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百一十一章 血猴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百一十一章血猴

    正午的烈日,高挂天上,烤灼着大地,而青石镇外的无尽原始老林当中,并没有炎热的感觉。 参天大树,枝叶茂盛,百丈老藤攀爬缠绕,林间洒下大片的树荫。

    “轰!”、“轰!”、“轰!”……

    青石镇外数十里的一处山林之中,大树不断倒折,枝叶纷飞,惊得附近鸟雀,慌'乱'向远处飞腾,林中兽类,争相逃窜。

    这里,正进行着一场追杀,一黑一白,两道人影,浩'荡'出阵阵恐怖的能量波动,打出厉害杀招,向前方林中逃窜的一个人影接连轰击。

    追杀的人,相貌俊朗,但却一脸煞气,是两个青年高手,被追杀的人,却是一个浑身青紫,衣衫褴褛如同乞丐般的少年。

    追赶之中的黑衣青年右手一伸,掌心冲腾出无尽青丝,向前绞杀,青丝如雨,似利刃划破虚空,无物可挡,切割前方一切有形之物。

    无论是合抱的大树,还是当道的花草,尽皆被那道道青丝,切割成千百块。

    前方那少年步法神妙,在青丝袭体那一刹那,堪堪躲避了开去,但是,其中数条青丝还是扫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那少年背上,顿时便多出了几道血痕,皮开肉裂,铜皮铁骨之身,这时,也受伤了。足见那黑衣青年这门神通的不凡。

    “可惜!”那黑衣青年眼见一击又告落空,不禁低声咒骂了几下,而那白衣青年却是手按腰间刀柄,随时准备向前方逃窜之人,发出致命攻击。

    白衣青年腰间那柄刀,不是凡物,刀鞘之上,篆刻着道道玄奥的符箓,符箓之上,隐隐有光华流转。即便如此,一股极其隐晦的凶煞刀气,兀自透过那有灵符道诀镇封的刀鞘,传了出来。

    这柄刀,不是一般的神兵利器,更像是经过修道者祭炼过的刀器,而且,显然不是一般的修道者能够祭炼出如此一口凶刀来。

    刀鞘之上的符箓,似是在镇压着神刀的刀灵。

    毫无疑问,这柄神刀如若出鞘,势必惊天动地,恐怕天地也会因神刀的出鞘而失'色'。这绝对是一件大杀器。

    白衣青年握刀的手,满是汗水,他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前方密林中穿梭的身影,迟迟不肯出刀,皆因找不到一击必杀的时机。

    他是有苦衷的,这柄神刀,即便是以他之能,一天之中也只能运用三次,也就是说只能劈出三刀。三刀之后,如敌不死,那死的就是他。因为这个时候,他的功力已经被那三刀消耗净尽,这个时候,他的生死,便'操'纵在敌人的手里。

    “你们两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只要我今天死不了,你们就等着受死吧!”古飞怒发如狂,亡命的在密林当中奔窜,奇毒在他体内发作,浑身上下,一时如同有万千蚂蚁在筋骨血肉之中噬咬,那种感觉,直欲令他发狂。

    但下一刻,又有若体内有万千把小刀在攒刺,痛的他眼前发黑,差点就此晕倒,无尽的苦楚在肆虐着他的神经,摧残着他的意志。

    但他咬牙强忍,任凭万般苦楚加身,依旧保持灵台的一丝清醒,他不能就此倒下,如若倒下,那他便会万劫不复。

    “吼!”一声悲愤的嘶吼,古飞有若一头疯狂的蛮兽一样,身子猛然向前扑出,几道青丝从他身旁擦过,带走了他身上的几滴鲜血。

    神秘黑衣人的神通,威力不小,扬手便能发出锋利如刀刃般的青'色'能量丝线,古飞身中奇毒之后,熔炼进体内的那股神兵精气,已经无力运用。

    千锤百炼的身体,被那青'色'丝线扫中,就如同被神兵利器劈砍一样,肌肤之上'露'出了血痕,淡淡的血痕,虽然没有真个伤及筋骨,但确实是令古飞受伤了。

    但是,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那黑衣青年,而是来自于古飞体内,以及那一直没有拔刀的白衣青年。

    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笼罩着古飞,这股气息的源头,便在那白衣青年的身上,这是一股令古飞也心悸的压力,似有一把神刀悬浮在自己的头上,随时可能砍下来一般。

    人如刀,刀如人,这人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霸绝刀气,竟是世上少有的炼刀之士。白衣青年的气息与腰间神刀相通,刀还没有出鞘,便已经令古飞心惊。

    “唰唰……”穿行于密林当中,不断变化方位,令那白衣青年的刀意难以锁住自己,茂密的原始山林,为他提供了逃跑的机会。

    如在空旷之地,他早已被身后那两人追上了。

    古飞在林间飞奔,喉咙间阵阵血水涌了上来,但又被他硬是咽了下去,如今伤体已经渐渐不支。但背后的凌厉杀气却越迫越近了。

    古飞知道,这样下去必定难逃一死,如果是在光明正大的比试之中被敌人击杀,他心服口服,但是如果这样死去,他绝对是死不瞑目。

    身后那两人实在太可恶,手段实在太卑鄙,这如何教古飞甘心?不甘啊!他恨啊!

    眼下的处境必须要有所改变,不然他必死无疑。他辨认好方向,转身朝着前方那片更加茂密的山林奔去。

    其他地域虽然没有兽吼之声,但是却可以看到猛兽的踪迹,唯有这个方向一片空寂,偌大的山林连一只野兽都没有发现。

    如此足以说明两件事情,一就是这里实在兽迹不到,没有凶兽在这个地域栖息,二就是这里栖息着一头强大恐怖的凶兽,令附近猛兽不敢踏足这片凶兽的领地。

    生死在一线间,能否逃脱那两人的追杀,就在此一搏了。

    深入山林中,一股惨烈的煞气弥漫了开来,古飞心中狂喜,他知道,自己赌对了,这里果真是一处大凶之地。大凶之地,并不意味着就是死地。

    就怕这里没有凶兽,如有凶兽,那古飞便能趁'乱'逃脱两人的追杀。

    古飞并不停留,飞快超前奔行而去,但他身后紧追而来的两人却心中骇然,他们感觉到了林中弥漫着的恐怖凶煞气息,前方有莫大的凶险!

    但是,这两人已经如箭在弦,不得不发,今天不是古飞死,如果被他缓过气来,他日死的便是他们,甚至还要塔上他们身后的家族。

    两人稍作犹豫,还是咬牙追了下去,如果错过了今天这个时机,恐怕再也难以击杀古飞了,既然已经开始,便无法停手了。

    穿行数里,林间那一股凶煞气息,更加强烈了。

    当古飞的身上再添十数道伤痕之时,“篷!”的一声,枝叶纷飞,他从密林之中冲了出来,前面的视野突然开阔。

    一阵异响,立时传进了古飞的耳里,似乎是某种兽类的鸣叫,似乎还不止一个声音而是……很多个声音,非常吵杂的叫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

    古飞想也不想,低伏着身体立时循着那吵杂的叫声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哗啦……哗啦……”奔跑当中,除了那嘈杂的兽叫,古飞又听到了微弱的流水声。

    森寒杀气自身后传来,古飞知道,那两人已经'逼'到了近处,在这开阔之地,那白衣青年,恐怕要出刀了。

    这对身中奇毒的古飞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威胁。

    “绝对不能让那家伙找到出刀的时机。”万般苦楚在四肢百骸齐齐涌进脑袋之中,令古飞奔跑起来的身子摇摇欲坠。

    他身上渗出的汗水,是紫黑'色'的,那是体内毒素被不断'逼'出的征兆,以体内精气日夜淬炼的身体,远比古飞想象的还要强悍得多。

    跑动间,体内元气不断在血肉筋骨之中被激发出来,筋肉血肉颤抖间,不但传导出了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的元气,更是将那外来的毒素,不断自'毛'孔之中排出体外。

    那紫黑'色'的汗水,滴落在古飞所经过的地方,沾染上那汗水的树叶或是杂草,尽皆迅速枯萎。

    那白衣青年嗖嗖的脚下生风,身子极速飚前,瞬间越过那黑衣青年,握着刀柄的手蠢蠢欲动。

    白衣青年'逼'到古飞身后,就要拔刀,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刚好有一个山坳,古飞根本不用想,立时便闪身躲到了山坳之后。

    “岂有此理!”白衣青年见状,不禁恨恨不已,难得的一次出刀的机会就在眼前消失了。

    古飞转过山坳,但见前方两三百丈外的半山腰下,有一个大湖,而这湖水还散发着热气。不少火红'色'的像小人般的影子在湖水里游动嬉戏。

    那嘈杂的兽叫声,便在前方传来。

    “那是……”古飞心神震'荡',凶煞气息扑面而来,那火红的身影数量不少,在那湖里面的也大概有数十个,岸上,四周的树木上,还有更多这样的红'色'身影。

    “是……是血猴!”身后传惊恐的叫声,身后那追杀而至的两人也看到了前方的异样。

    “管他什么猴,在凶兽的爪下还有一线生机,在你们这两个混蛋的手里,绝对有死无生。”眼见前方出现的不是一头凶兽,而是一大群凶兽,古飞心中也不禁发'毛',但他并没有迟疑,大不了就是个死,他管不了那么多了,急速向着对面的那一大群火红的凶兽冲去。<!--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