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新娘不见了

    “我没有生病为什么要看?”辛容却很排斥心理医生,赢望跟她说,医生问什么,她就要说什么。

    “我又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告诉她我的事。”

    小丫头仿佛突然之间变成刁蛮姑娘,开始会发脾气了。

    “让她走,我没有病。”

    赢望对戴着眼镜一直笑的一脸慈祥的中年女人点点头:“我去和容容谈谈。”

    “大少不用急,小姐如果排斥我,也是无法治疗的,我明天再来!”

    等医生走了,辛容鼓着脸坐在那瞪着赢望,一旁的赢成特别幸灾乐祸的说:“容容干的好!不能总听哥的,你要”

    “滚去公司。”赢望一个文件夹丢过来,赢成嗷嗷叫着跑了。

    把小丫头抱到腿上,还没开口,辛容就把棉花举到赢望脸前:“棉花,咬他!”

    “呵呵”赢望笑了,把她的脸板过来,“容容可以自己咬。”说着把自己的手伸到她嘴巴跟前。

    辛容哼了一声:“我才不咬!”

    “宝贝。”赢望将下巴抵在她头顶,“现代人压力大,几乎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心理疾病。”

    见辛容耳朵动了动,知道她听进去了,赢望接着说:“所以看心理医生不表示就是有问题,这和神经病是两回事。”

    “”

    辛容斜睨他:“望望哥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赢望伸出手按住她的嘴唇,忍不住又含住亲了几下,“容容觉得看心理医生的人都是神经病是不是?”

    “嗯。”辛容小声哼了句,“我在网上看过,都是有问题的人才看心理医生。”

    赢望废了好大的劲才给辛容解释清楚那完全是两回事,并且保证和医生交流的时候自己会陪着她。

    “那就看吧!”

    配合治疗的结果就是,只用了三次,她的问题就有所好转,至少晚上不再坐噩梦了。

    等到暑假前,辛容的这个毛病彻底好了,这件事也才算真正过去。而她则兴致勃勃的去了米国,去赴沈公主的约。

    时间仿佛加快了脚步,转眼又过了一年,过完这个暑假后,辛容就要成为大学生了。而对赢家来说,这意味着一场期盼已久的婚礼!

    “为什么给我报凯撒的大学?”这天一大早起来,就有人在发脾气了。

    赢望放下报纸,把牛奶递给她:“乖,吃完早餐再说。”

    “不要!”辛容的脾气随着年龄渐长,推开赢望的手,“我都和公主约好了,要和她一起去京城读大学的!”

    这一年多的时间,辛容和沈公主的友情直线上升,甚至超过了张瑾和琪琪。两人约好要一起去京城读大学,住一间宿舍,都向往过好几回愉快的大学生活了。

    “去吧去吧!”赢成又开始嘴欠,“等哥变成老头子了,你再嫁给他。”

    辛容脸一红:“我我去京城也可以嫁给望望哥啊!”

    “我们回房间谈谈。”赢望抱起她。

    到了房间,赢望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抱着她坐下,而是放下她坐到了对面。

    “容容,你想离开我吗?”一句话

    ,辛容眼泪就下来了。

    “望望哥你说什么?”她慌忙抓住男人的手,“你不要我了?”

    赢望松了口气,他就怕辛容越长越大,心也越来越大,到最后自己再也抓不住她了。

    “我我只是想和公主一起上学”辛容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张瑾和齐琪琪都要出国了,就连阿尔奇也要回国去。凯撒就剩下她自己,她不想留在那里。

    “可是你去了京城,我怎么办呢?”男人目光温柔的看着她,像是要将她拖进去。

    辛容哇一声哭了:“对不起望望哥!我不去了,不去了!”

    “傻丫头!”赢望将她抱过来,“那个齐琪琪会留在凯撒跟你一起读大学。”

    “啊?”辛容惊讶的连哭都忘了,赢望舔干净她脸上的泪珠,“她本来就不想出国不是吗。”

    辛容想起齐琪琪最近一直在抱怨,说她爸非把她送出去,说是镀层金以后好嫁人。

    “我去找了她父亲。”赢望捏了捏她的小下巴。

    “望望哥”辛容哇一声哭了。

    赢望皱着眉头:“怎么了?”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好娘子,我哇”辛容觉得自己特别坏,望望哥什么都替她考虑了,自己却没良心的要跑掉。

    “是啊,那你说怎么办呢!”赢望嘴角带着笑,头抵着辛容的额头。

    辛容抽抽搭搭的:“望望望哥说怎么办,就就怎么办。”

    “那”赢望眼神明亮,“那就结婚吧!”

    如同一颗定时炸*弹,整个s市都震惊了。

    赢氏集团的执行总裁赢望竟然要结婚了??和谁??媒体把赢氏大楼围了个水泄不通,恨不得变成蚂蚁钻进去。

    “赢二少,您就给我们透点风吧,到底新娘是谁啊?”赢成被堵在大门口,记者们就差跪下来求他了。

    “婚礼那天你们就知道了,急什么!”赢成一脸得瑟,“来来来,快让开。”

    记者不死心,又问:“那您总得告诉我们,是哪个圈子的千金,我们认不认识?”

    “唔,认识,就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你们以前还经常偷拍她。”赢成终于挤到自己车前,开门之际又转身道,“婚礼那天,有惊喜哦!”

    事后记者表示,那明明是惊吓

    赢擎苍和辛晴已经回来了,早在去年,她就已经把辛容的婚纱,礼服,还有各种配套首饰都设计好,现在要一件件试,选出合适的几套。

    “我觉得这件好!”陈欢兴冲冲的看着辛容,她跟万老板今天早上刚到的,会一直留到婚礼结束。

    辛容脱掉淡紫色的中式旗袍,辛晴又把一条黄色的递过去:“寻寻和阿莎什么时候回来?”

    “说是下周。”陈欢突然叹口气,“要是六六也在就好了。

    辛晴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六六聪明着呢,保不准在哪正乐呵。”

    “没良心的丫头。”陈欢抹了抹眼睛。

    见她这么难过,辛容不好意思的坐过来:“陈姨,你把我当六六吧,我孝敬您!”

    “真乖!”陈欢捏了捏她的小

    脸,“还是女儿好啊!”

    砰一声大门被推开,一个长腿美人风风火火的走进来:“小蓉蓉,快过来让姨姨抱抱!”

    她身后还跟着另一个长腿美丫头:“妈,你别吓到容容!”

    “公主!宓姨!”辛容迎上去。

    最后进来的是一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那对桃花眼冲着辛容瞟啊瞟:“容容,你真不考虑了吗?嫁给我家王爷吧!”

    听到动静的男人从书房出来,赢望一听这话脸就黑了。

    “沈叔啊,王爷不是又跑了吗?”赢成幸灾乐祸的问,“听说你又给他相亲了!”

    沈公子的桃花眼眯着一条缝:“那个死小子,这回抓到他就打断他的腿。”

    “你敢!”张宓眼一瞪,“我打断你的腿还差不多。”

    辛晴呵呵笑起来:“我才不信你舍得呢!”

    这伙人好久没聚一起,一时间大家都有些兴奋。男人们去书房继续谈狗屁正事,女人则围着辛容要把她打扮成最漂亮的新娘。

    就在大家都忙碌准备婚礼的时候,这天早上,辛晴突然发现辛容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呢?”

    找了一圈后,确定辛容不在家里,陈欢瞪了赢望一眼:“你是不是欺负容容了?”

    “没有。”赢望的脸臭的像谁偷了他宝贝一样。

    可不是吗,辛容就是他的宝贝。

    “你每晚和容容一起睡,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劲吗?”张宓一脸鄙视的看着赢望,“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

    赢成突然说:“沈公主呢?”

    众人一愣,张宓风一样的冲上楼,然后又冲下来。

    “呵呵不见了。”

    地球另一边,浪漫的法国小镇上,两个少女坐在路边的咖啡馆。阳光洒下来,就是一副美丽的油画。

    “公主,我还是觉得不好要不我们回去吧?”辛容一脸忐忑,她可是第一次离开赢望这么远,还是偷偷跑出来的。

    沈公主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傻丫头,你这样会被赢望吃的死死的,以后万一他变心了你怎么办?”

    “望望哥才不会变心”辛容嘟囔。

    前几天晚上,沈公主偷偷溜进她房间。

    “容容,你就这么嫁了?”

    “不然呢?”辛容正给棉花梳毛。

    沈公主愤愤道:“凭什么赢望说结婚就结婚,他说不让去京城上学你就不去,你就不能有点主见吗?”

    “可是我也想当望望哥的娘子啊!”辛容笑了笑,“愿望要实现了呢。”

    被她脸上的笑容闪瞎了眼,沈公主撇撇嘴:“别说我没提醒你啊,你这么容易就嫁给他,他以后是不会珍惜的。”

    “你要知道,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不珍惜。望望哥从来都把你当成她的私有物,就连选学校都没和你说。”

    沈公主不死心的游说:“就算你也着急嫁给他,可也别这么容易啊!”

    于是辛容就迷迷糊糊的被洗了脑,坐在了离s市十万八千里的小镇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