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九十八章 来者不善

    <!--章节内容开始-->    第九十八章来者不善

    又是一天清晨,和风送爽,大山之中充满灵气,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江边悬崖之上,古飞长身而起,浑身上下顿时爆发出一阵清脆的爆响,仿佛他的体内有闷雷在轰鸣。

    这是上古炼体术之中所说,筋骨雷鸣的境界,天鼓雷音锻筋骨,不但筋骨雷鸣,现在,随着古飞的功力日深,就是脏腑之中也能发出如同闷雷般的声响。

    内外通透,混如一体,彻底的脱胎换骨,这是进入醒我第九重天的先兆,古飞隐约感觉到,离那九重天之境,只差一线了,似乎随时都能突破,但又似觉得身前隔了一层蒙蒙的轻纱,虽然隐约能够看到轻纱后面那模糊的影像,但却无法辨别出轻纱后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不强求,不烦躁,不气馁……”古飞喃喃低语,旁人如果遇到这种触不到,'摸'不着,但又令人心痒难搔的修炼瓶颈之时,大多都会心浮气躁,这或许就是修炼者的所谓心魔,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躁动。

    但古飞现在的心境却平静如镜,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冷看庭前花开花落,淡望天空云卷云舒。

    这时,大江上游,三只大船顺流而下,进入了古飞的眼中,三只大船的后方,还跟着大大小小,数十只船只。

    “哼!这些人倒也精明得很,借着昊天商队的商船,狐假虎威一番,如此一来,也没有什么强盗敢对他们的船下手。”古飞淡淡道。

    活跃于云蒙山这一段水路之上的盗贼,其实只敢对一些落单掉队,或是小队商船下手,像这样子数十只船顺流而下,如此大规模的船队,那些强盗还不退避三舍?

    昊天商船,当先领队的一只彩旗飘扬的大船的船头甲板之上,一个脸如敷粉的绝'色'公子,正凭栏而望。

    之所以用“绝'色'”二字,也确是因为这位“公子”确实当得起。

    细柳眉,丹凤眼,唇如绛点,眸如晨星,手拿一把白'色'小扇,身着一袭淡黄'色'长衫,站在那里有如细柳扶风,说不出来的俊俏味道。

    但是,这个绝'色'“公子”现时却愁眉深锁,彷如失了魂般,目光痴痴呆呆,也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

    这个“绝'色'公子”正是那女扮男装的凌家十三小姐凌落雁。

    与古飞相处的短短时日之中,这凌落雁竟是似乎已对古飞情根深种,古飞一走,她却是茶饭不思,为君消得人憔悴了。

    连日来,却是急坏了小翠和小月那两个丫头,而那个忠伯,却是甚少'露'面,似乎一直躲在船上的房间之中。

    那么多人惦记着他身上的那件东西,小心谨慎的忠伯,几乎是足不出门,小心到连饭菜都要用银针试过才敢吃。

    “咦!那人是?”忽然,甲板上的凌落雁看到了远处右边江边的悬崖之上,站立着一道白'色'人影。

    “古飞?”凌落雁顿时身子一晃,惊叫了出来,因为离得远,她也不确定那人到底是不是古飞。

    “唰!”、“唰!”

    就在凌落雁惊呼出声之时,船舱之中立时便冲出了一黄一绿两道纤细的人影,衣袂破空,凌落雁的身边顿时便出现了两个侍婢来。

    这两个俊俏的侍婢,正是小翠与小月。

    “小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翠那一双乌黑灵动的大眼,向四周扫视,急声问道,她的右手已经压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

    “小翠,小月,你们快来看看,那个人是不是古飞!”凌落雁叫道,然后向着远处江边的那一处悬崖之上指去。

    “古飞?”两个侍婢顿时一惊,立时便顺着凌落雁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里有什么人啊!小姐,你这是何苦呢!”小翠有点伤感的说道,那个古飞似乎真的闯进了小姐的心扉啊!

    “什么?人呢?”凌落雁定眼一看,远处的山崖之上,那里还有什么人影?“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是我眼花?”凌落雁顿时失魂落魄,不知所措。

    小翠与小月两个侍婢对望了一眼,都不禁摇了摇头,情之一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竟是能另一个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她们那平日里高傲任姓的小姐,这几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令她们难以置信。

    “她怎么还是一副男装打扮?”古飞穿行于山间密林当中,心里却不禁为刚才所见产生了些许疑'惑'。

    刚才,凌落雁看见的那个站在悬崖之上的那个白'色'人影,却也正是立于山巅的古飞,而古飞也看到了凌落雁。

    古飞的目光凌厉之极,数十里的距离,根本影响不了他的视力,凌落雁的'摸'样,尽皆落入他的眼底。

    不过,古飞不愿多想凌落雁,心中的疑'惑'只是一闪而逝,便被他抛开不理,在他看来,凌落雁不过是他人生之中的过客,甚至……连过客也算不上。

    一头紫'色'的小兽,却像尾巴一样,跟在古飞的身后,当然,这头小兽可不是冲着古飞而来,而是冲着他的法宝囊之中的那块兽晶而来。

    这头异兽紫貂,也是灵异非凡,知道古飞不好惹,所以不敢太过接近古飞,要不然,这头小兽早就上前一把抢下古飞挂在腰间的那一个不起眼的小布袋,逃之夭夭了。

    古飞心中不禁好笑,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那头小兽竟然真的追了下来,看来,这头小兽对那块兽晶,很是重视。

    出了云蒙山,地势便开始平坦,前方便是一片一望无边的原始老林,像是一块巨大无边的绿'色'绸缎铺在天幕之下,而那条贯通南北的燕江,便像是绸缎之上的白'色'线条。

    古飞站在一棵老树的树巅之上,看着眼前的景象,也被大自然的这种伟力所震慑,天上地下,一片无边的绿'色'直向天尽头蔓延而去,仿佛真的没有尽头。

    这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昊天商团的船只,早已经被他远远抛离,而且,这段燕江流域并没有分叉河道,昊天商队的船,绝对不会飞上天去。

    在古飞旁边不远处,那头一路跟下来的小兽,却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盯着古飞腰间的那个普通袋子,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

    “哼!吃过了苦头,还不放聪明一点?”古飞对那头小兽说道,“我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抢到手的。”

    “吱吱!”小兽似乎有些愤怒,在树巅上蹦蹦跳跳,但是,却不敢靠近古飞。

    古飞也对这头小兽很无语,一路下来,这头小兽只要一趁着自己不注意,便对他系在腰间的法宝囊下手。

    这头只有拳头大小的紫貂,动作敏捷之极,移动速度也快速之极,简直比古飞施展八步极速之时,也不逞多让。

    有几次,还真的差点便被这头小兽得手了。

    就在古飞想要继续赶路之时,忽然发觉前方有一道人影在烈日之下踏着树巅,向他飞快接近。

    那人很快便来到近处,只见这人是一个长眉入鬓,目如寒星,脸如刀削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俊朗青年。

    “你是谁!”古飞眉头一皱,冷眼望着那人,瞳孔不禁一阵收缩。

    “要你命的人!”那黑衣青年潇洒的飘身落在古飞前面的一棵大树树巅之上,脚踏树叶,身子却稳如泰山,浑身上下透出了一股凌厉无匹的气势。

    他平静的望着古飞,刀削的面孔之上带着一丝冷笑。<!--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