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四十七章 扬眉吐气

    <!--章节内容开始-->    第四十七章扬眉吐气

    化兵炼体的神通虽然令古飞拥有了短暂的可以硬撼碧云峰至宝金月轮的变态强悍的躯体,但是,这种将融入体内的神兵的某一特'性'遍布全身的状态,并不能持久。

    而且,神兵所化的异种精气,还没有完全溶于体内气血之中,拼命激发神兵的威能,身体难免会承受不住。

    古飞现在,正在承受过度催动化兵炼体神通所承受的后遗症,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尽皆有若被利针攒刺般刺痛,只在大树下盘坐了一会儿,他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衫,便被汗水湿透了。

    而且那汗水,带着一股子的血腥味,将身上那挂着的破烂衣衫染成了暗黑'色',那是'逼'出体外的瘀血。

    古飞全身血肉筋骨轻微颤动,体内隐约间透出隆隆的天鼓雷音之声,体内旺盛的气血,一**的洗刷着躯体,万针攒刺之痛,逐渐消减。

    炼体术以及武技功法,令古飞的身体强度足以比拟修道者的普通法宝,恢复力也是惊人之极。一**蕴含着五行本源精气的气血自体内洗刷而过,血肉之中的创伤,在快速愈合。

    “嗯!武之一途,就是为战而衍生出来的一条强者之路,在生死搏杀之间进步,踏着对手的尸体前行。”古飞感觉到,经过与东方晨那激烈的一战之后,自己的功力,似乎又有了些许进步,生死搏杀有利于自身修为的突破。

    这是古飞战后的感悟,似乎前人的路都走错了,他的师尊万仙成,便从不轻易踏出翠灵峰一步,一味在山中埋头苦修,殊不知,这门上古炼体术,却是为战而创造出来的杀戮功法,强大的躯体,对应的是无匹的战力。

    埋头苦修进步有限,生死对战,才算是一条捷径,在战中领悟在战中升华,与道术的清静无为,却是截然相反的一条道路。

    修道之人,注重静功,搬运天地灵气,润养元神法体凝练法力,而武修一途,却是注重动功,炼通全身筋骨血肉,自气血之中生出本源之力。

    因此,往往过多的静功,反而会制约了自身修为的突破,翠灵峰一脉数百面来,都没有出过一个脱凡境界的武者,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遇到修炼瓶颈,便闭关,这是修道者的一种惯'性'思维,用在武者的身上,便不太适合,对于武者而言,与其整天枯坐,还不如走出闭关之地,挑战其他修炼者,在与人大战之时,领悟武道真谛。

    古飞似乎在'迷'雾之中,见到了一丝光明,他似乎领悟到了一条全新的修炼途径,一条属于武者的修炼途径,那就是——战!

    对于外界的一切,古飞尽皆不为所动,广场上那九大擂台之上,参加比试的弟子依旧上上落落,道术的对拼,不时爆发出闪亮的强光以及一声声巨响,震'荡'群山。

    余下来的比试,已经远没有古飞与东方晨那一战之激烈,但依然吸引了广场上那上千弟子的目光。

    这次的九脉会试,与以往不同,夺得前十名的弟子,除了得到奖励之外,还有机会进入到那墟天境之中。

    墟天境,对三大道门来说是一处福地,也是一处凶地,对进入里面的人来说,同样也是一次机遇。

    天下间,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费力气便能得到的,危险之中,有着改变一生命运的机遇,如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遇,便能平步青云,抓不住,就有生命危险。

    太玄峰掌门一脉的大师兄李灵风与他的师弟紫羽,很轻松的打败了各自的对手,以两场皆胜的成绩,晋身第二轮的比试。

    而那紫竹峰的赵雪琪,却是在第二场比试之中,遇到了通天峰一脉的杰出弟子宋若尘。这个宋若尘竟是有醒我七重天巅峰的修为,即便赵紫柔有紫竹峰至宝水系法宝玄武印在手,也难以抗衡宋若尘,败下阵来。

    不过,一胜一负,赵紫柔却也能晋身第二轮的比试。其实,赵紫柔落败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早上的比试之中,催动玄武印,消耗了巨大的法力,以至于休息了两个时辰,都难以完全恢复过来,让宋若尘有了可乘之机。

    到得夜幕降临之时,全部比试结束,玄法道人又再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宣布明天进行第二轮的比试。而后,一张榜单,很快便贴了出来,那是晋身第二轮比试的名单。

    当那玄法道人宣布结束今天的比试之时,盘坐在广场旁边的大树下的古飞睁开了双眼,动念间,他身上金芒一闪而灭,而后,他上身披着的那件破破烂烂,颜'色'变成了暗黑'色'的衣衫,便化成了碎片,掉落地上,'露'出了他那古铜'色'的健壮躯体。

    上衣破碎,古飞的下身只系着一条,同样是破破烂烂,满是孔洞的长裤,不过,身上重要部位的裤子还是比较完整的,绝对不会走光。

    古飞长身而起,立时便听到了旁边转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他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轻盈的走了过来,在夜'色'之中,她仿若踩着一片流云,飘然而至。

    绝美的容颜,如爆的长发,冰肌肉骨,彷如九天仙女落下凡尘中来一般。

    “赵师妹?”古飞一怔,一双眼眸看在这个少女的脸上,心中似乎升起了某种情感,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这种感觉,令古飞的心跳加快了,血'液'流动加速了。

    赵紫柔轻盈的像一只燕子般,来到古飞的身前,“恭喜古师兄大展雄风,打败了东方晨,呵呵!真是出人意料啊!”

    古飞打败东方晨,在年轻一辈弟子之中产生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翠灵峰一脉的弟子,给人的印象便是修为低下,但却皮粗肉厚,很经打。但今天古飞展现出来的战力,却令人心惊,纯粹的武技,很可怕。

    即便是老一辈的门人,也惊异不已,已经去世的翠灵峰上一辈弟子万仙成,平时就窝在他那翠灵峰一脉的洞府之中,轻易不在人前展'露'战技。

    因此,就算是万仙成那一辈的弟子,也很少有人知道翠灵峰的战技到底有何威力。而古飞今天的表现,无疑令他们震惊之余,也生出了几分不安,恐怕以后太玄门将会不再平静。

    “哼!东方晨要是没有那碧云峰一脉的重宝金月轮在手,将会输的更惨。”古飞有些不屑的说道。打败东方晨,其实并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翠灵峰一脉的弟子,本来就比同一境界的其他八脉弟子要强,即便是对上修为境界比自己高上一重天的弟子,也能与之抗衡。

    而且,这种情况在醒我五重天以下的境界之中,表现的不是那么明显,超越五重天之后,武者的优势才会在同一境界的其他修炼者之中显现出来。

    古飞那已经去世的师尊万仙成,那可是曾经以醒我九重天的修为,'逼'退过脱凡之境的修道者的。

    而现在,古飞又修炼了化兵炼体的武技神通,他的战力将会更加惊人,越级挑战,不再不可能。

    “古师兄,你千万不要大意,以东方晨的道法修为,其实才不过发挥出那金月轮十之一二的威力。”赵紫柔说道。

    那金月轮,能够成为碧云峰一脉的重宝,威力当然不止于此,但是,以那东方晨的修为,能够驱动金月轮施展出那月影分化万千的道法,已经是他所承受的极限。

    “嗯!”古飞点头,他知道,如果不是修炼了化兵炼体神通,将那师门传下来的那截似乎是剑柄的短棒熔炼进了体内的话,今天与东方晨一战的结局,恐怕就要改写了。

    金行法宝金月轮,那锋利程度,绝对不比神兵利器要来得差,那一圈利刃能吹'毛'断发,切石分金,一点也不意外。

    普通刀剑,普通法宝,古飞能够以肉身直接抗衡,但是却万万抵受不住金月轮的劈砍。以金月轮之威,就是真正的铁铸的人,也要被一劈两半。

    除非古飞能将这门上古炼体之术修炼到大成境界,他的肉身才可以无视任何神兵法宝的攻击。

    “古师兄,我们去看一下贴出来的那张榜单吧!”赵紫柔说道。

    “好!”古飞的话语很直接,也很干脆,他似乎从不拖泥带水,总是保持一颗本心,随心想做自己能够做的事情。

    当古飞与赵紫柔向广场前面的台阶走去之时,一双恶毒凶狠的眼睛,却正在对面广场对面的树下盯着他们两人。

    “古飞……”树下,那人阴沉着脸,咬牙切齿,嘴里迸出了这两个微弱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

    这时,一个白衣弟子向着那个对古飞充满怨恨的人走了过来,“王师弟,原来你在这里啊,大师兄请你过去一趟。”

    “嗯?李灵风他要找我却是为何?”那人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惊疑,而后便对那白衣弟子说道:“请师兄带路。”

    在太玄门之中,与古飞有仇的人,只有那王元智,而这个恨不得将古飞大卸八块的人,正是那王元智。

    那白衣弟子是掌门一脉的人,王元智不敢怠慢,立时便换了一副嘴脸,跟在那名白衣弟子的身后,往着太玄峰后峰而去。

    王元智本想借着东方晨的手,将古飞羞辱一番,可惜,东方晨竟然不敌古飞,反而让古飞羞辱了,令东方晨在这一战之后,脸面无存,连带着碧云峰一脉的弟子也感到面目无光。

    如此一来,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令那王元智直欲抓狂,将古飞恨得牙痒痒的,但他又不能奈何古飞分毫,这种有气不能发的憋屈感觉,令王元智这个心胸狭窄的世家弟子差点发疯。

    不过,这又如何,妖怪就怪自己实力不济,只能打断了牙齿和着血一起咽下肚子里。

    这时,广场上的人已经逐渐散去,那些晋身明天的第二轮比试的人,早已各自回到自己的修炼之地,养气调元,恢复消耗的法力和体力,准备明天的比试。

    而那些被淘汰的人,却是垂头丧气的嗟叹连连,反倒是还在广场上或是和人议论着今天的比试,或是在观看贴出来的榜单,或是干脆走到一旁发呆。

    当古飞与赵紫柔走过来的时候,那围在榜单前的那一圈年轻一辈的弟子连忙纷纷向两边让了开来。<!--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