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抓到了

    项小花把那两个男人丢出去后,其他的人先是后退,再然后一拥而上。

    “公主我们报警吧!”辛容反应过来。

    沈公主赶忙掏出手机,正要拨号,辛容拉了拉她。

    “不不用了。”

    项小花把男人垒成一堆,拍了拍手转过来:“哎,他们太轻了,我们村的野猪比这重多了!”

    o()o

    卖了包包,三个人去逛商场,然后坐在甜品店里休息,辛容终于忍不住问。

    “你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啊?”

    项小花纠正她:“要叫嫂子。我们村的人都这样啊?这算力气大吗?“

    “你捏捏这个。”沈公主自动无视了嫂子两个字,把一个易拉罐递给她。

    嘎吱吱项小花动了动手,易拉罐变成了铁片。

    “天生神力!”辛容一脸激动,“好厉害!”

    沈公主则严肃的交代项小花:“你没事千万别拍我们,拍死了怎么办。”

    “不会啦!我会控制好的,我们村的人从来没拍死过人,倒是我爸拍死过野猪。”

    幸好你们村人出不来这是沈公主和辛容的想法。

    此时,她们还不知道,赢望和赢成已经到了b市。

    “哥,我们怎么找?”赢成一上车就开始念叨,“当初就不应该听那丫头的,要是她还带着追踪器多好。”

    前几年辛容举得自己长大了,带那东西不方便,就摘了下来,不然现在她早被抓回来了。

    “看看有没有便宜看上去又不错的旅馆。”赢望把车窗按下来,“她们没多少钱,不会去住大酒店。也不会去太脏的地方,照着这个目标找。”

    前面开车的是沈家保镖,两人说了声是,一个发动车子,一个赶紧在电脑上找。

    “在商业中心的地区找。”开了一段路,赢望突然又说。

    赢成点点头:“没错!公主喜欢热闹,容容爱逛街,两个丫头一点不会去太偏的地方。”

    这一找,就是一天。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找了二十多家。

    “大少,这个区域还有最后一家。”保镖将车停下。

    赢望和赢成下了车。

    “这么黑的巷子?”赢成皱了皱眉,“容容不会住这里的,她怕黑。”

    正说着,几个人从另外一条街道走过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妈的,东方人是不是都学过功夫,连小丫头都这么厉害。”

    “都他妈是你,不然老子也不会去拦人。”

    “你们闭嘴吧!靠,疼死老子了。啊!你们干什么?”

    保镖拦住他们,几个小混混一看就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没敢动手。

    “你们说的小丫头在哪。”赢望从黑暗中走出来。

    小混混一看又是个东方人,马上就都说了。

    “就巷子另一头的旅馆里一共三个。”

    三个?赢成和赢望对视了一眼。

    “走。”赢望率先迈步。

    旅馆老板是个五十几岁的f国人,见到他们还挺热情。

    “啊,这个女孩我见过啊,就住在三楼。

    ”他看了眼赢望手机里辛容的相片,马上说,“你们是她哥哥吗?”相片里赢望搂着辛容,老板便误会了。

    赢成笑嘻嘻的点头:“是啊,我妹妹离家出走了,我们是来找她的。”

    “那你们上去吧!她们还没回来呢。”老板非常热心,赢成走到一半又扭头问,“她们是三个人来的吗?”

    老板想了想说:“不是,第一天来的时候是两个,后来出去了一趟,就背了个人回来。”说完还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道,“后来的那个小姑娘可真能吃啊”

    赢成:

    进了辛容她们的房间,赢望第一时间去看辛容的行李箱,发现还算整齐,就是不见了两个包包。

    “呵呵,肯定拿去卖钱了。”赢成突然说,“哎呀,早知道咱们应该给这个牌子打电话,看看今天哪里收了二手的,肯定就是荣荣她们了。”

    辛容的包包都是限量版,她的名字在品牌商手里是挂了号的。

    “果然多了个人。”赢成把房间转了一遍。

    赢望皱了皱眉,他有些担心。辛容她们应该是救了什么落难的人,可对方什么来历,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你别担心了,我估计着应该没事。”赢成顺手从桌上拿了听可乐,“别看公主一天咋咋呼呼的,怎么说也是黑道上长大,这点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

    晚上八点多,三个小丫头兴冲冲的回来了。老板特别善解人意的想给她们个惊喜,所以只是很诡异的笑着目送她们上楼。

    “公主,你有没有觉得老板今天笑的好奇怪?”辛容歪着脑袋,把钥匙递给沈公主。

    沈公主打开门:“他不是一直那样笑吗,哈”

    哈的后半声,好像被什么掐住了,连余音都没有。

    “快进去啊!”辛容推了她一把,沈公主一个踉跄。然后辛容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

    赢成冲她挥挥手:“嗨!”

    沈公主和辛容还没酝酿好感情呢,就听见项小花喊了句:“未来丈夫,我来找你啦!”

    “什么鬼?”赢成发现对方明显是冲她喊的,正要站起来,项小花已经冲了上去,一把将人抱住了。

    辛容和沈公主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的开口:“她说她未来丈夫叫赢望。”

    “我不认识她。”

    “赢望是我哥!”

    两个男人同时开口。

    赢成想把项小花推开,试了几次却不成功,他也没多想,只好抓住赢望的手:“他才是赢望,你认错人了。”

    “不!”项小花看了看赢望,又看了看他,“我的丈夫是你!”

    沈公主趁机跑过来:“望望哥,我和你说啊,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半个小时后,辛容和沈公主齐齐指着赢成:“你还想不承认吗?”

    “我为什么要承认!”赢成跳起来,“我根本就没见过她,再说了,她救的人叫赢望,就算不是哥,也是和哥同名的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项小花一把抱住他的胳膊:“不是,就是你。”

    “不是我!”

    “就是!”

    赢望揉了揉眉头:“都闭嘴。”

    房间安静下来,辛容见男人的目光投向她,马上露出个甜甜的笑容:“望望哥我好想你哦!”

    &

    nbsp; “收拾东西去。”赢望伸出手。

    辛容乖乖的被他拉进房间。

    沈公主眼珠转了转:“小花啊,我们也去收拾行李吧,今晚可以住大酒店了!”

    “叫大嫂”小花跟着她去了。

    留下赢成一个人在客厅黑着脸骂道:“要知道是谁搞的鬼,看我不弄死他!”

    “望望哥”

    辛容缩在床边,看着赢望把她的东西都装起来。

    “我我不是有意的”

    赢望不吭声,将箱子盖上。

    “你别生气啊!”辛容不敢过去,“我再也不敢了,真的!”

    男人直勾勾看着她,辛容缩了缩脖子:“要不要不你打我一顿?”

    赢望是真想打她一顿啊!自己担心了好几天没合眼,这丫头倒是玩的没心没肺。可是看到自己的宝贝一脸害怕的模样,他心里那点气都没了。

    “过来。”

    辛容狗腿的跑过去,被男人一把抱起来。

    “为什么跑,不愿意嫁给我?”赢望抱着她坐到床上,“妈很担心你,你把她吓到了。”

    辛容哇一声哭起来:“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是我不好,我我”

    “你什么?”赢望抬起她的小脸,“这次太胆大了,必须受惩罚。”

    辛容正想点头,突然身子被举起来,趴到了赢望腿上。下一秒,她的屁股就凉飕飕的。

    啪!

    一声脆响。

    “望望哥”辛容脸红了,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赢望。

    赢望心头一阵痒,又在她小屁股上拍了几下,辛容干脆捂着脸不吭声了,到最后赢望看着白嫩嫩的小屁股上几个红巴掌印,忍不住捏了捏。

    “嘤”辛容哼了一声。

    赢望眼神一暗,几下就把人扒光了压了上去。

    “容容是不是被她哥打了?”客厅里,沈公子低着头装死。

    项小花着急的在辛容房门口转悠。

    “啊呜呜不要了”一声声喘息和求饶不断的从里面传出来,就在她要撞门的时候,去办退房手续的赢成回来了。

    “你干什么?”

    项小花一见他,两个眼睛笑的弯弯的,正要过来抱人,突然又严肃的指了指门:“你哥在打容容。”

    “咳咳”赢成显然也听到了声音,“不是打,你别管。”

    “怎么能不管呢,我是嫂子!”项小花说着又要去撞门。

    沈公主一把拖住她:“走走走,我们回房吃夜宵去。”

    辛容出来的时候,是被赢望抱在怀里的。

    “啊容容被他打死了!”项小花嘴里塞着个苹果喊了句。

    换来赢成一个鄙视的眼神,辛容知道刚刚的声音肯定被听到了,这会正害羞的不敢见人,听到项小花这么说,赶紧动了下。

    “好了好了!”沈公主拉开门,“我们快走吧!”

    沈公主泡在圆形的按摩浴缸里给张宓打了个电话,被痛骂一顿后舒舒服服的睡觉去了。第二天中午大家在酒店的餐厅吃饭。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见过赢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