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百三十章 冲击九重天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百三十章冲击九重天

    丹辰子站立于树巅,目光扫视八方,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感应到,附近有几道极其隐晦的气息。 那些暗中窥视的人,到底还是没有全部退走,有几人跟了下来。

    这时,一道人影无声的从林中走出。

    “见过师伯!”那人来到树下,向丹辰子行了一礼。

    丹辰子低头向树下那人望去,只见这人浑身破破烂烂,蓬头垢面,简直难以辨别出其样貌来。

    “真是岂有此理!”见到古飞如此模样,丹辰子不禁大怒,北堂家,实在太过分了,竟然胆敢追杀我太玄门弟子。墟天境之事一了,我定当要北堂家给一个说法。

    见到古飞虽然样子狼狈到了极点,但到底人还活着,活着就好,丹辰子也不禁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

    “跟我走吧!”丹辰子大袖一挥,一团金芒顿时向着古飞冲腾而出,裹住古飞,腾空而起,来到了丹辰子的身旁。

    而后,一道金光从丹辰子的身上爆发而出,卷起古飞,向着龙皇城如飞般而去。

    龙皇城,揽月楼十八别院之中的一座别院,古飞盘坐在别院里的一间上等的独立客房内打坐调息。

    当初建造揽月楼的人,也真的下足了本钱,十八别院,十八套客房,每一套客房,都是独立的,与其他客房并不相连,完全是独立的空间。

    古飞内视之下发觉,体内的伤势,比预料之中更加严重,与那北堂翼一战,令他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双臂臂骨断折,胸骨甚至肋骨,都出现了裂痕,如果是一般修者受到如此重创,早已倒地不起,那里还能袭杀了七名北堂家训练出来的好手?

    日夜淬炼的强大肉身,这时便展现出了不凡的一面,恐怖的痊愈能力,令古飞的伤势在逐渐痊愈,当然,这种伤体自我修复的过程,却也没有到顷刻间便能痊愈过来那么恐怖。

    胸膛正中的肌肤之上,一个阴阳鱼图案若隐若现,浩'荡'出一股股暖流滋养着古飞的血肉筋骨,令伤体的痊愈速度倍增。

    阴阳化五行,五行交感从而化生天地万物,阴阳鱼玉佩之上浩'荡'出的阴阳二气,在天地元气的等阶之上,比五行元气却是要高了一级。

    古飞发觉,流经自身四肢百骸的阴阳二气,最终汇聚于丹田,被丹田之中的那一团暗淡无光的五行本源光芒,转化为丝丝五行元气,融入到身体血肉之中,修复着伤体。

    经过一场生死大战,古飞那置之死地而后生,在生死之间,领悟武之真谛的疯狂行径,似乎有些效果。

    古飞虽然受了重伤,双臂断折,心中虽惊,但却不慌。他似有所悟,不再刻意运转玄功,任凭体内阴阳五行交感。

    最后他心中越来越平静,很自然的,他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

    此刻,古飞的脑中浮现出了上古炼体术的玄功走向图,这门上古玄功的图文一幕幕浮现在他的心间。

    上古法诀当中,平日许多晦涩难懂的话语,现在竟然渐渐明白了,这令古飞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一场生死大战,令他对武道的领悟又深了,修炼上的遇到的难以明白的问题,现在也逐渐变得明了起来,在这一刻,古飞的心境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这一天,古飞的房间内,浩'荡'出阵阵元气波动,隐约间,更是传出了风雷之声,随着古飞修为的日益提升,筋骨震'荡'而出的天鼓雷音,开始向着大音无声的方向转变。

    日升日落,直到黑夜重新笼罩大地,一股难以言语的压迫感开始从古飞的房间之中渐渐透发而出。

    同一别院之中,住着李灵风、紫羽、东方晨等九个太玄门年轻一代之中最杰出的九人,古飞房间的异样,他们早已感应到。

    而那脱凡九重天的大高手丹辰子,到最后,更是直接盘坐在了古飞所在的套房之外,他知道古飞正在突破,丹辰子不想有人打扰古飞。

    十八栋独立的厢房,其实就等同于十八座楼阁,别院之中其他楼阁内的李灵风、紫羽等人尽皆走出了房间,凭栏而望。

    其他别院也有人在观望,而与太玄门弟子所在的别院相邻的另外两座别院之中,更是有人直接走进了太玄门弟子所在的别院之内。

    这些人都是不及弱冠之年的少年男女,他们同样穿着白衣,但与太玄门弟子不同的是,这些人的袖口之处,都绣有印记。袖口印记有两种,一种是一柄小剑,青'色'的小剑,另一种印记却是一道黄'色'的符文。

    有人早已发现这些走进太玄门弟子所在别院的少年男女衣袖上的印记,他们才恍然,这些人都是三大道门门下弟子。

    袖口绣着一柄青'色'小剑的白衣少年男女,便是广成仙派门下弟子;袖口绣着一道细小符文的少年男女,便是上清宗门下弟子。

    这些人,都是前来参加墟天历练的道门弟子,也都是广成仙派与上清宗之中,年轻一代里最杰出的弟子。

    也只有同为三大道门的人,才敢在这个时候,走进太玄门弟子所在的别院之中。其他人,即便是发觉了太玄门弟子所在的别院传出了异样的波动,也不愿走进这座别院,以免得罪太玄门。

    这些上清宗,广成仙派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在走进太玄门弟子所在的别院之时,尽皆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所有人都在远处惊异的望着古飞所在的楼阁,尤其是盘坐在楼阁前的那道身影,更是令其他两大道门的弟子感到震惊。

    丹辰子,那那可是只差一步便能成为大修士的强者,他竟然似乎在为楼阁之中的那个人护法,楼阁里的那个人到底有何来历?竟然令丹辰子如此重视。

    好奇的人,便开始向认识的太玄门弟子询问。

    楼阁之中,没有任何灯火,内里漆黑一片,在夜'色'下,恐怖的波动以及沉闷的雷鸣之声,正是自那里向外浩'荡'而出。

    不知为何,所有人都感到阵阵心悸,漆黑的窗口仿佛联通着深渊地狱一样,对面楼阁里面似乎藏着一个恐怖的凶魔,每一个人的心底都不禁泛起一丝凉气。

    当月上中天之时,古飞所在的楼阁传出的恐怖波动越来越剧烈,给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终于,那间楼阁再也经受不住越来越强烈的元气冲击,在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中爆碎。

    同一时间,龙皇城之中的几个强大的存在,同时心有感应,张开双眼,向着揽月楼的方向望了过来。<!--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