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七十八章 竟是同路人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七十八章 竟是同路人

    落霞晚照,渔歌唱晚,外出打渔的人,陆续划着渔船,架着鱼归来。 八百里云蒙山之中的这段燕江流域,并非都是人迹罕至,不见人烟之地。

    在燕江两岸的水流平稳缓慢之处,每隔一二百里,便设有码头,供来往于南北的船只停靠歇息。

    虽是在云蒙山这样的原始山林之中,却也有不少人在这两岸沿江的码头生活,而燕国为了保证这一段八百里水道能够畅通无阻,更是在各个码头上设有驿站,驿站内里更是驻扎有军兵。

    即便如此,在那些偏僻的地方,还是发生不少强盗抢劫商船的事情,一些亡命之徒,时刻都在盯着这条贯通南北的水道。

    昊天商团的三只大船停靠在码头上,船上旗帜招展,在这个傍晚,船上的不少人都走出船舱,踏上码头,进入码头的那个小村之中,采购一些食物,或是日用品。

    而这个时候,古飞却是跟在那丫鬟小月的身后,来到了船头的甲板之上。

    码头上还停泊着十几只大大小小的船只,但毫无疑问,昊天商团的大船,是所有船只之中最显眼的。

    “呵呵!古兄,你的伤势怎么样了?小弟这几天忙于杂务,没有去看望兄弟,希望古兄不要见怪才好。”那女扮男装的凌落雁一见古飞自船舱之中出来,连忙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托凌兄的福,我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再过几天便能完全痊愈。”古飞在小月的引领下,来到了甲板上的一张雕花紫檀木桌旁,径直坐了下去。

    凌落雁闻言,眼中立时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异'色',同时,她也留意到,古飞双臂上用来固定断骨的木板已经不见,显然,在这几天之中,古飞小臂的断骨,不但已经接上而且还能动了。

    短短几天,他的伤怎么会好的那么快?凌落雁虽然震惊,但是,却不动声'色',淡笑的也坐了下来。

    “古兄的伤,竟然好的如此之快,实在令人惊讶啊!”凌落雁笑着说道。她很好奇,难道古飞是服用了仙丹灵'药'不成?正常人,断骨再生,最起码也要数个月啊!

    零凌落雁这时已经不再怀疑古飞的身份,其实这三天以来,凌落雁并非是在忙于船务,而是动用了凌家那遍布天下的情报,去调查古飞的身份。

    虽然是在船上,船又航海于云蒙山之中,但凌落雁有的是办法与外界联系。凭借着昊天商团的势力,很快,一条条关于太玄门和古飞的消息,便传到了凌落雁的手里。

    “我的功法有些独特,所以,受了伤,恢复起来也很快。”古飞照实而言,并不打算隐瞒。

    古飞之所以如此淡定,其实是他已经知道,这昊天商团的三只大船之上,并没有特别厉害的高手。

    而眼前这个叫做凌雁的少年,虽然也有一身不俗的修为,不是一般的公子哥儿,但比起古飞来,实在差的太远。

    就算这凌雁在背后耍什么阴谋手段的话,他也丝毫不担心。实力,古飞拥有压倒'性'的实力,那管他阴谋诡计,统统都敌不过他那一双拳头。

    “哦?”凌落雁有些恍然,而后道:“古兄出身太玄门,但如果小弟没有看错的话,古兄你似乎并不是修道之人啊!”

    古飞闻言不禁一笑,这个凌雁有意思,以他的修为见识那里看的出我的虚实?想必是那个叫忠伯的老人告诉他的吧!

    以前听师尊说,世俗界之中,那些所谓的武技,不过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拳绣腿,真正懂得武道真意的人已经是凤'毛'麟角般的稀少,但从这个忠伯身上透发出来的气息来看,这个人显然也是修武之人,而且已经炼通了气血,但似乎这个人的修为也止步于此了,难道是只得了一些皮'毛'?没有真个得到武道的真传?

    古飞下山之后,立时便遇到了一个修为不弱的武者,这不禁令他有些好奇,他隐隐觉得,世俗界之中,似乎卧虎藏龙,并不简单。

    “我不是修道之人,道门之中,也不一定所有人都是修道者。”古飞答道,他虽然生'性'率直,但什么事情可以说,什么事情不能说,他还是分的清清楚楚,绝不含糊。

    “哦?”凌落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她似乎也不想在这方面与古飞谈论下去,然后转移话题道:“古兄,可否同小弟上岸一行?”

    “上岸?”古飞有点愕然,看这人的气派,家中非富即贵,船上什么没有?他上岸干吗?难道是上岸游玩?

    “码头小村,我以前还真的没有到过这样的地方,想上去看看,想邀古兄一同上岸逛一下罢了。”其实,这个女扮男装的凌家十三小姐,连日来都呆在船上,早已闷得慌了。

    听到凌落雁如此说,古飞知道自己如果不答应,那就有点不近人情了,而且,是这个叫凌雁的少年,将自己从江中救起的,古飞向来就不想欠人任何人情。

    世间的羁绊,莫过于人情,所谓答应了事情,还惨过欠人家的钱财,便是这个道理。太多的羁绊,便会影响心境,进而影响修炼。

    在道家而言,这就是因果,所谓有因必有果,道家讲究天人合一,太上无情,斩断世间一切因果才能悟道成仙。

    “好吧,既然凌兄相邀,我也好推却。”古飞说道,经过三天的运功疗伤,他胸骨的裂痕早已愈合,一双小臂臂骨,也已经重新长合,只要不进行剧烈的碰撞,别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古飞现在毕竟伤势初愈,双臂却是暂时不能爆发出强大力量,断骨新生,暂时还承受不了太大的元气冲击。

    “那我们走吧!”凌落雁一见古飞答应了,脸上顿时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有若百花齐放,耀目之极。

    “这……”古飞顿觉眼前一亮,她这笑容……似乎……赵师妹开心之时,也是这般的笑,但是,这个凌兄明明是男子啊!

    古飞自小便在太玄山灵翠峰上修炼上古炼体之术,门中又没有多少女弟子,他见过的女人,来来去去就是赵紫柔,或是门中的几个女前辈。他那里看得出他眼前的这个凌雁,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其实,如果是换作有一些在世间行走的经验的人,早就看出凌落雁是个妙龄少女了,而且还是一个有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绝世容颜的女子。

    “少爷,要不要老奴在旁听候差遣?”当凌落雁与古飞正要上岸之时,那个身穿青衣小褂,身躯佝偻的忠伯像鬼魅般突然重两人的身后冒了出来。

    “哎呀,吓死我了!”凌落雁顿时身子一个颤抖,差点便被自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从船沿上掉下去。

    “忠伯,你这样神出鬼没的,会吓死人的!”凌落雁心有余悸的扶着胸口,嗔道。模样十足一个女孩儿家。

    但其实,她也真的是一个女孩儿家,只有古飞这个不谙世事的人,才会看不出来。

    “吓着少爷,老奴真是该死,不过,老奴不是故意的。”那忠伯解析说道,他虽然自称老奴,但是显然与一般家奴不同。

    其实,古飞早就已经知道,这个忠伯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和那个凌雁,真真岂有此理,难道我是吃人的凶兽,会把凌雁吃了不成?这种被监视的感觉令古飞感到很不爽,因此,当这个忠伯自暗处出来之时,他的脸'色'便显得有些不悦了。

    “好了,你就在船上吧,没有你在船上看着,我也有点不放心!”凌落雁说道,她可不想有个人夹杂在她与古飞之间。

    “是!”那忠伯看了古飞一眼之后,便退了下去。

    两人跃上码头,然后也不顾码头上来往之人的惊异目光,便向着岸上而去。直接从数丈高的船上跃上码头,如果是普通人,这简直跟'自杀'无异。

    黄昏,通红的太阳,在西边的群山之上,散发着这一天之中那最后的光芒,将天边飘'荡'着的几朵云彩染成了火红'色',如有一团团大火在云中燃烧一样。

    两人脚下踩着的是青石板,是那种以一整块青石铺成了路面,古飞发现,这些铺路的青石,不但有车马长年累月走过所留下的痕迹,显然,这个码头已经有些历史了。

    码头旁边便是一个驿站,驿站门口有几个身穿铠甲的军兵围在一张桌子上,喊得面红耳赤,桌上似乎有一个倒扣着的白'色'瓷碗。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古飞停下了脚步,好奇的问道,看那些军兵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在争吵。

    “不是吧!”凌落雁以看怪物般的目光惊奇的望着古飞:“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不知道,难道我应该知道吗?”古飞尴尬一笑,说道。他说话的语气很认真,可不是在做作。

    “开!四、五、六,十五点大,哈哈……我赢了,快给钱,快给钱!”一个像是军官模样的络腮胡子一手提起桌上那倒扣的瓷碗,随即便大声嚷了起来。

    “他们这是在玩一种游戏,碗中三个四方的东西,其上有六面,每一面都有从一到六,六个点数,这个东西叫做骰子,他们在赌大小,压中大的点数就算赢,不中,就是输。”凌落雁笑着解析说道。

    古飞闻言,脸上的那一丝讶然之'色'立时便消失了,他不再停留,举步便向前走去,难怪芸芸众生,能超脱轮回者,千万之中无一,很大程度上,便是玩物丧志,使其断送了前途。

    码头上的小村庄,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好看的,两人在村里转了一圈之后,便来到了村外的一片清幽的树林之中。

    “凌兄,你的船,是否向南而去?目的地是哪里?”两人走在林中小道上,古飞忽然问道。昊天商团的船往南而行,古飞早就知道。

    凌落雁想了一下,才道:“船的目的地是出了云蒙山之后的青石镇,但我们商队,却是要前往南荒的龙皇城的。”

    “南荒龙皇城?”古飞不禁心中一动,事情竟然如此巧合?他的目的地,也是南荒龙皇城啊!<!--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