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八十一章 五鬼逞凶

    <!--章节内容开始-->    第八十一章五鬼逞凶

    附上了那广成仙派少年弟子刘云鹤的那一口精气的剑光,威力大增,再也不怕那五鬼幡之上千百生魂精气凝聚而成的狰狞鬼头所喷的玄阴鬼火,污了剑上精气。

    匹练般的剑光,将滚滚黑气鬼雾,尽皆挡拒在外,剑光形成了一道光幕,将内里三人护在其中。

    “好好好,广成仙剑,果然不凡,兄弟们,发动阵法,将他们练成飞灰,再拘其生魂,炼成幡中主魂鬼将。”一声仿似自九幽之下飘上了来的阴柔飘忽的话语,在滚滚鬼雾之中传了出来。

    古飞与那刘云鹤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没有收到任何影响,但凌落雁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却是另一回事了。

    鬼气森森的话语,钻进凌落雁的耳朵里,立时便令她如坠入了冰窟之中,浑身便是一震,一股凉气,从脊尾沿着脊柱,直窜上来,令她浑身的寒'毛'都直竖了起来,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别怕!”古飞握着凌落雁的手,沉声说道,他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不断扫视四方,他想要找出隐藏于黑气鬼雾之中的那五个丰都鬼府的鬼修者。

    站在两人身旁的刘云鹤,有些古怪的看了两人一眼,两人的亲密状,令他感到有些意外,修道者不是要清心寡欲,太上无情的吗?这个古飞,怎么和一个女子,如此亲近?

    这刘云鹤比古飞却是多了一些在世间行走的经验,他自第一眼看见凌落雁之时,便已经看出,这个皮肤细腻白皙,俊俏得一塌糊涂的少年,其实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少女,并非男子。

    这时,那五名鬼修者已经发动了阵势,五股恐怖的阴邪波动自剧烈涌动的黑气鬼雾之中传出,而后,三人的耳边便听到阵阵磨牙嘶吼的声响,接着,五个车轮般大小的狰狞恶鬼头颅便自黑气鬼雾之中显然而出,血口之中狂喷碧焰,自五个方向向着古飞三人冲撞而来。

    五大恶鬼头颅,凝如实质,竟似已经凝聚成了有形有质之物一般,直接凶狠异常的向着璀璨剑光形成的剑幕扑来。

    '操'纵剑光的刘云鹤见状,不禁脸'色'一变,五鬼头的攻势猛恶之极,令他压力大增,他连忙手捏剑诀,向着那道金光一指,“嗡!”的一声,剑光大作,如闪电般将那狂扑而至的三大鬼火缭绕的鬼头扫的翻滚开去。

    兼顾三方,已是刘云鹤现时剑道的极限,以剑光扫开三大狰狞恐怖的鬼头之后,剑光一缓,却是来不及'逼'退另外两个凶猛的恶鬼头颅了。

    “哼!”古飞一声冷笑,他猛的将凌落雁拉到身后,而后双拳一震,两只拳头瞬间变成了紫'色',而后,双拳直接向着那两个口喷鬼火,直扑上来的巨大鬼头轰了过去。

    顿时,紫'色'气芒自古飞的拳头上冲腾而出,拳劲有若滔滔江河,不可抗阻,将一方天地尽皆染成了紫'色'。

    “轰!”、“轰!”几乎在同一时间,两声巨响爆发,沉闷声响,令人感到无尽的压抑,古飞的拳劲瞬间便与那两大鬼火缭绕的鬼头冲撞在一起。

    在刘云鹤与凌落雁那惊讶无比的目光之中,古飞直接轰散了两个恶鬼头颅周围缭绕的玄阴鬼火,将那两个鬼头轰得翻滚开去,没入了后方那翻滚的黑气鬼雾之内。

    以熔炼进体内的那一股神兵精气护住刚刚痊愈的双臂,古飞直接轰退了两大恶鬼头颅,却也避免了新生的骨质从新断裂的危险。

    古飞一声低吼,浑身筋骨血肉便是一阵涌动,而后一股强大的气势自他身上扩散而出,同一时间,全身上下的皮肤'毛'孔之中,迸'射'出道道精气来。

    站于他身后的凌落雁立时便觉得从古飞的身上凭空涌出了一股微风一般,令她有种置身于风中的感觉。

    道道看不见的精气弥漫开来,在古飞神念的控制之下,在身周形成了一个力场,将那汹涌而来的阴寒鬼气尽皆挡拒开去,将凌落雁与刘云鹤都笼罩了进去,却是比之那刘云鹤的剑光,更无孔不入,水泼不进。

    “这是什么功法?”见到这一幕的刘云鹤,心中不禁便是一惊,古飞展现出来的神通实在怪异,一惊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没有任何法力的波动,却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也没有见到古飞捏动任何道诀,便将如同骇浪般冲'荡'而来的黑气鬼雾挡拒在外,这令不但令刘云鹤惊异莫名,同时也对古飞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他……真的是太玄门弟子吗?”刘云鹤心中暗想,这个古飞展现出来的是一种他所不知道的功法,他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修道者的道术神通。

    这时也容不得刘云鹤多想,因为那将他们笼罩住的黑气鬼雾越发的浓重了,简直比得上六道魔君那滔天魔气般,漆黑如墨。

    鬼雾之中鬼影撞撞,似有万千鬼魂在游走在嘶吼,啾啾鬼声,听之令人'毛'骨悚然。那躲在古飞身后的凌落雁早已被吓得浑身像筛糠般抖动着,一脸惨白。

    娇生惯养的她,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景象!?

    鬼雾之中怒吼连连,那隐身于雾里的五个鬼修者,显然被古飞与刘云鹤轰退第一波攻击之后,很是恼怒。

    五鬼幡,乃是这五个丰都鬼卒,经过多年祭炼,以无数生魂精气炼成,看去有形,实则无质,是鬼界之中的一件异宝,威力奇大。

    不过,显然这五个鬼修者并没有炼成这五鬼幡,如不然,那五鬼幡上凝聚而出的狰狞鬼头,一口鬼火喷出,便能污了刘云鹤那道飞剑的精气,令飞剑变作凡铁了。

    “篷!”变故突起,鬼雾翻滚,一片惨绿鬼火从四面八方汹涌而出,瞬间便将被黑气鬼雾包围的三人笼罩在滔天鬼火之中。

    但是,自古飞身上的皮肤'毛'孔之中透出的精气所形成的力场,不经他的同意,任何外力加身,都会被他排斥挡拒开去。

    一羽不能加,昆虫不能落,妖异鬼火一扑上来,立时便如同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一般,再难以'逼'近一分一毫。

    五大鬼头,隐于鬼雾之中,一个劲的拼命喷出惨绿鬼火,竟是真的想以鬼火,炼化古飞他们一样。

    这玄阴鬼火,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反而寒冷'逼'人,是一种冷焰,虽然并没有烧到三人的身上,但是鬼焰上透出来的寒气,却令地面结出了一层薄冰。

    古飞还好,他修炼的是炼体术,浑身精气充盈,气血旺盛,寒气难以袭上身去,但是凌落雁与刘云鹤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

    好在凌落雁与刘云鹤事先服下了纯阳丹,身上阳气充足,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感到寒气刺骨,难以抵受。<!--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