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十九章 剑仙之术,离火剑气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十九章剑仙之术,离火剑气

    “幻影分身?”古飞扑灭那到黑'色'人影之时,顿时也大吃一惊,这种幻化出几乎真人一般的分身之术,已经脱离了醒我之境的修道者所能施展的道术的范畴了。

    “这人是脱凡境界的修道者!”在瞬息之间,古飞便辨别出了这人的修为境界,脱凡境界的修道者,对他来说,威胁实在太大了,以他现在的修为,绝对难以抗衡这种级数的高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古飞以熊抱之势,绞灭那道幻影之时,他便瞬间感觉到一股森寒刺骨的杀气自他身后袭上了他的身上,令他一个激灵,打了一个冷战。

    而后,一股浩瀚如汪洋大海般的法力波动自他身后传来,一只烈焰之拳,带着足以融化金铁的恐怖热力,划破虚空,一下子便砸到了他的背心之上。

    “篷!”,古飞直接被狂猛到极点的拳劲砸的飞了起来,在被砸飞在空中的那一刹那,身不由己的古飞口中便涌出了大口的鲜血,血洒竹林外。

    “好强,这就是脱凡之境的修道者的实力?”古飞虽然在千钧一发之时,以化兵炼体之术,将体内那紫'色'短棒化作的神兵之气凝聚于背心上,抵挡那神秘人的一拳。

    但神秘人打出的那一记烈焰之拳,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几乎一拳之下,便将他熔炼进体内的那股神兵之气,轰出了体外。

    强大的震'荡',立时便令古飞的内脏受到冲击,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如果不是以化兵炼体神通,以熔炼进体内的神兵,抵挡下大半的冲击力,就是这一拳,即便不能就此击杀古飞,也会要了他半条命。

    然而,那神秘人的攻势并非就此而止,他在轰飞古飞之时,便在古飞的身后显化而出,仿佛自虚空之中走出来的一般,无声无息。

    那黑衣人似乎向着古飞一张口,顿时一道细线的火光便自这人的口部穿透蒙面的黑布激'射'而出,“嗤!”的一声发出了利刃割裂布匹的细微轻响,向着已经倒飞出百丈之外,撞进了竹林之中的古飞席卷了过去。

    “离火剑气?”忽然,远处传来一声惊呼,便见人影闪动,一人如风般快速冲了过来,“你是广成仙派的?好大胆,竟敢来我太玄门生事!”

    人随声现,一个白衣翩翩美少年,出现在了竹林之外,这少年扬手间,一道黄光冲天而起,向着太玄峰飞'射'而去。

    而就在这白衣少年出现的那一刹那,那被黑衣人一拳轰飞百丈外的古飞,却是到了生死一刻的绝境。

    那黑衣人根本就是要古飞的命,出手狠辣到了极点,一拳打不死古飞,便紧接着张口吐出一道如同丝线般,七八尺长的烈火剑气。

    一溜火光,刹那间便追上了像流星般划过百丈虚空,撞进竹林之中的古飞,向着他的脖子便缠绕了过去。

    森寒剑气,偏偏透着无匹的热力,瞬间令古飞如同身陷冰火两重天之间。

    “吼!”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古飞想也不想,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有如被人'逼'到了绝路的垂死的凶兽的咆哮之声,声音之中透着无尽的愤怒以及不甘。

    就在那道化作一道火线的离火剑气就要缠上古飞的脖子的那一刻,古飞脖子的位置,透出了一层紫'色'光芒。

    “铿锵!”一声,火花四溅,那道烈火剑气绞杀在古飞的脖子上时,竟是发出了一声金属摩擦的声音,而后便如灵蛇一般,向后回飞,从新没入了那黑衣人的口中。

    到了这个时候,古飞才“轰!”的一声,砸进了竹林深处,顿时,地面震动,直接砸毁了一片竹林,十几只栖息在竹林的鸟雀,拍打着翅膀飞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那突然出现的白衣美少年,也已经向那黑衣人出手,也不见他如何动作,黑衣人的脚下地面突然破开,冒出一道道翠绿的藤蔓,向着那黑衣人缠绕过去。

    那可不是一般的藤蔓,每一根藤蔓上都长满了一根根,密密麻麻的黑'色'利刺,无论人或是兽,一旦被缠上,立时便会皮开肉绽。

    而那黑衣人根本不想与那白衣少年纠缠,黑衣人打开了手中的一道卷轴,一股奇异的法力波动立时便自卷轴上冲腾而出,瞬间笼罩住那黑衣人,那黑衣人的身子立时一阵模糊,竟在那千百道藤蔓缠绕上身那一刹那,便直接在原地消失了。

    虚空之中只留下了一阵有若水波般的轻微'荡'漾。

    “这……”那白衣美少年顿时目瞪口呆,“道法卷轴?而且还是封印了空间挪移之术的高级卷轴,这人到底是谁?”

    就在这时,太玄峰之上传出了一股浩瀚无匹的法力波动,如滔天巨浪一般,在群山之中汹涌澎湃。

    下一刻,一道紫'色'人影便出现在了翠灵峰下的竹林上空。一个紫袍老道站在虚空之中,浑身上下透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睥睨天下的一代强者姿态在这一刻尽显无遗!

    “参见掌门师祖!”竹林外那名白衣少年一见那老道,立时便俯身行礼。

    “紫羽,到底怎么回事!”来人正是太玄门掌门玄天道人,他环视四周,弥漫在四周还没有消散的法力波动立时便被他捕捉到,玄天道人的脸'色'不禁就是一变。

    以玄天道人御虚九重天的恐怖修为,元神幻化,千里户庭,百里距离,一下子便到达,而即便来的如此之快,还是被那黑衣人逃走了。

    玄天傲人说着的时候,右掌向下虚按,一道人影便从竹林深处向上浮升了起来,像是有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在牵引着一般,向着玄天道人飞了过去。

    那自竹林深处升起的人,正是古飞。这个时候,古飞已经昏'迷'了过去,浑身血污,凄惨之极,不过,却还是有一丝气息尚存。

    “回师祖,刚才有人在此对古飞师弟下杀手,想要至古飞师弟于死地。”美少年紫羽连忙恭敬的回答道。

    玄天道人这个时候,已经将古飞抱住,他低头一看,只见古飞双目紧闭,一脸痛苦之'色',脖子上竟然有一圈利刃切割的伤痕,伤口之上皮肉翻卷,正在往外渗出血水。

    玄天道人心惊之下,连忙细看,好在只是伤了一层皮肉,并没有伤到里面的筋骨经脉和血管。

    “到底是谁!”很少动怒的玄天道人,这时胸中也不禁升起了一股怒火,目中神光直'射'出眼眶数尺之外。

    “唰!”、“唰!”、“唰!”……

    这时,竹林上空人影晃动,接连显现出了七个紫袍老道,他们是感应到刚才在太玄峰上爆发出来的那股恐怖的法力波动,才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的。

    “师兄,这……”那赶过来的七脉首座,被眼前所见,着实吓了一跳,一片狼藉的竹林,还有那玄天道人手上抱着的昏'迷'不醒的古飞。

    这七个老道,活了数百岁,见识之广,心思之缜密,旁人难以企及,堪称老怪物般人物,目光一扫之下,那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岂有此理,竟敢有人在我们的地方对我们的弟子下手,这还得了?”紫竹峰首座龙鸿学狠声说道。

    那人敢在太玄门中肆无忌惮的对古飞下手,这无异于狠狠抽了太玄门一个响亮的耳光。七大首座都已经动气。

    “紫羽,你将那人的特征向各位师叔祖说一下。”玄天道人的声音自天上传了下来,话气虽然平淡,但是旁人还是听出了内里的那一丝火'药'味。

    “是师祖!”紫羽连忙向天上那凌空而站的七脉首座行了一礼,而后才将那黑衣人的特征一丝不漏的说了出来。

    “什么!”半响之后,听完了紫羽述说的七脉首座与那玄天道人,都齐齐吃了一惊,那神秘人的身份,似乎……

    “师兄,该不会真的是广成仙派的人吧!”玄法道人的语气有点迟疑,他不敢肯定,因为,这件事情如果闲扯到广成仙派,那将会很麻烦。

    “哼!能够修炼出离火剑气的人,也不一定便是广成仙派的人,天下间,也不止广成仙派一派,修炼剑仙之术。”玄天道人沉'吟'了一会,才说道。

    “封印了道法力量的卷轴,还要是挪移乾坤,空间转换的道术,这种高阶道法卷轴,可不多见。”

    袭杀古飞的神秘人既然敢施展出剑仙之术,放出火光剑气,以及最后用那道法卷轴逃走,便摆明了不怕太玄门的人由这两点入手去追查。

    没人知道这个神秘人是故布疑阵,还是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这件事情要从长计议,不可马虎,一个处理不当,就会引起我们与广成仙派的误会,后果不堪设想啊!”玄苍道人皱眉道。

    “各位师弟,现在在这里猜测也不是办法,你们先回吧!那个人既然能以封印了道术力量的道法卷轴逃走,恐怕早就设计好了一切,我们一时间也难以对这件事情有何眉目,我还是先带古飞回太玄峰,医治好了他的伤势才说。”玄天道人念头连转,最后说出这一番话来。

    那个神秘人既然用乾坤挪移空间转换的道法卷轴逃走,那是绝对追不上了,也无从去追,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是从那个方向逃走的。

    七脉首座于是分别向玄天道人告辞,化作遁光飞回自己的洞府,但那灵珠峰首座'药'道人却是被玄天道人叫住了。

    “师兄,还有什么事情吗?”'药'道人似乎对这位掌门师兄叫住自己,颇感意外。其实,他这是装的。

    果然,那玄天道人笑了笑:“'药'师弟,你真的不知道我叫住你,是所谓何事?”玄天道人大有深意的看着'药'道人说道。

    “哎!早知道我就不来这里好了。”'药'道人有些无奈的伸手一拍系在腰间的那只乾坤袋,一只朱红葫芦便自那只乾坤袋之中飞了出来,落到'药'道人的手里。

    那'药'道人有些肉痛的拔开葫芦塞子,一股淡淡的清香,立时便自葫芦里飘了出来,这股香气,闻之令人神清气爽,全身舒泰。

    接着,'药'道人摇了摇手中的葫芦,而后才从那朱红葫芦里倒出了一颗金光灿灿的丹'药'来。<!--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