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百四十七章 暗流汹涌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百四十七章暗流汹涌

    高三丈,宽五丈的巨大祭台,完全由一块快巨大的青石建造而成,除了祭台上方中央位置篆刻有无数的符文之外,似乎组成祭台的每一块青石之上,都有符文在隐现,都有光华在流动。

    四方祭台,通体浩'荡'出一股圣洁的气息,每一块青石似乎都蕴含着一股不可端度的极其隐晦的力量,这股力量似乎还在酝酿。

    这是天地浩然正气,祭台上的大阵,连绵不绝的将附近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来,令祭台越发显得不凡。

    祭台正前方,垂下一道白玉台阶,这时,广成仙派的柳如海,上清宗的鼎阳子,正陪同着一个身穿金乌法袍,头戴紫金星冠的老道拾级而上,走上祭台。

    那老道浑身透发出一股超凡脱俗的气息,有如从天界下凡的老神仙一样,举手投足之间,不带一点凡俗世之气。这个老道,正是太玄门少阳峰的首座祖师朝阳道人。

    当日朝阳道人,在云蒙山大战魔道大魔头六道魔君,没有人知道双方战到最后的结局如何,不过,朝阳道人昨晚在龙皇城出手,现在又和柳如海,鼎阳子出现在这里,那就表示,他并没有在与六道魔君一战之中,受到重创。

    上到祭台之上,朝阳道人向四周看了一眼,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摆衣袖,向旁边恭敬站立着的鼎阳子说道:“开始吧!”

    “是!”鼎阳子连忙上前一步,伸手在腰间的法宝囊上一拍,而后,便见百宝囊中“嗖!”“嗖!”的,接连飞出了数十面紫'色'小旗来。

    每一面小旗,长不足一尺,宽不过四指,旗上密密麻麻的满布符文,似有一层紫光在流转,一股浩瀚的法力波动,从这些小旗之上浩'荡'了出来。

    紫'色'小旗悬浮于祭台上空,一共四十九面,乃是七七之数。

    四十九面小旗,随着鼎阳子手中道诀的连连捏动,开始透发出蒙蒙的紫'色'光霞,旗上的道道符箓似活过来一样,要从旗面冲出来一般。

    七七四十九面小旗,最后在空中形成了一个玄妙的阵法,四十九面小旗上透发出的紫光,练成了一片,铺天盖地,竟是笼罩住了祭台上方的天空。

    一时间,这处隐秘的山谷之中,顿时日月无光,天地也为之失'色'。

    不过,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异样波动,都被一股笼罩住整个山谷的莫测力量封挡了下来,不能传出去一丝一毫!

    显然,朝阳道人等人早有准备,将整座山谷封锁,防止有人感觉到这里的异常。毕竟,南荒之中,卧虎藏龙,如非事先有所准备,天地精气的异常波动,绝对瞒不过那些大修士的感应。

    广成仙派的剑道高手柳如海,见到鼎阳子的阵法如此奇妙,也不禁动容,只有那朝阳道人依然云淡风轻。

    “去!”鼎阳子一声轻喝,手结道印,向着上方的阵旗印去,一道精纯的法力从道印之上冲腾而出,没入了紫'色'烟霞之中。

    与此同时,紫气缭绕的四十九面阵旗,在吸收了这一股法力之后,似乎被彻底激发出了阵旗的威力,每一面阵旗在刹那间,暴长到了十数丈大小,而后化作四十九道紫光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没入了山谷四周的山体之内。

    眨眼间,天上再无紫'色'光霞,再无法力波动,天地间一片清明,东边的旭日,投'射'而来的阳光,落到了祭台之上。

    “这是我上清宗的颠倒八门,移形换影大阵,有此一重阵法的封锁,相信就算是南荒的那些大人物,也绝对看不出谷内有何异样。”鼎阳子自信的向朝阳道人说道。

    “嗯!很好!”朝阳道人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到祭台之上的那个大阵的中心位置,盘膝坐了下来。

    “你们去吧,有我在这里亲自坐镇,除非半神级的盖世人物亲自出手,要不然,没有人可以毁坏祭台。”朝阳道人淡然说道。

    “是!”柳如海和鼎阳子向朝阳道人行了一礼,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忽然,朝阳道人又唤住了他们。

    “最近这几天,离殇道友那边应该就会传来消息,你们回去后,要约束门人弟子,别再在龙皇城之中惹出什么事端来,如果引得那几个南荒的老不死跳将出来的话,将会很麻烦。”

    柳如海和鼎阳子闻言,对望了一眼,而后齐声应允,接着倒退数步,才转身离去。

    两人走出谷口,回头一望,只见山谷之中郁郁葱葱,绿树成荫,飞瀑流泉点缀其中,竟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那里有什么祭台,有什么阵法,有什么人影?

    “鼎阳道兄,你上清宗的阵法之道,果然神妙啊!”柳如海见状,不禁赞叹,这个颠倒八门,移形换影的大阵,竟是将整个山谷之中的真实事物,全部遮掩了,没有人可以看出眼前所见,竟是一片假象。

    “过奖过奖!”鼎阳子含笑道。

    两人谈了几句,便联袂离开了山谷,向着龙皇城的方向而去。

    古飞在楼阁上的房间之中闭目养神,他的身上涌动着一股极其隐晦的元气波动,这是生命的本源的力量。

    武之一途,一切力量尽皆来源身体,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修为日深,开发出来的力量便越大。

    经过昨晚一战,九重天的力量,被磨砺得精纯不少,对于新生力量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了。

    不过,古飞发觉,自己突破修炼瓶颈所开发引导出来的新生力量,却并没有完全与身体契合,新生力量与身体的契合,要一个过程,这是任何人都不能避免的。

    古飞的身体,正在生发微妙的改变,以契合新生的力量,血肉筋骨之中熔炼进的力量在逐渐增加。

    古飞的肉身,正在向宝体迈进,当血肉之中容纳的力量达到瓶颈之时,便是他冲击脱凡之境之日。

    可以说,古飞的力量,并非在丹田,而是在肉身。丹田之中虽然生出了一团本命精元,但是那并非力量的中心。

    本命精元的作用,不过是用来转化天地元气,沟通内外天地。内天地便是人体体内的天地,外天地,便是外面的天地自然。

    武之一途,重在修身,但感悟天地,也是必不可少,强大的力量,随要相应的心境来掌控,来'操'纵。

    古飞处于半梦半醒的玄妙状态之中,全身放松,任凭思绪游'荡'于九天之上,游离在天地之间。

    他仿佛成了一个旁观者,淡漠的感应着体内那股新生力量的脉动,血肉筋骨轻微颤动,一丝丝的吸纳着那股力量。

    无悲无喜,这就是古飞现时的心境。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宠辱不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阁外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而后,很快,那人便走进了楼阁,来到古飞的门外。

    古飞很自然的从那玄妙的状态之中醒转了过来。

    “尊贵的客人,奴婢为你准备了午膳,请问您现在要用餐吗?”随即,门外便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

    “进来吧!”从床上长身而起,从卧室转过屏风,走到了前厅。

    门外那个女子,这时也推门走了进来,她的手上,托着一个紫'色'的托盘,托盘之上,放着几样菜肴和一壶酒。

    古飞看了一眼这个女子,只见这个女子年纪不大,应该称之为少女,少女身穿翠绿'色'衣裙,样貌俊俏,肤'色'细腻白皙,是个美貌少女。

    当然,这个少女样貌,比之赵紫柔,凌落雁,却是要逊'色'得多,起码,眼前这个少女,便没有赵紫柔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便没有凌落雁身上那一股较贵的气息。

    古飞感应了一下周围的动静,他发现,别院之中的其他楼阁之上,也有手托托盘的翠绿'色'少女的身影。

    那少女将托盘放在桌上,然后将酒菜小心的摆放在古飞的面前。

    古飞发觉,用来盛酒菜的托盘,似乎竟是用整块的紫玉制成,他不禁有些意外,看来,这揽月楼并不简单。

    紫玉,即便是在修炼界当中,也是一种少见的材料,修道之人佩戴在身上的护身玉符,便是以紫玉祭炼而成。

    而揽月楼的人,竟然用紫玉制成托盘,用来盛酒菜,这让古飞感到有种暴敛天物的感觉。

    “客人慢用!”那少女向古飞行了一礼,而后退了出去。

    古飞一向对饮食并不太过讲究,风卷残云般将那几道菜肴一扫而光,而后将酒壶之中的美酒倒进嘴里,咕噜咕噜,喝了个底朝天,打着饱嗝,走出了楼阁。

    “古师弟,你要出去吗?”在揽月楼的门口,古飞被一个人截了下来,能叫他师弟的人,门中似乎也就只有两个。出声叫住古飞的,便是其中一个。

    “原来是你!有什么事情吗?”古飞看了那人一眼,淡然说道。

    那是一个样貌并不出众的白衣少年,这个白衣少年正是太玄门年轻一代弟子之中的大师兄,李灵风。

    “呵呵,我也正想出去走走,我们一起吧!”那李灵风是个自来熟,他与古飞并没有深交,但是却一直对古飞很热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多年挚友呢!

    古飞深深的望了李灵风一眼,好一会之后,才点了点头。

    龙皇城的大街,很宽敞,也很繁华,大街两边商铺酒楼林立,人来人往。而且,还能不时见到肤'色'与'毛'发与中原人不同的异域人。

    古飞与李灵风行走在大街上,古飞发现,大街上的一些商铺,竟然有修炼界之中的物品出售。

    修道者的法宝,封印有道法力量的道符,玉符,各种经过道法祭炼过的削铁如泥的神兵,还有那颇具年份的人参,灵芝,首乌,等灵'药'。

    古飞对这些东西都不敢兴趣,他不是修道者,用不着法宝,道符,而那些所谓的用道法祭炼过的神兵,却是更加入不了他的法眼。

    至于人参,灵芝什么的,算了吧,最老的一支人参,才只有三百余年的年份,根本引不起古飞的兴趣。

    古飞与李灵风有一句没一句的一边聊着,一边穿行于人群之中。

    忽然,前面迎面走来了一个青衣汉子,将两人截住。

    “请问两位那个是古飞,我家主人有请!”青衣汉子向两人行了一礼,但是却直呼人名,态度倨傲。

    古飞与李灵风对望了一眼,不禁都感到一丝疑'惑',他们在龙皇城,不过是过客,并没有认识谁,有谁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我就是古飞,你们家主人是谁!”古飞懒得和这个家伙多说,直接问道,眼眸之中迸'射'出了两道锐利如刀锋的精光,照'射'在这个汉子的脸上,一股莫大的威压,同时自古飞的身上透发了出来。

    那青衣汉子只觉眼前一亮,对方的眼睛突然变得如天上星辰般璀璨刺目,不禁令他吃了一惊,连忙低下头来,不敢直视古飞。

    同一时间,那青衣汉子感受到了古飞身上透发出的如山似岳的威压,让他内心充满了恐惧,感觉在古飞的面前渺小如蝼蚁。

    有些狗奴才,好声好气对他,便倨傲不已,目空一切,尾巴简直要翘上天去,但如若甩他两巴掌,让他找不着北,他便会乖乖的自个滚到一旁去。

    这个青衣汉子便是这欠扁的家伙,不过,这个家伙身后的那个主人,来头应该不小,如若不然,这家伙也不敢狐假虎威。

    “请请请跟我来,我家主人就在前面的醉仙居!”那青衣汉子在古飞的凶威之下,声音都发颤了,说着的同时,连忙低头低脑的在前面带路。

    “去看看!”古飞不多想,反正也猜不到这个青衣汉子的主人是谁,想要知道那人是谁,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直接去见那人。

    李灵风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想起了上午丹辰子对他说的话语,要他约束一众同门,其他同门好约束,但是唯独古飞,他却约束不了。

    眼见古飞已经跟着那个青衣汉子快要消失在前方的人流之中了,李灵风无奈之下,只有快步追了上去。<!--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