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丹辰子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百二十九章丹辰子

    东方晨,早已随丹辰子来到南荒龙皇城,当日丹辰子带着古飞等人离开太玄门,本想以道法卷轴之力,从空中前往南荒。

    但是,在云蒙山上空,却遭到魔道大魔头六道魔君出手拦截,好在有少阳峰首座朝阳道人暗中尾随而来,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敌住六道魔君,众人因此才幸免于难。

    不过,在与狂魔厉若海,离火剑魔赵玄极带领的一众魔人一场大战之后,古飞被赵玄极劈落万丈深渊,因此与众人失散。

    最后,狂魔厉若海与离火剑魔赵玄极被脱凡九重天之境的丹辰子逐走,李灵风,紫羽,东方晨等人不过是受了一点伤,太玄门年轻一代的十大高手,除了古飞生死未卜之外,很幸运的并没有人在与魔人的交锋之中陨命。

    当那丹辰子回转之后,曾经下过那万丈深渊,发觉下方竟是一条翻翻滚滚不知道通往哪里的暗河,丹辰子以为古飞恐怕凶多吉少了。

    毕竟,那赵玄极可是脱凡之境的强者,修的又是剑仙之术,他的全力一剑,就是丹辰子自己也要避其锋芒,何况是只有醒我八重天修为的古飞呢。

    而且,古飞即便没有死在赵玄极的剑下,但他被暗流卷走,生还的机会也渺茫得很。丹辰子无奈之下,带着剩下的九人,继续前往龙皇城。

    然而,今晚,竟然有人传来消息,那古飞似乎没有死,还正在被北堂家的人追杀,凶险万分。

    得到消息的丹辰子如何还能够在龙皇城之中坐得住?无论真假,他都第一时间便出了龙皇城,向着那人所指的方向而去。

    揽月楼,可算得上是龙皇城之中数一数二的客栈,虽说是客栈,但却堪比君王府。龙皇城之中,并非只有君王府是最气派的府邸。

    这里是南荒,不是中原地域,所谓山高皇帝远,南荒的势力,其实也并不怎么买燕国皇家的帐。

    不错,龙皇城之中,有几股势力足以藐视燕国皇室。龙皇城内,比君王府更气派的府邸,也有不少。

    就是这揽月楼,就已经不比郡王府逊'色'。皆因揽月楼的背后,有一股即便是南荒郡王也不禁轻视的势力。

    揽月楼除了主楼之外,后面是一个方圆上千丈的庭院,庭院之中,错落有致的分布着二九一十八栋别院。

    每栋别院之中,又有十八间套房。当初建造这揽月楼的人,取的竟是九九之数,足以说明,那人根本不将人间帝皇放在眼内。

    别院与别院之间,尽显湖光山'色',有那清澈见底的荷花池塘,池塘边垂柳依依,池水清澈见底,偶尔有飞鸟贴着池塘的水面低低掠飞而过,惊动起池内的锦鲤,翻腾出些许水花。

    半年之前,便有人将揽月楼的十八栋别院之中的三栋预定了,近半个月来,这三栋别院之中,才开始陆续有人入住。

    能入住揽月楼的人,身份都非同一般,何况还是包下三栋别院的人,那更是非同凡响。

    东方晨与东方龙两兄弟,这时,便在揽月楼十八别院其中的一座别院之中的一间上等客房内。

    “哼!我是对古飞出手了,那又怎么样?”东方龙见到自己弟弟那一脸紧张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不屑。

    “那又怎么样?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将古飞的事情告诉你。”东方晨脸'色'都变了,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要是那古飞死不了,追究起这件事情来,那他东方晨也脱不了关系。

    “我说小弟,你到底在怕些什么?那个古飞不过就是太玄门之中的一个四代弟子罢了,而且,他竟然在九脉会试之时,将你打败,我这也是为了帮你出一口气啊。”东方龙不以为意的说道。

    东方晨不禁苦笑了一下,说道:“古飞虽然可恶,但是,我要堂堂正正的将他打败,并不是要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对付他的啊!”

    “嘿嘿,这你就错了,下毒这个主意,并非是我出的,而是北堂傲那家伙做的手脚。”东方龙笑道。

    “而且,我不是已经将北堂家追杀古飞的消息让人透'露'给你的那个师伯知道了吗?”东方龙那深邃的眼眸之中瞬间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

    “你……北堂家与古飞早已结仇,你再多此一举,难道就不怕引起北堂家与我太玄门产生纷争?”东方晨闻言,立时便知道了他这个大哥的意图,他很了解自己的这个大哥,城府很深,而且,做起事来,只求目的,不择手段。

    “给你的对手树立一些敌人,不是很好吗?况且,北堂家有能与太玄门抗衡的实力吗?”东方龙大有深意的望着东方晨,淡笑着说道。

    “你……”东方晨不禁气结,一个能够在修炼界传承下来的修炼家族,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简单的。要是北堂家突然跳出一两个御虚之境的大修士来,就足够太玄门喝一壶的了。

    就在东方兄弟在房间之中交谈之时,远在龙皇城数百里外那一片无尽的原始老林当中,古飞已经击杀了北堂傲第七个手下。

    这时,东方天际开始发白,就快要天亮了,经过一晚的连续不断的战斗,古飞要不是有胸膛上的那个太极阴阳图浩'荡'出的阴阳二力支持着他,不让他倒下的话,古飞早就力尽,被北堂傲击杀了。

    这块融进自己胸膛之中的阴阳鱼玉佩,绝对有着天大的秘密。

    玉佩的不凡,虽然令古飞感到有些不安,但是,他还是庆幸,这块神秘玉佩,又一次救了自己。

    北堂傲彻底抓狂了,眼见自己的手下一个一个的被古飞击杀,但他自己却奈何不了古飞分毫,这令他怒发如狂。

    十四个手下,已经死了七个,而且,就快天亮了,在黑暗之中,奈何不了古飞,等到天亮之时,古飞将无所遁形。

    “你们七个不要分散了。”北堂傲直接下令,他要坚持到天亮。黑暗的环境,给古飞有可乘之机,到了白天,他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都不是按照人的想法来往下发生的,没有人会预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正当北堂傲想着如何去击杀古飞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突然出现了,并直接带走了北堂傲。

    那七个黑衣汉子顿时大惊,不知所措起来,因为带走北堂傲的人,正是他的大伯北堂翼。

    “大伯……”北堂傲惊道。

    “噤声!”北堂翼小声说道,他的神'色'有些慌'乱',他已经顾不上那七个手下的生死了,他带着北堂傲,像幽灵般穿行于密林当中,快速远去。

    就在北堂翼带走北堂傲,消失在无尽的原始老林当中之时,万千道丝线般的金光突然从天而降,林中那茫然不知所措的七个黑衣汉子顿时便被道道金'色'丝线透体而过,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瞬间惨死当场。

    万千金丝击杀了那七名北堂傲的手下之后,并不消散,而是冲天而起,向一个正从天上徐徐下降的青衣道人汇聚而去,尽皆没入了道人那飘飞的大袖之中。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附近!”青衣道人有若天仙般出尘,他降落在一颗大树的树冠之上,迎风而立,袖袍随风而动,超凡脱俗。<!--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