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七十六章 凌落雁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七十六章 凌落雁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琴音,让古飞自昏昏沉沉中苏醒了过来了。

    琴声叮咚,忽如流水行云,优美之极,仿佛令人有若置身于山间,凉风扑面,通体舒泰, 时又如雨打芭蕉,宛若风雨欲来,乌云压顶般的压抑,而浪漫,时而忧伤沉重,闻其琴声,便已能知道弹琴之人此时的心境起伏了。

    古飞睁开眼来,只见自己正躺在一张床上,似乎……这张床还会动轻微的一上一下的上下起伏。

    “这是什么地方?”古飞猛的坐了起来,但是双臂和胸前突然传来一阵深入骨髓般的剧痛,突如其来的痛楚令他不禁“哎呀”的痛呼了一声。

    就在这时,房外传来的琴音也立时便停了下来,而后,古飞便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向着这里而来。

    低头一看,古飞见到自己双臂之上骨折的地方,已经被人用木板固定住,但是他自床上坐起之时,令伤处受到了震动,因此才疼痛难忍。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几个人自外面走了进来,古飞连,忙抬头一看,只见进来的是四个人,为首一人是一个俊俏得令人眼前一亮的少年。

    “嗯?这个少年倒和紫羽有些相像,咋都男生女相,长得和女孩儿一般?”古飞的目光自这四人的身上一扫而过,进来的这四个人的身形样貌,立时便映进了他的眼内。

    “嗯!你总算醒了。”那为首少年年纪不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但一开声说话却是似乎故意将声音压得低沉似的,而即便如此,这个少年说话的声音,也太过娇柔了。

    连 声音都像是女孩儿。古飞心中不禁觉得有些异样,这是一种直觉,并不是他真的发觉了这个少年身上有何异样的地方。

    “你是谁,这是哪里!”说着的同时,古飞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股凶煞气息立时便自他的身上扩散而出。

    “这个人……”站在少年身后的一个身穿青衣小褂,身躯佝偻,头发花白的老人只觉得床上的那个少年气息大变,忽然变得危险无比,令他心头怦然而动,老人不动声'色'的朝前迈上了半步。

    老人虽然只是迈上半步,但是,角度却刚刚好,甚至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半步迈出,他不但进可攻,退可守,还隐隐然将那个少年和少年身旁的两个俊俏丫鬟也保护在他的羽翼之下。

    显然,这个下人打扮的老人,是个战斗经验丰富无比的高手。

    “呵呵!在下姓凌,这里是昊天商团的商船。”那少年呵呵一笑,答道,他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古飞对他的敌意一般。

    不过,少年这清脆,但却又低沉,想要装老成的声音,听在古飞的耳里,多少有点别扭。

    “倒是兄台,为何受伤落水?难道是遭遇了强盗?还是……如非我们的船经过,刚好将你救起,兄台可就大大不妙了。”少年手中折扇敲着手心,径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少年并没有将那“仇家追杀”这几个字说出来,但是这如此明显的言外之意,却是谁都听得出来。

    “昊天商团?”古飞不禁沉思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古飞自小便在山上修炼,对于外界来说,他就像是一张白纸,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

    “在下古飞,多谢相救。”古飞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而且,他一心保持心灵上的一尘不染,不为外界种种,动摇其心境,因此,古飞却是并没有多想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古飞?腾龙大陆,似乎姓古的人不多,三国之内的世家之中,也没有姓古这样的家族。却不知道古兄是哪里人士?”少年想了一下,而后说道。

    这个时候,古飞身上的那股敌意,已经消退,那个老下人紧绷着的神经,才松了下来。

    古飞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青衣小褂的老人一眼,那目光令老人心悸,仿佛能看进老人的内心深处一般。

    这少年……并不是一般人。老人对古飞不禁产生了警惕之心,一个来历不明,且不简单的人,令这个见惯世面的老人有些不安。

    老人很自然的站在了那俊俏少年的身后,实则是时刻都在保护着这个少年,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这人的身上没有法力波动,并不是修道者,难道竟是与我一样,修炼的是武道?”古飞早已看出,这个老人很不简单,神华内敛,脚步无声,看似是很普通的一个老人,但是,古飞却在这个老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隐藏得很好的强者气息。

    见到古飞似乎有点犹豫的样子,少年身旁的一个翠绿'色'的丫鬟立时不悦的说道:“你这家伙很无礼,为何不答我家小……我家少爷的问话,要不是我家少爷从江中将你救起,你早就喂了河中王八了。”

    “小翠,不可放肆!”那少年年一摆手中折扇,淡笑的看着古飞说道,看似责备,但话语之中却是没有半分责备的语气。

    古飞看了那小翠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淡淡说道:“我是齐国太玄山人士,不知道这个答案,凌兄是否满意?”古飞自小便被师尊万仙成带回太玄山,在山上长大,说是太玄山人士,并没有不妥。

    “太玄山?”房间之中,所有人尽皆动容,那个站在少年身后的老人,也显然吃了一惊,脸上现出了一丝讶然之'色'。

    那凌姓少年更是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下子便从座位上站起,一合手中折扇,有些激动的说道:“难道古兄是太玄门的弟子?”

    也难怪这女扮男装的假小子会如此激动,皆因三大道门在腾龙大陆上,有着超凡的地位,乃是人人向往的三大仙门。

    而眼前这个叫做古飞的少年,很可能便是仙门中人,这教这些凡夫俗子如何不惊讶,如何不激动。

    现在又正值三大道门之中的太玄门十年一次大开山门广收门徒的时候,整个中原地区,那一家世家子弟不希望被太玄门选中,从而一步登天,踏入修仙悟道之列,有机会参悟那长生不死的仙神大道?

    而少年身边的那两个丫鬟,这时已经张口结舌,震惊不已的看着古飞,如同在看一个怪物一般。

    凌家,最近便在为派家族之中谁人的适龄儿童,前往齐国太玄门参加收徒选拔而烦恼不已。

    这个女扮男装的凌姓少女便是因为这样,而出来游玩散心,远离家族之中的明争暗斗。

    一个大家族,无论执掌家族的家主多么精明,手腕如何厉害,都免不了出现为了利益而产生的纷争。明的也好,暗的也罢,尔虞我诈,最是烦人。

    “凌兄也知道太玄门?”古飞见到众人那惊讶的表情,反倒是一怔,不明所以,他从来没有到过外面的世界,当然不知道三大道门在腾龙大陆上意味着什么。

    修仙悟道,做那神仙中人,得享长生,甚至与那天地同寿,那是每一个凡夫俗子都向往的事情啊。

    “呵呵!古兄说笑了。”说着,那凌姓少年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而后重新又坐回到椅子上,“三大仙门,乃是我腾龙大陆的道家修炼圣地,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哦?”古飞有点意外,到了这个时候,他也大约知道了自己所在的门派,在这腾龙大陆是何等的存在。

    古飞没有什么机心,他一切行为都是随心所欲,心中所想,便付诸行动,并没有世人那般的诸多顾忌。

    “不错,我正是太玄门翠灵峰门下,不知道凌兄又是什么来历,可否见告?”古飞的心'性'最是不拖泥带水,他想到便说,单刀直入直截了当。

    “哈哈……”那女扮男装的凌姓小姐,显得很是开心,她笑着说道:“果然,原来古兄真的是太玄门下,能够结交到古兄,实在是太好了。”

    “嗯!小弟是昊天商团凌雁,凌家家主是小弟家父,小弟在家中排行第十三,所以,古兄也可以称小弟为凌十三。”那女扮男装的凌雁,一本正经的正式向古飞介绍自己。

    听到那凌十三如此介绍自己,她身旁的两个娇俏的丫鬟却是隐不住掩嘴相视一笑,而她身后的那个青衣小褂老人的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

    众人的表情,全都落到了古飞眼里,他的思想虽然单纯,但并不是傻子,他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那里不对劲。

    古飞几乎没有任何在世间行走的阅历,即便这凌十三表现的很“女孩儿”他也看不出眼前这个俊俏得一塌糊涂的少年是个女孩子。

    当然,出了这凌十三的名字和'性'别之外,她所说的其他一切,却并非是谎言。这个少女,正是昊天商团凌家家主的第十三女儿,凌落雁。

    “凌兄,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休息一下了。”古飞现在是急着要运功疗伤,那里肯和这个凌雁长谈下去?

    “哦!我一时高兴,倒是忘记了古兄有伤在身,实在对不起了,如此,小弟就先告退了。”凌落雁说着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古飞拱手说道。

    古飞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女扮男装的凌落雁不以为意,淡然一笑,而后便带着那两个丫鬟和那个青衣小褂老人离开了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想不到我竟然大难不死,深渊之下原来是一条大江,真是险啊!”古飞一想到自己被那赵玄极一剑劈出深渊之外,便不禁浑身一震,没来由的一阵心惊肉跳。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天上星辰开始隐现,三只大船,早已停泊在江边的一处码头旁,船上灯火将附近的江面映照的甚是明亮。

    凌落雁等人自船舱之中出到甲板上。

    “想不到这一次远行,竟是遇到了太玄门的弟子,实在不虚此行了。”凌落雁望向江面,喃喃说道。两个丫鬟小翠与小月在旁侍候。

    “小姐,恕老奴我直言,那个古飞,恐怕会为我们惹来不少麻烦啊!”忠伯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嗯?忠伯,你为何如此说?”凌落雁闻言顿时一怔。

    “小姐,你想一想,在整个大陆之上,谁敢对三大仙门的人动手?敢对三大仙门之一的太玄门门下弟子动手的人,可惹不得啊,而且,老奴在那古飞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修道之人的那一股法力波动。”

    “你……你是说,他可能不是太玄门中人?”凌落雁的脸'色'立时便变的很难看,沉鱼落雁般的绝美娇颜之上,瞬间便如同笼罩上了一层冰霜,冷的吓人。<!--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