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杀意如虹 强势无匹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杀意如虹 强势无匹

    夜幕下,旭日商队的营地之中,本是很平静,侍卫,工人,都像平常一样,生火煮饭,喂养马匹。

    但当一道白'色'身影出现之时,便刹那间打破了营地的平静,一道白影如闪电般从大道旁的原始密林之中冲出,在一众侍卫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一刹那,便已经出现在了营地中央的大帐旁,直接破开帐篷,一步跨出,踏入了帐篷之内。

    “哄!”旭日商队的营地之中,顿时炸开了锅,清醒过来的黄袍侍卫,纷纷大惊失'色',拿起兵器便从四面八方向中间的帐篷冲来。

    而这个时候,帐篷之中却是令一番景象。一个长发飞舞,杀气腾腾的冷峻少年,正一拳向着帐篷之中,坐在桌子旁的锦衣青年轰出。

    元气奔腾浩'荡',蒙蒙的五彩气芒,如滚滚长江,向前涌动而出,“篷!”的一声,地上的尘土像是用鞭抽打了一下似的,冲腾而起,向四周扩散而出。

    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在那少年破帐而入之时,那锦衣青年才惊觉敌袭大惊失'色'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过,青年对面的那个羽扇纶巾的中年文士的反应,却是迅速之极,在少年闯入之时,手中羽扇便一扫面前棋盘,那一面棋盘顿时爆发出蒙蒙光芒,绕过前面的锦衣青年向前封挡而去。

    棋盘上那纵横十九道的刻线,仿佛活过来一样,从棋盘之上冲腾而出,交织成一张,并快速布展开来,将那少年轰来的拳劲,尽皆罗了进去。

    “咦?”那少年见状,不禁一怔,他似乎想不到,这楚天的身边竟然有这样的高手,不过,少年的拳势不变,拳如陨石坠空,又似流星经天,将那一往无前的狂猛气势,尽皆展现了出来。

    那青衣文士宁先生,这时也不禁动容,来人强势无匹,展现出来的实力,令人心悸,高手,绝对是少有的高手。

    罗而来的能量与那少年的拳头瞬间冲撞在一起,发出了一声有若撕裂布匹的声响,那面封困而至的大,顿时便被一拳轰散。

    那缭绕着五彩神光的拳头,破开能量,“砰!”的一声,直接轰在了棋盘之上。

    “嗡!”棋盘被一拳轰得剧烈震'荡',倒飞而回,竟是向着那一脸骇然之'色'的锦衣青年直撞过去。

    “咄!”那宁先生一声大喝,手捏印诀,朝着倒飞而回的棋盘一指,那面棋盘顿时溜溜转,在空中止住了退势。

    “古飞,是你?”那锦衣青年这时才惊呼出声,心神剧震,连连倒退了数步,将那身前的桌子也撞翻了。

    “哼!楚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那突然杀将进来的白衣少年,正是那趁着月黑风高,前来报仇的古飞。

    “古飞,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楚天这时也失去了冷静,古飞强势无匹,杀意如虹,令他心惊胆颤,失去了以往的镇静。

    “嘿嘿!误会?这世间哪来那么多的误会!”古飞向四周扫视了一遍,说道:“那两个家伙呢,叫他们出来吧!”

    这时,外面人声嘈杂,呼喝之声此起彼伏,沉重的脚步声快速向着这里移动过来,十数个黄袍侍卫,已经手持刀剑从古飞身后破开的大洞冲了进来。

    “杀!”一个看似是侍卫头领的汉子手中长剑向着古飞一指,“杀啊!”那十数个黄袍侍卫立时便如狼似虎般挥舞着手中兵器向着古飞冲杀了过来。

    “别……”楚天连忙喝止,但是,已经迟了。

    “不知死活!”古飞瞬间转身,如虎入羊群般冲进了人群之中。

    “砰砰砰……”五个侍卫的头颅被直接拍进了胸腔之中,七个侍卫的胸膛凹陷了进去,前胸贴着了后背倒飞而出。

    而那个侍卫头领的下场却是最惨,被古飞一拳直接轰碎了兵器,那断裂的兵器碎片,就像是千百道锋锐的飞刀一样,激'射'而回“噗噗噗噗……”那名头领全身上下,被'射'成筛子,即便内里身穿软甲,照样被洞穿,像是被刺穿了水袋,鲜血从这名头领的身上喷洒而出。

    帐篷之内,顿时成了屠场,十数侍卫瞬间被古飞以雷霆手段击杀,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在帐篷之内。

    那中年手执羽扇的青衣中年文士与旭日少主楚天,尽皆变'色'。古飞如此威势,顿时震慑住了外面那本要冲进来的一众侍卫。

    古飞目中凶光闪动,如一头绝世凶兽,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外面的人,外面那群堵在帐篷破洞处的侍卫顿时一阵'骚'动,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谁也不敢重入帐篷之内。

    “古飞,我真的没有下毒害你,都是东方龙与北堂傲那两个混蛋做的好事。”楚天毕竟也见惯大场面,虽然心惊,但也很快便平静了下来。

    其实,这楚天也是仗着他身旁的那个宁先生,才有如此胆气,这个中年文士宁先生,其实是一个奇人。

    “再说了,你我那天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我没有任何理由加害于你啊!”楚天连忙又说道,他看得出,古飞是一个行事果断的人,这种人不好惹。

    “嗯?”古飞闻言,不禁一怔,楚天的说话,似乎也不无道理,无缘无故,这楚天也不可能便向一个陌生人下手。

    东方龙,北堂傲?东方……难道……古飞想到这里,眼中精光暴'射',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自他身上涌动而出,所有人顿时感觉到了一股难言的压抑。

    古飞如此举动,却是令对面的那两人心中一跳,那宁先生更是将那一面棋盘悬挡于身前,一面凝重的看着古飞,如若古飞有任何异动,他都会无情出手。

    这面棋盘,其实已经被这个青衣文士宁先生,祭炼成了一件宝物,刚才展现出来的威力,不过是冰山一角。

    就在这时,一只白'色'的异鸟从帐篷外面飞了进来,落在了楚天的肩头上。

    这只异鸟只有拳头大小,羽'毛'洁白如雪,有着一双金'色'的利爪,头顶上还长着一缕鲜红'色'的羽'毛',如不细看的话,还以为是长着红'色'的肉冠一样。

    异鸟的脚上绑着一个圆筒,楚天连忙将圆筒自异鸟的脚上解下,而后在里面抽出了一卷纸张来。

    “古飞,我知道北堂傲在哪里,你可以直接去找他,证明我所说的事情是真是假。”楚天打开那一卷纸张,急急看了一遍之后,对古飞说道。

    “他在那里!”古飞问道,他已经隐约猜到,这件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搞不好就是一场祸事,东方家……古飞心中一阵烦躁。

    “前方三十里,正在与昊天商队的人对峙!”楚天连忙道。

    “呼!”帐篷内,突兀的刮起了一阵强风,古飞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帐篷内,一道白'色'人影,快速的自旭日商队的营地之中冲了出去。

    “如果你敢骗我,我必将回来取你'性'命!”古飞的话语远远传来,营地之中的数百侍卫面面相觑,尽皆骇然。<!--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