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赢修篇零(一百零三)

    白何是李洁的亲生女儿。

    “二十几年前李洁的丈夫也就是白何的父亲总是家暴,李洁受不了就跑了,那时候白何还小。没几年她父亲也遭遇车祸去世。”

    “白何靠着一大笔赔偿金长大,她以为她妈妈早死了。”

    赢修一不小心就听到个过去的故事。

    “白何不知道?”

    “不知道,李洁从来没告诉过她。”

    沈家腾想了想笑道:“这下佟玉算是踢到铁板了。”

    谁也不敢小看一个母亲的力量,李洁为了白何一定会想尽办法。

    “我就说这是场好戏吧!”赢修伸了个懒腰。

    白何的戏份被删掉了,第二天颜夕到了咖啡馆,导演临时改了戏。

    “今天先拍你和吴洋,赢修回影视城补拍和神女的戏去了。”

    颜夕暗搓搓的幸灾乐祸,能想象到赢修那张黑脸。

    “小苏。”休息的时候,她问小助理,“你知道谁接替了白何吗?”

    “好像是张怡。”小苏想了想说,“也是咱们公司的,现在正热播的电视剧她演女主角,听说收视率可高呢!”

    颜夕在网上搜了一下,是个挺漂亮的女孩子,长的特别像古代仕女。

    “小夕,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开拍了。”

    颜夕忙站起来:“好了!”

    今天拍的这场戏,是颜夕扮演的九尾天狐封印了妖力,在繁华都市开了一家妖怪咖妃馆,陪在她身边的,是青梅竹马的上古凶兽混沌天祁。

    “你怎么了?”颜夕一出就看见吴洋板着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吴洋面无表情的瞟了她一眼:“酝酿情绪,天祁不是个面瘫吗。”

    剧里颜夕管天祁叫大天,这只上古凶兽幻化成人形后就没有表情,永远是一副僵尸脸。

    “……你慢慢酝酿。”颜夕忍着笑走了。

    吴洋还在后面问他经纪人:“我这样不帅吗?”

    颜夕和吴洋拍了两天后,赢修才出现在剧组,这时候网上关于视频泄露事件已经有了结果。

    “白何不小心把手机丢在了餐厅,有人捡到然后发现里面的视频就卖给了微博的那个大。”颜夕看着网上的报道,不可置信的问伍楠。

    “那要是这样,剧组……剧组为什么要换人啊?”

    赢修斜眼看她:“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

    颜夕露出讨好的笑容:“我肯定没有影帝聪明。”

    “认知还是很正确的。”赢修得瑟道,被沈家腾往嘴里塞了个蛋挞。

    就算还是影帝也不能鄙视他们家艺人,伍楠冷哼了一声道:“这事肯定是他故意泄露出去的,不过背后估计有人活动了,对外才会这么说。”

    “所以她一点责任都不用付,啥事没有?”颜夕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不尽然那么好了。

    要是搁她那边,能动手就不会动嘴,有仇就把人弄死,没仇为了抢物资也可以把人弄死。哪像现在,有关系有钱才能把人弄死……

    “说了你傻吧……”赢修又斜眼看她,“她不是被剧组赶出去了吗?而且,圈内人谁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以后的星途很难走了。”

    颜夕有些唏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姑娘总和自己过不去,可如今落得这种下场她也挺同情对方的。

    然而很快她就顾不上同情别人了,因为这部戏是单元故事,很快每个单元的主要人物开始进场,第一个就是佟玉。

    佟玉演一个器灵,是女主人生前用的眉笔,因为带着强烈的怨念而死,慢慢的这股怨念就产生了灵念,附着在陪葬的眉笔中。

    百年后被人带到俗世中,器灵化成一个叫柳眉的都市女孩。她的上司,就是原本主人转世的夫君。

    “卡!”导演第八次喊停。“怎么回事?”

    佟玉穿着一身唱青衣的戏服,第一次见到颜夕饰演的九尾天狐,万妖之首。

    “张导,这个袖子缠住了。”佟玉也一脸无奈。

    张艺看了她一眼,扭头冲化妆师吼:“赶快给她弄好。”

    第一次喊卡,是听到佟玉念数字台词的颜夕,当场就惊呆了。

    “佟玉,没有人告诉你我的剧组不能这么念台词吗?”张艺当时脸就黑了,什么玩意?

    不好好背台词念数字,当他的剧组是什么地方?

    “抱歉导演!”佟玉赶忙道歉,“我忘记是您的剧组了,台词我都背过的,我们在试一次吧!”

    第二次喊卡,是佟玉踩到一块小石头,硌到了脚。

    “谁负责打扫的?那么大块石头看不见?”导演吼道,“场务今天的工资都别要了!”

    第三次,第四次……每一次佟玉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偏偏这些问题还不是出自她身上。导演气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可是又骂不着人家,最痛苦的是颜夕。

    因为这场戏她是吊在威亚上的……

    “张导。”第八次喊卡之后,赢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保姆车上跑过来了,“既然这么不顺,就早点放饭休息,下午晚点开拍,完不成任务就拍夜戏好了。”

    张艺已经被气的没脾气了,胡乱摆了摆手:“放饭,放饭!”

    佟玉听到赢修话时脸色变了变,不过没人注意她,大家的目光都在颜夕身上。

    “姐,怎么样?”小苏眼圈都红了,“我扶你走。”

    整整吊了五个小时,男人都受不了,别说一个姑娘了。

    颜夕两条腿都打颤,两边肋骨疼的好像断了似的。她靠在小苏身上一步一步慢慢往保姆车走,还没走几步呢,被佟玉拦住了。

    “颜夕,实在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小苏急了,她扶着颜夕,知道她一直在抖,这个佟玉想干什么?

    “有事。”颜夕挤出个笑容,“我挺想坚强的,可是太疼了。”

    “哎呀,我也知道你遭罪了,你看看这事情就这么巧!”佟玉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这一刻,颜夕肯定了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

    “我觉得你应该去庙里拜拜,或者找个大仙什么的看看。”她笑了笑,“不然万一出了片场还这么倒霉,那可就麻烦了。”

    佟玉收起笑容,打量了颜夕几眼:“看来,你是在怪我喽?”

    “不是啊!”颜夕一脸认真的说,“我是在提醒你。”

    赢修走过来,看了看佟玉,后者眼睛一亮正要开口。谁知赢修的目光很快离开了,看着颜夕道:“怎么还不回去?”

    “在听前辈教导。”颜夕看了佟玉一眼,“记得去拜拜啊!”

    赢修已经走出两步了,又回头:“快点跟上,墨迹什么还……”

    看着他们走了,佟玉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为什么赢修要替颜夕出头,他不是说很讨厌这个女人吗?难道自己听错了?

    “姐,你这都黑青了!”回到保姆车上,小苏掀开颜夕的衣服,看了一眼就叫起来。

    颜夕呲牙咧嘴的哼哼:“我说怎么那么疼。”

    “一个两个的是不是有病啊?”小苏气疯道,“之前白何就老跟你过不去,现在她走了,又来了一个佟玉。”

    颜夕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很快,快的她没来得及抓住是什么就过去了。

    “我躺一会,等下叫我吃饭啊!”她慢慢躺下去,不忘记提醒小苏,“隔壁那家的蛋挞很好吃,记得买两盒回来。”

    小苏嗯嗯答应着,把冷气调小了一点,然后关好车门下去了。

    赢修来的时候发现车里只有颜夕一个人,而且她睡的和猪一样……

    “睡这么死,被卖了都不知道。”他一脸嫌弃的坐到旁边沙发上,看着颜夕静静的睡颜。

    “还挺好看的……”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赢修吓了一跳,站起来就跑了。

    小苏回来的时候看见车门开着,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姐!姐!”她把颜夕叫起来。

    颜夕闭着眼睛应了几句,一动不动。

    “吃饭了!”小苏把饭打开,几乎是同时,颜夕的眼睛睁开了。

    回到自己那边的赢修正好撞上拿着饭盒的沈家腾。

    “你怎么来了?”赢修奇怪的问,“不是说这几天都有事吗?”

    沈家腾却反问他:“你刚刚去哪了?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

    “没……没去哪啊!”赢修躲开他的目光,钻进车里。

    沈家腾跟上去:“说话都结巴了,肯定有问题,你是不是有放飞自我了?”

    “没有。”赢修把饭盒打开,戳了几下又推到旁边,“没胃口,我要睡午觉,你下去吧!”

    “你发烧了?”沈家腾摸摸他的额头,“你什么时候有睡午觉的习惯了?”

    这小子从来不睡午觉,别人午觉的时候,他都在打游戏。

    “刚刚有的,不行啊?赢修一副恼羞成怒模样把沈家腾推下车。

    佟玉下午的时候突然就正常了,一条过。颜夕松了口气,再吊下去她就废了。然而很快她就发现,佟玉正常了,有一个人却开始不正常了。

    “姐,刚刚影帝偷偷看你了。”小苏和发现新大陆似的兴奋道,“他今天都偷偷看你好几次了!”

    颜夕囧着张脸:“我以为是我的错觉……”

    她早就发现赢修在偷看他,可她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于是就当自己看错了。

    ps:我要被自己蠢哭了(╯□╰),本来2点前就写好,更新的时候才发现前面两章有个计划好的设定没有写。那现在要更新的就不能用了。天啊!!只好重写。还要想办法把前面的漏洞补上,写到现在嘤嘤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