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八十二章 万千雷火荡鬼气

    <!--章节内容开始-->    第八十二章 万千雷火'荡'鬼气

    一羽不能加,昆虫不能落,万法不沾身,古飞以自身'毛'孔之中激'射'而出的精气形成的气场,笼罩方圆五丈,千般鬼火,万重鬼雾,尽皆挡拒在外,不能越雷池一步。

    武技神通强悍如此,令所有人震惊,尤其刘云鹤,他那道匹练般的剑光竟是穿行于古飞的气场之内,没有任何的阻碍。

    有了古飞那宛如领域般的元气力场的保护,刘云鹤的飞剑般如一道霹雳闪电般狠狠的劈进了外面那汹涌澎湃的鬼火黑气之中。

    剑如龙,人亦如龙,人剑气息相通,那道剑光便如同是刘云鹤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如臂使指,'荡'开那漫天惨绿鬼火,搅动得封困在最外层的滔天黑气鬼雾剧烈翻滚。

    剑光过处,只听的鬼声啾啾,一片惨叫,数十条鬼影自黑气鬼雾之中由现而灭。那都是五鬼幡上祭炼的恶魂厉魄,被神剑所斩,重新化成了一篷玄阴鬼气。

    不过,这些鬼物,自恃真阴元灵炼就的形体,可分可合,能聚能散,却也并不畏剑光的劈砍,最多重新祭炼一番,便又会重新化为厉鬼恶魂。

    只要那五鬼幡不灭,其上千百生魂精气便随灭随生,不可毁灭。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如何才能破了这个鬼阵?”古飞沉声问道,他现在全力运转体内五行真元,浑身'毛'孔一开一合间,喷出道道精纯的元气,筋骨爆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不绝于耳,身上每一寸血肉都在迸发出一阵阵强大的精气,令他体表笼罩着一层五彩的光华,道道精气在他身周缭绕。

    他的躯体宛若是用精铁铸造而成,透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压迫感,令那凌落雁心神震'荡',仿佛忘记了思考的能力,脑海里一片空白。

    古飞那高大的身影,已经烙印进了她的内心深处。

    “他们隐藏在鬼雾之中,难以辨认位置,要破开这个阵法,很难!”刘云鹤这时已经大汗淋漓,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他脸庞上流淌而下,体内法力急速消耗,令他生出了一种虚脱的感觉。

    这可是不好的征兆,法力耗尽,那他绝对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修道者一身的本事,可以说是由体内法力而来。

    道之本源,法之根本,法力不存,种种道法神通,便施展不出,修道者便变成了凡人。当然,这种情况只有在那些还没有在体内凝结出道丹的低阶修道者的身上。

    体内凝结了道丹的修道者,可以沟通内外天地,呼吸天地之灵气,只要灵气不尽,法力便不会枯竭,这便是脱凡之境的修道者,为何可以法力无尽的原因。

    “嘿嘿!想破我们兄弟五人的万鬼噬魂大阵?简直做梦!”一声如夜枭般的尖锐难听的声音自鬼火黑雾之中传了出来。

    “杀!”刘云鹤听声辨位,手捏剑指,猛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指,剑光矫健如龙腾,刹那间撕裂虚空激'射'了过去。

    无匹剑气'荡'开重重鬼气,隐约间,见到一道黑影在剑光之下一闪而灭,一面缭绕着浓重黑气,透发出无比森寒恐怖气息的大幡,被剑光一绞,断成了两截。

    “好!”古飞见状,心中不禁大喜,他虽然并没有涉及阵法一途,但是,身在道门,即便没有学过阵法,也知道,阵法的法器被毁,威力便会骤减。

    然而,黑烟之中的那面鬼幡,且并没有因此而消散,而是由断而续,复为原状,并连连晃动,令人望之猛觉心神摇'荡',神魂欲飞,三魂七魄似乎要被抽扯出体外一样。

    古飞这才知这五个鬼修的鬼道神通实在厉害,那五面五鬼幡乃凶魂厉魄精气凝炼而成,不可轻视,恐怕只有纯阳法宝,才能破去这五鬼幡。

    古飞与刘云鹤连忙收摄心神,暗忖不妙,四外阴云滚滚,急如奔马,杂着阴风鬼啸之声,实在是恐怖吓人到了极点。

    忽然啪嗒一声,身后有人摔倒,古飞一惊,连忙转头一看,但见凌落雁双目紧闭,满脸痛苦的倒在地上,已经昏'迷'了过去。

    “怎么回事,玄阴鬼气,并没有透进我的元气笼罩范围之内,他为何还会中招?”古飞心惊,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五鬼幡实是一件阴毒之极的鬼道法器。

    不但可以发出黑气鬼雾,凝聚恶鬼形相,还能'迷'人心智。古飞与刘云鹤两人,一个是武者,一个是修道者之中的剑修之士,心智尽皆坚定无比,外物难以诱'惑'动摇。

    但凌落雁不同,她的修为远不如古、刘两人,她生在世家望族之中,自小便在家人的呵护之下张大,没有受过什么磨难苦楚,因此,她不过是看了几眼那面自雾中显现而出的五鬼幡,便立时神志一闭,心头猛的一阵'迷'糊,翻身倒地,昏'迷'了过去。

    倏地一片绿阴阴的焰光闪过,被刘云鹤那道剑光'荡'开的黑气鬼雾又再蒸腾而起,将那面鬼幡笼罩住,鬼幡顿时不知去向,只余自黑雾之中汹涌而出的漫天鬼火,仍与古飞的元气力场和刘云鹤的飞剑相持。

    “凌雁,你怎么了!”古飞大惊之下,连忙问道,他现在是全力与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惨绿鬼火相抗,身子就如同被一座座大山夹在中间一般,难以移动分毫。

    “她没事,不过是被鬼幡上的鬼法所'迷'罢了。”刘云鹤淡然说道。

    古飞这才放下心来,但是他随即惊觉,心中生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他昏'迷',我为何如此紧张?

    “轰!”、“轰!”、“轰!”……

    一方天地剧烈颤动,鬼火黑雾封天困地,鬼阵又再发生变化,巨大的声响不断传出,威力浩大,似乎招来了万千冤魂厉鬼,阴风呼号,黑云滚滚,一道道恐怖的太阴鬼力,冲击着古飞的气场,令他身体剧震连连。

    古飞吃惊的发觉,鬼阵透发出来的玄阴鬼火,正在炼化他那笼罩一方的元气力场,元气笼罩的范围在缩小,五丈,四丈……他难以支持了。

    身上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浑身皮肉轻微颤动,强大的武者元气,在他身上涌动,流经筋骨关节之中,发出阵阵爆响,天鼓雷音锻筋骨。

    即便是在与人争锋之时,古飞的这门上古功法也在运行,也在修炼,无时无刻的在修炼。在他而言,与人生死大战,其实也是修炼的一种途径,甚至是捷径。

    这时,刘云鹤也发觉了古飞的异状,他知道,形势已经危急万分,那五个鬼修竟是真的打算以鬼阵之力,驱动太阴鬼火,炼化他们。

    如若被炼化了形体,拘了生魂,作了那五鬼幡上之鬼,那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永不超生,魂飞魄散。

    “如果不顾凌雁,或许能够冲出这个鬼阵的封困。”古飞心想,他的体魄强悍之极,根本不担心会被玄阴鬼气侵袭。

    如果不顾一切,古飞还是有逃出生天之望的,但是,这个叫凌雁的少年,到底是在江中救了自己,有了这层因果,自己要是独自逃生的话,势必会在心中留下那忘恩负义的阴影,坚定不移的修炼之心便会出现破绽,成为修炼之上的一个难以跨越的障碍,这是古飞所不容许的。

    而就在汹涌翻滚的阴风鬼火越'逼'越近,两人苦苦支撑之时,忽然“轰隆!”一声,万千雷火自天上直劈了下来,滚滚黑气鬼火,立时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出,一团至阴至寒的太阴鬼气便立时被雷火驱散,点点星辰重新出现在两人头顶的天宇之上。

    浩瀚的法力波动,撼动了一方天地,金'色'雷火有若无数金蛇'乱'舞,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游走八方,将一座鬼气冲天的鬼道阵法,一鼓作气,顷刻破去。

    数声惊恐之极的惊叫传来,但见雷火电光之中,千百恶魂厉鬼纷纷被轰散形体,化作道道青烟,魂飞魄散,而那五个最厉害的鬼头,也似乎被雷电之力轰散了灵气,变得虚实不定,似要随时散去一样。

    五道鬼影由隐而现,化作一股阴风,卷起那五只恶鬼头颅,翻翻滚滚的向着西方而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只一瞬间,便消失在了西方群山之中。

    “快跟我走!”这时,一声大喝自天上传来,古飞便见到一道金刚自天上激'射'而下,卷起那刘云鹤,而后腾空而起,向南方极速飞去。

    御剑飞空,脱凡之境的剑修?古飞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禁惊异万分,但却并不慌'乱',身外那强大如山的恐怖压力骤然尽去,令他身子一阵晃动,差点坐到了地上。

    “哈哈……齐师弟,为何走得如此匆忙啊,来与师兄我聚一聚旧吧!”就在这时,一声大笑自北方天际传来,声音不大,但是却远远的传了开去,群山回'荡'。

    “嗯?”古飞一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顿时一变,他也顾不得浑身筋骨酸软,虚脱般的难受了,猛的一把抱起昏'迷'的凌雁,便冲进了山谷中的一片'乱'石之中。<!--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