”守候在一旁为古飞的老龟立即出声问道,事关能否离开墟天境,老龟也难以保持镇定了。

    古飞没有回答老龟,而是抬头仰望,而后一股奇异的波动从他的眉心之处传了出来,接着,古飞眉心之处的那道竖痕,开始透出道道光华。

    就在古飞眉心那道竖痕如同一只神目般张开之时,一团拳头大小的黑白光华从古飞额头上的那道透发出璀璨光华的竖痕之中冲了出来,冲上了高空。

    “轰!”天地震动,一个巨大的太极阴阳图出现在了高空之上,笼罩住了一方天宇。在太极阴阳图出现的那一刹那,整座石阵开始运行了起来。

    那一尊尊站立在基座之上的形态各异的石像内,禁锢着的战魂开始觉醒。战魂的觉醒,如同向那些冰冷的石像灌注进了无限的活力,恐怖的能量波动开始从石人的身上扩散了开来。

    太极阴阳图笼罩了一方天地,阴阳二气汹涌澎湃,那两只太极眼,有如无底的黑洞一样,开始吞噬天上地下的一切灵气,包括大阵凝聚的力量。

    “吼!”那些从石像的基座走下来的石人,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威胁,本能的嘶吼了起来,接着,有石人腾空而起,向天上的那个巨大的太极阴阳图冲了过去。

    飞身向天上太极阴阳图扑去的石人,挥动石拳,打出了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量,向天上那个缓缓运转的太极图奔袭而去。

    “砰!”的一声巨响,石人的攻击轰在了阴阳图上,那一方神图,纹丝不动,相反,神图爆发出来的力量,却是将那石人直接从高空之上震了下来。

    那石人如同一块陨石般从天上砸了下来,“轰!”,一声闷响传来,地面一阵震动,泥土飞溅,一只大坑,出现在了地面之上。

    尘土飞扬间,那个从天上砸下来的石人从坑中爬了出来,石体布满了道道裂痕,如同一件精美的瓷器被震裂了一样。

    “吼!”无数石人在咆哮,接连有石人冲天而起,向天上那一方疯狂吞噬天地灵气的神图发起凶猛的攻击。

    这些被抹去了神识的石像战魂,只保留有最原始的战斗本能,是名副其实的杀戮机器,凭着本能,无数的石人,不时施展出生前的禁术,无尽的能量风暴,撼动了高天。

    就是太极阴阳图,这时也震动了起来。

    从下方席卷上天的能量风暴,虽然撼动了太极阴阳图,但是,这股恐怖的能量风暴,有一部分竟然被神图之上的那两只太极眼吞噬了进去。

    神图吸纳天地精气,来者不拒,大阵的力量,石人的力量,这天地间所有的力量,它似乎都能吸收炼化。

    “轰隆隆……”太极阴阳图虽然被下方无数石人轰出的强大到了极点的力量,冲击得剧烈震动,但依旧在缓缓运转。

    浩'荡'而下的阴阳二气,定住了一方天空,涌动的力量被源源不断的吸扯进神图上的那两个太极眼之中。

    阴阳鱼玉佩之中的那个神秘的存在,似乎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神图震动间,无尽的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阵图下方的绝阵所凝聚了无尽岁月的力量,也被逐渐的抽扯了出去。

    大阵的力量再被削弱,但是,大阵力量被削弱的速度很慢,照这个速度来看,就算是三天三夜恐怕也难以将大阵的力量全部抽扯而去。

    而古飞与老龟却是等不了那么久,这让他们焦急不已。

    这个时候,整个大阵之中的所有石人都不安的嘶吼不断,那恐怖音波,震得古飞耳朵嗡嗡作响,胸腹之间气血翻滚,难受之极。

    “没有多少时间了,你是否能快一点破掉这座大阵?”古飞以神念向阴阳鱼玉佩内的那个神秘存在传音说道。

    这时,明月已经高挂在天边,离子时已经不远了。

    “没办法,我已经尽力了,这座大阵很不简单,布置这座大阵的人,绝对拥有力,大神通,如果我能恢复巅峰状态的话……”一个声音在古飞的心间响起。

    “那如何是好?”古飞传音说道。

    “嗯!容我想一想。”那个声音沉寂了下来,一方神图笼罩天地,但是,却被阻挡在了高天之上,难以向下方的阵图降落。

    石阵拥有莫测的力量,石人的力量似乎与大阵融为了一体,不断轰出种种具大威力的神通禁术,将神图撼的震动连连。

    朦胧的阵图开始在无数石人的脚下显现,道道虚淡不实的线条,似乎将每一个石人都连了起来,每一个石人都在按着阵图那古老玄奥的线条移动。

    “嗯!有了,在你们西北角百丈开外,有一个阵眼,你们去破了那个阵眼,大阵的力量便会被削弱!”那个沉寂下来的声音又在古飞的心间响起。

    古飞连忙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老龟。

    “那还等什么!”老龟闻言,直接抄起石龟壳,向西北角冲了过去,那手持黑棍的尸将分身紧随其后。<!--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