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带了个大嫂回来

    赢望看了眼正啃羊排的项小花,一边仔细的给辛容剥虾。

    “证据?”项小花摸了摸油乎乎的嘴,“我没有证据。”

    “哈哈!”赢成一听乐了,“那你还敢说我是你丈夫?”

    沈公主撇了他一眼:“不要脸,负心汉。”

    赢成:“”

    “成成哥,小花多好啊,我喜欢她!”辛容也跟着起哄,“我觉得妈肯定也会喜欢的。”

    赢望把汤喂到她嘴边:“慢点吃。”

    “我有在你身上留印记啊!”项小花又啃了块牛排,“就在你屁股上。”

    “噗!”沈公主把果汁喷了,狂拍桌子,“快快快!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

    辛容小脸一红,躲在赢望怀里不吭声。赢望皱着眉头扫了倒霉弟弟一眼,“有吗。”

    “有屁!”赢成跳起来,“我身上光溜着呢!什么都没有。”

    项小花擦了擦嘴:“那是我们家族特有的方法,把我的血滴上去就看见了。”

    沈公主在心里卧槽了一句:“好有历史感!”

    “这个我知道。”辛容点点头,“以前有这样的,战乱的时候怕子孙离散日后找不回来,就用这种方法。”

    赢望给她擦了擦嘴:“饱了?”

    “嗯!”

    “回房间。”赢望看了眼赢成,又看了看项小花,“准备放血。”

    赢成脸一下黑了,电梯里嗷嗷喊一路,可惜没人理他。倒是项小花一个劲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是我放血,不是你放,不疼的。”

    老子在乎的是被你看屁股好吗

    “容容,你和公主在这等着。”赢望把两个小丫头留在客厅里,辛容红着脸坐一边去了,公主却不愿意。

    她嘿嘿笑着比划:“望望哥,容容不能看别的男人,我可以啊!我又没事。”

    “你看别人的我不管,但是不能看我弟的。”说完,赢望就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沈公主气的咬牙:“我看他干什么?谁稀罕看他,我是想看看印记!啊啊啊啊啊!”

    “别叫了。”辛容拍拍沙发,“过来坐,等回头你问问小花不就知道什么样了。”

    房间里,赢成捂着屁股躲到墙角:“你别过来!”

    “不是你要看吗?”项小花有些委屈,“现在又不让我过去。”

    赢望一把将倒霉弟弟按到床上:“别动,如果是真的,你就娶她。”

    “凭什么?”赢成喊道,“我根本不认识她!”

    项小花是个特别懂礼数的孩子,知道赢望身份是大伯,所以特别恭敬。

    “大伯,需要我帮忙吗?”

    赢望眼角跳了跳,显然被这个称呼雷到了。

    “我按着他,你滴血。”

    项小花挽起袖子:“不用,大伯你站开。”说着她一只手按住赢成,一只手放进自己嘴里一咬。

    赢望很惊讶,他松开手发现赢成扭了几下但是完全挣脱不开。

    “哥,你不能让她脱我裤子!”

    赢成嚎叫着,然后屁股一凉。

    项小花把手指头上的血抹到赢成的左屁股上,赢望眯了眯眼。皮肤上面慢慢出现一个图案,像是红色的藤蔓。

    “这是我们家族的图腾。”项小花把领子扯开,“我的在肩膀上。”

    赢望仔细看了看,发现跟赢成屁股上的一样。

    “既然如此,赢家会给你个交代。”他瞟了瞟一动不动装死的赢成,“麻烦你先出去,我和我弟弟谈谈。”

    项小花拍拍手:“好!我刚刚流血过多,要吃好吃的补补。”

    等项小花出去了,赢望坐下来冷眼看着倒霉弟弟。

    “是我打你一顿,还是你主动说。”

    片刻安静之后,赢成动了动,像个虫子似的抱着枕头爬起来:“哥呵呵呵”

    “说。”

    事情其实很简单,几年前赢成在百慕大失踪的时候,无意中掉到了项小花她们那。因为当时他是开的飞机被百慕大的磁场影响,所有掉下去的时候,受了很重的伤。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抱着那姑娘的胸。”他偷偷看了眼赢望,“这要是在外面算个屁啊,可那边完全和社会脱节的,她爸还是村长,为了不被喂野猪,我只好答应了娶她”

    赢望冷冷看着他:“名字怎么回事。”

    “那个啊呵呵哈哈”赢成往床角缩了缩,“我我当时留的是你的你的名字别打我!!”他抱着头喊,“我想着等我离开了就没事了,谁知道她那么认真竟然找来了。”

    重点是,那村子不是很难出来吗?她怎么出来的?

    “沈公主跟我说,自从你走后,项小花就开始找路口,整整五年,走出来也不奇怪。”赢望知道他想什么,“带她回家见妈。”

    赢成猛摇头:“我不要!我不会娶她的。”

    “可以。”赢望点点头。

    “你真是我亲哥!”赢成从床上跳下来。

    赢望挑了挑嘴角:“杀了她和娶她,你自己选。”

    绝壁不是亲哥。

    于是这次离家出走以带了个嫂子回去而告终。也因为项小花,沈公主和辛容只是被训了一通,没有遭受其他处罚。

    “小花,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他们能来参加婚礼吗?”这是辛晴。

    “小花,这辆车你能抬起来吗?”这是张宓。

    “小花,让姨姨抽点你的血吧!一点都不疼。”这是陈欢。

    项小花受到了女性长辈的热烈欢迎和关注,而男人们

    “查不到这个人。”万老板点了支雪茄,“没有过去,没有痕迹,什么都没有。”

    赢擎苍眼神幽暗:“也就是说的确是与世隔绝的村落。”

    “我想应该和我们三年前进过的那个村子差不多。”赢望看了倒霉弟弟一眼,“既然有一个那样的村子,有第二个也不奇怪。”

    沈公子的桃花眼眨了眨:“阿苍,当年老村长那里不也是与世隔绝,只不过姓项的小丫头更邪乎。”

    寻寻踹了赢成一脚:“别装死,只有你去过,你自己说。”

    “我说什么?”赢成一脸委屈,“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种菜,种地自给自足,

    山上都是野猪,和放养的家禽似的随便吃。”

    赢望又给了他一脚:“说重点。”

    “什么是重点啊?”赢成跳起来,“我怎么这么倒霉,你们看见了吧?那还是人吗?”

    他指的是项小花回来的当天,啊呜把球丢到了树上,项小花一掌打上去,球掉了,树也倒了。

    “我那会见过她们村里的男人力气特别大,可我不知道连女人也这样啊!”赢成都快哭了,“我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我不会娶她的。”

    众人看向赢擎苍。

    赢擎苍的眉头拧成了川字,毕竟是自己儿子,赢家男人疼女人,可不能娶自己不爱的女人。

    “拖吧。”他想了想,“我们不能把人送走,那就先答应,找个借口拖着。”

    沈公子拍了拍手:“我看行,没准人家接触了外面的男人,觉得赢成不好呢!”

    “那怎么可能?”赢成一听不用娶了,马上又得瑟起来。

    寻寻瞟了他一眼:“你好?那你娶?”

    “不不不,我不好,不好”

    事情暂时解决,至于跟项小花谈的任务自然落在了辛晴头上。

    “小花,过来坐。”

    项小花刚从外面锻炼回来,她每天早上要跑到山脚下再跑回来,这个举动让啊呜最先接受她成为家庭成员,每天一人一狗起跑。

    “妈!”项小花来的第一天就这么喊。

    辛晴笑了笑,其实她是真心喜欢这丫头,坦诚,善良又热心。至于一些不合适现在社会的举动可以慢慢教,重要的是人是好孩子。

    可是,如果赢成真的不喜欢,她也不能勉强,反正小花已经叫她妈了,实在不行就当多了个干闺女。

    “我们商量了一下,你和赢成的婚事等一等再办。至少要通知你的家人,让他们来参加婚礼!”说完辛晴有些担心的盯着项小花,怕她有什么情绪。

    结果项小花一脸无所谓的点头:“好啊,过几年我还没回去,他们会出来找我的。”

    过几年辛晴松了口气,更觉得对不起这丫头了。

    “小花你放心,你就是我们赢家的一员,这里就是你的家!”她把项小花搂进怀里。。

    项小花点点头:“给赢成种下图腾的时候,按照我们村的风俗我就是他妻子了。我爸说只要婆婆承认我,我以后就是赢家的人。”

    辛晴:“”

    刚刚的话能不能收回。

    “望望哥!”辛容翘着脚喂棉花吃东西,“小花会嫁给成成哥吧?”

    赢望在旁边看婚礼流程,每一项他都要亲自审核,必须给丫头一个完美的婚礼。。

    “容容喜欢她?”

    “嗯!”辛容趴到男人腿上,“小花做我嫂子多好啊,她长的好看,力气又大,我喜欢吃的她都喜欢吃!”

    那丫头没有不喜欢吃的吧

    “好。”赢望点点头,“她会住在我们家,婚礼上给你当伴娘。你可以不叫她大嫂的,因为你才是她大嫂。。”

    赢家男人的打算,赢望并不打算告诉辛容。而且他觉得,赢成和项小花没准真能在一起。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