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是你们大嫂啊!

    众人都黑着脸,只有沈公子和张宓夫妇一脸无所谓。

    “公主能平安长大绝对是运气。”赢成一副原来对手这么可怜的口气。

    赢擎苍瞪了他一眼,皱着眉头和辛晴说:“你别担心,那俩丫头身上带着防身的东西,又聪明,怎么样也不会吃亏的。”

    “小孩子都是不省心的玩意。”万老板面无表情的丢出一句,换来陈欢一记拳头。

    赢望突然站起来:“我去找。”

    “你知道她们在哪里?”大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大家扭头一看,寻寻搂着阿莎走进来,阿莎挺着个大肚子。寻寻手里还牵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旻旻!”陈欢和辛晴同时开口。

    小男孩飞快的扑过来:“外婆!奶奶!”

    “爸,妈!”

    寻寻扶着阿莎坐下:“怎么?那两个小丫头还没消息?”

    “还是旻旻乖!”万君旻仰着小脑袋,“我是来看大舅妈的,她竟然跑了。”说着他一本正经的拍了拍赢望的腿,“舅舅,咱们换一个舅妈吧!”

    赢望蹲下来看着他:“乖,再说一遍我就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

    万君旻脑袋一扭:“哇外婆!舅舅要杀了我!”

    “少吓唬我儿子。”寻寻把小家伙提溜到一边,“你也是,不许装哭。”

    阿莎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你别让望望着急了,快点告诉他。”

    “你知道容容在哪?”赢成跳起来,“那你怎么不早说?”

    寻寻一个眼神飘过去,赢成马上老实了,搓了搓手嘿嘿道:“我的意思是,寻寻哥你真了不起,这都知道!”

    “不是我,是阿莎。”寻寻坐下搂住自己老婆,“她有个赏金猎人的朋友说在f国见到公主转机,看方向应该是b市。”

    赢望马上往门口走,赢成在后面跟上。张宓挥舞着小手绢:“见到公主不用客气,抽她一顿带回来啊!”

    再说这边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女们。

    “你说你家住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沈公主喝了口可乐,“祖祖辈辈都没出来过?”

    项小花往嘴里塞了把薯片:“嘎吱嘎吱反正我爷爷,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就在那里了。”

    “嘎吱嘎吱那你们怎么生活哒?”辛容好奇的问,“有电吗?有网吗?”

    “以前没有,后来到了我爸那一代有人出去,回来的时候带了很多机器。现在我们有电,没有网。”她指了指房间里的电视,“那,我家有这个,不过收不到台。”

    沈公主好奇的问:“为什么不架天线呢,现在很多农村都挺发达的。”

    “不行。”项小花打了个嗝,“我们村子的出口比较奇怪,经常会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哪去了。”

    辛容张着嘴:“什么意思啊?”

    “我爸说是好像是什么磁力磁场超自然现象,外面的人进不来,我们也不是经常能出去。”

    “我靠!”沈公主一拍大腿,“这么好的地方,我们必须去!”

    辛容却突然一脸慌张的拉

    住她:“公主不要”

    “怎么了?”沈公主见她眼睛都红了,吓了一跳,马上想起来赢望失踪三年的事情,赶紧说,“不去不去,我就是说说。”

    然后她啊了一声问项小花:“你们村子最近几年是不是去过外人?”

    “你怎么知道?”项小花刚啃完一个鸡腿。

    辛容眼睛亮了亮,会不会是望望哥去过的那个村子呢?

    就见项小花突然挠了挠头,嘿嘿两声道:“去过一个很英俊的男人,我爸把我嫁给他了,我这次出来就是找他的。”

    “”

    见沈公主看她,辛容马上说:“那肯定不是望望哥!”

    “啊?”项小花拆开一袋锅巴,“你哥叫望望啊,我未来丈夫也叫望望。”

    沈公主:我操

    “你未来丈夫不会叫赢望吧?”

    项小花激动的把锅巴都塞到鼻孔里去了:“你们认识他??”

    “容容,肯定是误会,你”

    “我没事。”辛容特别淡定的把薯片捏碎,然后站起来,“我要去午睡了。”

    沈公主:

    “她怎么了?”项小花把辛容捏碎的薯片渣子捏起来吃掉,“外面的东西真好吃,比我们村的土豆饼好吃多了。”

    “我说,你给我讲讲呗?”沈公主偷偷从门缝里看了看辛容,发现她真的上床睡觉了,又折回来推了推项小花,“你未来老公的事。”

    项小花拍了拍肚子:“可是我饿了,我们不吃下午茶吗?我见饭店里都有这东西。”

    “你不是一直在吃吗?”沈公主瞪着她的肚子,那么多东西都装哪里去了。

    “可还是饿啊。”项小花叹了口气,“我中午才吃了三碗饭,要是在家里得吃五碗呢!”

    呵呵,你那三碗是用盛汤的盆好吗。

    “那你想吃什么?”沈公主开始觉得收留这货是个错误,她一个人能就吃掉辛容和自己一星期的饭钱。

    项小花毫不犹豫的说:“炸鸡!”

    等她吃了两个鸡腿后,才打着饱嗝道:“我未来丈夫当初是受伤掉到村子里的,要不是我把他捡回去,他就被野兽吃掉了。”

    项小花歪头看着沈公主:“我们那有野猪还有狼,野猪肉可好吃了!狼肉不好吃,太柴”

    “你跑题了。”沈公主咬了咬牙。

    “哦,对!”项小花又拿起一个鸡腿接着说,“给他包扎的时候,他摸了我的小奶牛,然后我爸问他愿不愿意娶我,他点头答应了。”

    沈公主:“小奶牛是什么”

    “就是这里啊!”项小花伸出油乎乎的手在沈公主的胸口捏了捏,“唔,你的好大,比我都大!”

    “谢谢你的夸奖”沈公主忍着揍人的冲动,抽出纸巾擦了擦衣服。“然后呢?”

    “然后他伤好了就离开了呀!”

    “那他怎么不带你走。”

    “我不是说了我们村的出口很奇怪嘛!”项小花一副你真傻的表情,“他有一天出去就没回来,估计是掉到外面去了。”

    沈公主

    一脸便秘的表情,她觉得项小花说的人肯定不是赢望。

    “所以你就出来找他了?”

    “对呀!”项小花啊了一声,“刚刚你们说认识他,还叫他哥,那我不就是你们的嫂子吗?”

    说完她也不管沈公主的表情有多纠结,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们是偷偷跑出来玩的吧!现在不用怕了,嫂子会保护你们的!”

    沈公主:好想去死一死

    “容容,你觉得是望望哥吗?”沈公主把项小花的话翻给辛容听。

    辛容认真的想了想:“我觉得不是。”因为当初左舒也在村子里,项小花却没有提过,她说的是只有赢望一个人呢。

    “我觉得也不是。”赢望那家伙怎么可能碰了女人的胸部就娶她?弄死那女人灭口还差不多。

    “估计是同名。”辛容点点头,“虽然赢这个姓不多,当肯定还是有一两个的。”

    沈公主抱着枕头滚了滚:“不管怎么说,我们都不能把她丢下。”

    “就是,她那么傻。”辛容觉得项小花什么都不懂,还不如自己,万一出去被人骗了怎么办。

    “可是她太能吃了。”沈公主叹了口气,“我们付了一个星期的房租,下星期就没地方住了。”

    辛容把自己的限量版包包丢出来:“去卖这个吧!”

    于是,第二天上午三个人一起上街去卖包,顺便给项小花买衣服。

    “你为什么不穿我的衣服啊?”公主心疼钱,项小花比辛容高,和自己身材差不多,可她死活都不穿自己的衣服。”

    项小花打量着她:“你的裙子连屁股都要露出来了,我要是穿上怎么对得起我未来丈夫。”

    “嘿嘿!”辛容捂着嘴笑,“那是短裤啦,没那么夸张。”

    沈公主扭了扭屁股:“你见过这么长的腿,这么白的屁股吗?”

    “见过,我姐的也长这样,胸都和你一样大。”

    好吧沈公主白了她一眼:“我们快点,卖了钱就去玩。”

    要走到主街道,就必须穿过那条黑漆漆的小胡同。项小花大摇大摆的走在中间,辛容和沈公主左看右看的拉着她。

    “终于等到你们了!”突然,几个人从黑暗中窜出来,打头的正是之前被项小花拍倒的那两个。

    寸头男人呸了口:“今天还多了一个,呵呵,咱们来算算帐,你们是赔钱呢,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呢?”

    “我们没钱!”沈公主护住辛容。

    “我们没钱!”项小花跟着喊。

    另一个头上全是小辫子的男人淫笑了两声:“没钱不是有人吗!哈哈哈,先让咱们爽一爽,然后再卖到红灯区去当妓*女。”

    项小花觉得卖不是个好词,于是小声问:妓*女是什么?”

    “就是给不同的男人当老婆。”沈公主找了个她能听懂的词。

    “什么?”项小花怒了,“我只给我未来丈夫当老婆!”说着,她就冲了出去。

    辛容和沈公主手慢了一步,没拉住她。

    然后她们俩一脸呆滞的看着项小花一手拎着一个男人的领子,在原地转了两圈后丢了出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