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八十章 身陷鬼阵

    <!--章节内容开始-->    第八十章身陷鬼阵

    鬼修,在腾龙大陆之中的修者里,是一种特殊的存在,炼三魂,聚七魄,将全身精气神,凝练成太阴鬼体,脱离肉身,成为一种有形,但是却没有实体的存在。

    天下修者,修炼体系千万,但无不殊途同归,与天挣命,追求那长生不死,逍遥天地,但是仙道渺渺,很难有成,而鬼道,却是长生不死的一条捷径。

    而且,凝练成了鬼体之后,其实人,便相当于已经死了,虽然能够与鬼魂的形式长存世间,但是却成了见不得阳光的异类。

    为了长存世间,不老不死,而舍弃肉身,化身成鬼,从此见不得阳光,永远行走于黑暗当中,并不是什么人都愿意走上这一条鬼修之路。

    不过,却也有一些修道无成,长生无望的人,却是宁愿永远活于黑暗之中,也不愿再坠入轮回,受那轮回之苦,便选择投入丰都鬼府,修炼那鬼道。

    这时,山谷之中,那个广成仙派的少年弟子已经与那丰都鬼卒交起手来,但见剑光如虹,在空中转折腾挪,透发出森森剑气,向着那道鬼影,接连绞杀而去,所有被那道剑光扫中的东西,无论是巨石还是树木,尽皆崩碎,百步飞剑之威,不容小觑。

    而那丰都鬼卒的手里,却是多出了一面黑气缭绕的漆黑长幡,长幡舞动间,鬼气汹涌,鬼影森森,竟是将那道剑光抵住,不让剑光近身。

    “那个就是五鬼幡?”古飞心中凛然,那鬼气缭绕,似有无数冤魂厉鬼缭绕的那一面诡异黑幡,似乎也不是凡物,竟是能抵挡得住那个少年的百步飞剑的砍劈。

    那凌落雁这时也好奇的跟着古飞一起想谷中张望,那手持五鬼幡的鬼修,已经摇动起五鬼幡来,幡上汹涌而出的鬼气,立时便将那鬼修淹没,幡上一个鬼头化形而出。

    凌落雁只是看了一眼,便猛的觉得心神不定,神魂好像要从身体飞出一般,不禁大惊,连忙强摄心神。

    “好邪异……”凌落雁不敢再看。

    而就在这时,凌落雁忽觉一阵阴风自身后吹袭而来,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立时涌上心头,下一刻,她便感到古飞那搂在她腰间的手臂一紧,她的身子便腾空而起,跃到了空中。

    “轰!”一声大震,一片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凌落雁身子一震,被古飞搂着向谷内飘了进去。

    这时,她才看见,不知何时,山谷周围凭空现出了四个面容惨白、瘦骨磷峋,一身黑气缭绕的人来。

    其中一个黑气缭绕,鬼气森森的家伙,正手持长约二尺的黑幡,身子凌虚而立,若隐若现,正一脸惊讶的望他们看来。

    山中薄雾轻云四起,在这月黑天阴的夜晚,突然出现了四个手持黑幡的家伙,那神情却是说不出的阴森凄厉。

    “篷!”古飞搂着凌落雁自天上,飘然而下,双脚踏到地面之时,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响声。

    “你怎么了?”这时,凌落雁才发觉,古飞右臂的衣袖已经不翼而飞,'露'出了手臂上那古铜'色'的肌肤。

    古飞的右臂,虽然并不如何健壮,但道道筋络这时却浮现而出,如一条条细小的虬龙般缠绕在肌肉之上,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

    显然,在刚才短短的一瞬间,古飞与个偷袭的鬼修硬撼了一招。

    毫无疑问,古飞全身上下的肌肉,现在都充满了爆炸'性'的爆发力,如他愿意,每一块肌肉都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哼!背后偷袭的鼠辈!”古飞的目光如利剑般盯在那个刚才袭击自己的那个鬼修的身上,体内元气急剧运行起来。

    他的力量只有一小部分凝聚于丹田,形成一个五彩的光团,来炼化自'毛'孔之中吸收进来的天地灵气。而古飞的大部分力量其实是熔炼进了筋骨血肉之中。

    因此,他心念一动间,便能瞬间向敌人发起凶猛的攻击,根本不用像其他修者一样,要花时间去施法,或是动用法宝。

    虽然施法与动用法宝的时间,其实也只需很短的时间,但就是那短短的一刹那,便能够令古飞在与同级修者之间的交手之中,占上了先机。

    谷内交战的两人,想不到谷外竟然还有不速之客,广成仙派的少年与那舞动五鬼幡打出重重鬼气,'操'纵狰狞鬼头的鬼修都同时吃了一惊。

    当那广成仙派的少年看到另外四个手持黑幡的鬼修之时,脸'色'顿时便变了,心神微分之下,那只在滚滚鬼气之中喷着碧绿鬼火的狰狞鬼头,立时便一口鬼火喷在了剑光之上。

    “嗡!”的一声,被鬼火喷中的剑光,竟是显得有些暗淡了下来。

    那少年顿时大惊,这五鬼幡上万千凶魂厉魄凝聚而成的鬼头口中所喷鬼火,竟是能令分剑受创实在大出他意料之外。

    “嘎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进来,我兄弟五人祭炼的五鬼幡刚好还缺三个鬼将,就用你们三个人的生魂练成幡中鬼将好了。”

    自谷外突然出现的四个鬼修,从四个方向手持黑气缭绕的鬼幡,以合围之势,向古飞与凌落雁'逼'了过来。

    古飞神'色'凝重无比,他在这四个鬼修的身上感应了到庞大的阴气波动,尤其四人手上的五鬼幡,隐约间可以见到其上鬼影幢幢,那些阴魂似乎要自那黑幡之上冲出来一般。

    黑幡上透发出来的气息,令古飞感到不安,这几个鬼修的修为似乎都不弱,而且有那五鬼幡在手,场中形势对古飞和凌落雁很不利。

    这时,那个与广成仙派的那个少年战在一处的鬼修,忽然驾驭着五鬼幡,舍了那少年,退了开去。

    那少年手一招,那道剑光立时便飞了回来,在他身周盘旋飞舞,将涌动而来的森寒鬼气'荡'了开去。

    鬼气那是至阴至寒的东西,可以腐蚀人身上的阳气,普通人只要沾染了一丝鬼气,轻则卧病,重则一命呜呼。

    那名鬼修并非是就此放过那个广成仙派的少年,而是与另外四人,将谷中的三人包围了起来。

    那五名鬼修阴笑着同时舞动手中五鬼幡,黑幡舞动间,鬼气冲腾而出,快速弥漫了开来,刹那间,四周鬼气汹涌,鬼声啾啾,漆黑鬼气将整个小山谷封困了起来,

    五团惨绿鬼火,包裹着五个车轮般大小的团亩许大的鬼头,浩'荡'出恐怖阴森的气息,在四周那翻滚汹涌的鬼气之中不断隐现。

    '乱'发蓬竖,目闪碧光,血口张开,獠牙交错,每一个鬼头的样子都吓人到了极点,十足是从地狱之中出来的恶鬼。

    “凌兄,你怎么了!”古飞忽然发觉,他搂着的凌雁,似乎有些异样,连忙一看之下,不禁大吃了一惊。

    古飞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凌落雁是女孩儿,也不知道她的原名并非叫凌雁,而这个古飞眼中的少年凌雁,这时竟是昏昏沉沉起来,似乎被'迷'失了心智,脸上更是隐现着一层黑气。

    古飞知道,凌落雁是被周围的鬼气沾上身来了,他不禁有些急了,连忙一手抵在凌落雁的后心,将一股纯阳之气度进了凌落雁的体内。

    古飞乃是童子身,身上那股纯阳之气,精纯无比,没有半丝瑕疵,而且修炼了上古炼体术之后,古飞体内的气血旺盛之极,他身上的那股强大的纯阳气息,正是那太阴鬼气的克星。

    “嘿嘿!乖乖受死吧。”深寒的话语,在涌动之中的鬼气之内传了出来,忽近忽远,让人难以捉'摸'。

    古飞懒得理会这些鬼物,只见一股纯阳之气度进了凌落雁的体内之后,凌落雁脸上的黑气立时便被驱散了,回复了血'色',古飞不禁一喜。

    “吼!道爷今天就是拼了损毁道力,也要灭了你们这几个鬼物。”那广成仙派的少年修者一声怒吼,竟是一咬舌尖,将一口精血喷在了那道剑光之上。

    “嗡!”的一声,清脆的剑鸣冲天而起,响彻整个山谷,少年身前的那一道剑光顿时光芒大盛,暴长十丈,少年道诀一捏,那道璀璨剑光立时便将被'逼'到一起的三人一齐护在了中间。

    剑芒如龙,又如霹雳闪电,将汹涌而至的玄阴鬼气,尽皆'逼'了开去,再难以越过雷池一步。

    “我是广成仙派弟子刘云鹤,这是纯阳丹,可以驱除这种妖邪之气,你们快服下吧!”那广成仙派的少年修者,这时忽然在身上掏出了两颗金黄'色'的丹'药'来,递给古飞与凌落雁。

    “多谢,在下太玄门古飞,这位是我的朋友凌雁!”古飞也不造作,表明身份之后,便接过这刘云鹤手中的两颗丹'药'。

    “原来兄台竟是太玄门弟子,实在太好了。”刘云鹤一怔之下,却也脸现喜'色',太玄门与广成仙派,同属三大道门,同气连枝,两人合力,未尝不可以破开这个鬼阵。

    这时,得到古飞那一股纯阳之气'逼'出体内玄阴鬼气的凌落雁,也清醒了过来,服下纯阳丹之后,周围鬼气便再难沾身。

    而古飞,却是根本不用服用纯阳单,他身上血气旺盛,阳气充足,玄阴鬼气根本难以近身。

    “这这这……怎么回事啊,哎呀,吓死我了!”清醒过来的凌落雁,见到周围那涌动的森森鬼气,不禁尖叫连连,尤其那一只巨大的鬼头突然口喷惨绿鬼火自翻滚的鬼气当中直冲出来,向她噬咬过去只是,更是差点吓得她瘫倒在地。

    “篷!”十丈剑光来去如电,直接劈散鬼火,狠狠的砍在了那个冲出来的鬼头之上,将之'逼'回了鬼气当中。<!--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