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九十章 神秘锦盒

    <!--章节内容开始-->    第九十章神秘锦盒

    古飞突然动怒离去,那一群青衣侍卫,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其实,这些侍卫绝大多数都没有见过古飞,根本不知道古飞与他们小姐的事情,对于古飞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大多的还是好奇。

    “哎!”好一会儿之后,那忠伯才长叹一声,而后喃喃自语道:“如此人物,可惜了!”

    也不是道是他认为没有结交到道门中人而可惜,还是古飞与他们小姐产生了误会而可惜,总之,这个古飞显然是生气了。

    “我们走吧!”忠伯望了一眼古飞消失的方向,便向盘地外走去,这一次进山寻找凌落雁与古飞,他们的损失也不小。

    尤其是十几名青衣侍卫的死,更是令这个忠伯感到心痛。培养一名出'色'的侍卫,是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血汗以及金钱的。

    当忠伯等人沿着原路从这个盘地之中走出来之时,只见前面的山坡之下,竟是聚集了不下百人。

    这些人大多都是身穿青衣腰间挂着兵器的侍卫,这些侍卫在两个黄衣统领的带领下,正焦急的往盘地的方向张望着。

    而两个黄衣侍卫的身前,却是站着一个气定神闲的俊俏公子,这个少年公子美目如画,青丝垂肩,顾盼之间,竟是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这个少年公子,正是女扮男装的凌落雁,有古飞出手,应该可以救出陷落在里面的忠伯和小翠,小月等人,她并不担心。

    凌落雁一眼望见忠伯与小翠,小月带着一众侍卫从盘地里走了出来,立时便笑着迎了上去,那两名黄衣侍卫统领连忙带人跟了上去。

    “太好了,你们总算没事!”凌落雁笑道,但是她向周围看了看,似乎少了一个人啊!

    “古飞那家伙呢?”凌落雁见到自盘地密林之中出来的人之中竟是没有古飞的身影,不禁一怔,而后连忙望着忠伯与小翠等人问道。

    “这……”忠伯见到他们小姐脸上那着急的样子,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古飞的离去,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小……小姐,古飞他……”小翠慑慑的欲言又止,一双眼睛更是看着脚尖,根本不敢与凌落雁的目光接触。

    “小翠,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凌落雁见到小翠如此模样,声音顿时便冷了下来,脸上如同罩上了一层寒霜一般。

    “小姐,是我一时情急,古飞他……他已经知道你是女儿身了。”小翠一阵犹豫之后,便一咬牙,将古飞离开的原因说了出来。

    “什么!”凌落雁闻言,立时大吃一惊,身子一晃,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这……这如何是好?”凌落雁慌了,'乱'了方寸,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翠,小月两个侍婢,还从来没有见过她们的小姐如此慌'乱'过,不禁对望了一眼,都心想,难道小姐竟然喜欢上了那个古飞?

    而这个时候,古飞已经在从另外一个方向,从密林之中走了出来,离开了昊天商团的那些人之后,他有一种鱼归大海,鸟入山林的感觉。

    “真真岂有此理,我以诚待人,却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这真是……哼!”古飞一想到被凌落雁女扮男装所欺骗,心中不禁一阵烦躁。

    “如此也好,只要跟着昊天商团的人,我也能到达南荒龙皇城,世俗间,尔虞我诈,实在烦人。”古飞说着,便闪身走进了前方的山岭之中。

    古飞一心修炼,那里看得惯世俗之人的所作所为?而且,凌落雁欺骗于他,他也不想再跟跟昊天商队的人一起上路。

    古飞的心思很单纯,想到便做,也无任何世间的羁绊,而凌落雁等人,行为处事都要顾忌多多,有时甚至身不由己,如此一来,不能专心于修炼,这也是为何,大多高手都在山林之中的原因。

    只有远离了尘世的种种烦恼羁绊,一心沉浸在修炼当中,专心致志,百折不回头,才能在修炼一途上突破重重难关,跻身强者之列。

    古飞避而不见,凌落雁也没有办法,只好率领一众手下,满怀失落的回到燕江边的那个小码头。

    三只大船,长二三十丈,宽七八丈,船高三层,内里摆设古典但也不失奢华,而且,船上还暗藏箭阁,十二个时辰都有人在里面戒备,如遇到敌袭,可随时'射'发箭镞。

    虽说不是武装到了牙齿,但对付那些活跃在云蒙山这段水路的那些强盗,还是卓卓有余的,似乎也没有什么强盗,敢将主意打到昊天商团的船只上来。

    凌落雁明显心情不好,回到船上之后,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之中,就是小翠与小月两个贴身侍婢,也不能入内。

    两个侍婢只好守在房门外,随时听候差遣。

    凌落雁的失踪,令整个商队都'乱'了阵脚,她安全回来之后,商队上下便着手准备明天起航,所以,从入夜开始,那停泊在码头上的三只大船之上,便可以见到匆忙走动的一个个青衣侍卫。

    这些青衣侍卫,一直忙到深夜,才停下来。货物的清点,船上的补给,都是这些青衣侍卫负责。

    明月高照,船外孱孱流水,阵阵河水拍打船沿的细微轻响传来,深夜的码头,甚是平静,三只大船,和其他停靠在码头上的船只,都灯火通明。

    敢走云蒙山这段水路的船只,没有不雇佣一些保镖武士的,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在这段水路上,遇到那些穷凶极恶的强盗。

    船上,那忠伯的房间,门窗紧闭,灯火自窗里透出,经过一层窗纸的阻隔,显得有些昏暗,淡房间之内,确是另一番景象。

    烛火摇摆,房间之中灯火通明,虽非亮如白昼,却差不了多少。这时,房间正中的一张桌子旁,那青衣小褂的白发老人忠伯,正襟危坐,有些紧张的从贴身之处取出了一个长方形的锦盒。

    锦盒不大,只有三指宽,两指厚,忠伯却是小心翼翼的捧着这个锦盒,放到身前的桌面上,那种肉紧模样,就简直似乎在他的手中,捧着整个世界一样。

    小小的锦盒之上,竟是贴着七八道灵符,灵符灵力流转,似是将锦盒封印了。盒中到底是何物?竟然要动用灵符来封印,这必定便是那名黑巫教妖人白骨老祖想要的东西了。<!--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