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章 挑衅

    <!--章节内容开始-->    “哟呵!废柴也发火了?怎么,想打我啊,你敢吗?哈哈……”为首的少年王元智看了一眼紧握着拳头的古飞,不屑的走到古飞的面前,挺起了胸膛,一副欠扁的样子。

    他那挑衅且嚣张的话语,让从小道上走过的其他弟子都皱起了眉头。

    王元智,醒我境界五重天,齐国修炼世家王家的子弟,入门之时,便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结交同门,靠着家族的底蕴,他在太玄门低阶弟子之中,便逐渐有些飞扬跋扈起来。

    世家弟子,大多都有一种弊病,那就是年少轻狂,这个王元智,便是属于这一种世家弟子。

    古飞紧盯着眼前的王元智,一脸怒容,不过,很快,他的怒火便消退了,紧握的拳头也松了开来。

    他恨不得一拳砸在这个可恶的家伙的脸上,让他满堂开花,鼻血长流,但是,古飞知道,现时和王元智交手,他没有一丝胜算。

    醒我五重天,对上醒我三重天,结果如何,可想而知,古飞强行压下了胸中怒火,选择了忍。

    他轻蔑的瞥了王元智一眼,便转身而去,根本不理会脸色变得铁青的王元智。

    “他……他竟然用那种眼神看我,小子,你有种!”王元智被古飞那藐视的一瞥,彻底将王元智激怒了。

    “王师兄,这样的废人你理他干吗?我们还是快点前去华林阁领取今天的任务!”王元智身旁的一名少年说道。

    每一个门派,都有诸多事务要处理,太玄门也能不例外,门中入门不到十年的弟子,是要领取杂务的,只有门中的精英弟子,才能在山上心无杂念的修炼,不用做任何的杂务。

    太玄门,每十年才打开山门向世俗界收取门徒,在没有新门徒入门之前,太玄门之中的所有杂务,便是山脚下的这些弟子来负责。

    “好!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修理他,没本事还那么拽,真是找死!”王元智看着消失在前方松林小道上的古飞,眼中闪过一丝凶狠之色。

    这个家伙可不是好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古飞转过前面的一处山石,前方视野突然开阔,只见小道的尽头,一座雅致的阁楼掩映在林木之间。

    这里便是华林阁。华林阁,是太玄门的一处管理门中杂务的所在,它所能管理的,当然便是新入门不足十年的那一批年轻弟子。

    当古飞来到华林阁之时,华林阁的大门处,已经有不少的白衣少年在进进出出,出来的弟子手中无一例外的都拿着一块玉牌。

    走进华林阁,古飞抬头便见一名眼眸如秋水,脸颊似羊脂白玉般的少女迎面走了过来。

    “古师兄!”那个秀美的少女,也看见了古飞,立时便笑着向古飞打了一个招呼。其声如鸟雀鸣叫,清脆动听。

    这个少女同样身穿白色长衫,身材纤细苗条,看起来娇小玲珑,青丝披肩,眉目如画,是一个古典美人。

    “赵师妹!”古飞淡然的向那名少女点了点头,便向前走去。

    两人错身而过。古飞的鼻中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却是淡雅宜人的幽幽体香,让人心神迷醉。

    那赵姓少女忽然转身向身后那道孤寂的身影看去,灵动的眼眸之中透出了几分同情,而后少女便转身走出了华林阁。

    “哎哟,这个不是赵师妹吗……”隐约间,古飞听到身后传来王元智那令人厌恶的说话声。

    古飞扫了一眼大厅,只见七八名少年弟子正在前方的玉璧前,摘下挂在玉璧上的巴掌大小的玉牌。玉牌晶莹剔透,隐隐泛着一层ru白色的光芒,绝对不是凡俗之物。

    玉璧的旁边有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的一双眼睛,似乎永远也睁不开的样子,一手撑着腮帮,正在打着盹。

    顶上没有束发道冠,一头长发,随意的洒在脑后,有些凌乱,身上的道袍也似是胡乱套在身上的一般。

    这个中年道人,给人的感觉,便是永远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慵懒、邋遢,都在其身上找到相应的影子。

    华林阁大厅之中,摆设简陋,并不华丽,但也不俗气,一个个白衫少年,接连从外面走进来,在对面的玉璧之上摘下玉牌。

    那些摘下玉牌的弟子,都以神识扫过玉牌,脸上或喜或愁。

    古飞来到玉璧之前,见上面的玉牌兀自还有二三十块,他似乎是来的早的那一批弟子。入门不足十年的弟子,都是太玄门的第四代弟子。

    腾龙大陆三大道门之一的太玄门也只有四代弟子,掌门那一代,当然便是第一代,无论传了多少位掌门,都是以掌门之尊为第一,而后逐层递减,到第四而止。

    这便是太玄门的等级制度。

    “看看今天的杂务是什么!”古飞依旧是一脸的平淡,别人难以在他的脸上察觉出任何的表情。

    伸手,在碰到玉牌之前,手掌仿佛穿透了一层薄膜,玉牌前的虚空当中荡漾起了几缕不易察觉的涟漪。

    这是一层隔绝神识的禁制,防止这些少年弟子以神识探查玉牌上的内容,这样做很公平,就像抽签,无论抽到好签坏签,都无话可说。

    每一块玉牌之上,都有相应的一道信息,玉牌只有离开了那面玉璧,到了众弟子的手中,众弟子才能探查到玉牌之内的信息。

    摘下玉牌,神识往里一扫,一行字迹便浮现在了古飞的脑海里。

    “嗯!今天的任务挺轻松的!”古飞不悲不喜,一脸淡漠,玉牌上显示,他要到五十里外的仙药谷之中采摘十株百年灵珠草。

    “十年之期快至,门中又要开炉炼那凝元丹了吗!?”古飞垫着手中的玉牌,转身便向阁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却是碰到那王元智与两外两名少年。古飞丝毫不理会王元智那足以杀人的凌厉目光,根本连看都不看王元智一眼,便从旁边走了过去。

    “这个家伙!”王元智恼怒,但是,他向里瞄了一眼那个正在打盹的青袍道士,生生的压下了胸中直窜上脑袋的那股怒火。

    华林阁之中,不容得他撒野,就算王元智胆大包天,他也不敢在这个邋遢师叔的面前放肆。

    出了华林阁,走过松林小道,古飞拐上了另一条碎石小道,这条碎石小道的前方,是一片占地极大的房舍。

    这里,便是太玄门第四代弟子的居所,这样的居所,山上还有几处。当然,女弟子的居所不在此处,而是在山的另一边。

    只见一间间房舍围成一个半月形,里面是一个院子,院子里有一颗数人合抱的大树。大树枝叶茂盛,差不多遮盖了大半个院子。

    古飞走进院子,回到自己的居所,简单的吃了一点山间拆摘的水果之后,换过一身衣衫,便走出了房舍。

    “古废柴,那么急着赶去哪里啊!”一声低沉的话语,在古飞踏出房舍第一步,便传了过来。

    话语之中,带着浓浓的火药味,不由得令古飞皱起了眉头,他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但眉宇间却带着浓浓煞气的少年正靠在院子中的那棵大树上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这个少年的身旁,还站着另外两名白衣少年。却不是那王元智等人又是谁?

    “王元智,你想怎么样!”古飞神色一冷,沉声说道。

    “哼!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要你手中的玉牌看一看!”王元智慢条斯理的一边说着一边向古飞走了过来。

    三个少年,隐隐然对古飞形成的合围之势,将堵在了他的房舍前。他们那轻蔑的眼神,不屑的笑脸,大大的刺激着古飞的神经。

    古飞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怒!<!--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