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三章 爆发冲突

    <!--章节内容开始-->    “想要我手中玉牌?”古飞一下子便明白了王元智的意图,这个家伙的必定是在华林阁领到了麻烦的杂务,又不敢打其他弟子的主意,便找到了一众同门之中修为最低的自己。

    这个时候,王元智与两名少年已经走到了古飞的面前。

    “拿来!”王元智轻蔑的似笑非笑的看着古飞,语气之中,带着不可置疑的强硬,不容拒绝。

    “王元智……”一股怒气直冲脑门,就是一条蚯蚓被踩了,也要扭动几下,何况是人?古飞的愤怒已经超过了忍耐的极限。

    既然退一步不能海阔天空,那就反抗!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

    然而,正当古飞就要发作之时,王元智却已经先动手了,只见他的右手轻描淡写的捏出了一个状似莲花般的印诀,同时口中轻轻吐出了两个字:镇封!

    王元智身旁的两个白衣少年,嘿笑着等着看好戏。

    印诀一出,古飞顿时便觉得身子一紧,身周的空间忽然变了,似乎凝结了起来,全身宛若骤然被困封了一般,只觉四周一股股大力向着他挤压过来。

    王元智的身上一股法力随着他右手的印诀荡漾而出,牵动一方天地灵气,刹那间便将古飞束缚了起来。

    “呀!”一声暴喝,古飞全身筋骨肌肉骤然绷紧,道道青筋在他额上浮现,躯体的力量猛然爆发,抗衡四面八方挤压过来的封困之力。

    古飞浑身肌肉震动,骨骼涌动,一**纯粹的身体血肉所蕴含的力量自他身上透发而出,骨骼被挤压得咔嚓咔嚓直响。

    身体力量与法力的抗衡,令房舍前的空间产生了道道肉眼可见的涟漪,眼见古飞兀自能够在自己的镇封之下挣扎,王元智脸色顿时一变,心中暗暗吃惊。

    这个修为只有醒我三重天的古飞,竟然可以撼动他发动的“镇封”的法力,令他很惊讶,毕竟,他王元智的修为足足比古飞高了整整两重天。

    但是,王元智脸上的讶然之色,只是一闪而过,两人的修为相差实在太大,古飞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两重天的差距,不可逾越。

    古飞虽然撼动了镇封之力,但是却不能自镇封之中冲出来。

    “哼!一头蛮牛,这就是修炼垃圾**的下场。”王元智与另外两名少年见到古飞那拼命的样子,都轻蔑的嗤笑了起来。

    王元智更是洋洋得意,手捏法诀将古飞封困住的同时,向身旁的一个少年示意了一下,后者立时便会意,走上前来,伸手探入古飞的怀中。

    “呃啊……”古飞一声怒吼,怒火在胸中翻腾,拼命的激发躯体的力量让他双眼赤红,布满了道道血丝。

    “狂什么狂!”那名少年并没有被古飞的气势所慑,径直在古飞的怀里摸出了那块摘自华林阁玉璧之上的玉牌。

    “王师兄!接住!”那少年转身便将那块晶莹剔透的玉牌,向王元智扔了过去。

    这时的王元智,正手捏法诀,以自身修炼出来的道力催动道术镇封古飞,见到玉牌飞来,自然伸出左手去接。

    这样一来,他在接住玉牌的同时,心神却是一分,道法的威力立时便是一弱,王元智猛然惊觉,心中暗叫一声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篷!”的一声轻响,古飞拼命鼓动体内力量,血肉筋骨蕴含的力量像是火山般猛的爆发而出,一下子崩碎了王元智加诸在他身上的道术“镇封”,同时夹带着熊熊怒火的一拳,轰击了出去。

    “砰!”狠狠的轰在了前面背对着他的一个少年的后背之上,那个少年的笑容瞬间凝固在那兀自有些稚气的脸上,人便飞了起来。

    “你……”王元智惊怒,道术被破,他的心神立时便像被千斤重锤狠狠轰击了一下似的,一张脸瞬间变得煞白,身形晃动间,竟是退了一步。

    “篷!”那名被轰飞的少年狠狠砸在了房舍前面的青石地板之上,附着在地板上的灰尘,像被鞭子抽打了一下,腾的扩散在空气里。

    这突然爆发的动静,让王元智与另外的一名少年都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赤红着双眼满头黑发狂乱舞动,状似疯狂的废柴。

    他们口中的废柴,似乎发威了。古飞的双眸中透发出两道可怕的光芒,盯着他们,如同凶兽的凶狠目光让他们心惊。

    害怕与惊怒,只是刹那间的,一个比自己低了整整两重天的修炼废柴竟然让自己生出了害怕这种不该出现的情绪,这让王元智很是恼怒。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说着,王元智闪电般向着古飞冲了过去。

    “去死!”古飞一声咆哮,神色之间,竟是有点疯狂,他直接向王元智一拳轰出,强大的力量令拳头前面的空气产生了剧烈的震荡,发出了一声强烈的破空声。

    强大的拳风向前挤压,吹得王元智的长发向后飞舞,王元智只觉劲风扑面,这一拳,不容小觑。

    这一拳,绝对是古飞生平打出的最强一拳,在怒火的操纵下,他将身体潜藏的力量激发了出来,这股力量,甚至超出了他现时的躯体力量的极限。

    然而,瞬间冲到古飞面前的王元智却突然“唰!”的一声,人影一分为二。这是一门近身搏斗的低阶道术——迷踪掠影!

    暴怒之中的古飞,顿时一惊,下一刻,他轰出的拳头便从王元智的胸膛上穿透了过去,拳头没有任何的着力点,完全打在了空气之中,一阵郁闷的想要吐血的感觉立时涌上心头,古飞的脸色刹那间便白得惨白。

    残影瞬间消散,古飞心中大叫不好,脚下一用力,立时便想借着向前轰出的威猛拳势朝前猛冲而出。

    但是,这时却有些迟了,王元智那阴沉的如欲滴出水来的脸孔,已经出现在了古飞的身后。他诡异一笑,没有任何的犹豫,提了右手起来,道力在他手心凝聚,一股爆裂的波动透发而出。

    “五丁开山!”森寒的话语自身后传来,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古飞只觉得背心之上仿佛被一座巨山猛烈撞击了一下似的,整个人身不由主的腾空飞了起来向前砸出。

    前冲的力道,加上那王元智那霸烈一击,古飞顿时便如同炮弹般飞砸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了院子中间的那棵大树的树干上,而后反弹,滚落地板,嘴一张,吐出了一口血沫。

    树身一阵摇晃,几块枯叶自树上飘了下来。

    这时,那个被古飞轰了一拳的少年,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嘴角挂着一丝血迹。但是,当他见到古飞被轰飞吐血之时,脸上不禁现出了慌张的神色。

    另一个少年见到古飞吐血,也显得有些不安。

    只有那王元智,冷笑着走上前去,一脚踩在古飞的脑袋上,低头冷眼看着古飞:“废柴就是废柴,发狠又能怎么样?”

    “王师兄,我们走!”一个少年看了王元智脚下的古飞一眼,急道。同门互相切磋,门里是不禁止的,但是,如果下狠手将人打成重伤,那就麻烦了。

    毕竟古飞的上面,还有他的师父。他的师父虽说在同辈的师兄弟之中也是一个废柴,但辈分却在那里,追究起来,他们也要倒霉。

    “慌什么!”王元智不以为然的说道,而后一道神识渗进了手中那块抢自古飞的玉牌里,下一刻,他便笑了起来。

    “嘎嘎,古废柴,想不到你的运气那么好,嗯,你的好运气,我就帮你消受了。”说着,王元智移开了踩在古飞脑袋上的脚,伸手入怀,将自己的那块玉牌掏了出来,扔在古飞的身上,而原本属于古飞的那块玉牌,却是被他放进了自己怀里。

    王元智轻蔑的看了一眼被他大趴在地的古飞,而后转身离去。刺耳的谈笑声,逐渐远去,古飞趴在大树下,差点咬碎牙齿,愤恨,无边的愤恨。

    “王元智,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十倍百倍奉还。”古飞慢慢自地上坐了起来,忽然,“叮!”的一声,一块玉牌自他身上掉了下来。

    “嗯!是王元智的那一块玉牌,但是现在,却变成是我的了。”玉牌内所说的杂务必须要完成,这是门派考核的一部分,完成不了,可是要受到相应的处罚的。

    年轻弟子之中,只有修为在前十名的那十个最杰出的弟子,才不用做门中的杂务。毕竟,这样的弟子,是门中重点培养的对象,可以说是门中未来的希望。

    抓起那块玉牌,神识一扫,古飞的脸色马上便变了,碧水寒潭,王元智的任务,竟是去那百里之外的碧水寒潭,捕猎三尾碧磷鲤。

    本是王元智的任务,现在却变成是他的了,可恨啊!古飞狠狠一拳砸到地面上,“篷!”的一声,拳头没入了泥土里。

    碧水寒潭,那里虽然不是什么大凶之地,但是,那里的水却是终年寒冷如冰,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更不用说下到潭中抓鱼了。<!--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