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百五十六章 时候到了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百五十六章时候到了

    裂天谷,是一处足有上千里长的狭长峡谷,峡谷笔直的纵横在十万大山内的某处崇山峻岭之中。

    如同是被人在群山里,以绝世神兵在天地间开辟出来的一道裂痕一样。

    当年,也不知道三大道门的开山祖师,是如何寻到这里来的。竟然在这裂天谷内发现了一处神奇的地方。

    裂天谷,是三大道门的重地,可以说,三大道门的开山祖师,便是由这里开始,得到际遇,而走上开宗立派的道路。

    因此,这一处峡谷,可以说是三大道门的源头,三大道门有今日的成就,与这处重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十万大山,本就是一个禁忌,大山之中有着种种传说,种种隐秘,在十万大山之中,有那连仙神级的人物都不敢轻易踏足的凶地,有那刹那间可以葬送半神的绝境。

    传说,十万大山深处,有那神魔的战场,有那葬龙之地,有上古遗留下来的神迹。十万大山,是腾龙大陆上,最神秘的地域之一,在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裂天谷,并没有在大山深处,充其量只是在大山的边缘地域,但是,即便如此,千百年来,也没有外人可以闯到这里来。

    天上繁星点点,洒下无尽星光,明月高照,天地间一片寂静。

    裂天谷的尽头,峡谷截然而止,很突兀,似乎峡谷开裂到这里,便突然停止了,似是神人的绝世一击,被人抵挡了下来,或是劈进了一处神秘的所在。

    总之,千里峡谷,到这里,便突兀的到了尽头。

    峡谷的尽头,是一块巨大的,光滑的,如同玉石一般的岩壁,岩壁上,赫然有一道石门。

    石门紧闭,周围的尘土,足有数寸厚,这里没有风,一切都似乎是静止的,似乎连风都不愿意踏足这里。毫无疑问,这扇石门,已经很久没有人打开过了。

    石门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的,如果要说特别的话,那就是这扇石门是镶嵌在石壁之上的,似乎石壁之后,别有洞天。

    这扇石门,无疑是已经存在了无尽的岁月,因为它给人一种无限久远的气息。

    离石门大约数十里,在一处开阔的谷地之中,有一片殿宇,在夜幕的覆盖之下,只有那片殿宇,透出亮光。

    裂天谷,三元殿,大殿之上,盘坐着数十个白'色'身影,有的人的袖口上绣着一柄小剑,有的人的袖口上绣着一道符文,而有的却是什么也没有绣上。

    在袖口上绣小剑的人,是广成仙派仙派的弟子,绣着符文的是上清宗的弟子,而衣袖上什么也没有的,是太玄门的弟子。

    三大道门,三十名年轻一代之中最杰出的弟子,正盘坐在地上,轻闭双眼,运气调元。丝丝法力波动,从这些人的身上透发而出,在大殿上缭绕。

    这些人,都是三大道门年轻一辈的精英,都是经过选拔而从众多同门之中脱颖而出的最杰出的弟子。可以说,他们将是三大道门的未来。

    大殿内很静,没有人说话,甚至能够听得到呼吸吐纳的轻微声响。他们正在做进入墟天境的最后的准备,离魔星冲七煞的天地异象,还有七八天。

    不过,在这几天之中,三大道门的人,已经开始冲击封印,但是,都失败了,石门封印强大无比,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撼动。

    即便动用了祭台的力量,依然连那扇石门都靠近不了。

    他们想提前开启墟天境的计划,算是失败了,三大道门,再一次印证了开山祖师的遗言,不到时候,无论你有多大的神通,也无法打开墟天境。

    只有当魔星冲七煞之时,魔妖'乱'天地,届时,道消魔长,天地力量的平衡被扰'乱',封印之力大减,那时,才能开启墟天境。

    盘坐在大殿上的三十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弟子之中,忽然有一人长身而起,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人正是古飞。

    他的功法,无时无刻都在运行,动静皆宜。

    他无需像修道者一样,整日枯坐,感悟天道,凝练法力。对古飞来说,静,是道;动,也是道,动静皆是道。

    古飞没有惊动任何人,他走出了三元殿,当他踏出殿门那一刻,至少有七八道神识同时向他扫了过来。

    “嗯?”古飞不禁皱眉,他早已知道,守护在裂天谷之中的三大道门的弟子,无一不是脱凡之境的修者。

    脱凡之境的修道者,已经凝聚出道丹,踏入了培养元神的修炼阶段,在这个时期的修道者,神识很强大。

    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也能瞬间感应到,比用眼睛去看,更加清晰,更加真实。这……或许就是传说之中的天眼通。

    古飞懒得理会他们,神'色'自若的向大殿旁边的一座亭子走去,亭中有一张石桌,几张石凳,很简陋。

    当古飞走进亭子之后,那七八道神识也随之退了开去。

    古飞凭栏而望,只见月'色'如水,四下里一片寂静,抬头仰望苍穹,只见天宇之上,一颗血红的魔星与一颗碧绿的妖星闪烁出妖异的光芒,似在相互比拼谁更光亮。

    “那两颗星辰的距离,越来越近了,难道天上的星辰还真的能够发生碰撞不成?”古飞响起那两甲子一次的预言,心中不禁有些怀疑。

    苍穹之上的那两颗妖异的星辰,比其他星辰要明亮得多,它们似乎比所有星辰离地面都要近,似乎随时都可能从天上坠落下来一样。

    古飞凝望着那颗血'色'的魔星,恍惚间,那颗魔星似乎化成了一只狰狞之极的巨大魔脸,从天上铺天盖地般扑了下来,血口大张,无数生灵被吞噬进那血口之中。

    古飞感觉到,似乎,连自己的魂魄都要被吸走了一样。

    就在这时,古飞胸口之上的那个太极烙印,闪过一道光芒,一股清凉的气流涌进了古飞的体内,古飞随即浑身一震,顿时惊醒了过来。

    “好邪异!”古飞心头震动,连忙移开了目光,这时,他才发觉,自己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湿透。

    古飞觉得有点心烦意'乱',似乎,苍穹上的那颗魔星,竟然影响了他的心境。古飞没有想那么多,直接便在亭中盘坐了下来,运转玄功,逐渐将烦'乱'思绪平复下来。

    亭中的一切,尽皆被远处一个盘坐在另一座大殿殿顶之上的一个白须白发白眉的老道看在了眼里。

    月华映照之下,只见这个老道右边脸红润如同婴儿,但是左边脸却是皱皱巴巴的就像那干瘪的橘子皮一般,乍一看之下,简直就是半个骷髅头。

    老道右边身子生机勃勃,左边身子却死气沉沉,生与死,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竟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任谁见了也必然震惊。

    不过,古飞却发现不了这个老道的存在,而那个老道的目光却仿佛洞穿了虚空,落到了古飞的身上。

    “奇怪,这个小娃儿修炼的竟然不是道术,似乎……是那已经失传了的武道!有意思!”老道对古飞似乎很感兴趣。

    老道浑浊的目光之中,闪烁出了几分神采,似乎会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一样,不过,老道很快便收回了目光,而后双眼轻闭,像是一尊化石般,盘坐在殿顶。

    旭日东升,古飞从入定之中醒了过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一个晚上,古飞心中的烦躁早已平复。

    但不得不说,那天上的那颗魔星,真的充满魔'性',古飞不过是凝望了一眼,便差点被魔星的魔'性'勾动了心魔。

    须知古飞走的是武之一途,而武道即是人道,不离本体,不炼元神,讲求一心所向,再无他物,直指本心,本心是什么,就是什么。

    那管俗世滔滔,万丈红尘,我自勇猛精进,问鼎天地至尊。

    因此,以古飞的心境,绝对不可能在修炼之上产生心魔的,连古飞都差点心神失守,足见那颗魔星是何等的邪异了。

    随后的两天之中,古飞却是一步也不曾踏出三元殿,老实的呆在房间之内,无聊的时候,就打开法宝囊,看一看那条小青蛇。

    这条小家伙,接连吞噬了两块兽晶,还将黑水玄蛇的妖丹都吞进了肚子里,似乎有点虚不受补,腹部位置依然高高肿起,似乎并不见缩小的样子。

    那小青蛇,看来是蛇类之中的一个异种,古飞隐隐感到,这条小家伙的来头可能不小。

    见到小青蛇无精打采的盘在法宝囊内,古飞也不打扰它,让它在里面炼化妖丹。不过,黑水玄蛇的内丹,似乎不容易炼化,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到了第八天的清晨,所有裂天谷之中的三大道门弟子,都聚集了到了三元殿之上,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无比。

    “重要的时刻将要来临,你们检查好身边的一切,该带的不要落下,不该带的,趁早扔掉,然后随着你们的师长出发。”离殇道人环视了一遍眼前的一众弟子,沉声说道。

    离殇的身后,还站着两个老道,这两个老道绝对是两个老怪物,从他们的外表就能看出来。

    两个老道骨瘦如柴,头发疏疏落落的几根,都快落光了,浑身上下的皮肤皱皱巴巴的,早已看不出多大年岁,外表看起来如同干尸一般。

    而那晚那个身上缭绕着生死二气的老道,却并没有出现在大殿之上。<!--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