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七十二章 道、魔之战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七十二章 道、魔之战

    在这生死一线的危急关头,古飞的思维已经赶不上事情的变化,但是,身为武者的他,一身筋骨血肉都被他淬炼得内外通透,身上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块骨头,他都能控制自如。

    就在被那道向咽喉切割而至的寒光所激发出来的那一股锋锐气流刺激到颈部肌肤那一刹那,古飞自然而然的,下意识的将以化兵炼体之术熔炼进体内气血之中的神兵之气,运到了脖子上。

    刹那间,他的整条脖子都变成了紫金'色',道道细小如发丝般的神兵之气,密密麻麻的满布在脖子的肌肤上。

    “铿锵!”一声清脆的金铁摩擦声响起,古飞只觉脖子上一凉,而后便感到被锋锐之极的利器狠狠的切砍了一下,中招之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昏暗的林中,迸溅出了点点火花。

    千钧一发之时,古飞总算躲过一刀割喉的致命危机。刹那间,身上衣服便被冷汗所湿透,胸膛之中的一颗心脏,怦怦直跳,似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

    生死一线间,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生死一线啊,死神与古飞擦肩而过,他在千钧一发之时,躲过了被割喉的悲惨下场。

    那个自枯枝败叶之中突然冲出来,向古飞施与致命袭击的人明显吃了一惊,他难以置信,自己的必杀一击,竟是连对方的皮肉都没有割破一丁点。

    如此近距离,如此迅猛的一击,就是古飞这样的少年高手,也难以躲避,如换作一般人,头颅早就与身体分家了,但,那人预料之中的鲜血飞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这人明显是一个暗杀高手,一击无效,便想要远遁而去,可惜,古飞却不会轻易让这个差点要了他的'性'命的家伙逃走。

    “哼!”古飞目如寒星,如刀锋般锐利的眼神之中透出了无限杀机,他真的是怒了,浑身元气刹那爆发,道道气芒如无数利针一般自'毛'孔之中迸'射'而出,仿佛变成了一头浑身长刺的刺猬,浑身上下,顿时一羽不能加,昆虫不能落,一头长发被身上透发出来元气波动冲击得胡'乱'飞舞。

    仿佛一头沉睡之中的凶兽被吵醒了一般,古飞五指精铁钢勾,“唰!”的一声,直抓而出,五指急剧破开空气,发出了一声彷如撕裂布匹般的声响,闪电般便抓住了那人的右手手腕。

    那人大惊失'色',手腕一转,握着的那一道寒光便向着古飞的手臂切割过去,反应之迅速,也可见这人绝对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暗杀老手,临危不'乱'。

    不过,这人显然是一个修魔者,身上透出的那一股子魔气,已经清楚的表明了他的身份,修魔者的长处并不是近身搏斗。这人虽然精通暗杀之术,但是近身搏斗,却似乎不是他的强项,一击无效之后,这人便想与古飞拉开距离,但是,可惜,他不能如愿。

    就在古飞抓住那修魔者的手腕之时,他手掌之上蕴含的一股五行锐金之气,便猛地释放而出,涌进了那人手臂。

    噼噼啪啪,咔嚓咔嚓,一阵'毛'骨悚然的筋骨碎裂之声立时便自这名修魔者的右臂之上传了出来。

    整条右臂,筋骨血肉,尽皆被古飞涌进的那一股狂暴的五行锐金之气冲击的尽皆碎裂,不分彼此,成了一团肉泥。

    “吼!”那修魔者一声嘶吼,竟是狠命一挣,强忍着巨大的痛楚,硬生生的挣断了右臂,向前冲了出去。

    整条右臂齐根而断,爆发出了一篷血雾,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立时便弥漫了开来。这个修魔者果真够狠,竟然来了一招壮士断臂。

    不过,即便如此,被近了身的古飞,却是不那么容易便被甩丢的。

    “想逃?”古飞一声冷笑,身上涌动出狂暴煞气,他一把将手中的那条已经分不出什么是筋骨,什么是血肉的断臂,“呼!”的一声,向着那个拼命前冲的修魔者砸去,同时一步迈出。

    上古战技八荒步展现出了它极速的可怕威力,古飞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真身却已经如风似电般向着那人追了过去。

    那修魔者听得身后异响,只觉一股劲风向着背心冲击而来,他连忙便闪向一旁,“轰!”的一声,一物擦着他的身子飞了过去,砸在了前面的一棵大树上,直接将那棵大树砸成了两截,上半截树身倒将下来,林中顿时尘土弥漫。

    “你可以去死了。”一声森寒刺骨,听在耳里冷的令人窒息的话语在这个修魔者的耳边响起。

    而后,一只金芒缭绕的拳头,便向着他当胸砸来,简单直接的一拳,却有着莫大的威力,令他生出了无从躲避的念头。

    就在那一只势不可当的金'色'拳头就要砸中那修魔者之时,那修魔者的身上确实涌出一股庞大的法力波动,“篷!”的一声,整个人竟是化作了一股黑气,向着林外涌动而去。

    “天魔解体化形飞遁之法?”古飞那当胸一拳,终究是慢了那么一刹那,仿佛一拳轰在了空处一般,无从着力。

    不过,他的力量尽皆凝聚于血肉筋骨之中,收发由心,无有一丝一毫的停滞,轰出的一拳说收回便收了回来。

    而后一掌向着那一股黑气凌空按去,掌力笼罩一方天地,立时便将那修魔者自滚滚黑气之中轰得跌了出来。

    那个修魔者似乎受到了莫大的冲击,踉跄数步,张口便喷出了一口鲜血,差点跌倒在地。

    “想借断臂来发动魔道遁法逃走?简直妄想!”古飞一步踏出,瞬间出现在那个修魔者的身后,右手五指萁张,“咔嚓!”一声,直接伸入了那人的头颅之内。

    古飞五指之上凝聚的指力直接透进泥丸宫之中,摧毁元神,那修魔者立时双眼一翻,顷刻毙命。

    古飞现在的修为,在醒我之境可说已经无敌,同级之中难逢抗手,这个魔人,不过是醒我七、八冲天的实力,那里是古飞的对手?

    只有脱凡之境的修者,才能在正面交锋之中,威胁得了古飞,这个修魔者竟然将古飞作为猎杀的目标,却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只是短短的一刻,便被古飞以雷霆手法所击杀。

    魔道之中有的是各种残忍至极,令人'毛'骨悚然骇人听闻的秘法,即便是肉身被毁,元神不散,或许依然存在一线生机,可以避免陨落。

    但是如果元神被灭,那冥冥之中的一丝生命烙印便重归于天地轮回之中,即便是法力通神的大能者,也无法将之救活了。

    “篷!”的一声,那名修魔者的尸体像破麻袋般重重的砸在了枯枝败叶之上,身体兀自在轻微的一下一下的抽搐着。

    古飞那洞穿了那名修魔者的天灵盖的五指,像是笼罩上了一层五彩的蒙蒙霞光,没有沾上一丝血迹。

    击杀了这名修魔者之后,古飞向四周扫视了一遍,但见林外,不时迸发出道道强光,丹辰子与那一名魔道高手,还在大战,一股令人心悸的魔气波动自外面传了进来,那名魔道高手的实力,似乎并不比丹辰子这个脱凡九重天的强者弱多少。

    这个时候,古飞已经明白,显然是魔道中人算准了自己等人的必经之地,事先在这里埋伏,对自己一行人进行伏击。

    “嗯!这是李灵风那八相神通所透发出来的波动,他也与人交手了?”古飞忽然向左边看去,隐约间,可以见到,前方的一处林地之中光芒'乱'闪,其中一道血'色'虹光,透出恐怖的邪异波动,上下纵横,所过之处,似乎无物可挡,大树倒伏,而且,被那道血光扫中的树木,尽皆枯萎,似乎被刹那间抽尽了生命精气一样,可怖之极。

    “哈哈……李灵风,听人说你是太玄门年轻一辈之中的第一高手,似乎言过其实啊!”肆意的大笑,在前方传来,话语之中,不难想象得出,那人狂态毕'露',似乎竟是占了上风。

    “化血魔刀,你手中的竟是那件魔器?”李灵风的话语之中竟是有些慌'乱',似乎那道血光,大有来头,令他也难以保持淡定。

    不过,李灵风那先天八卦所发动的天地八相神通,也是神妙无方,那道血'色'刀光,虽然威力惊人,但一时间,也难以奈何于他。

    林中各个方向都有人在大战,古飞感应到了几股熟悉的法力波动,紫羽,东方晨等人,都已经与修魔者大战了起来。

    而相比于十数里外的那一场大战,这里的战斗,可以算的上是小打小闹。十数里外的一片山峦之上,黑如墨汁般的魔气遮天蔽日,透发出令众生都惊惧的至邪至恶的气息,方圆百里,感受到这股魔煞气息的所有动物,全部疯了般向山外狂奔逃命。

    如此恐怖的魔气笼罩了半边天,另一方天宇,却是烈焰焚空,大火烧天,火海之中,透出与魔煞气息截然相反的至刚至阳直正的浩然正气。

    魔云之中,仿佛有一条条魔龙在翻腾,火海之中隐约有一只只三足巨鸟在飞舞,六道魔君与朝阳道人的大战,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魔云与烈焰的下方,山岳破碎,大地开裂,道道恐怖的裂痕像是一条条深渊般,深不见底。这一切,都是两人所造成。

    半神不出,御虚之境的修者,已经代表了人间的巅峰力量,两大御虚之境的修者之间的大战,惊天动地。<!--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